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叶蓝】青年梅菲斯托之烦恼·下

※叶蓝,HE

※前文:

===========


第三幕:每一个明天


苏沐橙只见叶修噌地起身、大步跨到门口。他闭上眼深呼吸,用力推开门——

门外是兴欣的一楼走廊。

看到对方哑然的神色,苏沐橙眉头蹙得更紧了。

“……叶修?你要去哪?”


叶修要去一个不存在的地方。

他的大脑飞速运转,仔细思考当下的情况。

针对蓝河的时空奇点之所以会产生,正是因为另一个投影位面的叶修由于某种缘故与他产生了接触,而且很可能让对方的人生轨迹发生了重要的变化,以至于被原初位面判定为“破坏了自身的完整性”。而猎魔人现在要做的就是去到奇点产生之前,阻止另一个自己这样做。

但,由于蓝河的存在已经消失,原初位面已经对这个缺口进行了自我修补;“奇点”既然已不复存在,叶修也就无法到达“奇点产生之前”。

——理论上是这样。


理论上还没有人能写下来蓝河的真名呢,叶修冷静地想。

从他能三度进入原初位面同一时间点来看,猎魔人隐约已经猜测到,这个“完全封闭”的位面实际上多半是个“结束”了的位面——那个世界里的时间看似仍在流动,但实际是个“完成了的故事”。就像读一本书:你可以多次从书里的同一页开始阅读。

而这在其他位面不可能发生:恶魔没来得及告诉他,但叶修完全能猜到。他不可能开门抬脚走进自己这个世界的二十年后,因为它还没发生;二十年前也不行,因为它已经结束。如果说原初位面是书,那投影位面就是河流。只有在原初位面这个时间流逝的方式和其他世界本质上不同的闭合时空里,叶修才能多次来到同一个时间;而因为他的特殊性,“叶修”甚至能够篡改这本书的走向。

在书的意志和叶修的意志的角力中,目前暂时是前者占了上风——原初位面整个抹消了蓝河的存在,重写了另一条自成逻辑的时间线。

但最原始的那条时间线还在。在无数涂抹之下,书的原本仍然存在。

叶修需要的只是一把钥匙。一把能通往原初位面最开始的时间线的钥匙。

而所有位面中唯一的钥匙就在他手里。


“带我去许博远存在的时间线里,本质异变发生之前的时间点。”他默念。


苏沐橙难以置信地看着门外本该是室内走廊的地方,出现了一条夕阳映照下的死巷。

“叶修,这是怎么——”

“——我很快就回来和你解释,”叶修打断她,“但你先告诉我,你记得我当年怎么认识你和沐秋的吗?”

“……不是当时你家里被恶魔寻仇,你带着叶秋好不容易躲过去、逃了半个晚上,摔在我们分部门口吗?哥哥那天任务回来正好在大门台阶上捡到你……”

叶修摇摇头。

“你记错了一点,”不知为何,他说这话时却比刚才看起来心情高昂得多,“没事,你很快就会记起来的。”

他跑出去甩上门。

“诶叶修——!”苏沐橙茫然又担忧地看着阖上的门,撇撇嘴,“搞什么呢……”

她张望一圈,走到餐桌边,试图从叶修的个案笔记里找到什么线索。

恶魔的真名是用密文写的,但假名却是通用文字。

“‘假名:蓝桥春雪、蓝河’……谁啊?”


猎魔人朝巷子口走了没两步,便听见身后凭空出现的脚步声。

可后面是死路。

他转身,与另一个自己面面相觑。

对面人看清他的模样,皱起眉,脚步顿了顿。

“叶——”他眯起眼,握紧手中弯柄的黑色长柄伞,“不对,你是谁?”

猎魔人直截了当地说:“我叫叶修,是个驱魔师兼猎人。”

另一个叶修定定看了他片刻,撑在地上的伞尖一甩,直直向他刺来。

尖锐而绵长的金戈相撞声回荡在小巷里。

猎魔人用右手举起从打火机里迅速展开的千机伞格挡住对方的攻势,左手把只剩下空壳的打火机塞回口袋里;他毫不意外地看到,对方的千机伞以两把武器相撞之处为起始,碰击布质地的黑色迅速褪去,露出金属伞面那寒光闪烁的原貌来。

另一个叶修与他眼神相对,忽然收手。


在顷刻间已与对方过了数招的剑修扣上手中千机伞的的搭扣,任其重新戴上黑色长柄伞的幻象,向另一个自己发问:“这是怎么回事?这里是千山城吗?”

