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喻黄】典型性花吐症

※沿用了花吐paro原作松田奈绪子《花吐き乙女》中染病者不会致死的设定

※少量叶蓝莫橙注意

※毫无科学性和逻辑可言

※话又说回来,花吐症本身哪有科学性哦(

===============================


【喻黄】典型性花吐症


黄少天从一夜安眠中醒来,迷迷糊糊摸过枕边的手机打开微博。最顶上一条是卢瀚文在罗马许愿池边上的自拍——时值十六赛季的夏休期,两年一度的荣耀世邀赛如期举行,中国队重新举起冠军奖杯后,国家队一群大神们高高兴兴地来了个欧洲深度游,最后一站便是罗马。

黄少天揉揉眼睛,又仔细看一眼照片。

“等……边上那半个脑袋是刘小别吗?”

他扫一眼热评,果然看到有眼尖的指出来,底下卢瀚文在一片庙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叫好声中慌忙回复:“啊啊啊啊小别前辈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没看见!!!!”乐得他捶床大笑。

然后就被脱手的手机砸了鼻梁。

“呜噗……!我靠痛痛痛……”他揉揉鼻根,卷着毯子翻身趴在床上接着刷微博,一边清清嗓子——大清早起来不喝水先大笑一通搞得他喉咙有点痒。

清着清着他只觉得嗓子越来越痒。

“咳咳咳,我去怎么搞的,咳咳咳咳……咳……?”

他低头死死盯着自己的枕头,难以置信地瞪大眼。


门口软底拖鞋的脚步声传来,喻文州一边围上围裙一边探头进来问他:“少天你还好吧,是不是呛到了?——早饭想吃什么?”

黄少天一翻身从双人床上坐起来,小心托起他刚才咳到枕头上的、干干净净新鲜芬芳的一捧银桂,对上爱人讶异的目光。


“……桂花酒酿圆子?”他不确定地建议道。



最后他们还是没把这玩意当早饭佐料。

毕竟糖桂花要准备两三天才行。


“所以,咳,”喻文州一边把糖和蜂蜜加到蒸锅上层的一大碗桂花里搅拌均匀,一边听边上的黄少天给他读网上搜到的资料,“这是一种叫花吐症的传染病?一般是单恋的人才会发病咳出花,等两情相悦了,吐出百合就会痊愈,其他人只要碰到这个花就会被传染,是这样,咳,没错吧?”

他有些难受地眯起一边眼睛,偏过头咳嗽起来。黄少天自然地抬起手在他唇边摊开手掌,替腾不开手的同居人接住咳出的杭白菊,可惜地啧啧嘴,转手扔进厨房垃圾桶里——虽然喻文州最爱喝菊花茶,但从头准备能用来泡茶的菊花干品着实太过复杂。

青年点点头,又在平板电脑上划拉几下:“我查了没在单恋的人会不会发病,但好像没什么结果。话说这不只是个同人设定吗居然真的会发生哦??你等我现在问问王大眼,看看他知不知道点什么啊。”

喻文州开了小火,疑惑地看他一眼,拿过柜子上的定时器。“你找他干什么?咳,”他调好时间,解下围裙挂到厨房门后,把吐出的花扔掉,“他不是只会看相吗?什么时候还拓宽业务了。”

“对哦,”黄少天一愣,翻个白眼,“被群里洗脑了,老有一种碰到超自然事件就找王大眼的错觉。”

他摇摇头,思索片刻,手指转个方向,点开另一个人的聊天窗口。

喻文州从客厅茶几上捞起钱包,好奇地问他:“你找谁了?”

“苏妹子咯,她们对网上这种同人梗什么的比较了解吧,——哎你去买菜?”

“嗯,顺便带点止咳糖浆,”喻文州折回厨房门口补上给黄少天的早安吻,顺手捏一把对方的腰,“晚上烧什么汤?”

黄少天嗷地一声躲开:“我腰还酸着呢你走开!大清老早吃什么豆腐哦!——你想喝啥?”

喻文州收回手老实地回答:“鸡汤。”

“那就鸡汤呗,啊不过——”

“——我不会买香菇的。”后半句话被爱人冷酷地打断。黑乎乎的鸡汤看着就不想喝好吗。

黄少天狠狠瞪着对方:“汤是你烧还是我烧?”

喻文州不为所动:“菜是你买还是我买?”

黄少天委屈了:“那我昨天还吃秋葵了!”

喻文州忍不住笑起来:“好好好,咳,这次就放香菇。”

黄少天高兴了:“文州你最好了!”


