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叶蓝】非典型性灵魂伴侣

※突发脑洞,Colour-crash (灵魂伴侣-色击)设定

※……的恶搞(。

※过两天更新海水坠落

※假装这是一个同性恋爱很正常的世界

============================


【叶蓝】非典型性灵魂伴侣


1.

太初伊始,人类诞生于旷野。他们睁开眼,只看到一片黑白的世界,而他们成长于其间。

直到某一日,他们遇到自己的命定之人——视线相对的那一刻,视野被光覆满,世间万物在他们面前绽开本来的颜色。

那种冲击透过视网膜直击灵魂,于是人们本能地明白,这个给他们的世界带来色彩的人就是他们原初的伴侣;他们灵魂相连,如果失去彼此,他们眼中的世界将黯然失色——字面意义上的。


然而在遥远的过去,只有极少数人能有幸在人生旅途上遇见他们神赐的伴侣。


2.

——因为他们多半在找到伴侣之前就死于非命了。


3.

比如,在打猎时,因为看不到藏在绿色林叶间的土色野猪,所以被冲撞重伤致死。

比如,在采集时,因为分不清形状一样颜色不同的果实,所以误食毒果中毒致死。

又比如,在野外躲藏时,因为无法选择迷彩的服色而无比显眼,被敌人一击致命。


总之就是活不长。


4.

于是,根据物竞天择的规律,天生缺失色击基因的人们存活得更为长久,色击基因逐渐退化,越来越多的人从一出生便有幸能看见世界本来的面目。

及至近代,对于极少数不幸(或是幸运地?)仍然保有色击基因的人,发达的医学为他们提供了抑制蛋白。

一针解千忧。


5.

对于现代人而言,“色击”是过去的遗骸。灵魂伴侣这一概念所包含的浪漫情怀或许让他们心动,但生来识色的人并不能忍受重新回到黑白世界中的痛苦。色击基因就像是智齿,古人将后者视作身心成熟的象征才如此命名,但现在你只会捂着腮帮子坐上躺椅,听牙医说哎呀它要把前面的牙顶坏了来我给你拔了;世界曾经那么小,但它如今那么大,也许你的灵魂伴侣在地球另一端,你为什么要为了所谓的天注定忍受眼中长年的单调?


6.

身为现代人中的一员,许博远自幼在这样的熏陶中长大,他也和同为色击阳性的母亲一样,从未为他出生时的那一针抑制蛋白心怀不满——毕竟,他的父母并非灵魂伴侣却也情深意笃,足以证明色击基因和智齿一样不过是还未完全退化的部件,他不过是有些倒霉地赶上了进化不足的那批人。


但这长年以来的固有认识似乎要被推翻了。


7.

许博远绝望地把目光从电脑屏幕上移开,伸手揉揉发痛的双眼,头一次希望自己没打过那劳什子的抑制蛋白。

我真傻,真的,我怎么从来没意识到黑白的世界那么可爱呢。

他忍不住猎奇心理又瞥了一眼屏幕,下一秒就痛苦地闭上了眼。


世界上怎么会有君莫笑这种辣眼睛的搭配呢!!!


8.

真的,许博远托腮阴沉地盯着屏幕上画风不羁的散人想,这哥们儿不会小时候没打过抑制蛋白吧。

蓝溪阁的剑客忍住转开游戏视角的幼稚冲动,只想快点和君莫笑商量完不平等条约走人。新区开荒碰上君莫笑这么个货已经够让人烦的了,而眼前和他聊着不平等条约的这位爷简直是个会走路的大型审美灾难。

辣眼睛的外在加上不要脸的内在,君莫笑在毫不知情中就对这位小同志完成了双杀。可惜他完全没意识到对面这位内心汹涌的吐槽,高高兴兴地操纵角色用千机伞敲敲蓝河肩膀:

“哎不错不错,和明白人聊天就是爽快,下次还找你啊。——材料在哪儿呢?”


