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AM]写不完的故事·Story V 历史之歌

※军训回来把军训期间的脑洞整理一下ww

※这两个礼拜我盯着云看的时间比之前二十年都多(。

※那边的云真的好好看哦!

============================

  [AM]写不完的故事 短篇集

  Story V 历史之歌


1、

  每一位云上浮族在死后都会沉为一场骤雨,每一位水下沉灵在逝时都会浮为一层泡沫。云上的亚瑟和水下的梅林相望十个平纪年;自杀法令通过的第一天,暌违千年的两人冲向对方,用滔天风暴拉开玫瑰纪年的序幕。

  他们相拥于黎明的海天之际。

           

2、

  「雾海有陆,无风纪时翼龙群居于此,得龙居之名。龙居极东有云塔,乃天语者所居之处。天语者,上古浮族、沉灵交合所生混血族裔也,知天候晓星辰,能语龙,可窥未来。云塔者,龙居禁地也,三面绝壁,雾灯王族守于其西,以王宫为防。」——《龙居史》

           

  少有人知的是,在云塔正东方向仅仅十龙踏远的地方,还曾有另一座云塔——甚至在这片大陆得到“龙居”这个名字前,在雾海还水天分明时,这座塔就已存在许多年。天语者们代代相传,曾有云上浮族与水下沉灵在游历时相遇于此;相恋的两人在这里造起一座连天接水的云塔常住其间,但各自身为浮族与沉灵中力量最为强大之人,两人的结合打破了原本稳定的世界秩序,忧惧的两族于是联手降下族罚,同时分开两人、彻底隔绝两族来往。被称为无风纪的连续十个平纪年就此开启,与之同来的还有一个浮族与沉灵长老未能扼杀于摇篮中的婴孩——第一个天语者。

  而今,无论是浮族、沉灵、无风纪还是玫瑰纪年都已是史书中的词汇,蒙尘而褪色。只有那座被怒涛拦腰斩断的焦黑云塔在海天之间无声回响,向世人诉说亚瑟和梅林的故事。

 

3、

  晨曦睁开双眼,雾海伸个懒腰掀起小小波澜。水下传来什么声音,它咯咯轻笑起来对经过的海鸥耳语。海鸥咽下刚抓到的鱼振翅划破天际,向云端转告讯息。片刻过后,厚软的云层悉悉索索蹒跚奔跑起来,团团围住太阳。云层掩映之下,珍珠色的阳光晕开在天际,让人想起爱人的睡颜和清晨的吻,又或是某对恋人曾经安放在床头的云母灯。晨风吹过树林,对这以天地为纸笔的两人发出沙沙的笑声。

  云塔里,刚醒来的小小天语者打个哈欠,拽拽母亲的衣角:“妈妈,那是谁在互道早安?”

  年轻的女子摸摸女儿的脑袋微微一笑:

  “是亚瑟和梅林。”

 

4、

  雨已经连续下了半个月。

  一开始是令人战栗的狂风暴雨,连续四五天,雾海上生起阵阵巨浪仿佛要把大陆掀翻;但当王国的辅相来到云塔、略带忧虑地向天语者们问起这反常的天象时,对方的反应却与他料想的相去甚远。

  “不必担心,这场风暴不会伤到任何生灵,”年轻的族长看看窗外阴沉的天空,翠绿的双眸里闪烁着期待的光芒,“不过是一场盛大的迎接罢了。”

  辅相不会知道,在他听来是狂风怒号的巨响在面前人耳中却是全然不同的声音:巨大的能量流转迁移在海天之间发生,风暴如同分娩时的阵痛一般预示着新生命即将到来,云上水下每一个生灵都在欢呼,为这百年后的重生与重逢狂欢。

  如她所言,就在辅相访问云塔的第二日,风暴毫无预兆地平息下来,如来时一般突兀。疾风骤雨转为和缓细密的雨幕笼住万物,连续近十日淅淅沥沥降下,却不令人心烦或是郁卒。相反,不少敏锐的普通人甚至都能感受到空气的欣喜震颤和闪闪发亮,就好像每个生灵、每滴雨水都在屏息以待什么事情的到来。明明天空中乌云密布,走在街上却仿佛阳光普照一般和暖,让人不觉微笑起来。

  “快了,”年轻的族长将一缕黑发拨到耳后,抱起幼女让她坐到窗台上,让她看这景致,“等雨一停,亚瑟和梅林的灵魂就将重获肉身,再也不必像过去百年一样附着在云水之上破碎地在天地间游荡,更不必像再之前的千年一样被迫隔绝。是不是很好?”

  女孩晃荡着双腿点点头:“真好!他们又可以在一起了,对吗?”她母亲没有回答,只是笑起来,指指窗外。

 

  天空放晴了。

 

5、

  “梅林——!”黑发的青年闻言猛地从瞌睡中惊醒,转头只见金发的恋人正抱臂看着自己,手里揪着一撮垂头丧气的乌云,脚尖敲打着脚下的天空,“麻烦解释一下,为什么值日板上明明写着今天‘晴,少云’,但我却抓到几撮乱飘的捣蛋鬼?”他晃晃手里可怜兮兮要下起雨来的小乌云,向另一位天候管理者挑起眉。

 

 

  亚瑟把最后一群云赶回休息湾,从里面揪出几朵格外松软肥大的带到修剪处,不顾对方愤怒的呼气声(“不许把云絮喷我脸上!还想不想要你们的刘海了?!”)剪下几小朵扔进一边的拉丝机里。之后,他把丝状的云整齐地摆到夜空中,走向不远处正给月亮掸灰的梅林。他从背后揉揉对方脑袋:“走吧,去睡觉。”

 

 

  梅林双手握住马克杯,睡眼惺忪地走出厨房。他看看值日板上亚瑟狗爬一样的“雷雨,小到中”几个字打个哈欠,揉揉眼睛从一边的储藏柜里摸出一把雷电签。休息湾和这里只有五分钟路程;梅林边走边喝完早起必备的太阳咖啡,把杯子随手放在休息湾门口的桌子上,进门拍拍手:

  “好了,今天轮到谁工作了?快出来吧。”

  闻言,一群雷雨云挨挨挤挤地飘出来,乖乖跟着他出门去向自己指定的位置,胆大的还趁机蹭他两下。梅林等他们都准备好了,把雷电签往下一扔——

  

  “哎呦,”片刻过后,他看看底下雷声大作却雨势不大的雾海龙居,缩缩脖子,“雷电签拿多了。”

 

6、

  “所以,你决定了?”

  梅林低头看看脚下的大陆和海洋,笑着点点头:

  “离我们初次见面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他转头看向身边的亚瑟,“连天语者都不再拥有神力,世界早已全然不同,也是时候来一点新的冒险了。”他向亚瑟伸出手:“怎么样,不会生火做饭只会吃的菜头先生,这一次,要和我一同游历四方吗?”

  金发的男子咧嘴一笑,紧紧握住梅林的手。“当然,”他的双眸和初见时一样湛蓝清澈,“不然,谁来拯救某个不认路还会被树枝绊倒的蠢货于水火之中呢?”

  他们相视一笑,走到云端,向着云下的广大未知一跃而下。

 

  END


  ※如果你有种看沧月《镜》的即视感……那不是错觉(涙)那是一个少女难以磨灭的青春(shenmegui



评论(2)
热度(10)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