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叶蓝】流星许愿简明教程 01

※叶蓝,原作衍生向,HE

※LOF排版没有居中真是令人绝望

※时间轴参照原文版本

=========================


【叶蓝】流星许愿简明教程


章一 别来几换星霜


**关于调整天庭组织架构的通知**

各中心部门:

结合当下西界文化东渐的大趋势,为进一步优化职能,提高天庭管理效率,经凌霄殿议事决定,对现有部分部门结构调整和职能明确如下:

星谕司下属流星科现划归成愿司管理,与成愿司下属三科(天灯、地灯、风鸢)共同负责下界凡人的许愿受理。

原由流星科负责的对下界传达灾祸神谕的工作现由职能部分重叠的星谕司下属慧孛科负责。

此组织架构自通知签发之日起开始执行,请相关部门知悉并及时将信息传达至下界直属人间办事处。

特此通知。


三界联合天庭中央政府凌霄殿议事会

西历2032年11月13日



四天后,天庭人间办事处扬州分部里,一位办事员吸溜完最后一口泡面,甫一抬头,便看见不远处的软木板上,前几天下发的通知在祥云环绕中格外显眼。一想到接下来的疯狂加班日,他只觉得心中一阵凄风苦雨,方才喝光辛拉面面汤的满足感顷刻间消失殆尽。抱着我不高兴谁也别想高兴的小心思,他打开同僚的聊天界面,打算“好心”提醒一下对方。转念一想,他首先把对方的备注改成了自己现在的心情。


嗷呜:老许老许,别忘了明天加班啊

同病相怜:啊?什么加班?

嗷呜:明天狮子座极大啊

同病相怜:我知道啊,但神谕的决定和传达又不归我们临时工管,歪加班?

嗷呜:什么神谕,我说的是许愿的事!

嗷呜:……等等,你不会还没看到通知吧?四天前就下来了诶哥哥

嗷呜:我们科现在不归星谕司管了,不传神谕了。我们现在是光荣的、为人民服务的成愿司的一员[微笑]

嗷呜:[通知.jpg]


对面沉默了片刻。


同病相怜:……卧槽

同病相怜:这不是真的[恐怖][恐怖][恐怖]

嗷呜:这是真的[微笑]你看我都把你备注改了

嗷呜:[屏幕截图.jpg]

同病相怜:……你滚[再见]

嗷呜:不滚,我们都一条船上的[可怜]星谕司的司长太狠了,居然催着凌霄殿赶在这次流星雨前一天把通知签发了

同病相怜:稍等,boss


办事员一句“这是要笑看我们过劳死啊”还没打完,屏幕上便闪现出对方的最后一句话。青年心知同僚必然又是临时有工作召唤,抢那什么野外Boss去了。他于是把对话框里的文字删去,放下手机,向后一靠倒在转椅椅背上,哀叹一声。

“压榨啊……”他盯着云纹飘转的天花板,恨不得透过它把眼里的怨念传到九重霄外的天庭去,“星谕司居然把那么大的摊子扔给我们——这次可是流星暴啊!”



“……被称为‘流星雨之王’的狮子座流星雨将于18日夜间至凌晨迎来极大期。这将是20世纪以来第二次在中国观测到的流星暴雨。如果天气晴好,届时公众可以在户外以肉眼观测到每小时数千颗以上的流星,预计最大天顶流量将会达到每小时1万颗以上,这一天宇盛景将持续至明天日出前。狮子座流星雨每33年左右迎来一次大爆发,上一次发生在2001年……”


上林苑的排屋里,兴欣战队的众人围在餐厅桌边,除了先一步吃完、去网吧替伍晨班的老魏外,全员到齐,一边吃饭一边聊天,背景里新闻联播的声音几乎被包子的大呼小叫声盖了过去。

正对电视的苏沐橙看见屏幕上展示出的流星雨的历史影像,哎呀一声,这才听清主持人的播报。她用筷尾敲敲身边叶修的手背。

“叶修你看,今天晚上有流星暴雨。”