大爷你可千万别找我!我送你十个白狼毫你找车前子做你的冤大头行不行?!

蓝河愤愤地把材料交易给对方,鼠标被他按得咔咔响。青年苦于吐槽骂不出口,只好在心里默默安慰自己:

别在意,你和一个审美横死的宅男生什么气,许博远你线上线下都丰神俊朗,对面那货线上头重脚轻印象派,线下多半虚胖眼袋小肚腩。莫生气莫生气,气出病来无人替。真的,我跟你讲许博远,君莫笑肯定是个标准宅男,穿老头背心花裤衩人字拖的那种。


君莫笑正清点着材料,就听见对面蓝河那边传来一阵哈哈哈的笑声。

“哟,乐什么呢蓝河同志,”他掸掸烟灰,也咧嘴一笑,“跟我做生意特别高兴吧?哎我就说嘛,哥这种老实人现在不多见了。”

哈哈哈立刻变成了惊天动地的咳咳咳。


被口水呛到的蓝河气哼哼关了麦开始打字,默默在内心扎起小人。

卧槽君莫笑,我……

……我咒你出门红配绿哼!


9.

因为这段插曲,从此蓝河心目中君莫笑的形象就莫名固定在了抠脚大汉这么个水准,还是个色击阳性没打抑制蛋白的谜之审美抠脚大汉。


直到他听说君莫笑是叶秋,啊不,叶修。


10.

许博远和同僚围坐在屏幕前,屏息等待当了十年神秘人的叶修第一次参加公开采访。

然后看到了一个比荣耀第一花美男周泽楷没差多少的虚胖脸帅哥。

……至、至少虚胖的部分我猜对了哈哈哈。

蓝河绝望地朝身边的笔言飞伸出手。


“二笔,给我一把刀。”

我选择死亡。


11.

“——啊,这次抽到的网友提问很有趣呢:‘君莫笑的外观实在太辣眼睛啦,虽然不太可能,但叶神你不会是没打抑制蛋白的色击阳性吧?!’不知道叶神对这个问题有没有什么要说的呢?”

“网友同志脑洞很大啊,”叶修眯眼笑笑,“现在哪有敢不打针的色击阳性,还能不能看红绿灯了?我就是个普通的色击阴性,君莫笑的外观,那不是新区开荒弄不到配套的好装备嘛,只好委屈一下十区各位的眼睛了。”

蓝河打闹的动作突然一顿,从对方的玩笑里感到了一丝真切的无奈。

……是啊,叶修这样的人怎么会沦落到和他讨价还价低等材料的地步呢?他和嘉世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心一软。


“——哎谁要看不过去,赶明儿给我送一套好看又好用的,我肯定立马换上。多送几套同属性不同颜色的啊,我天天轮着穿。”


……他把心里对准自己的刀尖硬生生掉了个头。

心软个屁!君莫笑吃我一刀!


12.

从抠脚大汉变成叶修之后,君莫笑就淡出了蓝桥春雪的生活。本来嘛,一个职业选手,一个职业玩家,还不同队,怎么想都不会有交集;毕竟,就算是兴欣和蓝雨对战的时候,蓝河也要忙着和其他人一起组织粉丝应援,顶多远远看一眼叶修罢了。

而在十赛季结束、叶修宣布再次退役后,蓝河也不过是唏嘘片刻,转而考虑起了更实际的问题:

哎哟我去,这一退役人又找不到了,我还能不能让他用签名抵我五天工资啊?好歹留个纪念呢。


隔壁曙光旋冰催他上线,他一迭声应了,转头就把这胡思乱想忘在脑后。


13.

这可能就是为什么,几周后,临时被抽调到联盟总部担任国家队随队之一的许博远先生,在听见有人问路时的第一反应是:

“啊,不好意思先生,联盟大楼里全面禁烟。”

然后。

“哦会议室在前面左转第三个门。”

再然后。

“……叶神??????????”


许博远眼前的世界瞬间黯然失色。


14.

