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叶蓝】青年梅菲斯托之烦恼·中

※叶蓝,HE

※前文:

=========


第二幕:猎人的决断


猎魔人眼看蓝河消失的速度不减反增,眉头一挑,二话不说重新抬起手握住门把:

“我再去看一次。”

蓝河拦住他:“先等等,你先告诉我你到底碰到了什么?”


“按你的说法,奇点确实应该是被恢复了……”恶魔不安地绞起十指,皱眉看看叶修又看看玻璃瓶上的绑带,“但事实上没有。如果‘我’周围的异状明显到你能用肉眼察觉,那已经严重到几乎无可救药的地步了……有可能……有可能它没这么容易解决,而是还会以其他方式卷土重来。”

他看着叶修为绑带上匆忙写好的“蓝河”和恶魔本人分别套上锢魂法阵——这理论上没什么用,因为蓝河的灵魂不稳定是受原初位面影响,但考虑到叶修又是个特殊的存在,姑且死马当活马医。

蓝河想清楚对策,开口:“这样,你再去一次,这次就算解决了,也麻烦你再多跟‘我’一段路观察一下。”

“我知道。”叶修点点头。

他走到门口,默念目的地——原初位面发生本质异变的时空奇点。


门外仍是那条死巷。叶修心中闪过一丝异样,但现在有更重要的事,于是他把这份直觉暂且搁置一边。

他步履匆匆,出了巷子左转,果然又看见蓝河等三人走出便利店。叶修和上次一样跟他们来到路口,红灯还有十八秒转绿,他比之前略早站到蓝河左后方,随时准备拉住对方。

这次他仔细注意了左边驶来的车流。黄灯闪烁时,打头的车辆看来有些熟悉。

是之前那辆失控的车!

叶修微微眯眼,右手已经伸向身体前倾准备迈步的蓝河。

绿灯亮起。

本该失控的车辆缓缓停下,连斑马线都没压。

叶修一愣。


他随蓝河一起穿过马路,视线始终不动声色地停留在那辆车上。可这次它似乎只是普通的交通工具,规规矩矩地停在路口等绿灯,全无要冲过来的迹象;猎魔人动用全身的战斗神经,也没从这铁皮坐骑里感到什么异常。

可奇点确实没有恢复正常:叶修把目光转向不远处的蓝河,对方那异常显眼的轮廓不仅没有变浅,相反更深了,好像看不见的刻刀正一圈圈在纸面上划过线条,只等片刻之后将纸张割断,剪影就要完全脱落背景。


马路这边的商业街人流拥挤,但对猎人而言却正适合他藏匿身形,以尽可能近距离地跟踪蓝河。夕阳透过积雨云艰难地点亮天色,街道上空连接两边商厦的空中走廊外侧已经逐一亮起灯光,与它前方几米远的LED招牌交相辉映。招牌比边上的跨层玻璃橱窗还要再高许多,彩色的霓虹光映上玻璃,经过反射飘打在路过的行人身上。

叶修只见蓝河笼在隐约灯光下的发顶忽地一矮,一看原来是蹲下身系起了鞋带。他那两个同学在前面三四步远处回过身等他,打在他们身上的浅色霓虹灯光闪了闪,倏地暗下去。

叶修抬眼一望。那LED广告牌不知怎么突然整个灭了,似乎是断电。周围有敏锐的路人也停下脚步,讶异地抬头看向那黯然失色的店招。

然后它晃了晃。


叶修在周围的尖叫声中冲上前去,一把捞起半蹲在地的蓝河,随惯性向前扑倒。

硕大的广告牌箱体坠地一声钝响,撞裂的合金碎片四处飞溅,石砖地面被砸出浅浅的凹陷;惊叫声中,方才蓝河所在的地方已是面目全非,原本五光十色的灯箱成了扭曲变形的废铜烂铁,黯然地宣告这次刺杀的失败。


确定身后再没有其他响动后,叶修放开护在怀里的少年,拉着他一起站起身。

“没事吧?”他上下打量一圈对方,帮他拍掉身上的灰。

蓝河之前没注意到头顶的异动,这时终于看见身后的惨状,脸上后知后觉地露出劫后余生的表情:

“没事……就是吓了一跳,谢谢你啊,还好你拽我一把。”

他抬头朝叶修露出感激的神色,在看清对方的脸时又转为紧张:“呀,你脸上受伤了!”

