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AM]Till Time Surrenders - Chapter I - Part 1

※我开新坑啦!!!

※郑重感谢教会我写大纲的 @寒山一带伤心碧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抱

※神秘博士梗,Human!Arthur/Timelord!Merlin

※就算我坑了,我也会把大纲发出来哒,所以别担心☆(不如别坑如何。

※求个小红心小蓝手!求评论!!

================================================= 


  [AM]Till Time Surrenders/而时间终将低下头颅  

  I.  Phoenix’s Fire/凤凰之火(上)


  莫嘉娜坐在巴茨医院二楼走廊的座椅上,双手在腿上略带忧虑地十指绞起。这段时间她的身体虚弱很多,时常头晕乏力,耳鸣也愈发严重;她原本以为是准备凯尔特巡展的工作太过忙碌,又或者是自己的老毛病复发让她心里紧张。但开展一周多来,身为文物修复员的她明明清闲了许多,身体状况却每况愈下。挚友格温劝她去做个检查(“说不定是某种新型流感,这两天我和兰斯也不太舒服”),她也确有此意,便瞒着里昂抽空来了医院——她不想让他担心。

  “潘德拉贡小姐,请到三号科室。”护士台的广播里传来她的名字,她急忙起身,向走廊右侧挂着相应门号的科室走去。门内是一位和蔼的女医生,在听完她对自身状况的描述后,问了她几个问题,沉吟片刻,简单检查了一下,微笑起来。

  “虽然不太确定,但是我建议你做这两个血检查,明天来拿结果,”她打出一张单子递给莫嘉娜。后者低头看看,上面写着血常规和……她疑惑地抬头:“这是……?”

  对方狡黠地眨眨眼。

 

 

  “所以,”格温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微微有些失真,“结果怎么样?”

  黑发女郎低头在手包里翻弄两下,找出一串钥匙,她打开办公室门,把微卷的长发拨到耳后。“结果不错,”她克制地说,但嘴边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弧度,“你晚饭来我家吃吗?我有个消息要告诉你。”

  “行,外卖?——你刚刚是不是在憋笑?”对面狐疑地问。

  莫嘉娜忍不住笑出声:“被你听出来了,格温,是的,还是那么了解我。”她走进修复室,把包放到一边,一眼扫过今天要常规检查的五样展品——她要在九点半开展前完成送回展区——拿出工具,戴上手套。

  格温听着很高兴:“好消息?”

  “没错,是个好——”莫嘉娜忽地僵住。又来了。

  “好什么?”对面疑惑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但耳机里还有别的声音。不,不如说——女郎抬起右手,微微颤抖着摘下一边耳机,深吸一口气。

  “格温?”她悄声说。

  对面人警觉起来:“我在,怎么了?”

  “我……我又听见声音了,在我的脑子里,和之前几次一样。”

  格温倒吸一口气:“又……?又是那种噼噼啪啪的声音?”  

  莫嘉娜闭上眼,呼气。“它开始说话了,它说……它很冷,它需要火。”

  再开口时,格温的声音小小的:“你确定?”

  “我确定,”她睁开眼,右手握成拳,表情冷静,“没事了,格温,我今天只需要做完这五样展品的常规检查,再把它们摆到展区就可以回去了。如果这么多年它都没有伤过我,那么现在它也不会。”

  电话那端的人听起来很不安:“需要我帮你些什么吗?”

  “没事,”黑发女郎走到修复台前,伸手去拿离她最近的一号展品——那是本次凯尔特巡展的重点展品,一只两个月前刚刚发掘出来的手镯。手镯是高纯度银制的,镯体薄而宽,上面有一段缺口方便戴取;正对缺口处嵌着一块橘色的宝石,宝石周围浮雕着一对展开的羽翼,工艺极为精致,羽翼上每一根羽毛都清晰可见、各不相同——而这并非手镯最出众之处,经鉴定,羽翼所环绕的这块宝石是从未发现过的全新品种,发掘至今仍未完成分类。宝石并不通透,反倒有些浑浊,但不知为何,每当莫嘉娜的视线落到上面,就觉得那宝石正在灼灼燃烧。“我很快就能搞定,你——”她一手猛地撑住桌面以免倒到地上,手镯因她突然的无力感而脱手落回桌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莫嘉娜?你还好吗?那是什么声音?”

  女郎试图回答,但她虚弱得连嘴都张不开。她低着头,眼前的工作台晃出虚影,脚下的坚实地面仿佛化成了柔软的沼泽。她再也支撑不住,倒在地上。

  良久的沉默和撞击声让对面人焦急起来。“莫嘉娜?你已经在修复室了是吗?莫嘉娜!”

  莫嘉娜咬咬牙,给出虚弱的肯定答复。

  “你坚持一下,我现在就过来,”话筒那头的声音远了点,“兰斯!”  

