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AM]写不完的故事·Story II 石头心(下)

※终于写完了!

※Canon-Divergence!更多解释见文末

================================

  [AM]写不完的故事 短篇集

  Story II     石头心(下)


  亚瑟直挺挺躺在床上瞪着四柱床床顶,非常肯定他会像昨晚一样一夜无眠。右手伸向床头柜摸索片刻,他把睡前在自己屋里找到的两片碎片举到眼前。为什么昨晚没能感应到他们是个无解的谜,但除了魔法没有逻辑这个理由外,亚瑟不得不承认很可能是窗台上那束花用它的清香扰得他心烦意乱的缘故。

  他偏过头,那束花仍然安居于窗台之上,淡紫色的花瓣上染着一层银白的月光在红色基调的卧室里却显得毫不突兀,仿佛从来就属于这里——就像送出它的人一样。

  猛然得知朝夕相处的梅林对他抱有别样的情感,亚瑟固然惊讶不已、心烦意乱却毫不反感;事实上,他心烦意乱正是因为他意识到自己对这事接受得太快了——甚至带着如释重负的喜悦。这没道理。这岂不是暗示着他对梅林也抱着相同的情感?怎么可能。

  ……好吧,也不是完全没可能。亚瑟想起找到第一片碎片时误以为梅林有了意中人时内心的失落,不情愿地承认。

 

  但哪怕他能理清这部分思绪,眼下还有更为急迫的另一件事。

  梅林有魔法。

 

  亚瑟已经基本肯定这事,现在的问题就是怎么办。他之前想向盖乌斯确认却犹豫了,并非担心后者泄密——如果梅林真的有魔法,盖乌斯一定知道而且在帮着他,不然胡妮思绝不可能把自己的儿子送到严禁魔法的卡美洛——他只是还没想好怎么说。他不想把盖乌斯和梅林吓跑;御医明知他对魔法的态度从不像他父亲那样偏激,但却还是和梅林一起瞒着他,这让亚瑟有些受伤。退一万步说,就算盖乌斯不信任他……梅林也该信任他。

 

  梅林。

  国王举在空中的手垂下来,松松握拳搭上额头,拳心石片的冰凉让他烦躁的心绪略略平复下来。

 

  愚蠢而英勇、无礼却忠诚、不自量力但暗含睿智的梅林。

  亚瑟丝毫不怀疑这个隐瞒巫师身份在他身边当了那么多年男仆的人会动机不纯。没有哪个居心叵测的人会平时在他身边唠唠叨叨直到快把他耳朵说下来,但却在最关键的时候一言不发,只是用自豪而热切的眼神看着他,好像完全确定他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这目光总让亚瑟后颈发热,不自觉地更为努力。努力成为那个梅林所相信他会成为的、更好的人。

 

  但他以为梅林会相信他。他以为,对他露出那种眼神的梅林会足够相信他。

  他无法责怪梅林,相反,他很理解对方隐瞒魔法的理由。但这不能阻止亚瑟感到心里的刺痛。

 

  “你可以相信我的。”亚瑟重新把手抬到半空,对手里的碎片低语。这两片碎片里寄托的记忆在他脑海里回放。

  ——梅林拖拖踏踏走进卧室,拉开厚重的窗帘任阳光打在亚瑟床上,嘴里喊起可笑的句子催他起床。青年睡眼迷蒙半抬起头,金色的头发四处支棱,在清晨的阳光下熠熠生辉。

  ——梅林拎着最后两桶水跌跌撞撞冲进卧室,把它们悉数倒进浴桶里。他抬起一只手五指张开,一股热流涌过四肢来到指尖,原本冰凉的洗澡水顿时蒸汽袅袅,他得意地伸手进去,水温刚刚好。满室暖意。

  两段回忆的最后,男仆不约而同地感到心里莫名有什么情绪满溢出来,嘴角不由自主咧开露出温柔而冒着傻气的笑容。

  回忆之外,亚瑟把石片放回床头柜上,侧头看着它们,露出了和回忆里对方一模一样的微笑。

 

  就在他陷入自己的思绪时,急促的敲门声猛地将他惊起,他跳下床悄无声息走到门边拉开一条缝,在看清对方时彻底清醒了:“莫嘉娜?”

