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AM]Till Time Surrenders - Chapter I - Part 2

※神秘博士梗,Human!Arthur/Timelord!Merlin

※就算我坑了,我也会把大纲发出来哒,所以别担心☆(不如别坑如何。

※话说没人注意到博士的装扮是青春誓言里Victor的造型嘛QAQ

※求个小红心小蓝手!求评论!!

================================================= 


  [AM]Till Time Surrenders/而时间终将低下头颅  

  I.  Phoenix’s Fire/凤凰之火(下)


  “所以,莫嘉娜,你遇到了什么问题?”博士坐在沙发上,向格温身侧的黑发女郎发问。

  在亚瑟大声宣布他的哥伦布式大发现后,莫嘉娜和兰斯洛特也亲眼目睹了TARDIS的奇观,在一阵此起彼伏的“什么——不——但是——我——什么?”的惊叹后,莫嘉娜揉揉太阳穴,理智地提议各位坐下来谈谈正事。于是现在,兰斯、格温和她依次坐在转角沙发的长边,而博士一人独占短边,剩下固执的亚瑟抱臂靠在褐发青年身后的墙上,谨慎地盯着对方。(“不,我还是不太信任你。”“啊,很正常,很多人都这样,事实证明他们都是错的。”)

  女郎简要地告诉了对方这几周来她异常的身体状况,犹豫片刻,她又说:“而且……我能听到声音,这是老毛病了,从我小时候起就是。”

  “什么样的声音?”

  “就……各种各样的,哭声,招呼声,失真的那种,分不清男女,杂乱的低语。但之前每次听到都不会有什么事,我也就没有太在意,因为很轻。但这次,”莫嘉娜不安地咬住下唇,“这次我听得很清楚,有一种噼噼啪啪的声响,还有什么在说……它很冷,需要火。”

  博士若有所思地盯着莫嘉娜注视片刻,忽而转头对格温说:“好的,桂妮薇儿,告诉我你注意到了什么。”

  格温点点头。“其实,从前两周开始,我和兰斯也时不时觉得虚弱,但没怎么注意。但今天在博物馆的时候,我在搭上莫嘉娜肩膀摇醒她时有一瞬间的眩晕,而兰斯在扶她起来时也是如此,但我猜他晕得比我更严重,而我们早饭都吃得很饱,”她顿了顿,“我觉得是那个手镯。它的什么东西在传染。”

  青年感兴趣地扬起眉:“什么手镯?”

  莫嘉娜简单给他讲了手镯的事,博士听到某处皱起眉,沉吟片刻。“再给我说说那个宝石。”

  “没什么特别的,”莫嘉娜疑惑地歪歪脑袋,“虽然它是全新的石种,但这种情况也不少见。不过……我每次看它,总觉得它在燃烧,”她眨眨眼,“你是说那个宝石有问题?”

  “啊,这个嘛,”博士咧嘴一笑,“我不知道。——”(亚瑟嗤笑一声。)“——所以我们现在要去看看!”他从沙发上跳起来一拍双手。“好啦,那么,博物馆!哦,我喜欢博物馆。走吧,莫嘉娜,让我们见识见识那东西!”他大步走到飞船前,打开门,招手示意她进去。闻言起身向门口走去的女郎猛地顿住,翻翻白眼:“啊,当然,我们有飞船了!何苦再去挤早高峰呢。”她摇摇头,调转脚步走进蓝色警亭。

  “等等,我也要去,”一旁沉默许久的亚瑟突然发声,他在TARDIS和褐发青年的脸之间来回看看,说,“我还是不太放心莫嘉娜和你单独在一起。”

  “亚瑟,”格温翻个白眼,“我跟着博士在外面游玩了一年,我还好好的。”

  “没事,进去吧,亚瑟,别动任何东西就行,”博士毫不在意地摆摆手,招呼对方进去,“我见过比这激烈得多的反应——有个人以为我给她下了致幻迷药,直接把水果刀抵我脖子上了。”

  亚瑟狐疑地从门内探出头:“结果?”

  博士耸耸肩。“结果她成了我的旅伴,”他转身看向格温和兰斯,嘴角一翘,“好的,那么,两位,再见了。我得快点,九点半开馆。那,就这样,拜!”他给前者一个有力的拥抱,拍拍后者肩膀,匆匆转身走进飞船。

 

  “他为什么这么匆忙?”当蓝色警亭的身影从他们面前隐去,兰斯问格温,“现在才八点半。”

  格温笑笑。

  “这个嘛,”她靠上兰斯的肩,“他是个很不喜欢说再见的人。”

 

 

  亚瑟走到正好奇地看博士设置坐标的莫嘉娜身边,低声说:“你可以告诉我的,你知道。如果不是兰斯洛特的短信,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遇到了麻烦。”

  他姐姐转头看他一眼,弯起嘴角,拍拍他的手:“告诉你也无济于事,亲爱的弟弟。你的脑子本来就不大,我还是别往里面塞更多东西让你担心为好。”

  亚瑟嗤笑一声。“你这点事我只要五分钟就能想明白,不必劳烦我宝贵的大脑腾空间,”他伸手把对方一缕散发拨到肩后,说。

  博士轻笑起来。“你们相处方式很有趣,”他把手搭上一个操纵杆样的东西,“好啦,两位,抓紧手边的东西。好了?走——!”

