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粮食向】今日苏黎世晴

※国家队+(部分)新生代,粮食向,如果发现cp倾向……

※……说明你拥有了看穿作者脑洞的邪王真眼

※写了好多没写过的互动!开心❤️

※tag打不下嘤

=============================


【粮食向】今日苏黎世晴


1.

喻文州头一个从侧门抄近道走进宾馆大堂,身边的黄少天还在叽叽呱呱回顾刚才的英勇事迹,一挑三被他说得像一挑三十。

小组赛第一场对荷兰,中国队赢得挺轻松,连带着喻文州的脚步也轻快不少。

他摸出手机,刚关了静音,蓝雨队歌就从他手里响起。

身后气氛活络的众人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张佳乐惊得步子一歪,被踩的叶修嗷地叫起来。

“喻文州那是你的声音吧?!你走音走得都飞起来了还拿它当铃声?!”

第一次知道温文尔雅的中国队队长居然五音不全的五、七期四人露出了泰山崩于前的神情。

以李轩为首的黄金一代憋笑憋得浑身颤抖。

王杰希不忍卒视地捂住眼叹口气。

喻文州横了一眼一脸“卧槽我就说我忘了啥糟糕糟糕糟糕但是真的好好笑hhhhhh艾玛队长看过来了我要忍住靠忍不住啊哈哈哈哈”的黄少天,面不改色地重新打开静音:“少天昨天的恶作剧。”

他看见来电显示,挑起眉,接起电话:

“……瀚文?”

离他最近的叶修听见电话里传来了少年活力十足的声音。

“队长队长你来接我们一下好不好!你们宾馆的保安说没有队员证或随队证不让进!”

叶修抬头,恰好看到隔着旋转门对他们猛挥手的少年。

……和他身后一串的少年们。


2.

苏沐橙坐在一边嗑瓜子,和身边的楚云秀咬起耳朵。

“多么父慈子孝的画面啊,我觉得那几位老年人简直恨不得摸两颗糖出来给孩子们。”


在她们面前,国家队儿子团正被爸爸们嘘寒问暖。

“卢瀚文你翅膀硬了啊!”黄少天狠狠揉了把小剑客的头发,笑嘻嘻搂住他肩膀,“来之前也不告诉我们一声,是不是还想给我们一个惊喜啊?哈哈哈哈结果失策了吧,被关门外了吧。不过黄少我还是很高兴的,来来来让我捏捏你的小脸嘿。哎说起来你爸妈就这么放你出来了?”

卢瀚文口齿不清地说:“因为有小鳖哥哥他们呀!”

喻文州把小孩从剑圣魔爪下抢救出来:“你们怎么想到一起来的?”

卢瀚文揉揉脸上的红印子,指指那边沐浴在王杰希父爱光辉里的刘小别和高英杰。

“我先找了小别哥,小别哥找了英杰哥——”

他手指转个方向。

“——英杰哥找了一帆哥,一帆哥找了邱非——”

叶修正难得露出长辈的正经样子,拍拍邱非肩膀,边上乔一帆笑着说了句什么,邱非露出了有点窘迫的少年神色。

“——邱非找了奇英,奇英找了才捷——”

张佳乐胳膊架在宋奇英肩上歪歪斜斜没个正形,后者和身边的张新杰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端正严肃,和嘻嘻哈哈的二赛季老人一比简直看不出谁是前辈。不远处李轩和盖才捷相谈甚欢,阵鬼队长说了句什么,沉稳的新人眼睛一亮,从兜里摸出一张账号卡,露出跃跃欲试的神色。

“——我们就一起来啦!”


喻文州疑惑地“嗯?”了一声。

“邱非不是下赛季才出道?他和乔一帆是挑战赛认识的吧,那怎么和宋奇英熟起来的?”

卢瀚文歪头回想了一下。

“好像是……奇英主动去找邱非的,说他们是背负十年宿命的对手,注定会有生死之战,不如先熟悉一下……?”