“啊?哦,这个不要紧,”叶修抬手一摸,见只是道擦伤,摆摆手,“你没事就好。”

蓝河特别感动:“谢谢叔叔!”

叶修深吸一口气:“哎,不用谢,助人为乐,应该的。”


猎魔人目送蓝河在两个同学的护送下走远,不动声色地重新跟上。

这样看来,恶魔说得没错,奇点并非那么容易解决的事——叶修回想起第一次离开时听到的钝响和尖叫,终于明白那是什么;原初位面的意志不会轻易放弃,蓝河多半会一次次面临致命危险。他现在只能一边尽力护住蓝河,一边尽快想出根本上的解决之道。

奇点是怎么产生的?被叶修救过一次之后,蓝河反而消失得更快了——奇点在叶修介入后为什么反而更严重了?还有那辆车:叶修第二次来时车祸根本没有发生,奇点为什么放弃了这个时间点上的抹杀?最重要的是,究竟如何能真正修复奇点?

……是否能真正修复奇点?


饶是叶修面对这千头万绪也一时难以理清,他用一半的精力反复回顾这两次救援,回忆其中每一个异常细节,再和蓝河——他认识的那个——告诉他的有关‘叶修’和原初位面的信息相比对。至于另一半精力……都用来救蓝河了。


灯牌坠落或多或少给蓝河带来了些心理阴影,拖得他脚步有些迟疑。他偶尔会不自觉抬头,在发现上方除乌云密布的暮色外空无一物后又松一口气地低下,而他的同学也是如此。转过一个路口后,他们终于把处处充满高空坠物危险的商业街抛在身后,来到安全无害的居民区。三人的肩膀明显都放松了些,步履轻快起来,老式的方形石制地砖在他们脚下被敲出湿润的闷响。

下一秒,蓝河脚下那块看似坚固的石砖猝不及防地陷了下去。

蓝河被叶修拎着手臂拖到一边,眼看着以他片刻前站立的那块地砖为中心向外扩散,地面迅速塌陷下去,只留下虎视眈眈的漆黑深渊。

“……今天怎么回事?”他颤声不知问谁,先后扫过两位好友难以置信的惊惶目光,最后定在叶修身上,“啊……又是你救了我,叔——”

“不客气,正好顺路。”叶修朝他勾勾嘴角。

阵雨骤降。


等叶修及时把蓝河拉出漏电的大片水塘时——边上电线杆的电线断得毫无预兆,偏偏在蓝河不得不趟过水塘的那几步路里垂到他脚边,而多雨城市完善的排水系统本不该让地面有这样的积水——命运多舛的少年已经连后怕的力气都没有了。

“博远……你是不是惹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他的两个同学只比他早一步跨过水塘却完美躲过,此时都担忧地围到他身边,认真考虑起了怪力乱神的事——毕竟这一次实在不能用意外来解释。

蓝河有气无力地摇摇头,又强打起精神。“就当我今天特别霉吧,没事,”他抬手指指信号灯,“你们俩要过马路了吧?快回去吧。”

“真的不用我们送你到家吗?”

“不用不用,”他手往边上一指,“我家就几步路了,怎样也不至于再出事吧。”

见那两个孩子还是一脸担心,叶修开口:“没事,我也要往那边走,我送他回去。”

“啊,谢谢——哥哥,”蓝河冲他感激地笑笑,“好啦,你们快回去吧。等下企鹅上给你们报平安总行了吧?”

他朝他们挥手道别,又向叶修道个谢,两人一同向近处的小区走去。


短短几步路好歹是再没出差错,叶修见蓝河家住的高层,甚至陪他乘了电梯,眼看他走进家门才离开。

“真的麻烦你了,”蓝河笑得无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了,其实我刚才就想问……之前在便利店门口撞到的人是不是你呀?”