自称是猎人兼驱魔师的叶修摇摇头:“这里似乎是叫‘广州’的城市。虽然不知道你在原来的世界里遇到了什么,但你显然心里有什么很强烈的愿望,才会来到这里——这里是和我们各自的世界完全隔离的‘原初位面’。”


猎魔人言简意赅地向另一个自己复述完关于原初位面和“叶修”的种种,对眉头紧蹙、面露狐疑神色的对方说:“我知道这很难接受,但这确实是事实。而我来这里是受人之托——不论你接下来要做什么,你都会另这个世界里的某个人的生命轨迹发生巨大的改变,直接导致他的存在被这个世界拒绝、乃至于抹杀。我的委托人就是这个‘某人’的投影,他不想消失,因此托我解决。所以我需要知道你是来做什么的。”

对面人沉默片刻,似是在衡量他这话的可信度。

“我来找一个法阵的核心,”最后他开口,“我和我的搭档遇到了危险,他被一个法阵困住,需要一个反阵来抵消。我们手边没有可用的核心,所以我用一次性传送符去千山城尽快找一个。……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地方,但我的目的还是一样。”

猎魔人恍然大悟。所有的线索都连起来了。


“……出去左转就是便利店,”他说,“你一定是在那里买走了蓝河本来要买的东西。”

剑修一愣。

“蓝河?”他问。

猎魔人听出他语气里的不寻常。他点点头,审视对方片刻,挑起眉:

“那么巧?”他虽然这么说,听起来倒像是有所预感,“你的搭档——就是蓝河?许博远?”

另一个叶修缓缓点头。

“……你是说,因为我的缘故,他被这个世界抹杀了?”

猎魔人沉默片刻。

“差一点,”他说,“我这不是来救人了吗。”

剑修握在伞柄上的手紧了紧。伞尖在水泥地上拖拽出一小段距离,发出刺耳的钝响。


在他们身后,巷口外响起学生的笑闹声。

两人从沉默中惊觉。

“我得快点找到反阵核心回去。”剑修的语气里隐约有焦急。

叶修和他一同向巷子外走去:“阵法的核心……要满足什么要求?”

“所有阵法以五行为基础,所以核心要满足施法者设下的五个主属性;反阵的核心则要满足与之相反的五个属性。我需要的是平坦、光滑、钝滞、人工、无毒。本来我有个金属打火机,圆角的,可之前路上我们把它——”

剑修哑口无言地接过另一个自己递来的打火机。

“但这不是你千机伞的……”他探寻地瞥一眼对方拎在手里的银伞。

“就是个容器,回去找老关帮我再做一个就是了。”猎魔人摆摆手。

剑修点点头。“也对,”他看一眼手里与平常雨伞无异的武器,“我的千机伞的伪装也是老关做的。”

他停下脚步,冲对方颔首示意:“多谢,那我走了。”

猎魔人叫住他:“等等。”

他指指便利店大门:“我想确认一下。”

另一个叶修犹豫片刻,点点头,两人一起走进店里。

柜台前,三个穿校服的中学生指指货架最显眼的地方:“麻烦拿三张‘荣耀’的账号卡。”

剑修微微瞪大眼。“我应该就是想买那个,”他悄声说,“它最显眼,而且符合条件。”

猎魔人点点头,但眼神却落在顾客身上。叶修眼看着蓝河周围若有若无的暗色轮廓在他拿到卡的瞬间消融在日光里。

空气中的奇异震颤停止了。

叶修不动声色地舒一口气,紧绷的双肩放松下来。

他等蓝河一行人离开便利店,也走到柜台前。

“麻烦给我一张刚才那几个小同学买的那种卡。”

营业员愣了愣。“哦,您是说‘荣耀’的账号卡是吧?”她转身看一眼货架,眨眨眼,带着抱歉的笑容看向他,“不好意思,刚才那是最后三张了,新的要过两天才能到货。——要不要试试‘星际征途’?最近也卖得很不错。”

叶修转身和另一个自己对视一眼。


“不用了,谢谢,”他咧嘴一笑。

“这样就好了。”


双胞胎一般的两人并肩走回死巷里,一时无话。

“这事无可避免,”最后猎魔人开口,目光直视前方,“谁也料想不到。”

“但没关系,”他拍拍身边人的肩膀,“‘自己’造成的问题‘自己’解决就行了。”

他走到生锈的铁门前停下脚步:“更何况,还有蓝河帮我们呢。——关键信息可都是他告诉我的。”

剑修抬眼看看远方最后一丝天光。

“是啊,”他笑笑,“小蓝很厉害。”

他把目光转向另一个自己。

“我主要是有点后怕。”他说。

猎魔人勾起嘴角。

“其实我也是。”


叶修站到门前。他转头望向另一个自己。

猎魔人看懂他的眼神,手腕一抖,伞尖朝上举起千机伞。

两把武器在空中相击,一个充满鼓励意味的告别。

“好运。”叶修说。

剑修深吸一口气,按下门把手。


“叶修!”蓝河虚弱的声音里满是惊惧,“你刚才怎么——”

叶修瞥一眼对方青紫的嘴唇,飞快在地上画起阵法:“等下再说。”

片刻后,终于脱险的青年靠坐在山洞岩壁旁:“你刚才去哪里了?!”

