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叶蓝】流星许愿简明教程 06

※叶蓝,原作衍生向,HE

※前文见TAG

※一闪一闪亮晶晶~♪ (生日歌Remix)

===========


章六 飞星传恨


“这次副本推的速度挺快的,刚才八号Boss那里点到的几个地方再注意一下衔接,下周争取把记录提高十分钟。今天大家辛苦了,都休息吧!”

解散了百人团,许博远摘下耳机伸个懒腰,退出蓝桥春雪的号,从抽屉里摸出剑定星星射线的账号卡扔到桌上,准备等会儿上十三区练练级。他刚把荣耀界面最小化,便看见微信和企鹅两个图标正眨眼一般朝他并排闪烁。

蓝河一手拿着水杯,半站起身,先点开微信界面。看清消息后,他一挑眉,重又坐下。


卫啸:老许来快许个愿!

夜雨不烦:???你能给个上下文吗

卫啸:今天14号,双子座极大,你速度许个愿,我帮你走快速通道,今晚就把愿力送过去

夜雨不烦:哈?为啥?我今天晚班,没空看星星,而且俱乐部这里也看不清啊

卫啸:员工福利你不要啊?

夜雨不烦:嗯?不是只有生日赶上流星雨才有福利吗?

夜雨不烦:……哦对,今天是我生日(。

卫啸:……你可以的。


蓝河轻咳一声,揉揉鼻子。他答应卫啸待会就许愿,随即点开QQ。蓝溪阁的高层群里,十三区分会长正在和神领的同僚闲聊开荒成果。不知怎地,话题转到了当年第十区的腥风血雨上。

“哎说起来,叶神这次来新区了吗?”

“我觉得没有……不然怎么会这样风平浪静。”

“我看没有,兴欣十三区开荒的人里有魏琛,但是没见哪个战法特别厉害。”

“你傻啊,叶神全职高手,当年在神领用过多少马甲!”

“不过我也觉得叶神没来新区,他不是兴欣的战术指导吗?这赛季兴欣成绩这样,他肯定忙战队的事呢,哪有空过来抢材料。”

“哎蓝桥你觉得呢?@蓝桥春雪”

“对哦,蓝桥当年和叶神打交道多,来分析分析呗,你不是也去十三区了吗。”

眼见话题突然转到自己身上,蓝河讶然。他手撑额头吐出一口气,慢吞吞打了一行字。


蓝桥春雪:

·这我怎么知道……我和大神又不熟,一壶是分会长,也和叶神打过交道,他说没有那就是没有呗


醉一壶也是蓝溪阁的元老级玩家,此次被派去担任蓝溪阁十三区分会长。他和蓝河私交不错,第十区时两人一起去开荒,他用的小号正是系舟,也着实近距离被叶修坑过几次。此时听蓝桥这么一说,蓝溪阁众人也想起这茬来,觉得他这话颇有几分道理,话题由此转开。


蓝河重新拿起水杯起身,刚走两步,忽然想起什么,回身拉开自己的抽屉,弯腰把手伸到最里面翻了很久,终于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他隔壁的笔言飞恰好摘下耳机活动颈椎,一转头,朝他手里的物事皱起眉。

“老蓝你拿个望远镜去倒水?你为什么会在俱乐部里放望远镜?”

蓝河眨眨眼。

“我……我坐久了颈椎不舒服,去茶水间看看星星,有助于预防颈椎病。你也试试?”他递出望远镜。

笔言飞用看智障的目光打量他:“……不用了,靴靴。”

蓝河耸耸肩,朝对方做个鬼脸。


蓝雨俱乐部的茶水间几乎是个大休息室,蓝河坐到窗边沙发椅上,仰头透过望远镜望向辽远夜空,心里却在想刚才的群聊。

虽然嘴上说不知道,但蓝河心里不知为何却很笃定叶修是在十三区开了小号的。他不知这份确信从何而来,也不知自己方才为何不把这直觉宣之于众。只是,蓝河心底某个细小的声音执拗地喊:他那么喜欢荣耀,怎么会不回到这片土地上来?

——他那么喜欢荣耀,是不是也想一个人不受打扰、独自享受这个游戏呢。

那就先不说了吧,反正也只是缥缈不定的直觉。


望远镜的视野边缘划过一线光,蓝河回过神来。他静静等待片刻,暗忖自己等下要许什么愿。自从四年前误打误撞进了流星科,他头一次知道暗藏在世界表象后的本质,这才了解到原来向天许愿并非无稽之谈。像他还有卫啸这样能看到天庭招聘启事的都是前世功德厚载之人,因此许愿时愿力天生比常人高了一大截,再加上员工福利,他们许愿成功的概率高到离谱——当然这只是针对类似“给我一个新的打火机”这种小而实际的愿望而言。因为这样,蓝河每次赶上流星雨时都会许愿家人平安健康,只期望自己前世的福祚能绵延到今世的家人身上。

但这次既然是特别的员工生日福利,他忽地起了为自己许个愿的念头。

一点星光闪过眼前,他的脑中也划过一个闪念。


请让我知道叶修在十三区的小号。


他眨眨眼,为自己的愿望纠结起来。

知道了之后,要不要告诉一壶他们呢……如果叶神真的在十三区有小号,那么久都没被发现,那他大概也不打算搞事?而、而且,我怎么解释这个消息来源啊。

……那就,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先不说?



