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叶蓝】流星许愿简明教程 04

※叶蓝,原作衍生向,HE

※前文见TAG

※人生第一次碰到敏感词还有点激动呢

==============


章四 物换星移几度秋


叶修研究了半晚上比赛视频,一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他洗完澡,想去楼下冰箱里翻点吃的。一走进客厅,只见大半夜的,兴欣全员齐聚一堂,练功的练功,做题的做题,涂指甲的涂指甲,看漫画的看漫画,乔一帆在围观安文逸竞技场,苏沐橙在围观方锐刷微博。茶几上一堆夜宵一字摆开,从小馄饨到奶茶应有尽有。

“哎哟我去,今天人怎么那么齐?”他吓一跳,“平时这个点你们不都各回各屋了么?”

他扫视一圈,发现少了个人:“老魏呢?还在网吧没回来?”

陈果正静音看恐怖片,闻言摁下暂停,脑袋往边上一点:“阳台上抽烟呢,他说要提提神做好准备。”

“……做什么准备?”

苏沐橙把目光从方锐的平板上移开,有点疑惑地看他:“准备开荒啊?”

叶修终于反应过来。

现在是12月2日深夜,距离荣耀十三区开放还有不到半小时。


“你们都打算跟着去新区凑热闹?”叶修有些意外。

苏沐橙摇摇头,嘻嘻一笑:“我们就来感受一下气氛。”

边上的方锐用竹签戳起一块鸡排:“顺带着吃点夜宵。”

叶修打量他几眼,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走到苏沐橙身边坐下。

“猥琐方啊,不是我说,你最近是不是体重见长啊?上次电竞之家的采访照片里我看你双下巴都快出来了。”

“老叶你就编吧,”方锐不以为意,咧嘴一笑,“我昨天刚称过,一斤没长。刚才微博上还有粉丝说我玉树临风呢。”

叶修啧啧作声:“腰身八尺的树吧?猴面包树?”

“滚蛋。——我靠你干嘛!”

叶修坦然地朝他挥挥手里的竹签和纸袋,咽下一块鸡排。“帮你解决负担啊,大家都是好队友,应该的。别担心,我吃很快的。”

“我去你要不要脸!”方锐气结,“沐姐姐你也不帮我拦着点。”

苏沐橙朝他弯弯眉眼,转头把手往叶修面前一摊:“你这样确实不好,给我吧。”

“——我来吃。”


叶修被苏沐橙抢了鸡排,只好和方锐一起可怜兮兮地嚼炸鱿鱼须。

“对了沐橙,”他想起什么,“帮我新区小号想个ID。”

苏沐橙意外地看他一眼:“我起?你不是一直嫌我老是从诗词里找名字吗,确定要我起?”

叶修想想也对:“那行,我自己起吧。我想想……”

“——那就,红烧牛肉面吧。”


苏沐橙刚拿起奶茶喝了一口,闻言差点被呛得喘不过气来。

“咳、咳咳……!我来起我来起!你不许自己想!”

方锐在边上爆笑着替她顺气:“老叶你这个起名水平可以啊,就这程度,当时沐姐姐给你起个带错别字的一叶之秋你也不吃亏啊。再怎么样,带错别字的典故也比康师傅动听吧。”

叶修对ID这种东西本来也无所谓,闻言耸耸肩:“那行呗,沐橙你帮我起一个?”

苏沐橙忙不迭点头,拿过方锐手里的平板,随手打开一个古诗文网站,在首页推荐里翻了一圈。

“就这个吧,”她最终手指点在某一处,“辛弃疾的这个,青玉案。正好流星雨刚过去没多久。”

方锐看看,咧嘴一笑:“哎这个好,虽然有点女孩子气,但比忧郁小猫猫好多了,是吧老叶?”