喻文州走到门口,想起什么,转头叫他:“哎记得等一下定时响了关煤气灶,我不带手机了啊。”

“知道知道,”黄少天刚坐进沙发,闻言点点头,转身隔着沙发背冲他挥挥手,“路上当心早点回来!”

他回身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起来,想想把刚打好的话删了,换一个问题发出去。



黄少天:

·苏妹子苏妹子你在吗

·你们女孩子是不是对网上那些同人啊cp啊之类的比较了解?

·我有个问题要问你!你在吗在吗在吗在吗?


苏沐橙:

·在在在

·虽然很想装作不在但你的开头引起了我的兴趣


黄少天:

·我去太过分了吧你还有没有一点同期爱

·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还不是这样冷酷无情的,都怪老叶那个不要脸的带坏你


苏沐橙:

·你的回忆滤镜也是很厚,我明明第一次和你打比赛就嫌你烦来着

·而且叶修就坐我边上呢,我给他看聊天记录了哦


黄少天:

·看就看我还怕他???老叶你不要脸不要脸不要脸!答应好昨天PK的又给我下线遁?!!!

·哎等等苏妹子你来广州啦?


苏沐橙:

·是啊,来吃博远哥烧的糖醋排骨www

·不等下所以你到底要问什么来着


黄少天:

·哦哦哦哦哦哦对我都忘了

·是这样

·你知道花吐症嘛?就是那个什么单恋的人会吐出花、两情相悦才能治好的病

·虽然我查的时候说它只是个设定但它真的在我身上发生了,搞得我现在咳个不停

·止咳糖浆能止住花吐症的咳嗽吗?

·还是直接吃感冒药?多喝热水?


叶修正帮蓝河择菜,余光里只见身边原本靠在莫凡肩上不停在平板上打字的苏沐橙突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猛地直起身,转头一看,她正一脸震惊地盯着屏幕。

他探身过去看:“少天说什么了你这个表情……?”

许博远从厨房里探出头:“哎叶修你菜挑好了没……咦你们怎么了?”

他疑惑地看着沙发上二脸震惊盯着屏幕的兄妹两人,和莫凡对视一眼,也好奇地走过去看。


“……诶诶诶诶诶诶?!!!!!”



黄少天又看一眼在发来一串问号感叹号之后再无反应的聊天界面,决定先去倒杯热水。

杯子刚拿到嘴边,他就听见桌上的手机不要命地响起来。他没理,先喝了一大口水才趿拉着拖鞋过去接电话。

“谁啊……嗯,苏妹子?”看见来电显示他愣了愣,接起来,“喂苏妹子干嘛,有什么事不能直接QQ说啊,我等你回复半天了。”

对面苏沐橙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小心翼翼:“打字说不清楚……叶修也有点事想问你,我能功放吗?就我们两个。”

“行啊,有什么不行的。”黄少天有点莫名其妙。

一阵悉索声过后,叶修的声音远远传来,难得有几分严肃:“少天,你真的得这个……花吐病了?”

“是啊,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黄少天干脆也开了免提把手机扔在沙发上,自己盘腿坐下,抱着喻文州早上拿出来的半个冰镇西瓜用勺子吃起来,“这难道不应该只是个什么同人设定吗,居然会真的发生,关键是完全没有预兆啊。昨天我还好好的,就今天早上一醒过来就开始咳嗽,咳了一枕头银桂,我还以为自己没睡醒。——哇老叶这两天西瓜超甜,你和蓝桥也去买两个吧,正好苏妹子在。”

话筒那段短暂沉默片刻。

“……黄少你听起来怎么一点都不担心?”

“嗯?也没什么太要担心的吧……网上说这个病又死不了,然后咳嗽也不是太厉害,虽然是蛮难过的但也没有到担心的地步。为什么这么说?”

苏沐橙听起来正在努力思考措辞:“不是,就……这个病不是单恋的人才会得嘛,那你……和喻文州那么多年……怎么突然……”

黄少天一拍大腿:“对啊!我也觉得奇怪,我之前和文州想搜没单恋的人得病的特例,查来查去也查不到。所以想问问你嘛,感觉你和云秀小戴是不是对这种更了解一点。”

“我们也只是知道这个设定,并没有在现实中碰到过好嘛。”苏沐橙有点哭笑不得。

叶修突然开口:“喻文州人呢?”

黄少天眨眨眼:“他出去买菜了,咋?”

