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喻黄】雨下着夜(快穿 Remix)·上

※源自我对帝都排水系统的怨念……尽管帝都还没有出现(x

※尝试模仿了三位女神太太,失败了(死

※话唠如我重新分割一下,这个新的上篇比之前多了五千字(。

※之前的删掉啦,对不起点了小红心小蓝手的天使们QAQ

※黄少生贺结束之前能不能写完呢!!!(毫无悬念地不能。

=========================================


[喻黄]雨下着夜(快穿 Remix)·上


【大雨】

黄少天撑着伞走出地铁站,小心翼翼地绕过路上的水塘。

他心里焦急,脚下步子却是越发缓慢。

续签合同是无论如何也要到出版社完成的。偏偏就在这天,晴了整整半个月的G市下起了倾盆大雨,他自己的车又恰好送去检修。

所谓墨菲定律。

还好,地铁站出口离蓝溪阁出版社只有短短两三百米,无论如何也不会——

一个没打伞的上班族擦着黄少天身子匆匆跑过,后者一个趔趄就踩进了水坑。


……靠!


【哗啦】

黄少天有病。

全称二向水媒介跨位面通道易感症候群。

简称快穿(伪)。


只要踩进落地一天以内的雨水积起的水塘里,他就会穿越到另一个位面。

而要想从那个位面回来,只要再踩一次那边下雨时积起的水塘就行了。

简单粗暴。

唯一的问题是,两个位面虽然时间同步,时差六小时,但并不一定同时在下雨。

比如现在。


黄少天维持着一手撑伞的愚蠢姿势出现在一间起居室里,踩进水塘的那只脚上的休闲鞋还在往地上滴水。

喻文州坐在沙发上与他面面相觑,他微微一动,泡脚盆里响起一点水声。

黄少天顾不得把伞放下,急忙转头看向窗外。

月朗星稀。


“靠靠靠我来不及回去签合同了!!!”


【啪叽】

喻文州和黄少天所在的位面之间有一条双向通道,通过媒介是雨水——每当雨天来临,雨水从一个位面落向另一个,通道打开,对其敏感的人便会不自觉被卷入其中,来到另一位面。至于通道落点,则一般是有着属于穿越者本来位面的东西的地方——如果是和穿越者本人相关的东西则引力更强。

黄少天第一次发病是在十五岁。就像有的人会突然对海鲜过敏一样,正值初三的黄同学和好友郑轩正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骤雨初歇,地上的水塘在夕阳下泛起粼粼的光。他玩心忽起,像小时候一样啪叽一下踩起了水。

然后就在郑轩面前消失了。

郑轩:???


【咕嘟】

黄少天看看面前年纪相仿的少年,看看四周的景象——一间休息室样的屋子,门外是一个大厅,可以看到身着白大褂的人走过——又看看面前少年和他摊在茶几上的中考一模卷。

黄少天一脸懵逼。


少年眨眨眼,起身冲他微微一笑:“你好。”

“啊?……哦,你好。”

少年向他走来……然后绕过他出了门。

“魏老大!”他叫住大厅里路过的一个白大褂,“又来了一个。”

胡子拉碴的研究员往他身后看看,冲一脸黑人问号的黄少天咧嘴一笑:“看你这表情,第一次穿吧?”

他转向少年:“找老方例行检查一下,把介绍册给他。没什么事早点把人家送回去。……哎,记得让他留东西下来。”

说完就淡定如常地走了,好像一个突然在休息室里出现的一只脚还在滴水的校服少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眉眼温和的少年应了声,回身又对他笑笑:“走吧,我带你去找方医生,他会解释给你听的。我知道你很惊讶,没事,边走边说。”


黄少天沉默。

黄少天什么都不想说。

黄少天心里有千军万马狼奔豕突,无数吐槽如沸水煮开时的气泡咕嘟咕嘟滚到嘴边,最后只有一句:

“……你也初三啊?”


【嗖】

少年叫喻文州,是蓝雨研究所附属中学的学生。刚才那个“魏老大”是喻文州的叔叔魏琛,在蓝雨研究所供职,研究所的重点项目“二向水媒介跨位面通道易感症候群的原理及防治”就是由他主持负责。

黄少天:……再来一遍?