闻言,包括叶修在内的兴欣众人都把目光转向新闻画面上无数火流星划过夜空的壮观景象。

“哟,流星雨啊,我还真没看过,”方锐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乐了,“哎不过,我跟你们讲,老林以前可文艺了,他说他高中时候还经常去紫金山天文台看星星,估计流星也没少看。”

听见这八卦,众人都惊讶地笑起来,谁也没想到林敬言这样一位电竞宅男骨子里还有这样的情怀。

有了方锐起这个头,在座的各位于是也纷纷回忆起自己有没有观星的经历。多数人小时候忙着四处乱疯没那闲心思,长大一点后没上几年学就沉迷荣耀不可自拔,更是想不到去看什么流星雨了。大家本来以为唐柔是个姑娘,加之条件优渥,说不定会对观星这种比较浪漫、还算需要闲时闲钱的事有些兴趣,结果人家摇摇头:“我在欧洲学音乐的时候抽空去北欧看过极光,但观星倒确实没有过。”


问到最后,唯一正经看过流星雨的居然是罗辑。

“有段时间数学学得有点倦怠,就开小差接触了一点天体物理和天文观测,正好赶上那年双子座流星雨,就顺势去学校天文台看了看。”

——虽然,一点也不浪漫就是了。

众人纷纷感慨学霸开起小差来居然也那么高难度,而如陈果叶修等人的心中则再次生出一股耽误了国家栋梁的微妙愧疚来。

罗辑眨眨眼,突然想到什么:“啊,说起来,狮子座流星雨之后就是双子座了,就在半个月之后,十二月十几号。”

在一片不明觉厉的“哦哦哦”中,苏沐橙咽下最后一口饭,双手在胸前一合掌,把话题转回来。

“那既然大家都没看过流星雨,不如今晚一起看一会儿吧?新闻里不是说33年一次嘛,我觉得还蛮难得的。正好罗辑可以给我们稍微介绍介绍呀。”

陈果第一个表示赞同:“我同意!”

她之所以如此迅速地表示赞同,一部分是因为真爱粉心理,另一部分则是……

“我们这个顶楼露台买回来两年就没用过,都要荒掉了!”陈老板恨铁不成钢地扫视桌边一圈死宅,语气里满满都是对自己的丰满理想撞上骨感现实的惋惜,“反正这里也不是市中心,人工灯光不会太强吧?既然说是流星暴雨,那露台上肯定就能看见。”

老板都发话了,余下的人本来也有点好奇,这下纷纷表示同意。最后,苏沐橙转头朝叶修嘻嘻一笑:“怎么样,叶指导批不批准这次内容为夜观天象的团建活动?”

前任队长、现任战术指导露出好笑的表情点点头:“想看就看呗,我没意见。既然老板和你都同意了,你是队长,你说了算。”


虽然知道苏沐橙只是开玩笑地征询自己,并不等待他做出最后的决断——毕竟她是个把战队责任事无巨细地都担在自己肩上的好队长——但他也确实给不出反对意见。这天正是周三,离周六的常规赛尚有半个礼拜,下场比赛对手是神奇,没必要时时绷紧神经,在训练之余集体放松一下实属正常。苏沐橙一向很有分寸,从不会提出过分的建议;更何况,这帮人也就看个新鲜,最多一点钟估计就下来睡了——就算不看流星雨,他们平时也差不多是这个点休息。

于是,以开垦露台荒地为主题、夜观天象数星星为内容的团建活动正式敲定,众人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起待会儿看见流星要许什么愿。

“刚才是不是说每小时有几千颗?”包子激动得一拍桌子,差点把边上罗辑的筷子震到地上,“那我能许几千个愿望啊?要是都实现了那可就太好啦!”


在众人一片哄笑声中,一段时下热门电视剧的主题旋律忽然响起。苏沐橙接起电话,刚拿到耳边就被话筒里的喊叫声吓了一跳,连忙拿远了些。她听了两句,把电话递给叶修,抬手揉揉耳朵:“老魏的,神领野图Boss。”

叶修点点头,接过来,一边朝客厅走去一边开嘲讽:“哟老魏,不行啊,区区一个野图Boss你都搞不定?等着老板把你这月工资扣光吧。你在哪呢?”

