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AM]计算失误

※来自微博@ 民女陈大强的《主君的太阳》梗

※如果是二十集连续剧的话这大概发生在第八、九集

※只是个片段&白色情人节快乐!

=============================

      倒霉透了。

      自己简直是倒霉透了。


      梅林站在公寓楼顶哀愁地想。——或者,更确切地说,在凛冽的寒风中,梅林站在公寓楼顶边上那一圈高一米五宽半米的水泥围栏上,扫视一圈周围对他虎视眈眈、血流满面、一脸死相的死鬼,忧郁而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不远处小圆桌上剩下一半的干酪土豆,哀愁地想。


      这是梅林出车祸的第428天,从昏迷中醒来的第402天,看见幽灵的第401天,在人生低谷中挣扎时遇见亚瑟的第180天,缠着亚瑟不放因为“我想和你睡觉(赶走鬼魂)”的第178天,在亚瑟公司里工作的第176天,意外救了一单小生意的第170天,和亚瑟成为朋友的第153天,意外救了一单大生意的第126天,从杂务工升格成亚瑟办公室隔壁杂物室管理员的第125天,见到亚瑟母亲鬼魂的警告从而救了亚瑟一命的第95天,和亚瑟成为好朋友的第90天,想和亚瑟成为不止于好朋友的第68天,和亚瑟吵架的第9天。

      以及,梅林极富逻辑地总结道,(很可能会是)他见到死神的第1天。


      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梅林想来想去,决定都是亚瑟那个皇家混球的错。一直都是他的错。

      好吧,可能这次不是。


      鉴于一直以来找他帮忙的鬼魂都是人,十天前,当梅林回家时看见那头叫基哈拉的孟加拉虎正懒洋洋躺在他门垫上等他时,他在一贯的无奈之余还莫名有点小激动。

      但显然亚瑟不那么想。


      在勉强接受了“一头孟加拉虎正走在梅林身边但梅林说对方保证不会不小心吃了他”这一事实后,不情愿地跟着梅林东跑西跑的亚瑟("只是正好今天事情少而已,不然你以为我会允许你翘班而且跟着你翘班吗?")比平时更为谨慎,似乎时时准备把手搭上梅林的手臂或肩膀来驱赶那头老虎。

      在连续三个路口试图抓住梅林以免他跟着基哈拉被车撞但又硬生生收回手用言语喊住对方之后,第四次看见身前一步的黑发青年无视路灯的亚瑟终于忍无可忍一把握住对方的手腕。

      想当然耳,基哈拉消失了,梅林生气了,亚瑟也生气了,基哈拉又出现了,梅林没空生气了,亚瑟更生气了。

      这之后,梅林一直有意躲开亚瑟可能的触碰。而在事件解决之后,当亚瑟想拍拍梅林的肩告诉对方干得不错时,梅林条件反射地矮了矮身子,这让亚瑟本来努力压抑的怒火彻底爆发。

      大吵一架后两人不欢而散冷战至今,而梅林甚至已经想不起来两人具体对彼此吼了些什么,但在自己说了什么重话后亚瑟那双湛蓝眼睛里的受伤仍然历历在目。


      光这一个眼神就能让梅林怒气全消,让他想要捧住亚瑟的脸对他道歉、替他抹去眉间的褶皱,让他觉得自己罪孽深重。但他最终只是转身离开。

      下一秒他就后悔了。


      于是之后的几天里,他挣扎在想要道歉和不愿低头的可笑纠结之中,忙于躲开亚瑟和自己内疚的情绪,以至于没有意识到身边聚集的鬼魂正以一种反常的速度增加。他以为那只是在亚瑟保护下待得太久而遗忘了过去真实生活导致的错觉。


      ……显然不是。

      也许是某种加在他身上的饵型诅咒,又或许是对躲藏在亚瑟保护下的免费劳工梅林的消极怠工感到不满的底层鬼众暴力游行,总之在冷战的第九天晚上,他穿着蓬蓬的羽绒服和可爱的芙蕾雅(她死于枪击)坐在公寓顶层的小圆桌边,他们本来正一边聊天一边吃干酪土豆,然后突然之间呼啦啦一片鬼魂出现,面露凶光地把他逼到了水泥围栏的顶上。


      说到芙蕾雅……梅林扫视一圈,确定她没被鬼群伤到而是逃跑了之后松了一口气。接下来,他只需要考虑自己的问题了。


      他低头向楼下看去。万幸的是,他住的公寓只有五层楼,而且他脚下正对着的一楼是一家有顶棚的商铺。梅林在内心掂量了一下,决定如果他跳下去还是有一定几率完好无损地活下来的。挺好。

      鬼群已经骚动不安起来,几个胆大的已经开始靠近他打算直接把他推下去。梅林抬起双手用力揉了揉脸,最后叹了一口气。


      只可惜还没对亚瑟道歉。如果当时和他和好就好了。

      梅林转身踏出一步。


      咣!

      天台的门被猛地撞开,梅林回过头,只见到一个气喘吁吁的亚瑟趔趄着冲了进来,后面跟着一脸焦急的芙蕾雅。


      亚瑟身上的西装满是褶皱,他的领带松松垮垮地挂在领口。他的头发乱七八糟,因过久的奔跑而脸颊通红,胸膛剧烈起伏着。他湛蓝的双眼里满是慌乱,在看见水泥台上梅林的一瞬间那慌乱变为了深刻的恐惧。

      “梅林!!”


      他跑过来,穿过凛冽的寒风跑过来,穿过狰狞的鬼魂跑过来,穿过梅林的悔恨跑过来。他抬头张开双臂。


      梅林毫不犹豫地跳下去。


      在跌进那个怀抱的瞬间,他周围的梦靥化为无物,只有对方的体温在寒风中显得格外温暖。他们重重跌到地上,亚瑟的双臂紧紧环住梅林的腰,而梅林则用手护住亚瑟的后脑勺。他们就这么在地上躺了一会儿,只有彼此急促的呼吸和心跳格外响亮。


      梅林撑起上身,直直盯着亚瑟惊魂未定的双眼:“抱歉,亚瑟。”

      亚瑟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嘴角弯起一个虚弱的弧度。

      “你当然应该抱歉。你知道这身西装能抵你几个月的工资吗?”

      梅林眼角有一点点湿润,他一言不发,只是重新抱住亚瑟,脑袋埋进对方的颈窝,闷闷的声音传来:“我出钱帮你干洗。”

      “你说的。”

      “……”

      “……”

      “亚瑟,谢谢你。”

      梅林感到自己腰上的怀抱紧了紧。



评论(4)
热度(44)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