喻文州笑起来:“就是你这样的。俗称穿越。”


二向水媒介跨位面通道易感症候群,简称水通道易感,八年前第一次被研究所发现,此后由魏琛正式定名、并在他带领下成立相关项目小组。小组很快在全国范围内找到数例病例,同时,在发现通道的二向性及通道落点的出现规律后,小组委托病患在穿越时捎一些对面位面的无主东西回来放到研究所,借此成功吸引了对面位面的穿越者出现在此处。


“刚才在休息室有一盆盆栽,不知道你看到了没。那是上次有个对面的患者带过来的,他说他本来想扔了它来着。”

“然后就正好扔到你们这边来了哦,”黄少天哭笑不得地说,“你知道你们研究所听起来很像垃圾回收站吗?”

喻文州想了想:“还好吧,毕竟是穿越时空的垃圾回收站,听起来很有科幻感不是吗?”

……是啦。


走到挂着“方世镜研究员”门牌的门口时,黄少天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他一跃而起,退后三大步。

“卧槽!等等!你们不会要拿我做人体实验吧?!我跟你讲这是违法的哦!……跨时空法!如果有的话!”

喻文州好笑地看他一眼:“并不会,少天你都说了,这是违法的。”

他推开门:“真的需要人体实验的地方都是魏老大亲自上,不用担心。”

黄少天瞪大眼:“他也是水……水通道易感?”

喻文州点点头:“他就是第一个被研究所发现的病例……被身为研究员的他自己发现的。——方医生好。”


方世镜低头看看体检报告,抬头从眼镜上方看看黄少天:“小同学,你这个过敏体质很严重啊。”

黄少天狐疑地看他一眼:“方医生你是不是看错行了?我看你眼镜一直在往下掉你快扶扶。我跟你讲,我从小就没过敏过,从花粉到海鲜,从牛奶到青霉素,不管是小儿哮喘还是小儿荨麻疹我一概没——”

方世镜冷漠:“我说的是你的水通道易感。”

黄少天:“……哦。”

方世镜指指报告上的某一行:“你看看这个数值,我们遇到的大多数患者,不管是这边还是那边的,都在两百左右,你直接就翻了一番。多数患者踩到水塘被卷入通道的概率也就百分之三四十,你估计踩一次穿一次。”

喻文州闻言,看向黄少天的目光里带上了一丝微妙的佩服。

黄少天不明白这种听上去就很挫的事情有什么好佩服的。

“不是,等等等等,”黄少天抬起手,“怎么会这么严重?我可是第一次穿啊,之前十几年一直都好好的,如果我过敏体质那么严重,难道不会从小就穿来穿去的吗?嗖嗖嗖——!的那样。”

喻文州默默躲开他挥来挥去的手。

方世镜沉思片刻:“如果短期内突然提高的话,除了环境因素,多半也有心因性的影响……”

方世镜恍然大悟。

“小同学,”他目黄少天以慈祥的眼神,“我理解你这个年纪的中二心态,但是穿越小说和电视剧还是要少看啊。”

黄少天:……不你等等???


【暴雨黄色预警】

塞给黄少天一本水通道易感介绍手册之后,方世镜看一眼挂钟,挥挥手就把两个人赶走了。

“快点回去吧,你父母肯定着急了。——对了,你的病别告诉太多人。”

黄少天嗅到了主线剧情的味道:“哦哦!所以这个病果然是高级机密是吗?如果我说出去会不会被追杀啊?被通缉?会不会影响宇宙发展进程?”

方世镜奇怪地看他一眼:“不,你只是会被当成神经病。”

喻文州笑眯眯地补充:“或者被拖去做人体实验。”

“……哦。”


走出没几步,喻文州突然想起一件事。

“对了少天,你留一件自己的东西给我吧。”

……听起来有种定情信物的感觉怎么回事。

“不管你在想什么,都不是你想的那样,”喻文州挑起一边眉毛,“按照惯例,每个那边过来的患者都会留一件自己的东西在研究所,以确保下次来不会落点在别处,既保证你们不会每次都出现在新的地方,也方便我们对你们做追踪检查。”

黄少天:“……讲道理,踩进水坑然后穿越的经历,并不是很想再来几次。我说不定以后就百分百闪避了呢!”