见叶修露出疑惑的神色,少年哈哈一笑:“不好意思,那我大概认错人了。没什么,总之谢谢你啦!”

猎魔人看着对方阖上门,往墙上一靠。他这次决定多留一会儿,尽可能拦下奇点的下一次谋杀企图。

他合上眼侧耳聆听门内可能出现的异常声响,一边飞快在脑中梳理至今发生的一切。

奇点产生。原初位面的蓝河遇到车祸死亡。他所在位面的恶魔蓝河受到影响。只有叶修能进入原初位面修复奇点。‘叶修’是原初位面的缘起,能直接凭借意志进入原初位面、以行动影响位面。叶修进入原初位面救下差点出车祸的蓝河。蓝河被广告牌砸中死亡。恶魔蓝河消失的速度加快。叶修再次进入原初位面。蓝河并未遇到车祸,叶修从坠落的广告牌下救出蓝河。致死的意外形式越来越匪夷所思。叶修一次次救下蓝河。

猎魔人眉头紧蹙。

有什么呼之欲出。


“原初位面不同于其他所有空间,”恶魔蓝河曾经这样告诉他,“它完全封闭、自成一体。”

叶修缓缓从墙上直起身。


一个完全封闭、拥有自我意志的位面。它或许只想维护自己的完整性。

但‘叶修’这个存在却可以轻易影响它。

……而这个破坏位面完整性的存在只出现在了蓝河周围。


为什么叶修第二次进入原初位面时车祸不再发生?

因为叶修之前用行动表达了他拒绝位面在这个时空点杀死蓝河,而位面的意志只能遵从。

于是它的完整性愈发收到威胁,于是蓝河遇到的致命意外愈发离奇。

原初位面在拒绝“蓝河”这个存在。

因为叶修。


叶修抬头望向对面紧闭的屋门。屋内隐约能听到蓝河的脚步声,还有他和家人的谈话声。

猎魔人眼中闪过复杂的情绪。

漫长的沉默后,他终于合上眼,轻轻叹气。

“对不起啊。”他轻声对门后的少年说。

叶修按下把手拉开门。

山羊角的青年仍然坐在餐桌边,脸上是难以掩盖的慌张和绝望。在他面前,叶修的灵魂挣扎着想要回到它本该在的地方,而原本封印住它行动的咒术就要失效了——

绑带上的“蓝河”两字全凭叶修的锢魂法阵勉力维持,只剩零星的笔划仍然残留,闪烁着与原初位面的意志对抗。


在这扇门本该通往的地方,轰然一声火光冲天。



※※※

间幕


“准备走啦?”

叶修拉上行李袋转过头,朝倚在他房间门口的苏沐橙笑笑。

“走了,再不回去要被老头子打断腿了。”

女子手背在身后啪嗒啪嗒走进他宿舍,随意在他床上坐下。

“时间过得真快,”她来回晃荡双腿,语气有些惆怅,“感觉你离开嘉世还是昨天的事,一转眼我们都和兴欣一起拿了冠军了。”

叶修弯起嘴角,难得露出几分感慨:“是啊,那时我在第十区新手区里差点被挤死,再过半年十三区都要开了。”

“……开荒那段时间,其实我很担心你,”苏沐橙无奈地笑笑,“你那时候实在太忙了,罪恶之城的时候居然连熬36个小时不睡,我怕你身体垮掉。”

“那不还有你们帮我吗。”

女子摇摇头:“我们没帮上多少。尤其是兴欣公会刚建立、等转会期过去那五天,我后来听果果说你连着好几个小时什么都没干,就盯着频道帮新手们纠错?这方面柔柔和包子也不懂,我和果果当时各自有事,没能帮你分担一点。”

“嗨,”叶修摆摆手,“就五天的事。”

“可管理公会最耗精力了,你本来就恨不得一天有二十五小时,在这些鸡毛蒜皮上还费去那么多功夫,实在没必要。——要是当时有个人帮你打理公会就好了。”