“霸图老爷们鹅真是意外地浪漫呢,”黄少天一针见血。


楚云秀扫一眼和他们一样无所事事的剩下几人,朝那边扬扬下巴。

“那那边几个怎么定位?”说完她自己先扑哧一笑,“孙翔和唐昊是家里独来独往一脸‘老子最叼’的中二青年么。”

苏沐橙把一缕头发拨到耳后,眼看着邱非走到孙翔身边主动打了招呼,而孙翔也冲他笑笑,拍拍身边空座示意他坐下,眉眼间的傲气早被打磨成沉稳的自信。她弯起嘴角。

“孙翔嘛……勉强算走出中二期、基本重拾交际能力的青年吧。”

“——至于方锐大大嘛,”她话头随视线一转到从背后偷袭乔一帆得手、正哈哈大笑的方锐身上,语气轻快起来,“是那种出门游历、一路打工赚钱、一年只回来一次、讲起故事绘声绘色的受欢迎表哥。”

真是好复杂的设定。

但楚云秀深以为然地点点头,顺着说下去,视线怜悯地落在安静坐着的枪王身上:

“那周泽楷就是,明明和方锐同岁关系也不错,但是因为太帅又太害羞,所以总是被弟妹们扒着门框远观的‘明明很受欢迎但是没人和我讲话’……的表哥吧。”

两个妹子一击掌,楚云秀正要接着编排下去,抬头却看见乔一帆冲她们走了过来。

“楚队好,沐姐好,”他有点羞涩地笑笑,“今天的比赛打得真棒。”

苏沐橙露出一个灿烂而……慈祥的笑容:“还可以啦,一帆下飞机到现在还没休息过吧?”她匆忙把手伸进口袋翻找起来,“要不要吃糖?”


楚云秀目瞪口呆地看着画风一秒change成笨蛋姐姐的好友,想起千里之外的自家新人,寂寞地叹口气,拿起被苏沐橙遗忘的瓜子。

“云秀,给我也来一颗。”

她抬头,看见肖时钦靠在她身边的墙上,一脸无奈的笑容。

啊,小戴说她来不了来着。

她了然地点点头,往他手里放了一颗瓜子。

然后出于同病相怜的心情,又放了一颗。


两位队长磕着瓜子,寂寞地叹了一口气。


3.

考虑到观众们的热情,世邀赛场馆的入口大厅里专门辟出一块荣耀交流区,供来自世界各地的观战者随时刷卡上机,消遣娱乐。


听见训练室的门被打开,叶修抬起头:“哎文州你怎么那么慢,都等你呢。你是手残又不是脚残。”

中国队队长伸手在跳起来大喊“卧槽老叶你敢不敢不黑我们队长!”的剑圣背心安抚地按了按,脸上似乎忍着笑。

“抱歉,我刚才遇到随队的小许,听说了一件有趣的事,”他意有所指地盯着叶修,“听说场馆交流区出了一个常驻的七人队,非小组赛的时候天天轮换找人打六对六团队赛。七人全输出,有人好心问他们需不需要借个治疗——”

他轻笑一声:“他们异口同声说不要治疗。”

张新杰平静地看一眼有点呆愣的领队。

“上梁不正下梁歪啊,啧啧。”李轩贴心地给他配词。


4.

“我们迷路了。”方锐笃定地说。

周泽楷看看他,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我见犹怜的愁苦。

“……我手机没带,”他说。

“……你手机没电,”他又说。

他朝玩手游玩得太嗨以至于忘记充电的室友投去了略带谴责的眼神。

方锐也不急,手一勾搭上他肩膀,笑嘻嘻的:“别急嘛,就当新图开荒了呗。异国他乡漫步小巷,多浪漫!实在不行找警察叔叔嘛。”

周泽楷想想自己的学历,又想想方锐的学历。

他开始思考晚上睡公园长凳的时候,报纸盖在身上是不是真的能保暖。


乔一帆在街上东张西望,把杯子举到嘴边。

“这不是一帆嘛——!”

乔一帆一下被咖啡呛到,不住咳嗽起来。

“方、方锐前辈?周队……?”

周泽楷好脾气地轻拍少年后背帮他顺气,抬头不赞同地看一眼同期好友。

“不应该。”他说。

方锐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地道了歉,旋又嬉皮笑脸地问自家后辈:“哎一帆我看你在这边站了有一会儿了,是不是也迷路啦?”他握住乔一帆的手摇了摇,“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年轻的阵鬼好不容易顺过气来,眨眨眼:“诶……不……?”

在他身后,高英杰拎着大包小包走出妃婷。

“一帆让你久等了,我临时多买了一盒,我们边走……边……吃……周、周队和方前辈?!”