“没事,”叶修的语气轻松,但黄少天敏锐地感到他只是表面上轻描淡写,“我们再帮你上网找找,说不定能找到什么。”

“行啊,谢啦老叶沐橙。”


黄少天挂了电话,还在思考叶修和苏沐橙那边有点沉重的氛围是怎么回事,不到半分钟,铃声又催命般地响起来。

“怎么搞的,谁啊——嗯?哦。”黄少天一低头发现自己的手机并没有来电显示,才反应过来是同款默认铃声的喻文州的手机。他本想等它自己停下,奈何手机响了十几声挂断后没几秒便重新响起,他翻个白眼,认命地放下西瓜,伸长手臂去够茶几那头的电话。一看来电显示他就“我靠”了一声。

“喂——”

“文州,你和少天之间还好……嗯?”对面人似乎把电话拿远了一下,“喻文州?”

“是我,文州出门没带手机。我去老叶你干嘛?催命一样的,我正吃西瓜呢!”

“……”

饶是叶修也无语片刻,最后他斟酌着说:“少天啊,你和文州之间,没什么问题吧?”

黄少天一脸不解:“没啊,挺好的,我们能有什么问题?我刚才就想问,你和苏妹子犹犹豫豫的想说啥?”

那边苏沐橙似乎低声说了句什么,叶修打开免提。“你们没有……感情危机?”


黄少天愣了愣,终于反应过来了。



“我勒个去你们想什么呢!我和文州怎么会有感情问题啊,再说了,文州碰了我咳的花之后也得花吐症了啊。诶我之前没说吗?”


苏沐橙:“啊?!?!?!”

叶修:“……你们两个到底什么情况!”



门铃声响起的时候黄少天刚摆好姿势准备把最后一口西瓜挖下来。

他手忙脚乱地刮下西瓜塞进嘴里,光着脚冲到门口:“来了来了咳咳咳!”

喻文州空出一只手帮对方顺气,低头便看见门口两双鞋。“少天你又光脚当心感冒——嗯?家里来客人了?”他换上拖鞋走进去,便看见沙发上两人正用诡异的目光扫视他,“诶,叶修……苏沐橙你什么时候来广州的?”

“就昨天。”苏沐橙死死盯着喻文州,见对方抱歉地冲自己笑笑示意她稍等,先把手里的购物袋随手放到餐桌上,帮黄少天拿了拖鞋到玄关,又折回餐厅把东西一样样拿出来、分门别类地放好。“麻烦等我把菜稍微收拾一下,”他一边把东西放进冰箱一边和她寒暄,“莫凡和你一起来了?”

女郎点点头:“他在叶修家帮你们蓝溪阁抢中草堂的Boss顺带拾荒呢。”

喻文州忍俊不禁:“那还真是谢谢蓝桥。——你们怎么突然想起看我们来了?”

叶修朝他挥挥手里剥好的荔枝,递给苏沐橙,自己又拿起一个:“这不是蹭吃蹭喝来了嘛。哎,今天午饭吃啥啊?”

黄少天趿拉着拖鞋啪嗒啪嗒走过来帮喻文州一起收拾,顺手把刚才咳出来的桂花扔进垃圾桶,冲叶修做个鬼脸。“老叶你还敢再无耻一点吗,我跟你讲,你待会儿只能吃昨天的隔夜饭了。哎苏妹子清蒸桂鱼吃不吃?”

“吃!”苏沐橙眼睛一亮点点头,但看见对方指尖落下的幼细花朵,又有些担忧地皱起眉。叶修见状安抚地拍拍她肩膀。


“哎文州少天,”他招招手,“午饭的事先等等,我们坐下聊聊呗?”



叶修看看神色坦然的喻文州和黄少天,直截了当地开口:“既然你们俩都得了花吐症,我就直问了——少天,你喜欢的是喻文州吧?文州你也是,你喜欢的是少天吧?”

黄少天挑挑眉:“这不是废话嘛。”他转头看一眼身边的喻文州。

“我不喜欢文州还能喜欢谁?”

喻文州朝他笑笑,拍拍他手背,拇指指腹在他手腕内侧摩挲两下。“我也是,除了少天不会再爱上别人了。”

黄少天弯起眉眼,和身边人相视一笑。


苏沐橙闭上眼,双手捂脸低下头。片刻后她放下手抬头长叹一口气。

“我以为我是来解决感情问题的。”

叶修见状同情地拍拍她肩膀。



“啊,”苏沐橙愤怒地吃了两个荔枝后突然想起来,翻出手机划开屏幕,“网上各种说法都不一样,不过除了都说要两情相悦之外,还有很多说了要亲一下才行。”

她欲言又止地看一眼两人,又看看叶修和自己:“……我们给你们腾个地方?”

黄少天眨眨眼:“不用啊,我和文州早上早安吻过,并没有什么用。——是不是要牵手之类的?”