叶修整理完上周常规赛的分析文档,看看时间还早,便登上星如雨的号练练级。十一赛季以来,兴欣身为上赛季冠军本就遭到各战队重点对待,而叶修加散人这一组合的退出也确实让队伍暴露出各种不成熟。苏沐橙身为队长天天忙到半夜研究战术、调整打法、为众人安排针对性练习,担任战术指导的叶修则从旁辅助,替分身乏术的队长补缺补漏。在这样紧张的日程下,他其实并没多少空练小号,开荒至今才23级,竟是比普通玩家25级的大部队还要低一些。

星如雨在冰霜森林上线,叶修操纵角色向下一片练级区、23-27级的埋骨之地进发。时间不到半夜,练级区里人不多不少,星如雨打了几波小怪,忽然瞧见附近一个身影有点眼熟。

叶修一瞥好友列表,果然,剑定星星射线刚刚上线。他一边私聊,一边直接操纵角色走到对方身边,帮他输出了一把。

“我靠谁抢我怪!”对面脱口而出,视角气急败坏地转向他,看清来者何人后又愣了愣,“诶,是你啊?”

剑定星星射线反应过来,转头一看,果然,小怪还剩一层血皮,只等他最后一击——荣耀单人打怪的经验归属以最后一击为准。

“咳,谢谢,”小怪倒下,耳麦里传来对方有点尴尬的道谢,“不好意思,没看到私聊,误会你了哈。”

叶修也打开麦:“没事,这边抢怪的人是挺多的。星星你有空吗?一起刷个本?效率高点。”

“……刷本可以,但是兄弟我们打个商量,别叫我星星好不好。”

“那我怎么叫你?剑定听起来真像在让你出一招剑定天下。”

“……”

不知为何,叶修能从对方的沉默里想象出他盯着自己ID苦思冥想的样子,嘴角一扬。

“那就,射线……算了,还是星星吧。”

叶修咧嘴。

“那星星兄,刷本吗?”

“……”对面传来隐约的叹气声,再开口时,剑定星星射线语气里满是自暴自弃,“刷。哪个?埋骨之地?”

“对。”

“那走起。”


埋骨之地是23-27的副本,星如雨和剑定星星射线一个23级、一个27级,恰好卡在副本等级限制的两头。两人进了副本,叶修操纵星如雨冲出,开局处四个小怪从地下破土而出,剑定星星射线慢他一步,此时从后方看过来,惊叹一声:

“怪聚得漂亮!”

叶修的走位手法正是当年在第十区替蓝溪阁破纪录的打法里所用的。当时他为了打破嘉世职业选手刷出的记录,在这个副本上下了不少功夫,最后甚至叫来苏沐橙、黄少天帮忙,才完成这一需要卡Boss的高难度打法,最后直接更新了埋骨之地在十大区的总记录。因此,他对这副本可说是十分熟悉,尽管两年没打,但一进副本大门,手下本能就能完成操作。

本来叶修开头这波完美聚怪是为了接下来将他们一齐送进附近一个石缝里,好让前三只小怪的尸骨挡住最后一只,但此时他的目的是升级而非赶时间,小怪也有经验,自然不必像当时那么做。剑定星星射线也是意识不错的高手,惊叹完之后自觉冲上来输出,两人很快把小怪清光。

“兄弟你刚才那个走位很风骚啊,”两人继续往前,剑定星星射线一边打怪一边和叶修闲聊,“诶,看那样子,好像是刚才那个布局专用的?你特意练过这个副本?”

“算是吧。”叶修含糊地应道。虽然他没打算特意隐瞒自己的身份,但在蓝溪阁的高手——多半是公会高层——面前,他也无意主动暴露自己,省得引来不必要的关注。想想,他把话题移到对方身上:“说起来,十三区埋骨之地的记录是你们蓝溪阁的吧?”

明明只是个低级副本,但对方平静的语气里还是透露出一丝自豪。“没错,我们这次比中草堂快了整整半分钟,”他顿了顿,像是想起什么,“啊不过——唉,要破十三大区总记录是不可能了。”

叶修没想到话题居然还能转回自己身上。果然,对方还有下文。

“当年在第十区,也不知道用的什么特殊打法,叶神领着包荣兴、唐柔、苏沐橙直接把记录提高了六七分钟,原来的总记录一共才二十分钟出头诶!哎,你也是老玩家,应该知道这事吧?”