叶修笑笑:“这倒是,我毕竟比不过俱乐部公会底下那些有经验的管理人员,当时兴欣公会那叫一个乱啊。”

“如果能骗到一个其他大公会的高手来就好了,”苏沐橙玩笑地说,“虽然当时和你打交道的都是些习惯了勾心斗角的,说不准你本来能碰上一个厌烦公会斗争的实心眼高玩,就喜欢网游带公会纯粹的成就感的那种,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让人家帮你打五天白工呢。”

叶修无奈地看她一眼,拎着包站起身:“你也太异想天开了。我倒是想啊,但哪有这种人?厌烦了自家公会的尔虞我诈,抛弃高层地位来给我打白工?你给我找个试试。你看看当时那几个会长,什么中草堂蓝溪阁霸气雄图,哪个不是表面一套背后四五六套的,我能借他们的卧底打个守护魔神就算赚到了,之后那些卧底号不全跑了?”

“哎呀,我就随便一说嘛。”苏沐橙吐吐舌头,随他一同起身朝门口走去。

“老板娘他们呢?”

“都在楼下等着给你践行啊。”

“哟,搞那么隆重?”

情同兄妹的两人随意聊着,慢慢向楼下走去。

※※※



恶魔头颅低垂,沉默地听猎魔人复述之前发生的一切和他本人的推理。

“……就是这样,所以——”

“——我明白了。”恶魔终于开口,声音有一点不易察觉的颤抖。

“所以,”蓝河停顿片刻,闭了闭眼,有些艰难地说出接下来的话,“所以……这是个死局。”

叶修低头摸出一根烟,想想又塞了回去。

“没错。”他说。


对于这个时空奇点,叶修无能为力。

如果他一开始不拦下蓝河,那蓝河毫无疑问会死在那场车祸中,他的存在将会以他的死亡为开端被逆向抹消。可叶修也无法修复这个奇点,因为他的介入只会让原初位面的意志更疯狂地试图抹杀蓝河。

他的这两次尝试已经证明了,只要叶修还在蓝河身边,他就能一次次救下对方;可一旦他离开,蓝河就会死于愈发痛苦的非命。——叶修不可能寸步不离地陪这个蓝河度过一生。且不论他有他自己的世界,有重要的亲人和朋友,即使他真的决定用生命中剩下的漫长时光来搭救蓝河,对方的人生也会是场彻头彻尾的灾难:他将每时每刻都处在遭遇生命危险的阴影之下,他生命中的每一天都会充斥着各种匪夷所思的致命事故;尽管这些事故从不会殃及他人,可蓝河无疑会被当做灾星,被周围的人避之不及。

没有人应该经历那样的人生。

太过孤独,太过漫长。


而最重要的是,即使不去考虑蓝河本人的心情,即使叶修每次都能及时救下对方,护送对方到达寿终正寝的生命尽头,在他死后,他的存在仍然会被无情抹消——试图让他意外身故只是原初位面急切心情的体现,只要不从根本上修复奇点,自然死亡并不意味着蓝河的存在就能延续。

生死交替的刹那是混沌,在这一刻,存在与不存在之间的界限出现模糊,一个强大的意志便能以此为契机,将某个存在从这一点逆向抹消。

而不论意外身故或自然衰老,蓝河总会死去。

混沌的獠牙总会将他刺穿。


这些道理出身深渊的恶魔比叶修更快明白过来。他沉默良久。

“好吧,看起来是没有办法了。”他扯扯嘴角。

叶修没有应声。他摸出口袋里的金属打火机把玩了片刻。

蓝河犹豫了一下,把装有叶修灵魂的玻璃瓶推向对方。

“那这个干脆现在就还你吧,”他站起身,“我回深渊——”

“蓝河,”叶修打断他,语气平静听不出情绪,“你的愿望是,哪怕腐朽,只要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一点点曾经存在过的痕迹就行,是吗?”