  女子发丝散乱在肩头,她灰蓝色的眼里略带惊慌。

  “我做了梦。关于梅林的。”

  亚瑟把门完全打开:“快进来。”

         

  ※ ※ ※

 

  莫嘉娜把披肩拉紧一些往椅子里靠了靠,让扶手椅的柔软温暖平复自己的惊慌——虽然那么多年下来成功改变预知梦里的悲剧未来已经不止一次,每次从噩梦中惊醒还是让她浑身发冷。

  亚瑟在她身边坐下伸手轻拍她的膝盖,和往常一样用这个小动作安抚了受噩梦困扰的姑娘。“这次是什么,莫嘉娜?”片刻沉默后他开口。

  “你接下来两天有什么打算?”她反问。

  亚瑟抿起唇:“接着找那些碎片。明天也许抽空去一次下城,之后几天可能去森林里看看。”做了亚瑟的仆人三四年,梅林至少有一整年的时间是待在马背上的。

  回应来的迅速:“别去。”莫嘉娜咬住下唇顿了顿,继续说:“我梦见你一个人去了陨王峡谷,被强盗伏击了。是个雨天,道路泥泞湿滑,峡谷两侧的石头滑落下来,你一手抓着装碎片的袋子,想逃却没来得及……”她打了个寒噤。

  “我必须去,莫嘉娜,我一定会救他,就像他一定会为我挡下咒语一样,”亚瑟和缓但坚定地说,“但我答应你,我会在晴天时去森林,如果下雨我就不去。”

  莫嘉娜平静下来,眯起眼瞪着他:“你可以带我一起去。”

  金发青年摇摇头:“城堡里需要你。不会有事的,我向你保证。我向你保证的事总能做到,不是吗?”

  “你最好做到,”黑发女子微微勾起一边嘴角,下一秒又皱起眉,有些犹豫地说,“亚瑟,我不知道该不该说,但我以前梦到过梅林,他似乎……”

  “有魔法?”

  莫嘉娜猛地转向他,一边眉毛高高挑起。

  亚瑟耸耸肩:“我看见了。我每次捡起碎片的时候就能看见他的记忆,所以对,我知道。”

  “你不……你不生气?”

  “如果你是说他有魔法这件事,不,我不生气,我以为应该最清楚这点,”亚瑟意有所指地看着因为预知梦跑到自己房间来的继姐,“如果你是说他瞒着我这件事,那么……比起生气,我更……”

  “受伤。”

  “闭嘴,莫嘉娜。”

  后者闻言没有回击,反而抬起一只手拍拍亚瑟肩膀:“他一定很想告诉你,相信我。”

  “……我知道。”

 

       亚瑟陪莫嘉娜走到门边,看着她的背影开口:“我之前和你说的那件事一直作数,你知道。”

       黑发女子停下脚步,没有转身。“算了吧,”她的口气里隐隐带着笑意,“欲带其冠,必受其重。受罪的有你一个就够了,亚瑟,别想拉我一起。我是那个阴影中的实际操控者,负责在每一场御前会议的时候反对你,记得吗?”

