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AM]写不完的故事·Story VI 黑猫与玫瑰

※卡文时的摸鱼段子

※摸完发现是个好长的段子

※童话风小甜饼

=================

  [AM]写不完的故事 短篇集

  Story VI 黑猫与玫瑰


  小黑猫遇见玫瑰时,夏天正提着色彩浓重的裙摆从时间的转角处小跑过来。

  天空是和草地上星星点点的勿忘我一样的蓝色,白乎乎软绵绵的云朵像鱼一样懒懒地游在天上。西风鼓起腮帮对着柳枝吹气,阳光像纱幔一样罩在上面一晃一晃。雨水把爬山虎涂成浓郁的绿色,知更鸟在和夜莺交头接耳写一首仲夏夜的歌。

  小黑猫环顾四周的美好景象,惊奇地瞪大了金色的双眼。“真是个美丽的地方,”他想。这时,他看见了草地中间的那朵玫瑰。

  玫瑰有着翠绿色的枝茎,细瘦而挺拔地站在阳光下,一对叶片舒展地在风里微微颤动,暗绿的花托上是一朵微微绽放的花苞。玫瑰是红色的,鲜艳的,沉重的,跳动的红色,让黑猫移不开眼。在金色的阳光下,玫瑰花苞好像一团火,跳跃着吸引他过去。

  “真是美丽的玫瑰啊,”他轻轻喵呜一声,暗自说,“尽管这里的风景那么好,却也比不上一朵还没盛开的玫瑰。如果,如果我可以和玫瑰做朋友就好了。”

  小黑猫支棱起两只耳朵,听见溪水咯咯的笑声,听见西风快活的口哨,听见夜莺清脆的小调;他觉得那是它们在鼓励自己走上前去。于是他抬起小爪子走到玫瑰身前。他眨眨金色的眼睛。

  “你好,请问,请问,我可以做你的朋友吗?”

  玫瑰转过脑袋看向这只黑不溜秋的小猫,他像其他所有高傲的玫瑰一样扬起下巴,不屑地抖抖花瓣上的露珠,说:“可是我不认识你。”

  小黑猫很高兴,他以为这是玫瑰答应了,于是喵呜一声说:“我叫梅林!”然后他抬起一只爪子想搭上对方的叶片,那是表示友好的动作,他觉得这朵玫瑰不光美丽,还像天上的阳光一样明亮善良。

  ——然后玫瑰抖抖叶片,黑猫的肉掌一滑,刺到了藏在叶片底下的刺。

  “喵——!”


  梅林觉得亚瑟是一朵坏玫瑰。

  是的,玫瑰的名字叫做亚瑟,这还是梅林听见知更鸟叫他时才知道的,因为亚瑟不怎么愿意理他。

  “因为你只是一只脏兮兮的小黑猫,”亚瑟这么对他说。

  梅林有些生气。“我才不脏兮兮!”他露出小小的尖牙,金色的双眼瞪着高傲的玫瑰,“我是我认识的猫里最爱干净的,你怎么可以这么说?”

  玫瑰嗤笑一声,花茎颤抖着发出悉索的声响。“但你还是一只脏兮兮的小猫,我就是知道,”他环顾四周一圈,“这里那么漂亮,你一来都把这里弄脏啦。”

  梅林闻言回头看看,果然来路上有一两棵小草被他的爪子压弯了腰,沾上了泥点。他的耳朵微微耷拉下来,嗫喏道:“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可是,你也不该用刺刺我!你是一朵坏玫瑰,你应该向我道歉。”

  玫瑰生气地挺直身子,把荆刺全都露出来:“我才不是坏玫瑰!我才不会向你这种小黑猫道歉,你快离开我的花园!”

  梅林很生气,他觉得亚瑟是一朵徒有虚表的玫瑰,恨不得立刻离对方远远的。可是这里的风景很漂亮,溪水和西风对他都很友好,他想多呆一会儿,于是他告诉亚瑟:“这么美丽的花园,你一朵小小的玫瑰怎么可以把它独占?我要待在这里!”