喻文州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眼里露出了“就你这上蹿下跳的样子加上百分百穿越体质居然还想闪避少年你好有志气”的赞许神情。

黄少天:……

黄少天愤怒地从书包里拿出一样东西糊到喻文州胸口。

喻文州拿下来看一眼,没忍住笑出了声。他轻咳两声。

然后又笑了。

“哎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手!”他举起双手以示投降,“你赶快回去吧,都要吃晚饭了。”

黄少天哼了一声,放下手:“那我还得踩个水塘咯?哎不是我说,这个穿越方法实在太原始了,还好我今天穿的不是凉鞋,否则——喻文州你怎么笑不停哦???”

他看着拐过一条走廊之后,突然莫名其妙笑到不得不一手扶住他肩膀的少年,忧愁地想:啊,好好一孩子怎么说疯就疯呢。

然后喻文州喘过气来开口了:

“虽然有点不忍心,但是……我才想起来,少天,今天一整天都是暴雨黄色预警。”

在室内待了两三个小时的黄少天顺着喻文州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门外电闪雷鸣。


黄少天忧愁地想:啊,我要疯了。


【滴答】

郑轩要疯了。

他眼睁睁看着黄少天在他面前消失了。

一个大活人!在安静的小巷里!踩了一下水塘就消失了!

……周围找了一圈,他最后探了探水塘的底,确定底下没有被偷了井盖的下水道后失望地收回脚。

要完要完要完。


磨蹭到晚饭点,见实在不能再拖下去,郑轩硬着头皮敲开了黄少天家的大门。

黄少天妈妈打开门,亲切地招呼他:“哎呀阿轩你们怎么才回来,你妈都来问过一次了,肯定是少天你小子又考砸了躲在外面不肯回来——”她看看郑轩身后,愣了愣,越过他出门把整条走廊都扫视一遍,疑惑地转头问他,“他这次考得那么差?藏哪去了?”

郑轩鼓足勇气:“呃……阿姨,少天他,这个……回来的路上……噫!!!”

黄妈妈:“……啊?”

黄妈妈顺着郑轩惊恐的视线转身望向身后的客厅。

一个浑身湿透如水鬼的校服少年尴尬地看着他们,发梢衣角上的水滴答滴答落在地上。


【阿嚏】

水鬼黄少天换了衣服,立刻被赶到沙发上面对父母加(幼小心灵受到伤害)的郑轩的三堂会审。

“……总之就是这样,虽然我也觉得匪夷所思,但被暴雨浇了透心凉的事实告诉我这一切应该都是真的,”黄少天一边用毛巾擦头发,一边抬头看那三个人的反应。

……然后发现那三个人根本没在听他说话。

“喂喂你们怎么随便翻人书包啊!有没有自己在侵犯别人隐私权的自觉!Privacy!Personal space!你们这样对年少的我是多么严重的伤害!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没有了!我真是看错你们了!诶诶诶说你呢郑轩,就是你!”

黄妈妈早在听到方世镜给了他介绍手册的时候就高兴地把东西翻了出来,此时正和其他两个人一起兴致勃勃地翻看着里面的内容。

郑轩翻了个懒懒的白眼:“下次请拉好书包拉链再说,课本和卷子湿一半了都。那本介绍手册直接就杵在外面,简直是邀请我们看好吗。”

黄妈妈翻到某一页,朝儿子招招手:“诶你看,这里的预防注意事项写着’患者请勿在雨中狂奔’,边上还有人划出来打了星,写了’中二行为,切勿模仿’诶!”

黄少天想起方世镜曾说在介绍手册上帮他划了重点。

黄少天好想让方世镜见识一下中二病的愤怒。

黄妈妈:“这是不是方医生写的?!”

黄少天:“呃,确实是他,但是妈你别生气,我跟你讲这个医生一看就不是很靠谱的样子,你随便看看就好不要睬他……”

黄妈妈:“他怎么那么了解你啊?!”

黄少天想说你们都给我走。

黄少天开口:

“阿嚏!!!”


【啊~♪♫♪♬】

送走了郑轩并让他保守秘密后,黄少天回过身,发现黄爸爸已经放下了介绍手册,正蹙着眉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黄少天有点紧张。

果然还是太匪夷所思了?我是不是应该现场演示一遍?外面积水不会已经干了吧?哎呀这个设定真是不科学怎么两边还不是同时下雨的真是不能好了——

黄爸爸:“所以你一模到底考得怎么样?”