  女郎失去意识前听见的最后的声音,是愈来愈响的火焰燃烧的噼啪声,和一声婉转低鸣。

 

 

  莫嘉娜醒来时,发现自己仍然躺在修复室的地上,而格温的手正摇着她的肩膀。

  “噢太好了,你醒了,”蜜色皮肤的女孩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还好我们家离博物馆不远,兰斯差点就被罚超速了。”莫嘉娜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发现格温的丈夫兰斯洛特正走进修复室,脸上是担忧的神色。

  “噢太好了,你醒了,莫嘉娜,”他俯身和格温一起扶起虚弱的女郎,让她在沙发上坐下,“我们最好载你去医院看看。”他顿了顿,也在沙发上坐下。

  莫嘉娜点点头,感受了一下,又说:“不过我现在比刚才好多了。”她尝试着握紧拳头,发现自己虽然依旧没什么力气,但比起刚才果然好了许多。她想告诉两人,转头却发现格温正看向她的丈夫。

  “兰斯?”她问,“你还好吗?”

  黑色卷发的男子犹疑地揉揉脑袋,脸色有些发白,说:“没什么,就是刚才扶莫嘉娜起来的时候,我一下子有点晕。低血糖,我猜。”但格温微微瞪大了眼。她转头看看莫嘉娜,又低头看看自己。

  “我……我也是,”她说,“虽然没兰斯那么严重。”她咬住下唇,似乎在思索什么。莫嘉娜眯起眼。她很熟悉这个表情。

  “格温,”她慢慢地说,“怎么了?”虽然身体的无力导致她的脑子转得没平常那么快,但她直觉知道有什么事发生了。

  对方只是皱着眉,终于犹豫地开口:“莫嘉娜,你告诉我,你刚才是怎么会突然脱力的?”

  莫嘉娜虚弱地挑起眉:“就在我和你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常地准备检查展品。我刚拿起——”她顿了顿,目光飘向工作台,“——就在我拿起那个手镯的时候。”

  格温转头看一眼那东西,愣了愣,更犹豫了:“你说你身体不舒服是准备这次巡展时开始的?”

  “是的,怎么——”

  “那你之前和我说的老毛病复发,也是那个时候吗?在你开始修复那个手镯……和其他展品的时候?”她小心翼翼地问。

  莫嘉娜皱起眉,不明白这有什么关系。但她想了想:“我想是的,”她说。

  “究竟怎么了,格温?”兰斯洛特开口。他妻子沉默片刻。

  “我觉得,”格温终于开口,“我们最好先别去医院。”她站起身,又转身扶莫嘉娜起来,顿了顿,坚定地说,“我们去你家,莫嘉娜。这可能是我们对付不了的事,但我恰巧认识一个人。我以前没告诉过你们俩,”她看向大惑不解的兰斯和莫嘉娜,“因为那是在我认识你之前,莫嘉娜,而那时我和兰斯也才认识没多久。我们不如车上说。”

 

 

  “你在开玩笑,”莫嘉娜推开家门,侧身让格温和兰斯进门,在二十分钟瞠目结舌的沉默后说出这句话。

  格温低头从包里抽出手机。“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在开玩笑,”她挥挥手机,“不过我马上就能知道我的脑子有没有问题。”

  兰斯艰难地开口:“……你要给一个外星人打手机?”

  “星际漫游,”她摆摆手,似乎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当时想起来干洗店的衣服没人拿,博士帮我开的。”

  莫嘉娜瞪大双眼:“我记得!你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帮你拿衣服!你那时候在外星球?!和一个自称‘博士’的外星人?!在一台时间机器飞船上?!”

  “……听起来差不多是这样,”兰斯洛特虚弱地倒进餐桌旁的椅子里。而格温的手机显然是接通了。

  “——博士!是我,格温,还记得吗?……没错,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助,我们遇到了一些问题。……什么?对,就在我现在在的地方,我们这里是十楼,别走错了。……好的,没问题。待会儿见。”格温挂断电话,转头冲他们笑笑:“五分钟。”

  莫嘉娜倒进客厅沙发。“我觉得我需要缓缓,”她喃喃。

  半分钟后,她鲤鱼打挺一般坐起身,紧紧盯住格温:“我需要理清一下思路。”见对方有些好笑地点点头,她双臂交叉横在腹部,开口道:“简而言之,两年前,在你认识兰斯洛特一个月左右后,他去肯尼亚采风一周,恰好碰上一天晚上英格兰大停电——这个我们都记得——而照你所说,那是某种……外星人干的——”“迈欧尼尔。”“——不管它们叫什么,目的是抢走地球上所有的电力。而你正好目睹一个迈……什么尔在吃变电站的电,它想攻击你,这时这个‘博士’乘着飞船出现了,救了你,揍晕了它,然后用一个螺丝起子把他们全都赶跑了。”她喘了口气。

  “呃,其实过程比这复杂一点,而且那个起子是音速的,但,基本来说就是这样。”  

  “然后,他诚邀你乘他的飞船去看看宇宙,你答应了,你在外星球玩了一整年,然后回来了。而这个时候,离你离开地球只过去了一天半。”

  “……没错。”

  莫嘉娜仰头靠上沙发背,抬手遮住双眼,一手仍然搭在小腹上。“我真的需要缓缓。”