剑修一愣:“……你怎么知道我刚才去的不是千山城?”

他的恋人无言地指指不远处的石壁。叶修转头望去。

“六星光牢……”叶修恍然,“怪不得我会到进到那个位面去。”

蓝河用虚弱的疑惑眼神望向他。

“没什么,之后再告诉你,”他低头帮对方腰际的伤口消毒上药,“你感觉怎么样?”

“还好,就是那个荆棘里的毒很怪,似乎不是一般的致命毒——我刚才有一小会儿什么都想不起来,不记得自己叫什么,也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在这里。”

叶修的动作顿住。

半晌,他忽然紧紧抱住蓝河。

“……嗯?怎么了老叶?”蓝河眨眨眼,不明所以地回拥住对方。

“没事,”他的声音闷在衣料里,“有点后怕。”

蓝河笑起来,拍拍对方肩膀:“我没事,我们做完这个任务就回家啦。”


猎魔人看着铁门在眼前阖上,转头看向天际四合的暮色。

算算时间,许博远同学也快到家了。

他咧嘴一笑,伸手拉开重逢的门。



※※※

间幕


少年背着胞弟走在树林里。两人身上都伤痕累累。天上乌云蔽月,只有不远处住宅里的隐约火光照亮他的脸庞。

他的牙关紧咬着,但一个孩童的重量对身心俱疲的他来说仍是太重了。脚下有什么绊住他,他一个踉跄,终是连带着背上的人一同摔到地上。

“呜——”少年忍住痛呼,不顾自己新添的伤口,急忙把早已不省人事的胞弟搂进怀里检查伤势,幸好没有什么大碍。

年幼的他蜷坐在地上,转头看一眼曾经温馨的家,抬手用脏兮兮的袖口狠狠擦了擦眼睛。

要逃出去,他想。这是父母留给他的最后的话。

带着叶秋一起逃出去。

可这很难。透过层叠的枝叶,他已经隐约能看见向他们追来的黑影。

他挣扎着想要起身,却又一次摔回地上。

不行,要逃,要活下去,然后——

等我有了力量,我一定要复仇——

“我听见有人叫我了。”

一个声音突兀地炸响在耳边。叶修猛地转身,把叶秋护在身后。

一个有着公羊角的青年站在他们身后,眼睛是恶魔特有的暗红色。

叶修咬着牙低吼:“你也是和他们一伙的!”

青年疑惑地眨眨眼,往他们的来处看去。他恍然大悟。“有恶魔在追杀你们——等等,”他看看两个小孩,想了想摇摇头,“不,是你们的家人?你的家人是猎人?”

少年弓起身,像只被逼至死角的幼豹:“你到底是谁?!”

“我是你的恨意召唤出来的恶魔,你可以叫我蓝河,”青年回他,“纯粹的恨意可以在没有任何媒介的情况下召唤恶魔,不过这种情况很少发生——我猜你需要帮助?”

“你们这些恶魔会好心帮助人类吗?”

“当然不会。”蓝河摇摇头。

“——以你的灵魂和肉体为代价和我做交换吧。”


蓝河收起签好的契约,把装有叶修灵魂的玻璃瓶收进怀里。

“别担心,等你安全了契约可以慢慢看,我不会骗小孩子的,”恶魔把契约副本塞进一脸恨意的叶修手里,“现在,我的小主人,你的愿望是什么?”

叶修的嘴唇被自己咬出血来。

“让我和叶秋以人类的身份安全地活下去,并且保护我的父母……遗体完整。”

恶魔有些惊讶:“你不要我为你复仇吗?”

“那件事我会亲自完成。”

蓝河赞许地点点头:“我明白了。”


“你的愿望,我切实地收到了。”

叶修死死瞪着他:

“那你还不快动手?”


蓝河一弯腰把两个孩子抱进怀里。

“我先把你们送到安全的地方。我想想……附近有个猎人协会的分部吧?”