叶修有点好笑地看着面前震惊到完全愣住的小青年,在他眼前挥挥手。“哎回神了,”他瞥一眼对方的名牌,“小许是吧,也不至于那么夸张吧,我猜猜,你是我粉丝?”

对面人一个激灵,下意识地反驳:“不是!我的偶像是黄少!”

叶修啧了一声。“粉话唠有什么前途,我看你这样子话也不多。——行了我赶着去开会,谢了啊,”他摆摆手,又想起什么似的指指嘴里叼着的烟,“放心,烟没点。”

他最后看一眼对方,转身向会议室走去,心里有点疑惑。那叫许博远的青年还是一副被雷劈的样子,眼睛瞪大,脸色甚至有些发白,怎么看也不像是见到新晋(退役)冠军的反应。

我看起来很可怕吗?他无意识地摸摸下巴。


15.

被晾在原地的许博远此时正面临人生最大的危机。

他很慢很慢地眨眨眼,抬起微颤的指尖在眼前晃两下;骤然飙升又放慢的心跳让他有些气息不稳。他环视四周,走进最近的休息室,脱力地跌进沙发里。

蓝河仰头靠上沙发背。在他头顶,米白的胶合板吊顶在阴影中泛起微微的湖蓝色。实木的窗帘杆上暗红的窗帘重重垂下来。沙发边上的盆栽久未打理,墨绿的叶片边缘生出枯黄。这个有颜色的世界对蓝河来说是如此理所当然,以至于他有时甚至会忘记自己并非生来如此。

直到刚才。

对上叶修视线的那一刻,蓝河眼前的世界如受重击一般骤然褪色,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下一秒,好像过去模拟信号不稳的电视一般,色彩又一瞬间击穿了他的视野。

失色的过程其实只有短短一刹那,但蓝河周围的空气仿佛随着颜色一同被抽空一般,令他的呼吸和心跳都停滞了。色彩恢复的那一刻,蓝河的心跳陡然加快,四肢百骸如同摆脱了地心引力一般倏地轻松起来,他的耳边传来远古的风,他在斑斓的色彩里看见了混沌中的胚胎长成无边的寰宇。

——这并非自己脑内美化过的修辞,蓝河突然意识到,这是再客观不过的生理反应。不需要任何专业人士向他解释,他本能地明白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人的造物永远无法压制住创造人类的自然的造物——在灵魂原初的冲动面前,再多的抑制蛋白也是白搭。

想要靠近,想要回归,想要完整。

想要让灵魂的另一半看到世界本来的样子。

这才是灵魂伴侣。


16.

……等一下,这样就很尴尬。

蓝河从短暂的脱力中恢复,惊得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里跳起来。


是说叶修是他的灵魂伴侣哦?!

那个叶修?!


不不不,先不提对方的各种荣耀教科书之类的头衔,最重要的是——

特么的叶修是个色击阴性啊?!

这边蓝河从对方眼里看见直击灵魂的宇宙本源啥啥啥,那边可只看见了一个面对自己僵成棺材板的联盟工作人员诶?

难道蓝河要跑过去说,哎叶神不好意思,虽然你是个啥也感觉不出来的普通人,但其实我们是(单方面)的灵魂伴侣哦;虽然之前我们没见过面,但因为你是我(单方面)的灵魂伴侣所以我们速度谈个恋爱领个证吧☆


……还是算了。


17.

被“哇色击居然不只是个设定吗?!”和“哇我的灵魂伴侣居然是叶修?!”的双重冲击敲得三魂不稳七魄不定的许博远先生在做了三组深呼吸和十个深蹲跳之后终于冷静下来,决定灵魂伴侣什么的就随它去吧。

从小的家庭环境和教育决定了他对这个词汇着实没有太多留恋。对许博远来说,与其抱着“我们命中注定在一起”的轻率想法强拉着并非熟人的对方开始一段可能不得善终的关系,倒不如和认识的人脚踏实地地认真经营一段没有绝对保证的感情,也许反倒能有美满结果。


所以,灵魂伴侣是行业大神什么的,就等老了之后当逸闻讲给孙女听吧。

蓝河被自己的奇思妙想逗得傻笑起来,重新开始手头的工作。


18.