“是啊,可是——”

猎魔人抬起头,眼里有炯炯的光:“你的第一假名是‘蓝桥春雪’。”

蓝河下意识点点头。下一秒,他倏地睁大眼。

叶修咧嘴一笑:“你说过,我是这个世界的例外。”

“那现在就只有一条路可走了,”他把打火机放回去,也跟着站起身,“我再去一次原初位面,问清你的真名……也为他所遭受的作出补偿。”

蓝河愣了愣,继而恍然。

“谢谢你,你是个善良的人,”他的笑容里混杂着感激与悲伤,“我很庆幸那天应答了你的召唤。”

二十年来第一次,叶修在蓝河面前缓缓露出毫不锋利的、真正的微笑。

“虽然我一直对恶魔没有好感,但我确实感谢你救了我,”他说,“我会写下你的故事。”


“‘你的愿望,我切实地收到了。’”


蓝河怔住,暗红的眼眸里露出一点怀念。

“‘那你还不快动手?’”他压住声音里的颤抖,微笑着说。


叶修走到门边。

“……那我去去就回。”他说。

蓝河点点头。

“……好。”


叶修最后一次默念本质异变的时空奇点。

他推开离别的门。



死巷和他第一次推开门时一样安静,好像之间的一切都从未发生过。

但那只是“好像”。

他走出巷口左转,看着蓝河三人走出便利店。少年的脸上是学生时代特有的无忧无虑,可叶修却让他眼中平添过于沉重的忧虑和惊惶。

猎魔人转头深深看一眼那条死巷——第二次来时察觉的异样感挥之不去,他似乎忽略了什么,但眼下这已毫无意义——远远跟上蓝河。

对一无所知的蓝河而言,今天的归途多半和往日一样平静。没有车辆在红灯时硬闯,商业街的熙熙攘攘一如往常,硕大的LED广告牌运转良好,为夕阳下的天空添上一抹浅浅的霓虹。居民区老旧但坚固的石板砖里生着青苔,踏上去有湿润的闷响,令人格外安心。阵雨虽然来得突然,但他们早有准备地撑起伞,多雨城市久经考验的排水系统工作勤勤恳恳,为地面扫去一切令人厌烦的积水。


蓝河在路口和同学分别,踏上回家的路。他走进十号楼,底楼等电梯的时候,有个脸生的男人和他一起。

进了电梯,他按下楼层按钮,后退一步让出点地方。但另外那人却一动不动。

是同一层楼的邻居吗?我怎么没印象……少年在心里疑惑着,微微偏头端详那青年,对方看上去格外严肃。

……咦?

“呃……我们刚才是不是见过……?”

青年闻言微讶地看向他:“……你大概认错人了。”

少年有点尴尬:“啊不好意思……不过你也住这层吗?”

青年摇摇头。

“我来找人的。”

“哦哦。”蓝河点点头。

叮地一声,电梯缓缓停下。


叶修在蓝河之后踏出电梯。

“对了。”他叫住对方。

“博远,你姓什么来着?”

“诶?啊,我姓许,言午许,”蓝河本能地应道,顿了顿,“——等一下,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

叶修不理他,不知从哪摸出一支笔,低头在手上唰唰写下三个字。

“是这样写?”他抬手给对方看。

蓝河下意识点点头。“——等等,你到底怎么知道我名字的?你认识我?”

叶修歪歪嘴角,露出一个有点自嘲的笑容。

“我认识你,”他低头从衣袋里摸出一个金属打火机把玩起来,停顿片刻,他停下手中动作,抬头望向神情开始由迷惑转为警惕的少年,“但看来你还是不要认识我比较幸福。”

蓝河皱起眉。

猎魔人推开打火机的顶盖,反方向推动打火轮。

伴随一阵机括齿轮运转的细碎声响,一段直径远大于打火机的金属圆柱从眼孔缓缓升起。叶修用拔剑出鞘的手势握住它。

然后拔出了一把通体寒光、足有半人高的银伞。

他朝被这怪异光景吓愣住的蓝河颔首致意:

“你的存在曾拯救过我的生命,尽管你本人对此一无所知,但我仍要感谢你。——同时,我为我曾经和现在的一切举动向你道歉。”