一边说着,他一边握住身边喻文州的手,想了想,又改成和对方十指相扣。他清清嗓子。


“没用啊。”他苦恼地看看落到另一只手心里的桂花,展示给叶修和苏沐橙看。


边上默不作声的喻文州忽然轻轻挣开被握紧的手,揽过黄少天给了他一个紧紧的拥抱。

“???怎么啦文州?”黄少天下意识回抱住,有些茫然地问。

过了片刻对方放开他,一脸坦然地给他看手里的杭白菊:“没什么,顺着你们的思路试了试,看起来也没用。”


苏沐橙把手机狠狠塞进包里。

“我们回去吧。”她面无表情地对叶修说。



“哎哎哎别啊,说好了帮忙出出主意的呢!”

苏沐橙恨不得用荔枝皮糊黄少天一脸:“你们这是需要帮忙的样子么!”

黄少天瞪大眼:“当然需要啊!你看我们还吐着花呢!”

喻文州配合地咳了两声。

叶修懒懒翻个白眼:“问题是我们看来也帮不了你们啊。沐橙也只知道这个病的病因是单恋,所以我们才千里迢迢跑来看看你们有没有感情问题。结果倒好,你们就用秀恩爱来回应我们两个真挚的战友情?好意思么你们。”

“但多一个人多一种想法嘛,群策群力总好过我和少天两个人,”喻文州悠悠开口,“就因为我们两个的病因一定不是单恋,所以才需要两位高手帮忙想想有什么其他可能呀。”


叶修和苏沐橙对视一眼。

“桂鱼记得蒸嫩一点哦。”女子一脸严肃地说。



茶足饭饱之后,四个人坐回沙发上,人手一碗冰镇酸梅汤,盯着茶几上一堆花瓣苦思冥想。

“一个猜想。”叶修忽然开口。

其余三人洗耳恭听。

叶修:“说不定就是花吐症之神搞错了呢。”

黄少天:“……嗯??????”

叶修双手一摊:“仔细一想,你们连花吐症这种设定都能接受,为什么不能接受搞错的可能性呢?工作失误,多正常啊。”

黄少天:“……我很想反驳。……但我居然反驳不了。”

他愤怒地端起碗一饮而尽。

喻文州思索片刻。

“倒也确实是一种可能,”他食指抵住下巴,轻轻敲击,“但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更难解决了。——一个猜想:花吐症之神找起来可能不是很容易。”

苏沐橙为这无果的猜想假模假式地鼓鼓掌,低头接着疯狂按手机。之前征得两位当事人同意后,她就和同期的楚云秀介绍了情况,两人激烈地讨论起来。

突然她抬起头。


“一个好梗……啊不,猜想。”她开口。

“你们俩要不要出个柜试试?”



她把手机放到三人面前给他们看聊天记录。

“我和秀秀研究了一下,觉得问题可能出在‘两情相悦’上。”

黄少天:“……我和文州都不算两情相悦的话,花吐大神的标准未免也太苛刻了吧?!”

“不不不,”苏沐橙摆摆手,“可能是这个样子——你们看哦,一般在同人里,花吐这个梗最后都会搞到其中一方在枯萎的没枯萎的花海中暗自神伤奄奄一息,这时候另一方焦急地冲进来给他一个治愈之吻,对吧?”

喻文州:“……怎么说呢,其实我们,没怎么看过同人。”

黄少天:“……我突然觉得用吐花熬糖桂花的我们有点对不起花吐界同仁们。事先没看操作手册,大意了。”

苏沐橙一瞬间露出了“就是说啊给我有点身处虐梗里的自知之明啊”的表情。

她一合掌:“总之,我想说的是,一般两情相悦的场景其实都会搞得很大。反过来推理,我们可不可以认为,对于花吐大神来说,至少要搞个大场面才算‘两情相悦’?”

叶修当啷一声盖碗定论。

“总之你们要搞点事。”



黄少天举手表示不解:“诶不对啊,等等,那为什么要我们出柜?我和文州的事职业群里的不是都知道吗?”

喻文州沉吟片刻,“啊”了一声。

“实际上,我们好像……”

苏沐橙点点头,手指戳戳手机屏幕:“我和云秀仔细回想了一下,其实你们从来没明确说过你们在一起了,只是大家看到你们闪瞎人的举动,自然而然就那么认为了而已。”

正说着,她手里的手机发出一声消息提示音。她低头一看。

“看嘛,果然,”她冲他们挥挥手机,“张新杰查了一遍四期群和职业群的聊天记录,你们没正式出过柜啊。”

黄少天:“……等等你有必要为这事找张新杰么!你怎么说的啊,‘张新杰帮我看看喻文州和黄少天有没有在群里正式出过柜在线等急’么?!想想就好羞耻!”