……但是果然还是会在意!

蓝河第十八次无意识瞄了一眼斜前方和喻文州黄少天方锐一桌吃饭的叶修,深觉这个男人真是从十区认识他开始就不让人消停。

虽说蓝河决心放弃“灵魂伴侣是叶修”这个设定,但不管怎么说这件事还是让他一次次地感到不可思议,对叶修的下意识关注自然也多了起来。不知情的人看见他现在的样子,多半会以为他是个害羞到不敢问叶修要签名的忠实迷弟。


视线又一次不自觉滑向对方那边后,蓝河啧了一声,狠狠夹起一口菜。

粉红色大象么你是!


19.

趁斜对面的人低头夹菜的功夫,叶修不动声色地用筷尾敲敲身边喻文州的手背。

“哎文州,”他下巴微微一抬,低声说,“那边那个工作人员,小许,是你们蓝雨的吧?”

喻文州顺他指的方向一看,有点惊讶:“是,这次临时调到总部的。怎么,叶神认识他?”

“那倒不是,他好像认识我——我是说有私交的那种。”

背对蓝河的黄少天和方锐闻言都好奇地扭头去看,黄少天一看就高兴了。“哟这不是阿远嘛,我都不知道他也来了,”他回过头,带点小得意地咧嘴一笑,“我粉丝!”

叶修懒得理他。“是是是,少天大大粉丝特别多——但我不记得我认识几个话痨粉啊?”

在黄少天压低声的“我靠老叶你说谁话唠”中,喻文州眨眨眼,反应过来:“我想起来了,小许是网游部的,大概十区开荒的时候和你打过交道吧。”

叶修思索了一会儿,恍然大悟:“哦,那个谁,蓝河——蓝桥春雪,是不是?”

黄少天点点头,嫌弃地把秋葵扔到隔壁方锐碗里,又飞速地偷走一块肉。“你把十区搞得鸡飞狗跳的事全联盟都知道,”他飞快把肉塞进嘴里,一手护着碗,一手用筷子谴责地指指叶修,“说,你是不是当时逼着我们蓝溪阁的人签过不平等条约?”

“哎文州你管不管了?!”方锐气急败坏地和喻文州告状,一边偷摸把筷子伸向对面叶修的盘子,被对方稳稳拦下,“我靠老叶你——文州你看看,就老叶这种连块肉都舍不得和队友分享的,当时肯定把蓝河压榨得连个强力蛛丝都不剩。这我就看不过去了,好歹也曾经是蓝雨人对吧,文州你快找他算账!”

顺带让我趁机抢点肉啊?!

喻文州笑笑,筷子在自己碗里拨拉两下:“当时十区开荒的时候,听大春——就是蓝溪阁会长——跟我说,因为君莫笑的原因,各大公会压力都蛮大的。小许对你印象深刻也很正常。”他把挑出来的秋葵全都夹进黄少天碗里,笑眯眯地看着痛苦得脸都皱起来的队友:“不要挑食。”


叶修闻言,装作不经意地视线一扫,果然又一次看到蓝河匆匆低下的脑袋。他挑挑眉,若有所思。


20.

蓝河只觉得这顿午饭吃得如芒在背。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某一刻,从叶修那张桌子似乎传来了不止一道视线,但当他抬起头,只看见黄少天和方锐的后脑勺、拦着方锐伸筷抢食的叶修,和笑看这两人幼稚行为的喻文州。

……是有够幼稚的。

他正津津有味地看着大神们用筷子打架,叶修不知有意还是无意,视线忽然扫了过来。蓝河连忙低下头,也不知自己在心虚什么。

我去,不会被发现我一直在看他了吧……不会的不会的,错觉错觉。


等下午路过吸烟室时被里面人一招手叫住时,蓝河才悲伤地意识到,那并不是错觉。

“叶神找我有事?”他强作镇定地问。

“随便聊聊,这不是一个人抽烟闲得慌嘛,”叶修似笑非笑地朝他示意手里的烟,“我们也算熟人了,是不是,蓝河?”

