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叶蓝】流星许愿简明教程 10

※叶蓝,原作衍生向,HE

※前文见TAG

※本章全员,大概只有0.03毫升叶蓝(nitama,但这是全文我最喜欢的情节!

※两版BGM:抒情版彳亍,燃版山河永慕;个人更喜欢彳亍,歌词实在太好了,就是我想象中每一个追求荣耀的人的样子,不过这章是听着山河写的!

=============================


章十 人间星聚


许博远饶有兴致地翻阅入场时派发的全明星宣传册,刚合上最后一页,场内音乐戛然而止,灯光骤熄。

八点整。

观众席上安静下来,习以为常地等待全明星的全息投影在场中亮起。

近十秒的沉寂后,黑暗如故。许博远疑惑地眨眨眼。

下一刻,一段熟悉的乐声回荡在偌大的体育馆内。

咦?这是……

不少观众显然都认出了它,席上掠过一阵窃窃私语声。蓝河身后,一个姑娘似乎是对边上的同伴疑惑道:

“这是荣耀登录音效吧?后台故障连到比赛准备间了?”

赛场内骤然亮起的画面给出否定的回答。

蓝河瞪大眼。


在身后姑娘的惊讶声中,蓝河发现自己正面对着无比熟悉的景象,那是所有荣耀玩家踏入这片大陆时的第一处落脚点——新手村。

仿佛真如登录了游戏一般,赛场中央的全息投影以荣耀的玩家第一视角缓缓展现出新手村的全貌。蓝河恍惚间以为自己回到了第一次登录荣耀时,在屏幕前操纵一身白板服的蓝桥春雪左右旋转视角,眼里心里满是期待与好奇——唯一的区别是,眼前的全息投影里,本该人满为患的新手村里只有“自己”,于是景色一览无余。

视角转过一圈后,定格在不远处一片幽暗的森林上,小幅度地上下晃动起来——角色开始向森林跑去。

“格林之森!”观众席上有人脱口而出。

第一视角的角色独自踏进新手必经的第一个副本,使出一招招低级技能掀翻小怪。打斗过程加速了不止一倍,很快,格林之森的关底BOSS轰然倒下,露出幽暗森林后的无限天光。

角色一路向前跑去,视野前的景物飞速向两侧后掠。观众席上,交头接耳的声音渐渐低下去;尽管许多人疑惑于这次全明星们要何时才能出场,但绝大多数观众都和第一排的蓝河一般,聚精会神关注接下来的发展,身子恨不得前倾到比赛场内。

主角打通一个个熟悉的副本,等级一点点上升。格林之森、蜘蛛洞穴、骷髅墓地……终于,到达二十级的主角停在转职点前,然后——加速!

新手区被抛在身后,眼前是布尔斯镇的无限繁华。视角上移,蔚蓝天空尽收眼底——此时镜头缓缓切换,脱离第一视角向苍穹急速上升,一边重新转向地面。

鸟瞰的视野下,荣耀主题曲渐渐在场馆内响起,荣耀大陆在日光下熠熠生辉,投影高处一个悬浮的阿拉伯数字“1”缓缓成形。这是荣耀第一区。

蓝河不觉屏住呼吸。


鸟瞰镜头陡然下压,景色飞掠着放大;大陆上,几个人影渐渐变得清晰。

观众席间,反应快的已经惊呼起来。

“一叶之秋!”

“我靠大漠孤烟!”

“那是索克萨尔!”

开荒一代的神级角色在开阔平原上疾跑前行,一边向身边的老对手扔出一个个技能:落花掌,诅咒之箭,鹰踏,崩拳……三人且战且进,穿过一片片熟悉的练级区:流离之地,一线峡谷,罪恶之城,千波湖,西部荒漠……

三人冲进卫风城,正对战得不亦乐乎,一个身影斜刺里冲出,剑光荡开,又是一场新的混战。

蓝河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夜雨声烦!!!”

