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黄少天中心】竹杖芒鞋轻胜马·一

※突然很想写修真

※突然很想写黄少

※thus the 脑洞

================


竹杖芒鞋轻胜马



  黄少天非常厉害。

  他四岁就成了村里最会掏鸟蛋的,六岁能把李家的看门大黄狗追得嗷嗷叫,八岁的时候能在村边那条兰溪里一口气捞三条鲫鱼,再扔两条回去——小孩儿嫌弃它刺多。到了十岁出头,连为祸兰溪村多年的老喜鹊都怕他;它有次不长眼偷了黄少天娘亲那亮闪闪的传家金钗,第二天大惊失色地发现自己槐树上的窝被翻了个底朝天,不光是金钗,多年珍藏全被洗劫一空,连个铜板都没留下。不仅如此,这小鬼还追了它三天,一见它就叽叽呱呱不知说什么,总之嘴上不停,烦得老喜鹊和他对骂,居然还吵不过他。

  黄少天的爹是个不穷的秀才,在村里教书。黄先生饱读圣贤书,倒是没几分酸腐学究气,经常是讲完半篇圣人书,一看天色大好,就摸出一本《草木经》领着一群小萝卜头到村外踏青认植物去了,学生都很喜欢他。可想而知,黄先生对自家小儿也是放养的态度,听课听到一半睡着也就随他去,下课像个猴子似的上蹿下跳也不管他,作业不好好写也……那是要打的。

  黄夫人打。

  黄夫人是兰溪村乡绅家的女儿,和黄先生是青梅竹马。夫人的大哥当年被蓝溪山一位云游道人挑中,于是每次黄大公子回来探亲,小姑娘都会央着入了武修道的大哥教她一招半式。夫人性情豪爽,亦习得了三两功夫,还格外看重读书,于是全权揽下了自家儿子的作业问题。

  黄少天觉得,他身手如此矫健,多半是逃自家娘亲痛打逃出来的。

  总之,黄少天非常厉害。他上得了树,下得了河,跑得过狗,吵得过鸡。不出意外,他会这么一路吵吵嚷嚷厉害下去,成为一位厉害的黄小秀才或是黄少侠,快快活活挥毫弄墨或是仗剑天涯。

  世间最不缺的便是意外。

  黄少天十一岁生辰前一天,他在屋里抓耳挠腮地写作业,外面忽然一阵喧哗。门口急匆匆冲进来一个青年,他一身道人的装扮,袖子上绣着蓝色的水纹。正坐在一边监督儿子的黄夫人一抬眼,惊得猛然站起身。

  “……大哥?”十几年未见,黄大公子仍是二十来岁的青年模样,她却再不是当年的小姑娘了。她惊喜非常,又有满腹的问题要问,但对方脸上的神情让她皱起眉:“……出什么事了?”

  青年一脸惊惶,喘着气说了两个字:“快走!”

  远方响起隆隆的雷鸣。


  十日后,蓝溪阁携岭南各道门终于剿灭四散逃逸的魔物,松动的岭南封被重新加固,移至此一役中初显身手的蓝溪阁后山。只是,魔物虽被镇压,期间无数百姓流离失所、乃至惨遭杀害,岭南一时生灵涂炭。

  蓝溪阁阁主魏琛真人携师弟方世镜下山,亲自为死于非命的亡魂超度。途径兰溪村时,方世镜“咦”了一声,飞身向一处宅子掠去。

  魏琛跟过去,正想问对方抽什么风,却见他一脸凝重地看着地上一具被掩埋了一半的遗体。魏真人见那人端正地躺着,衣袖上绣着蓝溪阁的引水纹,皱起眉。

  “你那个姓黄的徒弟?”

  方世镜点点头,正欲说什么,只听见屋内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两人悚然一惊,各自捏了个诀。

  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从屋里探出来,黑黑的眼珠茫然地扫过两人脸上,忽地警惕起来。十来岁的小孩举起手里的铁锹横在胸前,浑身紧绷,打量的视线在两人衣袖上停住了。

  “……你们是舅舅的师父吗?”小孩开口时声音虚弱嘶哑,眼里还强撑着凶恶的光。

  魏琛与方世镜对视一眼,后者指指地上的遗体开口:“这是蓝溪阁的武修弟子黄归云,在我门下拜师。”

  小孩像是强撑一路终于回家的饿兽,一下脱力倒在地上。魏琛上前把他捞进怀里,打算等超度一事完后把他带回山上,那小孩又突然抓住他前襟,撑开眼说:“……我爹的尸骨还在书院,我一个人带不回来。”

  这次是彻底晕了。


  直到很多年后,说起蓝溪阁的剑圣,魏琛仍会露出一个“看我慧眼识珠”的得意表情,半是感慨地说:

  “老夫第一次见到黄少天那小子,就知道他着实厉害。”


  待续(也许)


评论(4)
热度(10)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