黄少天拔腿就跑。


黄爸爸朝被抓回沙发上的儿子翻个白眼:“我又从来不打你不骂你,真不知道你跑什么。”

可是你会用你的高材生智商嘲笑我啊。(微笑

“咳,这个吧,喻文州让我留一样自己的东西在研究所,这是惯例嘛,我也不好拒绝,然后我就翻书包对不对,其实我是想拿一支笔的,但是,可能,翻着翻着,对吧,一不小心就错拿成一模卷了……”

黄爸爸对他使用了黄之蔑视。


吃完晚饭,黄妈妈把先生赶去洗碗,打开电视。

熟悉的旋律响起。

黄少天如遭雷劈。


“妈,我们商量一下,”

“这个穿越重生复仇剧啊,我们先不看了呗?”

终于得知了自己突然发病的理由的黄少天如是说。

在不知不觉间被迫了解全部剧情的心酸你们不懂。


【呔】

黄少天飞速奔跑。

黄少天一跃而起。

黄少天以矫健的身姿跨过了一个水塘。


“靠靠靠我踩进水塘了没?没有吧?有没有啊?哎哟我眼睛里都是水哎呀我去看都看不清,我穿了没?郑轩?喻文州?人呢人呢人呢?……哦没穿。郑轩你小子怎么不睬我!”

郑轩紧跟黄少天气喘吁吁地冲进单元楼,甩甩头发上的雨滴,抹一把脸,懒得理他。

“这天怎么说翻脸就翻脸,简直亚历山大。”

他瞥一眼正扶着膝盖喘气的好友,突然觉得很好笑。

“哎,黄少,你说十万分之一的概率,偏偏是住在多雨的G市的你得了水……啥啥啥病,而且你的过敏程度还前所未有的严重。”

黄少天光听郑轩语气里隐约的幸灾乐祸,就知道这货接下来肯定说不出好话。

“你想港咩?”他用警惕的目光盯住对方,“我跟你港你要是胆敢嘲笑我幸运E我就揍你哦!不开玩笑哦!”郑轩一巴掌糊上他肩膀,压得他身子歪了歪。

“黄少天,这种设定,你是被神选中的人啊!”

“……你将会成为引领城市排水系统进化和人行道路面铺设科技发展的男主角!”


玩家【黄少天】对玩家【郑轩】发动了真人快打,效果显著!


【嗒哒】

黄少天在学校里一向是十二分的小心,中考和水通道易感两座大山又压得他出门疯跑的机会也少了许多,于是,上下学的路上就成了他犯病穿越的重灾区。

一直和他同路的郑轩表示,自己的内心已经毫无波动,甚至能淡定地通知黄少父母和/或帮他请假。

当黄少天第三次经历“穿越——转身——喻文州在做二模卷”的情景之后,他终于忍不住问出口:

“文州啊你怎么老是在研究所做卷子?你说这个大晚上十点多的,风雨交加电闪雷鸣轰隆隆隆隆,你不在家里复习,非要在这个像火车站候车室一样一会来一个穿越者、一会又来一个穿越者的地方被立体声环绕,为什么哦?——话说,我找了好几次也没找到,你把我一模卷藏哪了?”

喻文州不紧不慢地算完手上这道大题,把卷子推到一边,笑眯眯地示意黄少天看茶几的玻璃板。

……下面压着的一模卷。

不及格的分数堂皇地和边上喻文州的满分自测肩并肩。


“喻文州你和我有仇吗???”


喻文州认真地解释:“你的卷子有点皱巴巴的,之前放在休息室里,好几次差点被收作废文件的研究员错粉碎掉,我只好把你名字露出来,放在不会被无意间拿走的地方。”

……虽说确实不会被错拿走但是超显眼啊?!名字是露出来了可是分数也露出来了啊?!

黄少天挫败地挥挥手:“算了算了,你下次能不能换个不那么显眼的地方?”

喻文州沉吟片刻,点点头:“我明白了,放心吧。”

黄少天,不知为何,不是很放心。


【喵嗷嗷嗷】

一般来说,两个位面下雨时间基本差不远,但偶尔也会出现较大误差。

最长的一次,黄少天穿越之后等了整整三天才赶上对面下雨。

喻文州看他望夫石一样盯着窗外的晴朗星空,于心不忍,向同为研究员的父母请示了之后,便把这倒霉孩子领回自家让他借住。


在此之前,黄少天对喻文州的了解仅限于研究所遇到的几次——多数情况下是个沉稳的小大人,天生带点笑模样,但偶尔会露出一点少年的跳脱。

但在喻文州家借住的三天里,黄少天和对方才真正熟稔起来。


“哇你的书怎么都那么厉害,”少年好奇地走进友人屋里东张西望,被书橱上一排专业书籍吓到了,“我去我连标题都看不懂啊……这些你全看过了?!”