观众席上的其他人此时也和他一样激动起来。众人都意识到,这次的全明星竟是要回归荣耀网游,在各自最初的起点亮相了。不少人已经开始回想自家本命的账号最初是在第几区注册登录,只等投影顶端的数字变换到那一区,就要疯狂打call。

只见顶端数字散开又重组,场上四位全明星直接踏入了荣耀第二区。飞掠的景物里,更多星光熠熠的神级角色加入大混战。王不留行从阴影里以极其刁钻的角度飞出,“嘭”地扔下一个熔岩烧瓶,拦住一叶之秋。在百花缭乱的光影掩护下,落花狼藉一记冲撞刺击攻向大漠孤烟,却在离对方还有一步之遥时硬生生收住——一团神圣之火在他面前无声燃起,石不转走到大漠孤烟身后守住对方。一枪穿云试图踏射打断朝他吟唱的索克萨尔,谁曾想一道寒光袭来,却是夜雨声烦刺客一般的身影。这招银光落刃还未收招,不知哪里飞来一块板砖,逼得剑客后退一步;但下一秒,唐三打的目标突然转向一枪穿云,一招锁喉直直撞上对方的回旋踢。

第三区的海无量、风景杀和独活,第四区的黄金一代,第五区的鬼刻……

场上又是一阵惊呼。

在顶端数字由“4”转“5”的同时,大陆中央倏忽间筑起一座天梯,梯子螺旋上升,在场馆中间高度处停下,旋即向四周横向展开生成一片新的陆地。

神之领域!

地面上,普通区的角色们一边继续互殴一边飞奔攀上天梯向神领进发,同时,随着顶端数字越跳越快,越来越多的全明星角色闪亮登场。无浪、木恩、流云、花繁似锦……

终于,随着出身第十区的寒烟柔和一寸灰最后两个踏上天梯冲向云端,他们脚下的普通区渐渐破碎,原本在中层的神之领域缓缓下降、扩张,直至撑满整个场地。

“咦?”蓝河身子又向前倾了些,紧紧眯起眼——在寒烟柔和一寸灰踏上神领、普通区消失殆尽的那一刹那,他似乎看见一个熟悉的剪影在普通区的灰烬里一闪而过,银光凛冽的伞尖直直上指。

他没空细想,因为场上瞬息之间又有新变化。场馆顶端中央,原本悬浮着的数字“13”向内收缩成一点金光,下一秒如烟花般绽开,点点星光勾勒出一个奖杯的轮廓,背景里的荣耀主题曲奏完最后一声鼓点骤然安静下来。

仿佛感知到这些变化一般,场上的二十四位全明星停下手上的攻击动作,齐齐抬头望向高处金色的胜利。场馆里一时鸦雀无声。

然后,有人动了。

四轮天舞刀刃竖起直指上空,逢山鬼泣脚下亮起一个巨大的刀阵。得到智力和力量加成的索克萨尔向远方抛出操纵术,黑光向奖杯蜿蜒延伸。一枪穿云反身飞枪向上,力竭时海无量的念龙波恰好接上,将他推向更高更远。沐雨橙风将炮口瞄准一叶之秋,却不是像方才那样将对方轰向地面,而是用激光炮将同队伤害豁免的斗神送往荣耀。

以十三位国家队员为首,全明星们不再攻击彼此,而是互相合作着一同奔向胜利的金光:曾经刺向你胸膛的矛尖如今成了你起跳时脚下的支点,此刻你飞腾时的助推却是过去将你燃烧殆尽的烈焰。

在现场观众的一片沸腾中,二十四位全明星一个接一个碰到熠熠生辉的奖杯,他们随即湮灭变成一点点火星四散、落回神之领域的广袤大陆,每一颗星火都燃起一片原野。火舌舞动着向上烧,终于触到金色的胜利。下一秒,燎原之火倏地朝内收缩,裹住降落到赛场中心的奖杯。

