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AM]湖上纪事·第一章

※传说说人话的一章来了,问题是似乎还是没能说上人话【
※听了 @寒山一带伤心碧 的试阅repo觉得应该提醒一下,这篇文会很慢热很清水,因为我单纯地想写一个亚瑟慢慢了解魔法、了解梅林的故事,加上作者本人有着糟糕的设定癖和细节癖,所以很可能读着读着觉得很无聊(比如这章),请多多包容啦!
=============================

原剧:Merlin(梅林传奇)

配对:Arthur/Merlin

分级:G


       湖上纪事


       第一章 来自湖中仙女的问候


       在不列颠的土地上有一群漫游者,其名为游吟诗人。他们遍历四方,足迹踏过每一座王国,时而出现在宫廷,时而闲坐于集市。他们拨奏着竖琴,向人们娓娓道来一段段传奇,或是百转千回的爱情,或是惊心动魄的冒险。而在这些传奇里,时不时会出现一个神秘的名字:阿瓦隆。

       阿瓦隆,诗人们这么唱道,坐落于卡梅洛特境内的一片湖泊中心。湖泊隐藏于群山之间,躲匿在森林之中,终年被迷雾笼罩,从不以真面目示人。林中的猎户或许曾不经意穿过湖边的草木,山间的牧人也许曾瞥见阳光穿透迷雾,但他们不会知道这围绕在乱林之中、迷雾之下的无名湖泊里便是巫师隐士口耳相传的永恒之地。传说环绕着阿瓦隆的湖水比水晶还清洌,但一眼望去却深不见底,只有被选中之人才能乘坐木舟穿过湖面到达湖心的阿瓦隆岛;岛上由精灵守护,没有时间和岁月,一切都不会老去。(注1) 

       亚瑟虽然对游吟诗歌无甚兴趣,但作为时常被迫参加宫廷宴会的卡梅洛特储君,他对这些故事或多或少也有所耳闻。但,当然啦,亚瑟很清楚这些只是传说而已,这种地方不可能真的存在。


       “所以,”在一言不发地跟着女子走了五分钟后,亚瑟迟疑地开口,“阿瓦隆真的存在。”
       赤足走在他身前半步远的黑发女子——芙蕾雅,她这么介绍自己——转头微笑了一下:“没错,阿瓦隆确实存在,就和游吟诗人们说的一样。”她看见亚瑟脸上的疑惑和犹豫,停下脚步,“我明白你有很多事情想问,但是我们得先找个能坐的地方,”她转身指指前方,“再走一会儿就是我家,到那里我会把我知道的告诉你,好吗?”她微微侧头征询地看着亚瑟,见后者不确定地点点头才又迈开脚步向前走去。


       就在片刻之前,从混沌中醒来的亚瑟第一眼见到的就是这个有着湖水一样宁静嗓音的女子。她耐心地等他反应过来用手肘支起上身,在他走下船时搭了一把手,简单地说了一句“我叫芙蕾雅,跟我来。”就从湖里走回岸上向前走去,似乎完全不担心亚瑟会不跟她走。

       ——事实上她也确实不需要担心。亚瑟刚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醒来,面前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什么也不说地叫他跟着去一个可能更为陌生的地方,他本该肌肉紧绷,手握剑柄——虽然他的剑不见了,但那是另一码事——警惕地质问对方她是谁,完全不理睬她的要求。但奇怪的是亚瑟一点也不紧张,不假思索地跟了上去;这个地方似乎有什么东西让他的心变得平静放松,每一丝微风、每一缕花香都透露出无害的安宁。而芙蕾雅自己也是,身上有什么特殊的东西让亚瑟不由自主地相信她的话,而这不仅仅是因为她那由内而外如清洌湖水一般的气息,还有什么别的,亚瑟说不上来。

       就像梅林,他突然想到。
       梅林。


       这名字一出现在他脑海里,他之前的记忆忽然全都回来了。他想起莫嘉娜,他的宿敌也是他最后的血亲的死亡,想起剑刃碎片不断刺向他心脏的疼痛,想起惨淡而阴霾的天空,最重要的,他想起梅林绝望的坚定的恳求的脸庞。

       我已经死了,他想,所以我如此平静,这里是灵魂的世界。
       “不完全是,但是我待会儿会解释。”芙蕾雅有些被逗乐的声音从前面传来,亚瑟这才发现他不自觉说出了心里想的。他想到另一件事。