叶修探头过去,念出那三个字。

“就它了。”他说。



许博远眼看办事处的青铜钟漏走到子时四刻,定在零点整的手机闹铃准时响起。他从桌上拿起新卡,插进自己带过来的刷卡器登录上线。

2032年12月3日零点整,荣耀第十三区准时开服。蓝河事先请了事假,此时起了个符合眼下心情的ID,也不急着刷级,只是在加班间隙慢吞吞地随着新手区的拥挤人流做任务。他把录愿单都搬到脚边,桌上并排放着自带的荣耀用笔记本和只连了天庭局域网的台式。半夜的人间办事处里就他一人,他悠然地哼着歌,录入十几份文件,转头接个任务做完去排下个队伍,又回身接着工作一会儿,时不时还从手边那盒浇了蜂蜜的火龙果里叉一块吃。


好不容易一圈任务做完,角色叮一声升到七级,他操纵剑客挽个剑花来到格林之森,正考虑是单人慢刷副本还是找蓝溪阁大部队好时,游戏视野扫过某个玩家,吸引了他的注意。

对方引起蓝河注意的有两点,第一,蓝河眼见他拎把默认武器,毫不犹豫就独自进了副本,这意味着对方多半是个老手。就算现今并非开荒主力,身为蓝雨在职员工的蓝河还是会不觉关注可能发展进公会的好手。

第二……他的ID正好戳中半夜加班的青年的心事。


“星如雨……”蓝河苦笑着念出这个名字。

是啊,要不是前两周星落如雨,他用得着大半夜的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加班么。

这ID又一次提醒蓝河眼前如山的文件堆,他不禁生出点蛮不讲理的迁怒心性,朝星如雨的背影哼了一声,苦哈哈地转回台式机填单子去了。

等他再抬起头,时间也不过过了一刻钟。他无意间一瞥,惊讶地看见星如雨正笃悠悠从格林之森里出来。

单人刷居然这么快?

虽然格林之森只是最低级的新手副本,一个纯新人野队也能稀里糊涂地通过去,但那毕竟是五个人的输出,要是换做单人来刷,就算是蓝河这样的高手,仅凭一个人的输出量也不能保证在十五分钟里通过。五人的副本,总归是五人刷效率最高。

这人技术不错啊!他只思索片刻就得出结论——星如雨不仅是老手,而且多半是个高手。

但这次各公会来新区开荒的精英名单蓝河也有一份,里面并没有星如雨这个名字。那他……

蓝河眼看对方第二次只身进入副本,估计这人很可能是不太混公会的世外高人。原因很简单,如果是其他公会的高手从神领来随便玩玩,习惯公会氛围的他们基本不可能选择单刷,多半是就近找同一片新手区里的公会成员组队;像蓝河,要不是因为今天要加班赶工、多半跟不上大部队的速度,也是会找自家队友的。

要不要试着发展一下?蓝河往嘴里扔了块火龙果,思忖到。这种高人单刀直入肯定不行,要不然先邀请个副本增进一下友谊?

……等等,这段心理活动怎么有点熟悉……

蓝河两眼放空望向前方,机械地咽下水果,努力回忆这种既视感来自于何处。


他呛了一下。

“我靠!不会吧?!”

这他妈不就是当年他第一次听说君莫笑时的分析么!

这人,莫非是……叶神?

蓝河做个深呼吸:“不、不会的吧,不会的,嗯。”

不可能不可能。叶修前两天还在神领帮兴欣抢Boss,哪有空来新区开荒。退一万步讲,就算他来新区,那既然是帮忙开荒,他肯定得飞速升级啊,一个人笃悠悠单刷算怎么回事——就算是叶修大神,在面对一群比他高了十级的公会精英时,虽然能全身而退,但也没法帮兴欣占到什么好处,那他特意跑到新区开荒的意义在哪里?

蓝河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分析真是太有道理了,简直要为自己鼓鼓掌。想通这点,他决定还是认识一下星如雨;但鉴于自己被君莫笑骗材料的悲惨经历留下了阴影,青年干脆选择直接一点的方式,省得没把对方底细套出来,反而自己被坑惨。要是自己的单刀直入真对上个反感公会的高人,碰个钉子,招揽不到也就这样吧。

——反正老子现在是请假期间!