  “……谢谢,为了一切。”国王轻声说。他的继姐——姐姐——随意挥挥手,脚步声沿着走廊远去。

 

  这一个月来,夜深无眠的时候亚瑟常常会想,如果乌瑟没在病重时吐露一切会是怎样,如果他和莫嘉娜没听到一切会是怎样;他们不会知道她其实也流着潘德拉贡的血,不会知道他在魔法帮助下的诞生标志着卡美洛魔法的末日,不会知道多少无辜的鲜血和泪水只因一个人的愤怒而流。

  他很庆幸,九年前,在不听莫嘉娜警告摔断手臂后,他一反平常“她一向乌鸦嘴”的论调去问她怎么知道他会受伤,也很庆幸她一反平常惊慌的沉默或掩饰向一头冷汗神情严肃的他和盘托出。如果不是姐弟间那次难得而幸运的坦诚相待,他很确定莫嘉娜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用尖刻表面下的温柔对待他——她对乌瑟本就怨怼颇多,而今则是恨之入骨。亚瑟无法责怪她,连他自己都觉得难以接受。

  正是因为九年的互相扶持,莫嘉娜不致被拥有魔法的恐惧逼至绝境,亚瑟也未曾因乌瑟的严苛冷漠猝然崩溃。

  他很幸运。有莫嘉娜,有骑士们,还有一个聒噪但忠诚的……

  亚瑟一个月来第一次陷入安眠。

 

  ※ ※ ※

 

  第二天万里无云。第一缕晨光照进中庭时,亚瑟策马出城。

  为了尽可能避免预知梦中的情景,他事先把装碎片的袋子牢牢固定在腰带上,还在平时的佩剑外多带了一把匕首,然后迅速向陨王峡谷进发。

  去往峡谷的路很顺利,亚瑟没多久就看见藤蔓丛生的峡谷入口。他拉紧缰绳翻身下马,把坐骑绑在入口处的树上,一手搭着剑柄慢慢走进这片峡谷。明明旭日的光芒洒满林间,峡谷的地形却使亚瑟一踏进这里便感到一阵阴冷。潮湿的落叶在他脚下发出闷闷的声响,峡谷上方时不时响起树叶的簌簌声,亚瑟每每绷紧身体抬起头却发现是鸟兽经过。他舒一口气,重新迈开脚步。

  然后骤然停下。

  在他身后,有什么正看着他。他听见了——他听见了寂静。什么声音都没有,无论是枝叶的沙沙声、远方鸟兽的鸣叫,或是微弱的风声,什么都没有。好像他身后的时间停止了一样。他一手握紧剑柄,绷紧肌肉,猛地转身、长剑挥出。

  在他五步开外、剑尖所指之处,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站在那里,静静看着亚瑟。他身着破旧磨损的麻质衣衫,眼神平和,面对几乎抵在胸口的剑也毫不动摇。亚瑟微微放低剑身。

  “你是谁?报上名来。”

  “亚瑟·潘德拉贡,永恒之王,阿尔比恩未来的统一者,我是先知塔列辛,也是古教圣地魔晶洞穴的守护者。”

  年轻的国王被缀在自己名字后的那两个称号惊得挑起眉。“永恒之王?那是什么意思?”

  长者摇摇头,微微一笑:“在时机到来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但现在不是时候。我猜你来这里是为了寻找某些重要的东西?”

  亚瑟闻言眯起眼,重新微抬剑身:“你知道?”

  “艾莫里斯的力量和魔晶洞穴紧密相连,他的异变我自然能感受到。”

  “艾莫里斯?”亚瑟愣了愣,“你是说梅林?”

  老人点点头。“正是如此,”他毫不在意面前的剑向亚瑟走来,亚瑟慌忙收剑却发现剑尖直接穿过了塔列辛的身体,“跟我来。”他走过亚瑟身边,示意目瞪口呆的青年跟上。

  “你……”亚瑟迟疑片刻匆匆跟上,“你……”

  老人哈哈一笑:“我早在三百年前就已死去,你所看见的不过是回忆造出的幻象。”他领着哑口无言的国王来到一个隐蔽的洞穴入口——后者收剑入鞘,抓在剑柄上的手时而放松时而收紧,眼睛紧紧盯着塔列辛,表情复杂——转身看向亚瑟:

  “这里就是魔晶洞穴,古教魔法的发源地,你要找的东西就在里面。你是否下定决心踏进这片圣地,亚瑟·潘德拉贡,乌瑟之子?”