“怎么会,”喻文州转头笑笑,“这些是我父母书房里放不下的,塞到我这里来。”他朝书架上扫一眼,“不过,我迟早也打算把它们看完就是了。”

“哦哦,研究员世家啊,你以后也想去蓝雨?跟着你父母?”

对方摇摇头:“我确实打算朝研究员方向努力,不过不跟我爸妈。他们负责的是另外一个项目,我比较想跟着魏老大做水通道易感。”

黄少天愣了愣:“哦好厉害!那文州你以后不就是我的主治大夫了么!可以可以,你看病我放心。哎呀不瞒你说,我每次看到魏老大和方医生对我笑,都觉得他们不怀好意,真的文州,你劝劝魏老大,把那胡子剃了吧,看起来实在太像诱拐犯了。”

喻文州闻言噗哧一声笑起来。“收到,我会告诉他的,”他眨眨眼,“说起来,少天现在有什么职业规划吗?”

黄少天歪歪脑袋:“没仔细想过诶……打游戏?职业选手?哎那是和阿轩开玩笑说起来的。我妈有一点想让我当老师,不过我觉得不适合我啦。大概还是普通白领?啊不过,其实,我还蛮想试着当个作家的,不造为啥,感觉这个职业和我有点缘分。”

喻文州想起了他某次有幸拜读到的黄少天的作文,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确实……少天的文字很吸引人。”

“——不管是内容还是字数。”

“……我觉得你并不完全在夸我?”

“有吗?没有吧?”

黄少天从转椅上一把抓起靠垫,让上面的炸毛猫狠狠瞪着喻文州,借此表达对友人的不满。

“啊!”对方见此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一般。

“这样看,少天你和它很像。”

黄少天把靠垫扔了过去。


【哗啦】

黄少天走出客房。

“哎文州真是多谢你了不然我只能在研究所哪个沙发上盖着报纸睡觉想想就多惨——”

喻文州从报纸后面抬起头,微微一笑:“没什么,别在意。”

他微微调整一下坐姿,脚下激起一阵水声。

“……喻文州你是老头子吗居然还泡脚?!”

“有益健康的,驱寒。少天你经常淋雨,容易着凉,要不要也泡一下?”

“才不要?!”


十分钟后,黄少天发现自己裤腿卷到膝盖如渔夫,正享受着热水泡脚的舒适。

黄少天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他看看自己踩着的盆,又侧头看看喻文州脚下一样的盆。

察觉到他的视线,喻文州解释:“买一送一。”

“……哦。”


【噌噌噌】

“靠!再来!……哎我去去去去!”

黄少天猛地一拍书桌,差点把桌上一摞书震得塌方。他手忙脚乱地扶住,抬头看到对面的喻文州还是笑得温和,只有眼里一点光泄露出他此刻的愉悦。

这是他滞留此处的第二天晚上,恰逢周末,刷完作业的东道主见他无聊,提议一起看个电影,黄少天欣然同意。

然后他走进书房,看见了两个荣耀刷卡机。

事态由此向意料之外的方向发展。


两人此前没怎么聊起过这方面的话题,这次忽然发现彼此都钟情同一款网游,初时固然惊讶,细想又觉得情理之中。只是待喻文州把自己的电脑搬到书房、黄少天也从皮夹里拿出自己的账号卡时,前者才反应过来:“等一下,少天你的卡……没法登录这边的服务器吧?”

忙活半天一头热的两个少年面面相觑,都有点失落。

黄少天挠挠头:“哎怎么把这件事忘了……没事试试看嘛!不行我们就看电影!”

然后他登上了。

事态由此一发不可收拾。


两人进了竞技场,一边是剑客,另一边则是术士。如果此时房间里有观众,他们就会看到双方互相试探了一下,剑客忽然极快地近身,而术士大约是手速慢了些,没能重新拉开距离。

然后就是闻者落泪见者伤心的一顿怼。


黄少天是个很会抓机会的人,几个来回下来,他确信喻文州的手速绝对是硬伤,于是趁着对面一个技能连接的细微空当,他猛地以三段斩开路和术士贴身,打出了一波连击。

在猛烈的攻势下,喻文州的反应可谓是手忙脚乱。从被他打断的那些吟唱里,黄少天看得出来,对面人的意识很不错,只可惜完全被手速所拖累。

……所以你为什么要选个读条技能那么多的职业!