这么想着,蓝河朝又一次杀出副本的星如雨挥了挥手。



上林苑里,叶修和魏琛并排坐在电脑前,他这边的闲然自得和那边的热火朝天形成鲜明对比。

兴欣战队的众人说要感受气氛,居然真就只感受了一下气氛。十二点一到,一帮人放下手中的事凑到叶修和魏琛身边,从他们的视角里体验了一下新手村的盛况,“哇”“呀”地感慨几声之后就各回各屋了,散场之快让叶修不禁怀疑他们是不是把围观新区开放当做了某种神秘仪式。

总之,十三区开服还没过十分钟,客厅里便只剩下他们两人。叶修和魏琛的小号没被分到同一片新手区,组不了队,魏琛看看手底下众精英的情况,干脆大手一挥:

“那老叶你自己慢慢练吧,我带这帮小子先冲一冲。”

于是叶修果真就不赶了,兀自在隔壁魏琛噼里啪啦的打字声中慢腾腾到NPC前排队领任务去。


也不知是今年荣耀官圝方比以前又增加了临时新手区数量还是十三区听来不吉利,叶修明显感到这次的开荒比起第十区来人口密度要小一些。他隐约记得当年光新手任务就做了两个多小时,但这次一点刚过,星如雨便升上了五级,他懒得再和人挤来挤去,干脆跳过剩下那些任务,学了技能点便直奔副本区。

格林之森还是那副对新手友好的样子,虽然有些阴森但总还有日光透下来,树木也是正常的、有叶子的树,比起之后的冰霜森林和烈焰森林要可爱许多。叶修本打算找几个兴欣的精英组组队,但见此场景忽地就起了些独自怀旧的心思。反正魏琛也不催他,他干脆独自一人进了副本。

叶修信步在林间小道里,耳机里传来脚下草叶的悉索声和四周轻柔的林涛。他随意清掉撞到他身前的小怪,心思却跑到了别处。

上一次走进这里还是两年多前,被嘉世扫地出门的那个雪夜。那时他心里有着很少的不甘和遗憾,还有更多的紧迫和匆忙。那时陈果坐在他身边考察他的熬夜功力,兴欣战队的建立还遥遥无期,他并没完全想清楚自己该如何回去,但他知道自己一定要回去。千机伞的升级急需大量稀有材料,而他不巧组进一个黑心野队;跟着月中眠走在同一条林径上,被现在抛弃的人忆起被过去留下的挚友,心里最深的地方有一个声音:

快一点,快一点,只有一年的时间,我还想最后碰一次那座冠军奖杯。


他告诉苏沐橙自己正好休息一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比起当时在嘉世的处境,混迹网游也确实称得上是休息。但他终究不是在心无旁骛地玩游戏。为了自己的梦想,他不得不用各种平时不会选择的方式去坑蒙拐骗,把第十区搅得腥风血雨,自己也成为众矢之的。

这很矛盾:他不得不暂时牺牲游戏的乐趣,只是为了过后更好地享受游戏。

但这些都过去了。十赛季后,他完成自己的梦想,决定放下一切回家同家人和解,谁曾想多年来他以为自己生命中水火不相容的两样重要事物居然如此普通地达成了共存。走进国家队会议室时,他显得如此不情愿,实则内心无比满足——这是现实的他甚至不会去想象的、意料之外的美好未来。

世邀赛后,他和家人长谈一次,最后说好,他留在兴欣担任战术指导,但此后春节与夏休都会老实回家陪伴父母。

于是叶修再次走进上林苑时,身上卸下了一切负担,只剩下那颗热血难凉的荣耀之心。

现在,他坐在战队宿舍的客厅里,身边是和他一样披荆斩棘过来的可靠战友,楼上的卧室里他看好的未来们正在一夜好梦中等待下一次日出。他在湿冷的江南寒夜里端起绿茶喝一口,等暖意漾开在胸中,右手鼠标一点,手里的默认武器使出一招一级技能带走Boss薄薄一层血,看似杯水车薪,但叶修浑不在意,只是一脸放松、甚至有些快活地领着自己一步步走向通关。

这一次、下一次、还有之后的很多次通关。



星如雨挑开关底Boss,走出回忆的森林,一眼就看到一个孤零零的身影站在副本外,似乎是在待机。叶修也没在意,回身准备再刷几次,刷够十级就去睡觉。

但进副本前他随意转一下视角,发现那个待机的角色大概是操纵者回来了,动了动。

……然后看向了自己。

他眼看对方朝自己走了一步,不知为何停下,然后又恢复了一动不动的待机姿态。

这是要干嘛?他在看我吗?叶修左右张望一圈,有点疑惑,但见对方没有进一步动作,他也就不去管它,重新走进格林之森。

等他第二次刷通副本出来,发现那人还待在那儿。这次叶修确定了,对方就是在盯着自己。

……因为他直接操纵角色和叶修挥了挥手。

荣耀里并没有打招呼这种动作,但诸多玩家多年来总结出了一整套操作,通过把各种技能中途打断、彼此连接,来做出各种常见手势。这个陌生人此时便是这般,一边朝叶修挥挥手,一边给他发了个好友申请。