喻文州安抚地拍拍他手背。

“如果按这个思路想的话,确实,我们跟家里摊牌也很顺利,换句话说……”

“——就是没搞出过什么大场面呗。”叶修剥了一个荔枝,说。

他把荔枝壳一扔,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开口:

“行啦,被形式主义的花吐大神坑了的壮士们,搞事吧。”



荣耀职业群。


夜雨声烦:

·那啥,在这个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的日子里,首先让我们恭喜国家队的小朋友们拿到世邀赛冠军!虽然你们再厉害也是比不上当年的本剑圣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枪淋弹雨:

·……黄少,那已经是半个月前的事了


夜雨声烦:

·阿轩住嘴!苏黎世到这边有时差不知道啊!

·然后!咳,俗话说得好,人逢喜事精神爽福有双至祸必单行捡日不如撞日等等等等

·因此在这个大好的日子里告诉诸君一个双喜临门的好消息

·我和文州在一起啦谢谢大家!


索克萨尔:

·谢谢大家


枪淋弹雨:

·…………………………

·两位,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


王不留行:

·[冯宪君鼓掌.gif]



“这样好了吧好了吧?唉实在太羞耻了怎么可能有用啊,苏妹子老叶你们不会其实只是想看我们羞耻普雷吧我勒个去咳咳咳——”

他震惊地看着自己手里那朵银白色的百合,瞪大的双眼里飞过一片片“卧槽这也可以?!”“真的假的?!”的弹幕。

黄少天又看看喻文州,发现他也有点呆愣地捏着百合的花托,露出少见的难以置信的无奈微笑。

叶修苏沐橙很快掩饰好自己“我靠我就随口一蒙居然真的说中了”的惊讶表情,前者瞧瞧两个像举着酒杯一样捏着花托的人,清清嗓子,用手边的银勺轻敲瓷碗。

“那么,让我们祝福这对新人。”

苏沐橙呱唧呱唧鼓起掌来。



“锵锵!这是给黄少队长你们的纪念品~!”

卢瀚文说着递出一大包礼物,随即被黄少天亲热地在头上揉了一把。

“谢谢瀚文,”喻文州接过东西,“不过别叫我队长啦,现在你才是队长。——在欧洲玩得怎么样?”

“诶嘿嘿,习惯了嘛,”卢瀚文挠挠头笑笑,“欧洲很好玩!你们有咩看到我发的票圈和微博呀?”

黄少天咧嘴一笑:“看到了看到了,你那张许愿池的自拍还特意只拍了半个刘小别,可以呀小朋友,不忘蓝雨死怼微草的传统,很不错嘛。”

“哎呀都说了不是特意的了……”

卢瀚文哭笑不得地护住自己的脑袋免受进一步蹂躏,片刻后又振作起来。

“对啦!我在许愿池那里投了好多个硬币许了好多愿呢!不知道神收不收呢……”他掰起手指数起来,“什么祝家人身体安康啦,俱乐部边上能再开一条美食街啦,好朋友都心想事成和喜欢的人两情相悦啦……”

黄少天:“……”

喻文州:“……”

黄少天:“……等等,我好像听到了一个熟悉的词汇。”



“嗯?”卢瀚文眨眨眼,“不是啊?我怎么会许愿黄少和文州哥两情相悦?你们不是老早就在一起了嘛?我说的是队里的新人啦。”

黄少天撇撇嘴:“也是,哪有那么蠢的巧合……”

喻文州:“——咳咳咳。”

黄少天转头:“怎么啦是呛到……了……吗……——又来???”

喻文州摊开手心,发现这次是一张沁满花香的纸条,上书:

“经许愿当事人反馈,现查明是本花吐系统记录员操作失误,对于给您和您的伴侣带来的诸多不便,我们在此表示深切的歉意。”

纸条只维持了不到十秒,便无声地碎成雪白的花瓣。

两人面面相觑,卢瀚文在边上一脸茫然。

黄少天最先反应过来。

“我靠???搞了半天老叶个乌鸦嘴居然猜对了,居然真的是工作失误????有咩搞错啊老子要投——呸呸呸!”

他愤怒地展开呛住自己的纸条,发现上面只写了“投诉热线”四个字,后面跟着一串数字。

场面沉默一秒。

喻文州一把掏出了手机。


“等等文州你还真打啊?!”


END



评论(7)
热度(518)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