 

  亚瑟最后一次握紧剑柄。他想起紧蹙的眉头和因疼痛握紧的手指;泛着金光的眼睛;躯体倒在地面沉闷的声响;阳光里浮动的花香;柔软的乌发衬着苍白的肌肤;彻夜未眠后的问候;聒噪的吵闹和愚蠢的笑容;迫近死亡的沉睡和必将到来的苏醒。

  他长舒一口气,垂下剑柄上的手。

  “我从未如此坚定不移。”

 

  ※ ※ ※

 

  亚瑟盘腿坐在地上,水晶洞穴早已重新陷入沉睡,如果不是空气中魔法沉静的压迫感,这里看上去就是个再平凡不过的洞窟。

  他盯着面前那块已然回复空白的水晶,刚才从中看到的画面在他脑海中盘旋。塔列辛不知所踪,但亚瑟并不在意——显然他是个行动随意的人,他只要不偷亚瑟的马就好。

 

  “尼雅德魔晶是极为难得的珍宝,无数巫师企图抢夺它们以从中一窥未来,但只有极少数人能做到,”走进洞穴时,先知对被空气中满溢的魔力压得踉跄的国王说,“所以,年轻的国王,尽管你的血液里流淌着足以让你感受到此处巨大魔力的魔法,你一人并没有能力从魔晶中获得你想要的。”

  亚瑟眨眨眼,微微皱起眉,随即恍然大悟地松开,抿起唇。伊格莲。

  “但是,你需要的并非窥探未来,而是了解过去,而这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不过我只能做到让你看见片段。”

  国王微微低下头。“我将记得你的恩情。”

  先知摇摇头:“这不仅仅是为了你,年轻的潘德拉贡,也是为了艾莫里斯和阿尔比恩的未来。”言罢,他一挥手,亚瑟面前粗粗打磨过的大块水晶上便映出了他早该知道的过去。

 

  亚瑟听见身后再次响起的寂静,他摆弄着地上捡起的水晶碎块,没有回头。

  “我想你在找的就是这些。”塔列辛说着把手摊开在他面前,他低下头——瞪大眼。

  七片石头碎片。

  国王慢慢放下手里的水晶,迟疑着接过碎片。回忆闪现。

  “这些是这片森林里的全部了,剩下的,就要靠你刚才看见的线索。”塔列辛的话语在耳边响起,但亚瑟的注意力并不在上面;他的脑海里碎片和水晶映射出的回忆盘旋交织。他有些头晕。

 

  梅林举起一根权杖,面前的男人应声炸裂;他的脑海一片混乱,只有黑暗中的亚瑟和那个蓝色的光球无比清晰,亮下去,他想;梅林解开巨龙的束缚,巨兽挥动着翅膀头也不回地离开;他的心中怒火滔天,手起手落,闪电落下击中面前美艳的女子,他感到一阵复仇的苦涩快感;梅林暗自念咒让石像落下,挡住亚瑟的去路帮助黑色翅膀的嗜血怪物逃跑;他策马在林间飞驰,满心念着一个地名。

 

  死亡,杀戮,鲜血。最该和梅林无关的词。亚瑟感到巨龙喷下的火焰的气味涌进他的鼻腔,绝望和愤怒的血腥味重新沾上他的舌尖。他闭上眼。

 

  沉默良久,他起身拍拍衣裤上的灰尘,把碎片装进腰侧的口袋扎紧袋口,抬眼看向站在一边端详他的先知。

  “神佑之岛怎么去?”