“滚滚滚,你他妈才不行呢,”魏琛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夹杂着噼里啪啦的键盘声和他对游戏里下的指令,“没跟你们说话,一队过去,二队的近战跟上!——这个Boss刷新的位置不好,正好撞在蓝溪阁哪个精英队附近。我刚赶过去,他们仇恨都快拉稳了。地点在安龙高地,坐标发给你了,快快快!”

“知道了,”客厅里的电脑开机速度很快,说话间他已经打开荣耀客户端,准备刷卡登录。君莫笑的私聊里果然有迎风布阵发来的坐标,叶修操纵着角色朝目的地飞速前进,手机夹在脑袋和肩膀之间,歪头听话筒对面魏琛一条条指令布置下去。


“我靠老叶你到没到!爬都该爬过来了!”

叶修被骤然加大的分贝吓一跳,手机差点掉到地上。

“滚蛋,你爬一个我看看。到了之后要我干嘛?指挥还是尖兵?”

“废话,当然是让你做尖兵。蓝溪阁仇恨基本拉稳了,除非来个高水平搅屎棍,否则局面就定了,你快点。”

叶修呛了一下:“卧槽你叫谁搅屎棍?垃圾!——哎不是我说,你刚才说Boss就刷在蓝溪阁眼前,一般这种就不用抢了吧,我们要抢过来太费功夫了,不划算啊,这周还好多野图没刷新呢。”

话是那么说,他心中有个猜想,手上已经操纵着君莫笑冲向蓝溪阁的精英团,准备打乱对方阵型。

果然,咔哒的关麦声之后,魏琛的怒吼传来:“你以为我不知道啊!还不是关榕飞说要龙剑士的掉落,催催催了我一个礼拜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他妈欠了他一千八百万!”

叶修了然,心中顿生同病相怜之感——关榕飞每天有一半时间花在耗材料上,另一半时间就用来追着他、魏琛和伍晨要新的材料。

“行,那我挂了,有事私聊。”

他在百忙中腾出手把手机放桌上,为终于能不再歪着脑袋看屏幕而长舒一口气,开始全神贯注地当好搅屎棍……啊呸,夺宝奇兵。

千机伞挑翻一个对家的骑士,眼前这个剑客的ID看起来有些眼熟。

他思索半秒,手上的动作倒是毫不含糊。

“哎,那个谁,你是……那个谁对吧!”



“……谁啊!”这人在说什么呢!

许博远鼠标一滑,觉得对方简直在耍他玩。

“哎呀,那个,蓝桥对吧!”

许博远看看自己头顶上硕大的“蓝桥春雪”四个字,觉得大神果然是在耍他:“……是,叶神,我是蓝桥没错。”

最后几个字有些咬牙切齿。

——毕竟他正因为刚才的手滑被对方浮空连击中,眼看自己的血条哗哗往下掉。

怎么回事啊!你们兴欣的还有没有素质了,掉到别家面前的Boss也要抢?!

青年愤怒地一甩鼠标,趁蓝溪阁其他人围攻叶修的空当终于摆脱浮空状态,落地时一个受身操作,在触地的一瞬翻滚远离叶修,转而回身一招逆风刺,打断了叶修抢夺仇恨的动作。

这次撞上野图Boss的正是蓝桥领的精英团。片刻之前,他领着自家的PVE团从二十人副本出来,还没解散,龙剑士就在他们脚边刷新了。众人大喜,蓝桥也很是高兴,赶忙让公会派PVP团过来,他则指挥二十人团先把Boss往隐蔽的地方带。未曾想,在安龙高地的山谷里,他们等到的不仅是自家的援兵,还有兴欣的人,打头的赫然是迎风布阵。魏琛老辣的指挥给蓝溪阁造成了不小的麻烦,但如果局面按这样维持下去,对方最多也就是拖慢一点速度,Boss仍然会由蓝溪阁收入囊中。

……本来,应该,是这样。

这尊大神,不去和黄少他们PK,和我们这些小角色抢什么Boss啊!许博远无声地哀叹道。这时,他身边的笔言飞发现了两人的交锋(或者说单方面虐杀),飞快地在键盘上打了一句话。

[私聊]笔言飞:快快快蓝桥,正好你和叶神熟,快跟他聊聊天谈谈国际形势,我们这里还能抢救一下!