  夏天到来的时候,黑猫不顾玫瑰的反对,在溪边的柳树下安了家。


  一开始,梅林不喜欢亚瑟,亚瑟也不喜欢梅林。可是过了一段时间,他们成了朋友。

  谁也说不清他们是怎么变成朋友的。如果去问勿忘我小姐,她会说是那个阳光正好的下午,梅林正在和她聊天,小猫忽然支起耳朵,转过身去,发现一只害虫爬上了玫瑰的叶片。亚瑟很害怕,因为害虫会咬坏他的枝茎,但玫瑰的高傲不许他开口求助,于是他只是颤抖着,沉默地站着。梅林急忙跑过去,伸出爪子把害虫拍到远处。亚瑟没有说谢谢,但熟知玫瑰的勿忘我小姐注意到,他悄悄把一片花瓣扔到了猫咪的爪子上——虽然当梅林因这片芳香而高兴起来时,玫瑰只说这是不小心掉了,顺手送给他。

  如果去问柳树先生,他会说是那个西风和夜莺吵架的上午,他正看着和溪中鲤鱼嬉闹的黑猫昏昏欲睡,突然一阵大风刮过,被水面涟漪吸引住的梅林把已经在水里的爪子往前又伸了伸,一个不小心就掉了进去。柳树先生还没反应过来,玫瑰焦急的声音就在不远处响起,他叫着猫咪的名字,在没听见回应时用有些尖锐的嗓音唤醒了茫然的柳树,让他用垂枝把畏水的小黑猫捞起来。吐了几口水的梅林晕晕乎乎的,循着玫瑰的问话声来到亚瑟身边,用脸颊蹭蹭斥责自己不当心的对方以示感谢。柳树先生记得,玫瑰瞬间僵硬得花朵都合起了一些,但没有推开对方。

  而如果去问溪水小姐、云朵先生、西风先生或是夜莺小姐他们这个问题,又会得到各不相同的回答。没有人说得清他们的关系是什么时候好起来的,就像没人说得清夏天小姐究竟是哪一天走进了这片花园——当花和雨和太阳的味道乘着西风洒遍花园每个角落时,她已经安静地来了许久。


  总之,当夏天小姐把仲夏夜的馥郁芬芳和染得草叶葱郁的雨水一并收进行李箱,敛起裙裾为秋天先生让出地方时,小黑猫和玫瑰已经成了关系亲密的朋友。

  小黑猫喜欢蜷在玫瑰身边享受阳光的温暖和花的芬芳。他用身体把玫瑰围住,这样就不会有害虫爬到盛放的花朵身上了。

  “梅林你可真笨,你离我这么近,我都快喘不过气啦,快走开一点。”亚瑟常常会这么说。

  如果是刚认识的时候,梅林一定会炸起身上的毛回击对方,但现在他知道玫瑰只是担心自己一不小心被他的刺扎到,所以他从来都好脾气地应一声,然后动也不动地继续睡觉。毕竟,除了第一次见面之外,亚瑟从来没让自己的荆刺伤到他过。

  秋天的风比起夏天来要冷许多,连有着温软皮毛的猫咪都偶尔会被吹得猛一瑟缩。每当这时,亚瑟就会挺直花茎张开叶片,好像这样就能为他金色眼睛的朋友挡住一丝寒冷似的。也许真的可以,梅林时而会想,不然,为什么每次玫瑰这么做时,他都会觉得格外温暖?

  他们每天就这样寸步不离,却也不觉得彼此厌烦;西风小姐从来不知道,一只猫和一朵玫瑰有这么多的话可说。在夜莺小姐的口中,小黑猫和玫瑰已经变成了“梅林和亚瑟”——“一定要连起来说才行呀。”她强调道。

  不过,小黑猫这两天有些担心,因为玫瑰先生的心情不太好。瞧,他沮丧地连花瓣边缘都枯黄了。

  “你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的呀,”他担忧地眨眨金色双瞳,一只爪子搭上对方的叶片。亚瑟有什么心事瞒着他,可是亚瑟从来不对他隐瞒的。他也沮丧起来。

  玫瑰的花朵低垂,他看一眼远处翻着落叶钉成的书的秋天先生,闷闷地开口:“秋天来了有一段时间了,他很快就会离开。”

  所以呢?梅林疑惑地歪歪头,他还太年轻,连一个四季都没有经历过。

  “秋天会把所有的叶子和花和果实带走,等他离开之后,我就会死去了,”亚瑟抖抖有些枯萎瑟缩的花瓣,叹一口气,“你瞧,我的花瓣已经染上秋天的颜色,他已经在叫我啦。”

  小黑猫紧张地弓起背,转头看向从树上摘下一个苹果的秋天先生。不可以!亚瑟不可以死去,他还只看过两个季节,他还没有告诉梅林知更鸟是怎么来到这个花园的,他还……他还……

  “你,你一定要离开吗?”梅林转过头,低低哀鸣一声,金色的双眼黯淡下来,“可是,可是,我们才认识这么点时间,我们还有好多故事没有分享过。亚瑟,你可不可以留下来?”