黄少天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就大爆手速把这句话发上了房间频道。不过尽管他的手速很快,这样一句吐槽的功夫还是让他的操作出现了一个很小的纰漏。

然后他就中了一个切割术。

然后一招未蓄力的诅咒之箭直冲他面门招呼。

黄少天一惊,连忙操作角色后跳,一边反省起自己方才的一时松懈。

然后他看见一道束缚术准确地飞向他的新落点。

他算到了!

黄少天咬咬牙,作势再退,却在动作到一半时强制取消,一招三段斩接银光落刃直直冲向了吟唱中的术士。

砍中的一瞬间,他就知道坏了。

影分身术!

当束缚术从身后飞来,这一次结结实实打中他时,黄少天就明白大势已去——他已经觉察到,喻文州和他一样,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六星光牢。

荣耀。


【嘭】

“唉我去文州,所以你为什么要选术士这么个职业啊?你手速不行吧?”黄少天探头看看对面漂亮地扭转了战局的好友,“你意识那么好,换个能遮一下手速短板的职业不是更好?”

哪怕自己的缺陷被直白地指出来,喻文州也笑容不改:“是啊,不过一开始是魏老大带我玩的荣耀,他的号是个术士,我就跟着转了术士。”

“一开始没发现,后来等级慢慢升上去,魏老大也发现我手速太慢,不过他也就随口说过一两次。他研究所的工作忙,也没什么空打游戏,平时我也就是在公会里组野团打本。”

“哇那……”那你不会被队友骂么,黄少天皱皱鼻子,没问出口。

喻文州似乎猜到他想问什么。“会啊,我经常被骂拖后腿来着,”喻文州云淡风轻地说出来,“有段时间我也在想要不要重新练个号,反正当时这个号还没满级。不过……”

他摸摸鼻子,第一次露出了有点不好意思的生动表情。

“不过,怎么说,有点不服气呢。”

“明明公会会长也是个术士,如果我手速比他慢,那练到意识比他强不就好了。”

“大概我骨子里有点浪漫主义地觉得,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吧。”


在明亮的日光灯下,少年的眼里跳动着比灯光更温柔、但更耀眼的火。

黄少天看着他,感觉自己心头也倏地燃起了一簇火。


【小雨转中雨转大雨转暴雨】

从一模后第一次穿越到中考完为止,短短半年里,黄少天失足踩进水塘十次。

黄少天不爽地接过毛巾,不爽地擦干头发,不爽地把毛巾递回给对方。

“那个死郑轩已经开始叫我失足少天了!!!”

他不爽地开口。

然后又高兴起来。

“不过中考终于考完啦哈哈哈哈老子放假啦!!!今鹅个老百姓呀真呀么真高兴!嘿!你也考完了对吧!”


喻文州淡定地把脏毛巾扔进台盆,笑得也比平时高兴一些。

“是,我们这边不是比你们早六个小时嘛。”

黄少天把自己丢进休息室沙发:“啊不过文州,你怎么今天还特意过来?考完试不是应该出去浪嘛?”

喻文州在他身边坐下,戳戳他膝盖:“给我让点地方,你一个人占三个人的位子是想干什么——我过来当然是因为知道你会过来啊。”

黄少天心里一动:“哎这话我爱听诶,黄少我就是那么有魅力挡也挡不住嘿嘿,文州你说话那么肉麻我都没眼听啧啧啧,你果然特别喜欢我是不是呀~?”

说着抛了个拙劣的媚眼。

喻文州转头笑笑:

“毕竟你是失足少天。”

转而有点疑惑地问:

“你怎么眼皮抽筋了?”

失足少天缓缓卷起了袖子。

“喻文州你别跑???我打死你你信不信???”


黄少天怒目金刚一样瞪着笑得狡黠的友人,终是绷不住和身边的少年笑作一团。

窗外雨势渐强,两个世界的人在点滴声中遥遥相望而不知,但总有一些幸运的人能劈开苍穹,张扬地对跨越世界的友人大喊:


“夭寿啦喻文州你居然把我考不及格的一模卷裱起来还能不能做朋友了?!!!就算是面对墙挂也不行!!!”