  “但是,格温,”一直没出声的兰斯理智地开口,“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他怎么可能把一艘飞船停在伦敦市中心而不被人发现?我确信当时没有相关的报道。”

  “啊,那是因为——”她忽然住口,莫嘉娜和兰斯洛特都直起身。“那是什么声音?”黑发女郎紧张地问。

  一阵古怪的引擎声伴随忽然刮起的旋风响起在屋内,空气中有什么慢慢显出身形——先是顶部一闪一闪的白灯,然后渐渐地,一个蓝色的长方体物件在三人面前露出全貌。

  “——那艘飞船的外形是个警亭。”格温助人为乐地补完刚才的话。

  “哦我的老天,”莫嘉娜喃喃道,快要晕过去了;兰斯洛特则是完全说不出话来。

  门从里面被打开,一个褐发青年探头出来。“我没走错吧?十楼?”然后他看见了格温,眼睛一亮,他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大步走到她身前。

  “桂妮薇儿·史密斯!”他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双手拍拍她肩膀,“我们多久没见了?十五年?你还是那么年轻!”

  格温咯咯笑起来:“我这边只过了一年,博士。而且我现在叫桂妮薇儿·杜拉克了。”她略带羞涩地看看兰斯洛特,后者仍然一脸震惊。

  博士微微瞪大眼,视线在两人身上来回。“噢,噢!原来如此,没错,杜拉克,我记得。就是那个给你打电话的?……拉瑞?”

  “是兰斯,”格温笑得更开心了,“对,就是他。”

  博士赞许地拍拍兰斯的肩膀:“我一直想见你一面,兰斯。毕竟,不是每个看见过水晶瀑布的人会在第二天就坚定告诉我她想要回家的,只因为接到了一个问好电话。你一定是个很不错的人。”

  兰斯眨眨眼,震惊地看一眼格温,发现后者闻言脸红起来,他把视线移回青年身上,犹豫地露出一个微笑。“呃……谢谢?”

  青年又拍拍他,把注意力移向沙发上的莫嘉娜:“这位是?”

  “哦!”格温反应过来,转身为他介绍,“这是我的好友莫嘉娜,她遇到了一些事,我觉得可能是你的专业领域。莫嘉娜,这就是博士。”

  莫嘉娜站起身与对方握了手,深吸一口气,冷静地说:“博士,你的引擎听起来像破风箱的声音,你知道吗?”

  “嗯?”青年愣了一秒,“哦,不,那不是引擎,那是TARDIS的刹车。我喜欢那个声音,不觉得很好听吗?”他兴高采烈地走回警亭边,拍拍它说。

  “TARDIS又是什么?”莫嘉娜不抱希望地问。

  “啊,好问题!”博士一手撑上蓝色警亭,一手叉腰,右脚在左脚左边点地,解释道:“时间和空间相对维度,这是我的——”“莫嘉娜!”

  博士转头向门口望去,发现一个金发青年正急匆匆走进来,正一边低头换鞋,一边把钥匙从门上拔下来。“兰斯洛特发短信给我说你晕倒了,又说送你回家了,我一开完会就赶过来,你怎么——”他抬起头,终于看见屋内奇特的景象,“……你是谁?为什么这个蓝色的东西会在我姐姐家里?”

  “亚瑟!”莫嘉娜走上前来,“亚瑟,这是……博士,格温说他能帮我;博士,这是我弟弟亚瑟。”

  “啊,你好,亚瑟,”博士友好地伸出手,“就像莫嘉娜说的,我是格温的熟人,平时以旅游和助人为乐为主业,以及,这个蓝盒子是我的飞船。她叫TARDIS。”

  亚瑟看看对方伸出的手,又看看TARDIS,双手抱臂,露出看白痴的神情:“哈哈,十分好笑,好像我会上当似的。”看见对方疑惑地收回手,他翻了个白眼。“哦得了吧,说真的,”他绕到飞船正面,“一个——六十年代的警亭?还有这些,”他伸手比划了一下博士的……全身,“扁沿帽,翼领的毛呢西装,绒线马甲,还有那个发型,一战左右的风格。你是在玩变装秀吗?时间也没对上。你真以为我会被骗到?”他嗤笑一声。

  莫嘉娜正想开口,格温咯咯笑起来。她拍拍亚瑟肩膀让他从飞船前让开,自己走过去,把手搭在门上,偏头看向博士:“可以吗?”

  博士正挑起一边眉毛看向亚瑟,闻言转过目光,了然地咧嘴一笑。“当然可以,桂妮薇儿。”

  格温推开门,摆头示意亚瑟进去。后者狐疑地看看她。“连你也来?”他转头看向博士,“你到底是谁?”

  青年只是好整以暇地伸手比划出“请”的手势。亚瑟摇摇头,走进去。“这能有什么——靠!”过了片刻他冲出来,绕着飞船转了一圈,一脸难以置信地看向他们。

  “它——里面比外面大!”

  “是啊,”博士状似无聊地喃喃,“是有人这么说过。”

  TBC

 

 


评论(12)
热度(25)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