  玫瑰低下高傲的头颅,哀伤地摇摇叶片。“我没有办法,谁也没有办法。秋天会带走我们,而冬天会用冰冷的空气阻断一切退路。你要小心,”他用叶片拍拍他愚蠢而可爱的朋友的爪子,“冬天会带走秋天也无法带走的那些生命——知更鸟,夜莺,鲤鱼,还有你。”

  小黑猫沉默了很久。他做出了一个决定。

  “我不会被冬天带走的,”他的眼睛亮得慑人,好像太阳落在了里面,“我会等他离开,我会等你回来。我知道冬天之后是春天,虽然我没有见过,但听说那是万物复苏的季节。我会等你在春天回来。你一定要回来。”

  亚瑟也没有经历过春天,当他第一次展开花瓣,他只来得及看见春天小姐匆匆离开的背影,但他隐约记得对方浅绿色的裙摆,温柔得像是新生。他不知道秋天先生会把他带到哪里去,也许他再也回不到他的小黑猫身边。但是梅林正用那样的双眼看着他。他昂起头颅。

  “我一定会回来。在春天等我,梅林。”


 冬天先生有着苍白的肌肤,他走过的地方总会留下一层薄薄的霜。他沉默地目送秋天先生带走花园里几乎所有的生命——柳树先生、勿忘我小姐、爬山虎先生,然后走到对方原来的位置,身后一片默然的霜白。他的视线扫过草地,看到了仅剩的几个生灵。夜莺,知更,鲤鱼,还有一只小黑猫。

  梅林紧紧蜷缩成一团,闭着眼睛。这不仅是因为他很冷,更因为就在刚才,他失去了自己的玫瑰。他难过地看着亚瑟一点点染上秋天先生的颜色,对他露出一个悲哀的微笑,离开了他。花园里一片沉默,知更和夜莺一言不发,她们的喉咙因哭泣而嘶哑,鲤鱼沉在冰封的水底,用夏日的美梦度过严冬。梅林也想这样,可是他知道冬天先生会趁他陷在美梦里时把他带到沉默的黑暗里去,而那里没有回来的路。那里没有回到亚瑟身边的路。


  于是梅林睁开双眼,和冬天先生一起等待春天小姐的脚步声。

  冬天是多么漫长啊,这里没有声音,没有温度,太阳要透过一片冰冷的雾才能披到梅林身上,它变得脆脆的,不像夏天那样妥帖而柔软。小黑猫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因为没有一朵玫瑰等着他叫起床或是哄去睡觉,月亮和太阳看起来都白茫茫冷冰冰的,没什么分别。

  后来下起了雪。梅林瑟缩着,躲在古老的城墙下,那里原来是爬山虎的家。雪是六角形的,很美,可是没有温度,像是有六道刃的刀刺在身上,又冷又疼。小黑猫一开始觉得很难熬,后来开心了起来。

  “我要把这些讲给那个菜头听,”他告诉自己,“他错过了不得了的美景啦。我们俩只能有一个错过好看的风景,所以我一定不能睡着,要等他回来讲给他听呀。”

  他就这样度过了冬天。在日复一日的洁白与寒冷里,他每天想出一件要告诉玫瑰的事情,用爪子在城墙上划下一道小小的记号,然后等待春天的到来。


  冬天真是漫长呀。漫长得希望都冻得脆脆的,好像一碰就会碎。


  不过春天终究是会来的,不论冬天有多么令人绝望。


  当草地上厚厚的积雪变薄融化的那一天,春天小姐踩着苏醒的绿色来接班啦。她轻快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一下一下像是种子破土发芽的声音。在墙根下假寐的小黑猫慢慢支起耳朵——他实在是太累啦,墙上划下的印子他都快数不清了——然后他猛地抬起头。

  满目的绿色从稀薄的雪水里长出来,深深浅浅的,咯咯笑着,和着春天小姐的步伐跳着舞。

  梅林眨眨眼,鼻子动了动,闻到空气里雨水和阳光和新生的气味,他欢快地喵呜一声,朝草地中间奔跑起来。


  在他金色双眼看向的地方,一株新芽不耐烦地抖抖嫩叶。

  “别跑那么快,你这只笨猫,你会摔跤的!别急,春天才刚开始呀!”


  春天才刚开始呀。


  END


评论
热度(26)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