       “那梅林呢?”他问,“他现在怎么样了?”他其实还有很多可问的,该问的,但这是他内心最深处的想法,于是他任那名字滑落唇边。
      
       不知为何,亚瑟惊讶地发现,这一次芙蕾雅的语气里带上了一抹怀念和悲伤:“梅林,是的。”她顿了顿脚步,“这我待会儿也会告诉你,”那悲伤转瞬即逝,好像是亚瑟的错觉,她又明朗起来,“现在,我们不如加快脚步,我家就在前面了。”她转过头朝亚瑟笑笑,这次后者确定那并非错觉——她的双眼里是欢快的语调无法遮掩的怀念。他没有追问。



       芙蕾雅的家是岛上零星几座木屋里的一座,外观简单却不简陋,门廊前的草坪上点缀着蓝紫色的无名小花,门上不知用什么办法斜斜固定着一枝含苞待放的玫瑰。(注2) 屋后有一棵苹果树,树上——亚瑟怀疑地眯起眼。是他看错了么?
       已经走到门口的芙蕾雅听见后面的人没跟上来回过头,望见亚瑟对着苹果树的疑惑神情,她了然一笑,推开门:“进去再说吧。”


       屋里的摆设和亚瑟猜测的一样朴素,一张木桌靠在墙边,周围是三四把椅子。芙蕾雅示意亚瑟找把椅子坐下,自己拿来一盆草莓也坐了下来:“所以,你想知道什么?我们一个一个问题来。——哦,”她见环顾四周的亚瑟忽然瞪大眼望向墙边架子上的圣剑,“那我们就从那个开始吧。”

       亚瑟闻言把注意力转回她身上,眼里是深深的不解。

       “我猜你第一次拿到它是在阿古温叛变的时候?梅林告诉你那个石中剑的传说之后?”见亚瑟迟疑地点点头,她继续道,“好吧,其实这把剑早就该是你的了。这是我成为湖中仙女之后从湖水的魔法里听说的——噢对,忘了说,我是阿瓦隆的湖中仙女,这不重要——总之,似乎是许多年前当你还是王储的时候你们遇见过一个黑骑士,那是女巫尼姆薇召唤的。在你接受对方的挑战后,梅林为了确保你不被对方杀死,去找基哈拉铸了一把龙息之剑,这是能杀死黑骑士的唯一办法。”她站起身走过去拿起那柄在室内也熠熠生辉的剑,“但你应该记得,你父亲为了保护你把你迷倒代你上场。结果虽然成功杀死了黑骑士,但梅林和基哈拉有过约定,因为这把剑力量太过强大,如果落入他人之手必然会酿成大祸,因此这把剑只能为你所用。所以,在乌瑟见识到了它的威力之后,梅林不得不把它丢到阿瓦隆里,让任何人都无法找到它。”她回身看见亚瑟一脸努力跟上她叙述的表情,轻笑起来。

       “在我成为湖中仙女之后——这是另外一个故事了——这把剑就一直寄存在我这里。莫嘉娜和莫高斯率领不死军团的那一次,我让梅林把剑拿去,他用龙息剑杀死了不死士兵、打翻了生命之杯,消灭了不死军团。之后他用魔法把剑插进巨石之中确保没人能拿走,之后的事你也知道了。阿古温叛变,你们出逃,龙息剑终于回到了它真正的主人手中。”

       亚瑟眉头紧皱,接过芙蕾雅递过来的龙息剑。“然后就在不久前,你死去之后——姑且这么说吧——梅林又把剑还到湖中,所以就再次寄存在我这里了。”终于说罢,湖中仙女满意地拿起一颗草莓咽下去。她转向亚瑟,耐心地等着他毫无疑问会是漫无止境的问题。但是事情的发展出乎她的意料。


       亚瑟的大脑完全无法处理如此大量的信息,他有太多没听懂的地方:尼姆薇是谁?基哈拉又是谁?但他敏锐地察觉到了芙蕾雅故意忽略的一件事,而他觉得那是眼下最重要的:

       “所以,那个石中剑的传说是假的。”他语气确信地盯着芙蕾雅,“我能拿出那把剑只是因为梅林用魔法帮助我,任何人在魔法的帮助下都可以拿出它。”他的语气带上一丝苦涩。

       一向从容的芙蕾雅头一次显得窘迫起来,她红着脸躲闪他的视线:“呃,也不是……好吧,是的,但我想梅林不会希望你知道这个,就没说。但,”她似乎想到什么,又坚定地望向他,“梅林的魔法是最强大的,除他之外没有魔法师能拿出龙息剑。而他的魔法只会为你所用,他相信你,你知道的。你也该相信自己。”看见亚瑟脸上的表情,她善解人意地换了一个话题,“那么,我猜你还有许多问题?”