乔一帆疑惑地指指自己和高英杰手里的袋子:“小组赛刚结束,我和英杰趁今天休赛一天出来买巧克力。”他迟疑地转头看看身后的街道。

“前辈们的宾馆不是沿着这条街走一刻钟就到了……?”

周泽楷不想活了。

高英杰在一边还没反应过来:“诶,两位是……迷路了?我、我们带你们回去吧?”

方锐也不想活了。


5.

仲夏夜,夜莺的歌声乘风而去,银白色月光为玫瑰丛笼上一层薄纱。夜色正美。

而王杰希敲门推开,敏捷地抬手接住了差点正中面门的枕头。

“唐队,孙翔,差不多该休息了。”他面上毫无波动,扫一眼正互扔枕头的两人,把枕头扔了回去。

正中唐昊胸口。

“哦……哦,知道了。”年轻的队长接住掉下的枕头,略尴尬地点点头。


看着王杰希关上房门,唐昊和孙翔对视一眼,扑向了各自的手机。


唐三打:

·我勒个去刘小别!

·你们每天都要被王杰希这么查房么!

·太可怕了你和袁柏清怎么活下来的!

一叶之秋:

·他就这么盯着我们!太吓人了卧槽

飞刀剑:

·你们说这样?

·[王杰希大小眼冷漠.jpg]

·还行吧,习惯了就好

唐三打:

·[再见]

一叶之秋:

·[再见]

飞刀剑:

·滚蛋

·哎不过我们队长也不常这样啊,这他有时候训人才这表情,你们不就查房么

·你俩干啥了?

唐三打:

·我和二翔扔枕头决定明天吃饭谁拿盘子跑腿,王杰希刚好进来

飞刀剑:

·卧槽你们把枕头扔我队长脸上了?!

·你们不能用个文明点儿的办法?!

唐三打:

·急个屁,他接住了好吗

飞刀剑:

·你懂毛,我也是关心你们两个傻逼好不好

·袁柏清那二货有一次也干过一样的事

一叶之秋:

·王杰希就冷漠.jpg了?

飞刀剑:

·整整一个礼拜

·队长正好扭头在和许斌讲话,没接住

·第二天袁柏清主动申请加训

·接下来整整一礼拜队长看他就这表情

唐三打:

·……

一叶之秋:

·……


卢瀚文一个熊抱扑到刘小别背上:“小别哥哥你在和谁聊天?你憋笑憋得脸都歪了诶。”

“卢瀚文你会不会说话,”刘小别扭头冲他翻个白眼,“唐昊和孙翔打枕头仗被队长抓包了。切,还说队长脸色吓人,让他们自己犯蠢。”


喻文州用毛巾擦着头发走出浴室,一眼就看见床上的手机亮起了一条条消息提示。


流云:

·队长队长!

·小别哥跟我说

·王杰希前辈查房的时候,唐昊前辈和孙翔前辈被他吓坏了!

·王杰希前辈有那么可怕吗?


黄少天把热牛奶放他床头柜上,凑过来看:“哎队长你看什么呢,表情那么微妙——”


王杰希查完一圈房,刚回到自己屋,还没来得及坐下,就听见走廊里由远及近传来了黄少天特有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王大眼听说你大小眼加重把唐昊孙翔吓哭了?!!对孩子们好一点啊王杰希嚯嚯嚯嚯哈哈哈哈!!!”


同屋的肖时钦扶扶眼镜,轻咳一声。

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


王杰希冷静地走到床边。

转身把枕头扔到冲进门的黄少天脸上。


6.

第二天,四分之一决赛第一场,瑞典对美国。

国家队一伙人浩浩荡荡前往场馆观战,在场馆大厅里看见了传说中的纯输出“亚洲尖刀”队。

叶修敏锐地发现自家阵鬼和自家气功师之间气氛尴尬,本着关心队友的原则问了一句。

……然后笑得烟都掉了。

“哈哈哈废物点心你丢不丢人!这么点地方也能迷路!”

方锐自觉再厚的脸皮也扛不住国家队好队友们的“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果断伸手把战火引向躲到一边的安静美男子:“周泽楷也迷路了你们怎么不笑他!”