【晴转晴转晴转晴】

中考结束后的这个暑假对黄少天来说是前所未有的体验。

平时他多半和郑轩联机荣耀或是去隔壁的篮球场one on one,偶尔也和初中同学出去浪。而G市多雨的气候注定了他出门聚会的机会并不多,每当这时,他就和家人打个招呼,悄咪咪地躲到楼下没人的地方看准一个水塘。

然后踩下去。


喻文州的交际圈大多都在研究所内,他的几个同龄好友也都是研究员的子女,平时有事没事也喜欢窝在研究所里打荣耀。黄少天三天两头出现在休息室里,一来一去,几个人都渐渐熟悉起来。

“哎黄少怎么又来啦?”徐景熙还没走进小会议室就听见一阵吵吵嚷嚷。

黄少天手上动作不停,抽空还抬头翻了对方一个白眼:“我靠徐景熙你这口气听起来很怪啊?什么意思什么意思啊?看到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本少你不该激动地大喊‘多日不见甚是想念’嘛嘛嘛嘛?——哎哎哎别抢别抢!让我再吃一口!”

徐景熙瞪大眼:“我去黄少你好意思和小卢抢东西吃么?!他才六岁!……那是我的薯片吗?!”

我藏得那么好你特么从哪翻出来的!连文州都没发现过!

什么“多日不见’!你前天才刚抢了我的酸奶!

……你猜我为什么不想你来?!

“啊?”黄少天无辜地举起包装袋,“这是你的吗?文州拿给我的。——哎我去!嘿嘿没抢到吧,再来呀瀚文~诶不让你抢~!”

徐景熙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他转向一边看戏的喻文州,目对方以杀薯片仇人的眼神。

喻文州抱歉地笑笑:“少天和瀚文一直嚷嚷着饿,我就先拿了你的薯片救救急,我待会儿再给你买一包。”

徐景熙看着他真诚的眼神,扑哧一笑,大度地摆摆手:“唉算了,也没什么,一包薯片而已——”

“——不过景熙,你偶尔也可以换一下藏零食的地方,以前没机会说,但你选的几个地方……真的一猜就中。”

说着还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喻文州我们绝交了。”


“哎不过黄少,”徐景熙嘎吱嘎吱咬着新买的薯片,刷卡登录荣耀,“你还真是没事就往这里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也是研究员子女呢,你好歹有点你是个生了病的穿越人士的自觉好嘛?”

黄少天把棒棒糖冲他一指:“呔!好你个徐景熙,嫉妒我和文州关系好是不是啊?竞技场来战来战来战!”

“靠你一个剑客和治疗竞技场?!脸呢黄少?!”

喻文州坐在黄少天身边,两不相帮,笑眯眯地捡起友人桌上的包装纸扔掉,得到对方一个感谢的眼神。他们肩膀相抵,相触之处传来的体温在空调房里显得格外温暖。

两个少年笑着,好像连接起两个世界的雨永远不会停。


“……啊?!妈你说什么?!”

黄少天手一抖,筷子哐当掉到桌上。

“我说,”黄夫人好脾气地重复道,“你爸有个调职到北京的机会,他很想去,所以我打算让你到那边高中借读,你可以准备起来了。”

“不是,等等,等等等等,”黄少天难得语无伦次起来,“怎么那么突然啊?我还什么都不知道你们怎么就帮我定了?”

黄夫人疑惑地看看他:“咦你不想吗?正好北京不太下雨,你不用再像这半年一样几乎天天关在家里了啊,你以前不是最喜欢去外面疯了?”

黄少天张口就要反驳,但仔细想想又不知说什么好。

是啊,我以前最喜欢在外面野了,第一次从方医生那边回来还烦了好几天,这不是正好么?

一个名字浮上来,黄少天不假思索地念出了它。

“可喻文州……”

黄夫人恍然大悟,双手一拍:“哦怪不得,你在那边那个玩得很好的朋友是吧?”她宽慰地拍拍他脑袋。“你急什么,今天才八月四号,等过两天下雨的时候,你过去跟他讲一声不就好了,正好还可以过个生日!北京也不是全年无雨呀。”

少年眨眨眼。

“……也是。”他笑笑说。


八月下旬的一天,暌违G市两周多的阴雨倾盆降下,当地报纸纷纷以这夏季难得一遇的连续晴好终结为头条。

而此时的黄少天已经乘上了去往北国的飞机。


TBC

评论(7)
热度(24)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