蓝桥不顾自己血线一路下滑,分出半秒转头丢给对方一个看智障的眼神:谈个蛋的国际形势啊!

但智障归智障,该做的事还是要做的。他近上君莫笑的身,一边努力缠住对方一边努力保证自己别死太快,绞尽脑汁想出来一句:“……大神不去指导兴欣各位选手的训练哈?”

“不急,吃完饭休息休息嘛,”叶修轻松地甩开边上几个蓝溪阁成员,顺手把一个DPS一个骑士推进兴欣人民的汪洋大海里,还抽空给了许博远一记反坦克炮,将他推后好几个身位,“哟,看不出来啊小蓝,对我们兴欣很关心嘛。”

“……滚!”我还没来得及吃晚饭呢!

笔言飞朝他投来一个敬畏的眼神。

[私聊]笔言飞:我去,蓝桥你可以啊,敢对叶神说滚?!


许博远之前一时急火攻心,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只觉得要被边上的兴欣众人杀出神之领域,顿感人生前路一片黯淡。毕竟,他此前最大胆的行动也不过是在私聊时用文字让对方滚,这和真的把它说出口可差了不止一个数量级。

幸好叶修本人似乎倒是不太在意,该干嘛干嘛,反坦克炮后继续抢攻,一伞一伞地怼得他就快回复活点,抽空还能阴一下边上的DPS;他巧妙地拖着蓝河靠近Boss,居然趁机朝Boss开了一个豪龙破军,完了化矛为剑,又一个大招剑刃风暴,这次却是把Boss和包括蓝河在内的好几个蓝溪阁精英都扫了进去。他在敌营中来去自如,连攻击Boss的节奏都没怎么变:“唉,年轻人太急躁了,不好。”

许博远拖着自己不剩几滴血的残躯冲上去使出一招落英式被对方躲开,他深呼吸:“……哎,好,我下次注意。——不过叶神,这个Boss都掉到蓝溪阁面前了,我们仇恨都稳了,你们还来抢,有点不厚道吧?”

“哪里话,野图Boss不就是用来抢的嘛!”

……这对话怎么听着那么熟悉呢。


被勾起十区心酸往事的青年抿抿嘴,再次深呼吸。

“总之,Boss不会给你们抢到手的!”他最后无力地挣扎道,手上的操作出现片刻凌乱。

那边厢,叶修呵呵一笑:“光说没用哈,我们以实力决胜负。”他变伞为矛,巧妙地策应魏琛派过来的兴欣精英,一下又把一个蓝溪阁主力输出送进暗阵里。“十区的时候就这么过来的,对吧,蓝桥?——哦对,你那个时候叫蓝……蓝河。”

谢谢你还记得我啊!蓝河咬牙切齿地想,一招三段斩开路,从侧边冲了上去。

然后眼看着自己的血条被叶修推回了零。


死人的视野灰白一片,而屏幕外的蓝河也只觉得自己的人生一片灰暗。他一个鲤鱼打挺从复活点起来,飞速操纵角色向野外跑去,但从边上笔言飞的表情来看,他心知大势已去。

果然,等他吭哧吭哧赶到Boss所在之处——他为什么非得把它引到那么远的地方!虽然偏僻但也太交通不便了!——见到的便是龙剑士缓缓倒下的悲壮背影。

“哟,赶回来啦?”伴随着世界公告的提示音,某人友好的招呼声从蓝河身后传来,“不好意思,这个Boss还是被我们抢到手了。”

君莫笑朝他挥挥伞,系统默认的表情此时显得分外欠扁:“下次加油。”


蓝雨俱乐部的网游部办公室里,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怒吼:

“靠!!!”


TBC

注:2032年底确实是狮子座流星雨爆发,按原著时间线正好是十一赛季初。当时想写一个有关流星的叶蓝时看到这个时间巧合——“This is destiny!!!”

评论(8)
热度(336)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