       沉浸于自己思绪的亚瑟慢半拍地点点头,又摇摇头:“我想其他问题可以先等一会儿,这点信息我可能需要……消化一些时间,”一部分的他奇怪于自己如此轻易地示弱,国王不该如此轻易示弱的;但同时——看起来他也不再是国王了不是吗,“但我确实还有一个问题,”见芙蕾雅示意他往下说,他摸了摸左肋依然存在的伤口,“我究竟死了么?”

       “啊,”湖中仙女露出了一个,如果亚瑟可以这么说,得意的淘气笑容,“这是最有趣的部分了。和游吟诗人们传唱的一样,阿瓦隆没有时间和岁月,这一规则对一切岛上的生灵成立——你看见外面的苹果树了对吧?”亚瑟点点头,他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毕竟没有哪棵苹果树会同时生长着繁茂的绿叶、盛放的花朵和累累的果实。(注3) 

       “但它并非死后的世界,你可以认为这里是生死之间的夹缝。除了岛上的精灵希德族之外,剩下的人几乎一概是以死后的灵魂形式到来——因为他们的肉体已经因为各种原因消亡了——但之后却是以类似精灵的形式存在,”她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亚瑟,后者询问地挑起一边眉毛,“除了你,亚瑟•潘德拉贡。除了你。”亚瑟挑起了另一边眉毛,“因为基哈拉的那个预言,梅林没有将已经死去的你火化,而是将你完整地送到了阿瓦隆。这意味着从你到达阿瓦隆的那一刻起你就脱离了死亡,但比起变成类似精灵的我们,你更类似于人类。”她指指亚瑟的伤口,“只要你在这里借助希德族的力量把龙息剑的碎片取出来,你回到陆地时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但并不是说你就能回去,”看见亚瑟陡然亮起的双眼她急忙补充道,“这里面还有好多的故事,但我们不如下次再讲吧。”

       她起身推开门,示意亚瑟拿着剑跟上后便走了出去。亚瑟带着满腹未理清的思绪跟在她身后,来到了离木屋三十步远的空地上——


       等等。


       亚瑟震惊地停下了脚步。芙蕾雅咯咯笑起来。
       就在这片他十分确定之前还是空地的地方,如今出现了一座崭新的小木屋。它比芙蕾雅的那座稍大一些,屋后也有一棵叶花实俱全的苹果树。在芙蕾雅门上固定着玫瑰的地方,这座木屋的门上刻着一个简陋的图案——潘德拉贡的家徽。


       “欢迎成为阿瓦隆的新住户,”芙蕾雅满是笑意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她行了一个滑稽的礼,“作为第一个来这里享受到此等待遇的人,湖中仙女向你问好。

       “现在,不如参观一下阿瓦隆给你准备的住处?”


       TBC



注:
1、阿瓦隆设定参照剧集及百度百科。个人觉得剧中送亚瑟走的湖和之前107、109、209、409的明显不是一个,又参考Gaius在107里的话,“你看到的是阿瓦隆,凡人只有在死前一瞬间能窥得一眼。”我猜测所有的湖泊都能通向真正的魔法之地阿瓦隆(513最后去的那个地方),梅林平时去的那个只是一个媒介湖。
2、参照原剧209中梅林给芙蕾雅变出的玫瑰。话说这是不是编剧暗示着两人的爱情如含苞的玫瑰一样不会有结果?
3、阿瓦隆的名字很可能是来自凯尔特语 abal,意思是“苹果”(apple),这一说法由英国编年史家,蒙茅斯的杰佛里(Geoffrey of Monmouth)提出,因此阿瓦隆又称为“苹果岛”。在不列颠传说中,该岛以漂亮的苹果而闻名。



OK,虽然这章我自己爆肝写得还挺开心但也许各位会觉得挺无聊?主要是亚瑟有太多东西不清楚……过两三章应该节奏会快一些。BBC原剧人物的智商忽高忽低,剧情的逻辑时有时无,但总之我会尽量给出一个说得通的解释。

评论(5)
热度(26)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