做你的熟人也是很倒霉,蓝河暗暗翻个白眼,还要定时吸二手烟。


……呃等下他刚才叫我啥?

“你、你你你怎么知道的?!”

看见青年猛然瞪大的双眼和吓得微微弓起的背,叶修笑得喷出了一个烟圈:“至于反应那么大么?就你一顿午饭的时间看我二十多次,我要还注意不到,那得迟钝成什么样了。”

他好笑地摇摇头。“不过我也没想到你记性还挺好,”叶修在烟灰缸边缘磕掉一段烟灰,开玩笑地指指他,“这点小事也记那么清楚,小心眼了啊蓝河。——不就欠你五天工资么,我那不是太忙给忘了嘛,补上补上。”

蓝河眨眨眼,一脸迷茫:“什么五天工资……”


21.

……我靠对哦你不说我都忘了!!

混蛋叶扒皮你还欠我五天工资呢!!!

连本金带利息地还给我!


22.

看见蓝河的表情从迷惑到恍然大悟再到咬牙切齿,叶修才知道他想岔了。

“哎不是为这事啊?”他好奇起来,“那你怎么总盯着我看?你不是少天的粉么?”

是啊,我不是黄少粉么,你以为我想盯着你看哦。


蓝河正纠结于“啊哈哈哈毕竟第一次见到活的叶修大神还是有点小激动”和“其实叶神我真的是在看黄少就算只能看见后脑勺但我毕竟是真爱粉!”这两个借口里选哪个,就感到心脏又像揣了山兔一样突然加速。


23.

“因为我是色击阳性。”他鬼使神差地说。


24.

叶修疑惑地扬起眉,片刻后反应过来。

他弹烟灰的手停住了,难得露出了全然的惊讶神情。

“我是你的灵魂伴侣?”他微微瞪大眼,想起初次撞见时蓝河的奇怪反应,“你上午碰到我的时候色击了?”


蓝河也愣住了。

我那愚蠢的心脏和嘴啊你们不听我的指令干了什么?!


25.

“呃……不是,那什么,”青年绞尽脑汁试图搪塞过去,“我那个……”

很好,他的大脑也罢工了。

该死的生理反应。

蓝河泄气地翻个白眼。“好吧,对,叶神你是我的色击对象,但我刚才真没打算告诉你,那是本能反应,我控制不了,”他诚恳地直视对方双眼,“我并没有打算因为这个赖上你或者硬拽你和我谈个恋爱什么的,真的。我知道你是色击阴性,对于我说的你不可能有任何同感,这很正常。本来现代社会也几乎没有双方都是阳性的灵魂伴侣,这种东西也没有法律效力。”他耸耸肩:“我以前从来不知道抑制蛋白会失效,多半只是个意外吧。叶神你别在意,就把它当做是……”

他斟酌一下措辞。

“……国家队训练途中一次有趣的插曲?”蓝河歪歪脑袋,不确定地说。


26.

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后,叶修在蓝河说话时一直认真地听着,半眯起的懒散双眼里目光却是无比冷静和清醒。

蓝河一口气说完那一大段话才意识到叶修正紧紧盯着他,对方沉默良久,他顿时有些紧张。

这、这是要干什么?总不能是生气了吧?又不是我让你变成我灵魂伴侣的?!


一段烟灰承受不住自身重力落下,叶修终于开口。

叶修说:“没事儿,要谈就谈谈看呗。”

蓝河说:“啊?”

叶修说:“谈恋爱。”

蓝河说:“……啊?!!!”


27.