叶修“嗯”了一声,埋头杀怪。

“不过……我记得当时他们队里好像还有个剑客,流什么的,流……木?之后再也没见过了。不知道那是什么人,肯定也是个高手吧。”

那是你们蓝雨大神黄少天啊,没想到吧。叶修在心里回答对方,默默点起一根烟。听对方忆(自己的)往昔峥嵘,他心里隐约有点别扭,但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

许是感到星如雨对这话题没什么兴趣,剑客识趣地收声,两人安静地刷起本来。


三次副本CD用完,星如雨升上24级,而剑定星星射线也恰好到了28级,却是没法再在这片练级区刷经验了。

剑客和叶修打个招呼:“那我先去流离之地了,等你上28级说不定我还没过30,到时候再一起刷本哈。”

“诶,行。”

两人就此别过,叶修摘下耳机,看看时间已将近一点,干脆下线睡觉。


躺在床上,半梦半醒间,叶修总是觉得哪里不太对。刚才和剑定星星射线的对话里有什么让他在意的地方,但他想不起来具体是哪里。稍一细想,他忽然意识到另一点:那剑客的声音似乎有些耳熟?

叶修不比唐柔,受过专业的声乐训练,能听过两次就认出黄少天、或是分辨出荣耀里细微的音效,但他好歹学过点钢琴,加上浸淫荣耀十余年,对各类声音也还算敏感。这个剑客带着南方口音,和黄少天有点像,大概也是闽粤一带人,声线不很沉,语尾习惯微微上挑。

最近在哪听过来着……



蓝河值完一夜晚班,买了早饭回家扑进沙发。

他一边啃流沙包,一边摸出手机看看有没有未读消息。QQ上只有蓝溪阁的群消息,他大略扫过一遍没什么要紧事,转而点开一直在后台的微信。聊天界面上是昨晚最后和他聊过天的卫啸。

卫啸:愿力转送好了,今晚明早应该就能处理完。

看见这条消息,蓝河猛地想起许愿这事来。他疑惑地皱皱眉。

昨天他在十三区练了半晚上级,根本没遇到其他人啊?

夜雨不烦:愿望没实现诶,这个天庭效率可说是很低了,到现在还没处理好

夜雨不烦:还是说就是没能实现?不能吧,我们愿力那么高,我的愿望也不是大事,这都实现不了,我得多非啊

过了几分钟卫啸回复传来,蓝河讶异地瞪大眼。


卫啸:啊?

卫啸:哦忘记跟你讲了,我昨晚走之前看了一眼,系统里显示愿力已经处理,而且成愿状态显示已实现啊?


啥???

蓝河更加仔细地回忆起昨晚在十三区的行程。

昨天上线碰到星如雨,升上28级之后去了流离之地,和蓝溪阁的人用完副本CD,之后在练级区练级一直练到29级,期间和中草堂的人怼了一场……没了呀?

这不都是熟人吗?哪来的叶修小号?蓝河百思不得其解。

中草堂,蓝溪阁,星如雨是兴……欣……


“我靠?!?!”

许博远一个鲤鱼打挺直起身,差点被流沙包呛死。

好不容易顺过气来,他难以置信地问手里的早点:

“我怎么老是能撞上他?!”

流沙包上一个牙印和他面面相觑,好像下弯的嘴角,特别委屈。

不知道呀。



叶修打个哈欠,半眯着眼往身上套衣服。十二月的杭州早晨冷到让人怀疑人生,同屋的魏琛打个寒战,手一抖,袜子掉到地上。他低声骂一句,捡起袜子,抖抖索索往脚上套。

叶修仗着自己比魏琛在杭州多待了十年自带防抖功能,朝对面人嗤笑一声:“哎老魏你这袜子多少天没洗了?我看它往地上一掉,灰都把地板蹭脏了。还穿什么啊,趁早扔了得了。”

魏琛作势要把另一只臭袜子扔他身上。

“滚蛋!你那白袜子都穿成灰的了你特么好意思讲我?”

叶修拈袜一笑:“信息更新没跟上啊老魏,哥昨天可洗袜子了。白得和新的一样,瞧瞧。”

魏琛气得想光脚出门:“……滚滚滚!”

叶修邓摇:“哎,老年人,不要那么急躁嘛……嗯?”

魏琛看他邓摇到一半忽然顿住,还以为他扭到了脖子,正想嘲对方现世报,却见对方眉头微蹙,像是在思索什么。

“咋了?”

叶修没理他。

“喂,想什么呢你?傻了啊?”

叶修慢慢张大眼。

“老叶?”

叶修袜子一甩拍到自己大腿上,恍然大悟。

“哦!那不是那个谁嘛!”

魏琛:???

魏琛:我还是穿袜子吧。……我靠真该洗了。


叶修终于想起来昨晚对话里的违和感在哪。

当时他们刷埋骨之地破了十大区的总记录,神领的公会高层知道也不奇怪,但一般会对这件事清楚到连队伍里每个成员的ID都记得吗?黄少天那个流木的小号前后总共只登过两三次,三年过去,如果只是在神领听说过这事,怎么会一下就能说出这个名字?

所以,剑定星星射线多半当时也在第十区。——昨天他忙于把话题从自己身上引开,竟没注意到对方话语里如此明显的提示。

而当时在第十区开荒的蓝溪阁高玩里,直到最近还和叶修对话过的,只有上次神领抢Boss时被自己怼死的……


“那个谁,小蓝嘛!” 


TBC

下章相认!

以及,继续在期末修罗的中心呼唤评论 (。•́︿•̀。)

评论(18)
热度(196)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