“我很抱歉,许博远。”


他手腕一抖,锋锐的伞尖已然抵上少年的心口。

他把全身的力量压上去。


许博远只听到一声细微的响动刺痛心脏。下一刻,痛觉被胸口蔓延开的湿润凉意淹没。他下意识低头,只听见心跳声和暗红的血液一起流出心脏,他的胸腔里安静下来。银伞巨大的冲力推得他向后退去,他踉跄一步倒向地面。

有谁用温暖的怀抱接住他。

思绪来不及跟上,他坠入无梦的寂静深渊。


叶修揽住蓝河的肩头单膝跪地,一言不发地注视对方眼里的光黯淡下去。这是他能为对方做出的最后的补偿。一场利落而安详的死亡。


空气凝滞一秒。

蓝河身周的暗色轮廓沉沉如墨,世界的刀笔刻下最后一划。

叶修臂弯里的重量倏地一轻。进行自我修复的位面在空气中激起一片涟漪。

许博远的存在散在骤起的风里。

而没了依托的千机伞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满室寂静。


良久,叶修起身收起武器,拍拍膝盖上的灰,走到许博远曾经的家门口敲开。

“你好,”女子把门打开一半,“请问你是……?”

远远传来女孩的声音:“妈妈,是爸爸回来了嘛?”

“……不好意思,找错地方了。”叶修微微勾了勾嘴角。

对方阖上门。

他闭上眼,重新按下把手拉开。

金色光核飞入他胸口,他的视线划过空空如也的玻璃瓶。

餐桌边空无一人。



苏沐橙哼着小曲推开门,随意和餐桌边的叶修打个招呼,走进厨房。她从肩上轻松地卸下旅行袋,扔到地上发出沉重的钝响。将刀具一把把拿出、消毒,放回刀架上后,她拎起空袋子出门,准备塞回玄关柜子里。

年轻的血族走了两步才反应过来,转头一看:

“咦叶修你写什么呢?你不是从来不写任务报告的么?”她隐约看见纸页右上角的猎人通用速记符,“深渊恶魔?我们这段时间抓过恶魔吗?”

“没,是我一个旧识,我在写他的个案笔记。”

苏沐橙疑惑地眨眨眼。叶修听起来和平时一样懒洋洋的,但她敏锐地察觉到对方不知为何兴致有些低落。

还没等她想明白,对方先开口了:“对了,怎么就你一个回来,莫凡呢?”

“他去买晚上要烧的肉了。”

“哦。你们练得怎么样?”

“蛮好的,”苏沐橙笑笑,“莫凡领会得很快。不过还是差一点功夫,毕竟是从头开始学的嘛。”

叶修的笔尖顿了顿。

“……从头开始?”他的语气有些异样。

苏沐橙眨眨眼:“……对啊,不是你当时把他带回来的时候说,他之前是只会趁乱扔暗器的野路子,让我从头开始教他正规的近身体术吗?叶修你怎么了?”

她担忧地皱起眉,看叶修难得露出怔忪的神情,望着纸上第一行,一言不发;良久,他缓缓睁大双眼。


叶修死死盯着纸上恶魔的真名,终于回想起一直被他忽略的那丝异样。

后两次进入原初位面时,明明蓝河遇到异常危险的时空点变化了,车祸不再发生,为什么当他要求去奇点发生处时,原初位面的意志仍然将他带到那条死巷而非别处?

他第一次对话蓝河明明是在对方走出便利店后,对方为什么认为他们在便利店门口撞上过?蓝河连续两次认为他们曾见过面,他本以为是对方隐约留下了前一条时间线上的记忆,但如果不是呢?


原初位面一次次试图抹消蓝河,是因为破坏其完整性的叶修不断介入、救下蓝河。

那么回到一切的开始:奇点是如何产生的?

突然出现的、试图以车祸抹杀蓝河的时空变质点,究竟是为何产生的?


当然是因为有另一个‘叶修’进入原初位面接触到了蓝河。


叶修猛地站起身。


TBC


评论(16)
热度(125)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