“……不是,叶神你说什么?”蓝河确信自己是听错了。

叶修收起方才眼中的锐利,把烟蒂摁灭在烟灰缸里,嘴角一挑:“正好我们都是单身,又正好有这么个契机,谈谈也没什么损失嘛,你说对吧小蓝同志。”

对个鬼啊!

蓝河有点崩溃。“叶神你这有点太随意了吧……”他无力地胡乱比划几下,试图说明这个主意的不靠谱之处——具体说来就是哪里都不靠谱,“我们之前都不认识……”

“哎你这可就见外了啊,”叶修指指他,“十区的时候我们关系不是挺不错的?”

我倒是不知道被迫给你这个山大王付买路财是关系不错的表现,蓝河腹诽。

“——而且,”叶修语气一瞬间认真起来,连带背脊都挺直了一点,“我比较看重人本身——性格,品质,其他的都无所谓。”他的眼神让蓝河有种被看透的感觉,但那也许只是错觉,因为下一秒他就变回了坐没坐相的懒散模样:“我看你人不错,蓝河同志——当然,我人更不错。”


28.

……这个人真的好烦。

腹诽归腹诽,蓝河毕竟被对方露出一瞬的严肃所触动,不觉也吐露出内心真正的想法:

“但,叶神你提出要谈……恋爱,”他在这个词上结巴了一下,“只是因为我们是灵魂伴侣吧?我不喜欢这样。我总觉得这样太……轻率了。如果只是因为有人——神,自然法则,随便啦——强加给我们这种‘命运’,我们就理所应当地觉得这段关系一定会好,很可能结果并不会这样,因为我们很可能都不会去努力维持它。哎我不知道我说请了没。”

他苦恼地挠挠头发,努力寻找恰当的措辞。“就是说,如果是两个没有灵魂伴侣关系的人,他们从认识到熟悉彼此,到想要发展一段关系,多半会付出很多努力、去花时间和功夫来经营它,反倒可能比所谓的天赐更可能走得长远……哎反正就是那意思……”

他放弃地抬起头,期待能从叶修脸上看到理解的神色。


然后发现叶修被他逗笑了。


29.

蓝河有点气急败坏:“叶神!我很认真的!”

“抱歉抱歉,”叶修冲他摆摆手,笑得特别高兴,“我没觉得你在开玩笑,但是小蓝同志啊,你有点死脑筋了吧?”

……啊?

“你说的两种情况,真的彼此矛盾吗?”

叶修指指自己:“我是个色击阴性的普通人,你说的第二种情况,不就是我现在的状态?”

蓝河眨眨眼。

诶,等等……好像确实……

“我说了,我们都是单身,我觉得你人不错,又正好碰上这个‘契机’,所以不如谈谈看,”叶修在“契机”两个字上加了重音,“我对色击啊灵魂伴侣啥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是恰好它们提供了一个机会,让我们碰上了、让我头一次意识到和你的可能性,所以才提出来。那我反过来问问你,如果真的要和我谈,你才是能切实感觉到我们是灵魂伴侣的那个人,那你难道就不会付出努力?就随便谈谈?”

蓝河下意识地摇头:“我当然不会……”

“哎,那不就行了。先谈着,实在不行再说嘛。”叶修点点头,好像这不过是一件几句话就能打发的小事。

他从沙发上站起来,双手揣进兜里:“现在只剩一个问题。”


“——蓝河,啊不,许博远,愿不愿意和我谈个恋爱试试?”


30.

许博远早被叶修的论调打成了僵直状态,此时闻此一问只觉得自己错过了一千七百二十八章的剧情。

但仔细想想好像是也没什么大问题。

他眨眨眼,犹豫地开口:


“那……试试就试试?”


31.

叶修干脆地点点头:“行,那我先回去看他们训练了,晚上一起吃饭啊。”

得到对方梦游一般的点头回应后,他拍拍蓝河肩膀,潇洒地走出吸烟室,留下一屋子二手烟和一个懵逼的新晋男友。


32.

蓝河想:

……我靠?!?!


END



评论(20)
热度(290)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