当火焰退去,噌然的金戈声响起;熟悉的战斗胜利音效里,“荣耀”二字岿然伫立。

荣耀,只有荣耀。



全场掌声如潮,蓝河仍沉浸在这壮阔如史诗般的开场中难以自拔,余光却瞥见场边几个人影陆续走上台来。

二十四位全明星选手依次走到台上向观众挥手示意,他们头顶,金石质地的“荣耀”两字熠熠生辉。

主场战队兴欣的队长苏沐橙接过话筒,转头凝视那标志许久——那是她、他们、在场所有人热爱的、为之奋斗的、为之欢笑和流泪的荣耀。

现场安静下来,她最后回过头,扫视全场,露出微笑。


“从开服至今十三年,‘荣耀’变了很多。”

“——但不变的只有荣耀。”

“这是我们的荣耀,也是你们的荣耀。”


天啊,天啊,蓝河在观众席上拼命鼓掌,只觉得自己眼眶都有点湿润,这个游戏怎么那么好,我爱它一辈子。

荣耀啊,真是再玩十年都不会腻。



前所未有的开场投影彻底点燃了观众的热情,新秀挑战赛开始,当主持人念出第一位挑战者的名字时,众人立即报以无比热烈的掌声。

嘉世,邱非。

在嘉世倒台后,凭借一根笔直脊梁重新撑起这块牌子的少年。第十赛季成功通过挑战赛重回联盟,新嘉世在十一赛季表现出惊人的斗志——常规赛十七轮毕,这支几乎全是新人的队伍却稳稳排在第十二位,甚至颇有实力竞争季后赛席位。而创造这亮眼表现的最大功臣无疑是队长邱非。从嘉世倒台到新嘉世重回联盟的一年间,邱非和叶修的师徒关系时常被电竞媒体提及,而从邱非的账号战斗格式身上,不少评论员也能看见昔日斗神的风采。

因此,当邱非说出自己的挑战对象时,没有人感到意外。

“我想挑战的是,轮回战队的孙翔前辈。”

司仪常规性地问他:“为什么呢?”

“难得有机会,想和一叶之秋认真地打一场。”

“哦——”司仪自然了解昔日叶修、孙翔和一叶之秋之间的恩怨,而邱非对叶修的敬爱如今也是众人皆知,见邱非强调了“一叶之秋”,他故意为场面添些火药味,半开玩笑地问对方,“邱非身为前任斗神的亲传弟子,是不是想挑战现在的斗神呀?”

谁知少年一向严肃的脸上闻言露出一丝疑惑。

“……也不是吧,”邱非眨眨眼,“只是孙翔前辈和我同为战斗法师,又很强,所以我想赢过他罢了。”

轻而易举到居然没有火药味的胜利宣言在席间引发一片哗然,毕竟面对现在看似狂傲依旧但心理早已成熟的孙翔,没有哪个新人敢轻易地大声宣告“我想赢过他”。

但邱非能。

嗯,一看就是叶修亲传,蓝河在底下暗笑,率直起来让人无语。

……但人家小邱队长率直得那么正直,某人率直起来怎么只让人觉得无耻呢???

蓝河不知道,孙翔大概也不知道。但他欣赏这样的率直。作为被挑战者被请上台后,面对主持人“对邱非的宣战孙翔大神有什么看法”的疑问,如今的斗神只是张扬地一挑嘴角:

“有志气,”孙翔看着对方,抬抬下巴,“但赢的会是我。”

观众席上不知第几次沸腾起来。看两人的氛围,这场比赛显然不会是平常新秀挑战赛那种致敬式的作秀,而会是一场真刀真枪的决斗。


两人走向场地两端,登录角色,载入地图。

全息赛场亮起,比赛双方:战斗格式 VS. 一叶之秋。

目标只有一个:

荣耀!


TBC

全明星主题部分灵感来自彩铅秀秀_白熊太太对兴欣的评价

以及,写出来完全没有脑补帅气啊……(趴

评论(26)
热度(216)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