叶修被这个动作逗得嘴角一扬,干脆地通过了好友请求。


[私聊]剑定星星射线:你好啊,我正好在这边待机看见你单刷格林之森,速度挺快,兄弟技术不错啊

[私聊]星如雨:谢谢

[私聊]剑定星星射线:兄弟是老手吧,有没有公会?

[私聊]星如雨:是,有

[私聊]剑定星星射线:哦哦,是这样


对面沉默片刻。叶修看看对方ID,打下一行字。


[私聊]星如雨:看你ID,蓝溪阁的?粉黄少天还是卢瀚文啊?

[私聊]剑定星星射线:是啊,黄少我偶像!不过小卢也很棒,而且会越来越棒的!

[私聊]剑定星星射线:兄弟莫非对蓝溪阁有点兴趣?要不要考虑一下……?

[私聊]星如雨:不了,谢谢啊,我亲友都在兴欣


对面沉默了两个片刻。


[私聊]剑定星星射线:哈哈,那就没办法了哈,那有空切磋切磋,打个本?

[私聊]星如雨:行,有空聊


见对面再没下文,叶修操纵星如雨也朝对方挥挥手,再次走进副本。

而电脑另一头,剑定星星射线的主人双手一抻伸个懒腰,仰天长叹一声。

“怪不得名单里没有,原来是兴欣的……”

兴欣毕竟成立时间不长,公会这块还有很多地方没跟上,会长伍晨也仍在努力和各大俱乐部公会达成可接受范围内的信息共享,可惜这次的开荒名单恰巧还没加进共享范围内。于是蓝河断定,这个星如雨是兴欣来的精英,而且多半都不是来开荒,只是随便开个小号玩玩的,不然也不会这么悠然自得。

那也没办法了,他耸耸肩。


蓝河半个晚上的加班成果喜人,他思忖片刻,干脆也独自闯进格林之森,边吃火龙果边磨磨蹭蹭地单刷起副本来。瞥见自己面板顶上的ID,他不觉轻笑一声,为自己的双关有些得意起来。

剑定星星射线——这一方面如星如雨所说,是身为蓝雨死忠加万年剑客粉的自己对对家微草的开战宣言,另一方面,更是表达了对于逼得自己非得半夜加班的流星雨的怨念。当然,后者不足为外人道也。

蓝河难得不用考虑记录、掉落、带新人,只是独自走走停停地刷个新手副本,心情顿时好了起来。

“好吧,”他兴致勃勃地自语,“七点收工,升到几级算几级!七点一到回去睡觉。加油!”

他冲自己挥挥拳,享受起纯粹游戏的快乐。



叶修走出副本,星如雨恰巧叮一声升至十级。他活动活动颈椎,看一眼时间,正好两点。他退出游戏关上电脑,站起身伸个懒腰。

“那我先睡觉去了啊,老魏你好好加油。”

魏琛嘴里叼着烟,含糊地应一声,百忙之中腾出手来朝他挥挥,示意他快滚。

叶修笑笑,上楼回屋,准备洗漱上床。

刷牙时,困意席卷而上,他对着镜子放空起来。这一天的经历断续涌上,他脑中莫名浮现刚才那个蓝雨粉。

剑定星星射线,这名字挺有意思的,叶修漱口时想到。蓝溪阁的少天粉……诶我好像以前还认识一个。

哦,那谁嘛,蓝河,一提黄少天就激动。

叶修漫无目的地发散,自然又回想起十区那段日子。

不知道蓝河这次参加开荒没,他关灯爬上床,用手掩住一个哈欠,那小年轻不适合这个。

不然,身为卧底,怎么会全不掩饰地暴露自己身份、宁可为对家老大干白工也不愿回自家公会?

说到这个,我当时是不是说要给他补发工资来着……


叶修翻个身,隐约的回忆融化在夜里。


TBC

评论(17)
热度(186)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