苏沐橙擦擦笑出来的眼泪,深沉地拍拍他肩膀。

“小周长得那么帅,做什么都是对的……噗哧。”

枪王耳朵通红,看起来正考虑躲到电脑底下去。

方锐心如死灰:“苏沐橙同志,我要转会。你这个兴欣啊,一点队友爱都没有。”

苏队长豪爽地往他背上来了一掌:“没问题!”

她示意周围一圈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队友:“你可能的下家都在这儿了,你看哪家合你意?价钱好商量!”

方锐用真诚的眼睛看了一圈,收到他光波的众人纷纷十动然拒。

……方锐想你们他妈没一个是好人。

终于,他的视线转到了正热切围观他们的新生代们身上。他眼睛一亮。

“小邱队长啊,”他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握住呆滞的新嘉世队长的手,笑嘻嘻抛个媚眼,“你们队还缺不缺全明星气功师啊?”

明显不擅长应付前辈胡闹的少年僵硬地眨眨眼,在一群大神围观下微微涨红了脸,半晌开口:

“那个,我们队偏正面攻击型,前辈实在太猥琐了——啊不,我是说——”


方锐在哄堂大笑声中认真思考起了活着的意义。

……如果有的话。(围笑.jpg


7.

张佳乐拍拍唐昊肩膀:“鞋带松了。”

唐昊低头一看:“哦。”

想想又补上一句,“谢了。”

唐昊系好鞋带起身,发现张佳乐还站在他边上等着,一脸欲言又止。

年轻的队长看着面前的人,二十郎当岁的人有一双三十多岁的眼睛。不过那眼里的光和十几岁一样明亮依旧。

他对这位前队长的感情说不上有多复杂。没有百花人多少有一些的那份恨,细究起来反倒是佩服更多。

对方挑在这个时候要说什么他毫无头绪,但他猜想或许是过去的事。

不过他唐昊总不是会在回忆里溺毙的人,于是他只是直直看向对方的双眼,微微皱起眉。

“怎么了?”

张佳乐似是挣扎了片刻。“唐昊……我和你也算挺熟的,你碰到什么事也可以来找我……”

“……我听少天说你和孙翔昨天被王杰希吓哭了?”


唐昊想我怎么那么恨呢。

恨得触角都快长出来了。


8.

盖才捷和宋奇英并排走在最后,一行七人看完比赛找了一家网上评价不错的中餐馆吃饭。

“……因为李迅前辈还蛮喜欢热闹的,我们队聚的频率还蛮高,”盖才捷拉开椅子坐下,接过刘小别递过来的菜单,“谢谢小别前辈。——奇英,一起看?”

年轻的拳法家点点头:“点个海鲜吧——我们队就不太聚,虽然张佳乐前辈极力主张,但副队和队长都不太喜欢闹到太晚的娱乐活动,吃饭撸串还好,唱歌什么的就……”

听见他们对话的刘小别笑起来,胳膊肘戳戳身边的卢瀚文。

“哎,你们队是不是经常去唱歌?上次我看徐景熙发微博,黄少连唱了五首rap是真的假的?”

卢瀚文点点头:“少天前辈是麦霸嘛,我们每次去唱K,肯定有一个麦是从头到底都在他手里的。不过我们其实不太唱歌的——啊我要吃这个!”

刘小别顺着他手指看过去:“哟你还吃辣呢?有前途。——我记得你们俱乐部附近不是就有个KTV?我们有次还去过呢。”

卢瀚文噘着嘴看菜单:“哎呀我都想吃……可是队长五音不全呀?每次唱歌他都只能在一边看,多无聊呀,所以我们不太去的。”

他抬起头。


“你们都这么看我干什么?”


END



*随队的许博远表示小卢啊你们千万别学某大神不要脸(和治疗)

*小周没带手机是因为方锐大大拍胸脯保证说“放心吧我带了!”

*因为苏黎世几乎全禁烟,叶领队平时只能苦哈哈地叼根香烟不点

*小卢表示,队长就算五音不全也是最棒的队长呀,有什么关系嘛!

*我对基友说我脑补的小卢拉小别他们共赴苏黎世的场面就像拔萝卜,拔一个起一串儿,然后她说:

*“地瓜和土豆也是拔一个起一串啊!土豆不服!”

*好好好, @寒山一带伤心碧 你家一帆是土豆行了吧(围笑



评论(29)
热度(732)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