恶魔按下猎人协会的门铃。

沉默良久的叶修突然开口;昏黄的路灯下,他的眼里亮得像是有一星火。

“终有一天我要逼着你把我的灵魂还回来。——我会杀了你让契约自动解除。”

蓝河微微一笑。

“我拭目以待。”

※※※



叶修拉开门。

餐桌边,年轻的恶魔和苏沐橙齐齐转头看向他。

“叶修你回来了!”苏沐橙嚯地站起身,“这是怎么回事啊?”

她看看边上一脸难以置信的恶魔:“蓝河刚才突然出现……不是空间转移的那种,是一点点从空气里凝结起来的感觉;而且,我为什么刚才会记不得他?”

年幼时的那个凌晨,和出任务回来的哥哥一起从恶魔手里接过叶家兄弟的血族蹙起眉,为这异常情况向对方发问,试图从叶修那里得到答案。

叶修挠挠头,把千机伞往桌上一放:“这个事情……说来比较话长。”

但苏沐橙的注意力已经被另一件事吸引。

“咦?”她看看千机伞,又打量一圈叶修的几个衣服口袋,血族优异的视力让她发现了什么,“你的打火机呢?”

“哦对,说到这个,”叶修打个响指,“我得和老关说一声,让他帮我重新做一个,之前那个刚才送人了。”

苏沐橙挑起眉。她的视线在叶修和蓝河之间转过一圈,敏锐地意识到什么。

血族一拍双手:“我去和关榕飞说吧,正好我的吞日要定期维修。”

“那谢了沐橙,”叶修目送她走到门口,“我和蓝河先说两句。”

“好~记得等下告诉我怎么回事哦!”

猎魔人朝她点点头,她活泼地和蓝河挥手告别,阖上门。

室内只剩下他们两人。


叶修在蓝河对面坐下:“死而复生的感觉怎么样?”

恶魔看起来还有些怔怔的,似乎是对现下的情形还有些不可置信。

“很……不错,”他双手摊平在桌上,掌心朝上,他盯着它们握拳又张开,“上一秒我觉得自己掉进了比深渊还深的虚空里,什么都不记得,什么都感受不到;下一秒,我的感官逐渐回归,像是重新诞生了一遍。我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和沐橙面对面。”

他惊奇地打量对面人:“你怎么做到的?”

叶修咧嘴一笑露出八颗牙:“业务水平太高,个人魅力太强,想解决不了也没办法啊。”

蓝河:“……”

最后一丝劫后余生带来的后怕也消弭于无形,恶魔放松紧绷的双肩,冲对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蓝河专注地听叶修复述完他消失后发生的一切,恍然地点点头。

“奇点产生的原因……对哦,我怎么没想到这点。”

他朝叶修露出真挚的笑容:“这次真的要感谢你了,全程都是靠你忙前忙后,我才能得救。”

闻言,叶修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

“怎么说呢……其实非要说的话,造成这个事件的人也是‘我’,”叶修摸摸下巴,“还有点小小的负罪感呢。”

从你的口气里听不出来啊,猎魔人,蓝河腹诽。

“不过这个事情追根溯源,还是为了救我是吧?”蓝河露出好笑和感慨混杂的笑容,“感觉命运真是写了个很过分的剧本。”

“——不过,我倒是没想到,我们两个在另一个位面里居然能成为搭档。”蓝河自嘲道。

叶修闻言,想起另一个自己提及蓝河时的表情,挑挑眉。

也许不止搭档,他想。

“哟,怎么,”他朝蓝河一挑嘴角,“你觉得我们两个关系很差?”

“……不然呢,是谁当年跟我讲他迟早要杀了我夺回灵魂的?”

哦不对,蓝河喃喃道。“你现在确实不用这样做了,我们的契约在我消失的时间里已经解除了。”

“诶你对我有误会啊,蓝河,”叶修摆摆手,“我自认为和你关系还是可以的。在和我关系差的人里,你是和我关系最好的了。”

蓝河:“……那还真是谢谢你了,我真感动。”

叶修哈哈一笑:“不客气,不客气。”

他的神情是难得的轻松。


“对了,我刚才不小心看见了这个,”蓝河突然想起什么,指指桌上的文稿纸,“谢谢你真的帮我写下我的故事。”

叶修顺着他的手指望去,摆摆手:“不必谢,这本来就是我答应了你的。”

蓝河笑笑:“不过你没写完就去了原初位面,所以我刚才等你的时候顺手把它补全了;如果你不介意,就收下它吧。”

叶修点点头,眼里露出一点微不可查的笑意,从衣袋里掏出贴身携带的笔记本,小心翼翼地将纸页折好夹进去。

恶魔站起身:“那我就先回深渊——”

“——等会儿,我还有件事,差点忘了。”叶修一拍脑袋,挥手叫住他。

蓝河好奇地看看他:“还有什么事……诶?”