 

  ※ ※ ※

 

  金发的国王走下船,回头向雾气缭绕的无人岛屿投去最后一瞥。就在刚才,他行走于岛上的残垣断壁之间,见证了一个人可以有多愚蠢——他居然甘愿为了某个人毫不犹豫献出自己的生命,也不惧为了同一个人夺去别人的生命。简直可笑。

  神佑之岛的渡船人、守护者坐在船头看着他一言不发。亚瑟耸耸肩,翻身上马。

  “也许你有什么法术可以帮我快点回家?还有个白痴在等我。”

  斗篷下抬起一只手挥了挥,亚瑟感到身下原本疲惫不堪的坐骑重新充满活力。他眨眨眼,道一声谢,转身飞驰。

  风从他耳边呼啸而过,亚瑟朝新一天的晨光弯起嘴角。

 

  ※ ※ ※

 

  亚瑟从曾经关着基哈拉的地下洞穴里走出来,手里攥着最后几片碎片。他把它们一起放进腰侧的口袋里,在打开口袋时一眼看见了那片正圆形的。他捻起碎片在墙上火把摇曳的光下端详,拇指指腹抚过碎片薄如蝉翼但并不锋利的边缘。他在回城堡的路上、经过下城集市时找到了它。

  那是他和梅林的初遇。两个男孩,一个狂妄自大,一个懵懂无知,后者说前者是混球,前者把后者关进地牢。怎么看都是个糟透了的开始。

  但承载着这份记忆的灵魂碎片却有着完美的形状。

  亚瑟不得不承认魔法有时候还是很有道理的。

 

  碗里的碎片在魔法的作用下悬浮盘旋,终于回到各自原来的位置。随着石头心终于现出它原本的面目,梅林原本越皱越紧的眉头慢慢松开,亚瑟和盖乌斯看着那颗石头心散发出淡淡的光芒渐渐溶解,同时梅林的心口也浮现同样的柔光。光芒褪去,青年原本几不可闻的呼吸声重新变得平稳有力。

  亚瑟长舒一口气,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一直屏着呼吸。

  床上的人眼睫翕动,身体微微动弹起来。亚瑟快步走到他身边,在床沿坐下。他低头看着梅林慢慢睁开眼,对上他的蓝色眼眸里满是茫然。“……亚瑟?”他因长时间未开口,声音有些嘶哑,“你怎么……”他的声音低下去,露出恍然的神色。

  “想起来了?”亚瑟挑起一边眉毛,“那我是不是能顺便问问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梅林眨眨眼,明显被搞糊涂了。“嗯?”他傻傻地问。

  亚瑟翻了个白眼:“就是我差点用流星锤砸到你头的那次。”

  虽然还是没明白对方想干嘛,梅林还是想起了那次糟糕的经历。他慢慢弯起嘴角,眼里有一丝快活和挑衅的光芒:“你没打中。”

  亚瑟露出计划得逞的笑容。“那是因为你用了魔法,你这个作弊的小骗子。”他满意地看着对方的脸色刷一下变得惨白。

  “亚瑟——”

  他毫不理会对方,自顾自说下去:“这么重要的事情你瞒着我这么久,我可是有好大一笔账要和你算——”

  “你听我解释——”

  “还有这三四天你落下多少事情你知道吗?我的衣服要洗,地要擦,盔甲要打磨,马棚要刷,没人当我的移动靶——你知道你欠我多少吗?”

  “亚瑟——”

  “就因为你的愚蠢,我连着几天都没休息过,跑遍整个卡美洛就为了找你的灵魂碎片;我甚至为此欠下莫嘉娜那个魔女一份情,就为了替你找齐你那颗该死的心。所以,梅林——”他伸出一根手指恶狠狠指向对方的脸,紧紧盯着他让他咽下了到嘴边的解释。

  亚瑟顿了顿,感到自己的嘴角微微弯起。他的手指移到梅林左胸上方,用力戳了戳对方心口,感受着胸腔里让人心安的跳动声。

 

  “你欠我一颗心。”

 

  END


后记:

哇我写完啦!开森!

这篇文没有完全按照原剧设定,而是假设皇姐很久之前就对亚瑟坦露的自己可能有魔法的秘密,因为这样 1)皇姐基本不会黑化 2)亚瑟对魔法的态度就会更温和 3)亚瑟就多了一个超强助攻 4)我写起来就会轻松很多

总之,希望各位喜欢~!下篇见❤

评论(4)
热度(42)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