他微微瞪大眼,眼看叶修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熟悉的木塞玻璃瓶。

还没等他问出口“你把这个带在身边干什么”,更令他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叶修念出了一段每个恶魔都耳熟能详的咒文。

那是恶魔在和人类签订契约时会念的、从肉体中分离灵魂的咒语。

猎魔人把挣扎着想要回到自己身体里的金色光核塞进玻璃瓶里,将瓶塞牢牢旋紧。

“拿着,”他把玻璃瓶递给一脸讶异的恶魔,“用你的血把名字写上,不然咒语很快要失效了。”

“不是,你这……什么意思?”蓝河完全不明白这是什么发展,“我们的契约已经解除了呀?”

怎么还有人主动要把灵魂送给恶魔的?

叶修比出一个催促的手势:“这我知道,你先收下,然后我再跟你说。”

蓝河眨眨眼,又眨眨眼。“……你确定?”他震惊地看看玻璃瓶,又看看叶修。在得到对方再三确认之后,他犹豫着接过瓶子,在绑带上用自己的血写下“许博远”三个字。

这是什么针对恶魔的新型诈骗手段吗?

恶魔用三根手指小心地捏住瓶塞,仿佛这是某种致命武器;他探寻地看看叶修,等待对方给出解释。

“其实也没什么,”叶修说,“礼尚往来。”

“我既然知道的你的致命弱点,”猎魔人指指绑带上恶魔的真名,“不把我的致命弱点交换给你好像有点说不过去。”

……一般人会这样想吗?

仿佛看穿的蓝河的思绪一般,叶修又开口道:“当然,一般人是不会这样想的,主要是我人太好了,唉,没办法啊。”

闻言,蓝河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

见他这幅神情,猎魔人笑起来,语气稍稍正经了一些。

“你说我们成不了好搭档——也许是这样,”他的语气里有些意味深长的东西,像是对明天有某种晴朗的期待,“但我们或许可以从互相拿捏住对方把柄的、不陌生的陌生人做起。”


叶修倾身,食指在玻璃瓶上一弹,发出清脆快活的声响。


“我有你的真名,你有我的灵魂。我觉得我们能成为不错的朋友。”


蓝河定定地看他许久,微笑起来。

“好啊。”他说。

“我拭目以待。”



※※※

终幕


叶修转过拐角,看见前面有个挂着联盟工作牌的青年。

“哎那个谁,”他叫住对方,“麻烦问下吸烟室在哪儿?”

那青年闻言停下脚步,看见是他,愣了愣,然后才反应过来。

“……哦,叶神要找吸烟室是吧?前面直走,右转,第三间房间就是,有牌子的,很好认。”

叶修点点头。“谢了啊,小……许,”他眯起眼,看清了对方工作牌上的名字……还有工作牌卡套里隐隐露出一角的蓝雨队徽挂饰。

“哟,”他笑笑,“蓝雨粉啊?”

许博远疑惑地低头扫一眼,恍然,自豪地朝他咧嘴一笑:“那是,蓝雨最强!——哈哈,当然兴欣也很厉害,恭喜夺冠哈。”

他的语气真诚不似作伪,加上蓝雨粉的身份,令叶修无端想起一个人。

“……蓝河?”

青年一惊。

“我去你怎么认出来的?!”

“哟还真是啊?”叶修也很惊讶,“我就随口一说。蓝雨的我不就认识那么几个人嘛。”

……总觉得这段对话曾经发生过,蓝河腹诽。

“说起来,叶神你还欠我五天工资呢。”既然想起了这一节,青年也就随意玩笑一句。

叶修回想片刻。

“哦,那个,行啊,”他勾勾嘴角,“有空我来帮你们蓝溪阁抢个BOSS什么的?”

蓝河眼睛一亮:“真的?!”

叶修呵呵一笑:“假的。”

蓝河朝他以为叶修看不见的方向悄悄翻个白眼。

“哈哈,”叶修拍拍对方肩膀,“真的真的,工资肯定给你补上。”

“哎,我就随口一说,”青年摆摆手,“叶神你是不是要去抽烟来着?”

“哦对,都忘了,”叶修冲他点点头,“那明天见啊。”

“诶好,明天见。”


像是一个对美好未来的许诺。


END


我写完了。我居然写完了。

以及,寂寞地求个评论(哭唧唧

评论(45)
热度(206)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