 

  “……博士,我很好奇,”莫嘉娜一手捂住小腹一手攥着栏杆,咬牙切齿地问,“你们星球有没有驾照这种东西?”

  博士快步走到门前,脚步一颠一跳的。“当然有啦,星际通用考试,”他打开门利索地一转脚跟面向东倒西歪的两人,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不过我没通过。”

  亚瑟直起身,怒视对方背影。

  “我要去星际交通局举报他无证驾驶,”他低声说。莫嘉娜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莫嘉娜从直直立在修复室正中央的TARDIS里走出来,只见博士已经走到工作台前,正弯腰端详上面的手镯。他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个什么对准手镯,顿时一阵噪声回荡在女郎耳旁。

  “你在做什么?”亚瑟皱起眉,盯着那样物事末端的蓝灯,揉揉耳朵问。

  “检查,很明显,”褐发青年不断变换手里工具的角度对准台子上的文物,嘴里念念有词,“趁你问我之前,亚瑟,这是一个音速起子,它可以……做很多事。——啊哈!”

  莫嘉娜走到他身边:“怎么样?”她手习惯性往桌面一撑,却在指尖几乎碰到手镯时猛地缩了回去。博士看见她的动作,赞许地用起子指指她,点点头。

  “很好,莫嘉娜,你的直觉是对的——格温的也是。这个手镯,更确切地说,手镯上的宝石,两位,”他高兴地挥挥起子,好像得到了糖果的孩子,“是凤凰之眼!”

  亚瑟双手抱臂,挑起一边嘴角:“啊,这就解释得很清楚了。”

  博士好脾气地冲他挥挥起子,解释道:“凤凰之眼,顾名思义,是凤凰的眼睛,而非宝石。它是凤凰的能量来源,通过能量体接触和视线接触吸收能量提供给母体。莫嘉娜,”他指指她,“就是因为频繁触碰它才会身体虚弱。每次你碰它,它都会从你身上抽取一部分能量,储存起来以便到时候帮助母体苏醒,”他打开起子对准手镯,“看见了吗?你说它在燃烧,那不是错觉,你看到的是它里面的能量流动。”

  莫嘉娜不动声色地挪动脚步离那东西远了点。“那格温和兰斯呢?”她敏锐地抓住重点,“还有你说视线接触是怎么回事?”

  “啊!这就是有趣的地方了,”博士似乎觉得凤凰之眼是个仓鼠之类的小可爱,而不是汲取人类生命力的危险异生物,兴致勃勃地说,“凤凰之眼的能量体接触是可传递的,也就是说,当格温和兰斯碰到你时,他们的能量会转到你身上,等你再次碰到手镯时,这部分寄存能才会被传到眼睛里。而寄存处就在——”他示意女郎伸手,握住翻转让她手腕朝上,“你的手腕静脉里。”看见女郎在目睹那处小鼓包时顷刻苍白下来的脸色,博士安慰地拍拍她肩膀:“别担心,这只是个靠能量撑起来的假眼,等到真正的凤凰之眼充满能量就会自动消失。”

  “至于视线接触嘛,你倒提醒我了,”博士把手伸进西装口袋里,翻找起来,“不是这个……这个也不是……我可能需要有空理理口袋……噢在这儿!”

  (“他把半条手臂都伸进去了,”莫嘉娜紧张地握紧手腕,盯着对方看起来空空如也的衣袋喃喃,“而我已经一点都不惊讶。我的人生肯定哪里出了错。”)

  他翻出一块破布把手镯仔细包起来,在凤凰之眼的部分紧紧缠了两圈。“能量阻断材料,”他解释道,“能阻断一切形式的能量传递——光,热,电,等等。这样我就能接触或它而不被吸收能量,它也不能通过视线接触吸收能量——对,任何生命体,只要在凤凰之眼的视线范围内,都会被窃取能量,只是没有能量体接触来得那么大量。”

  “……博物馆的参观游客,”莫嘉娜缓缓开口。褐发青年点点头。

  “我有一个问题,”亚瑟忽然开口,“你说……凤凰?”

  博士讶异地看他一眼:“是的,凤凰,亚瑟,我已经说了不下十遍这个词了。凤——凰。

  莫嘉娜也反应过来:“所以,凤凰是真实存在的生物?不是传说?真的有这么一种会浴火重生的大鸟?”

  “噢不,不,不,当然不是地球人传说里的那种东西,”博士不以为然地挥挥手,“凤凰是一种外星生物,碳基,独眼,喜热怕水,遇水失活,在遇到危险时以吸收——释放能量的形式重构全身细胞,不过只能重构一次,因为对细胞本身伤害太大。”

  潘德拉贡姐弟沉默片刻。

  “我有一个问题,”这次是莫嘉娜开口,“凤凰在哪?我是说,如果眼睛在这里,眼睛之外的部分呢?”

  博士闻言瞪大双眼,狠狠拍了一下额头。

  “噢,噢!凤凰!”他一转脚跟,又把能量阻绝布抖开,拿音速起子对着凤凰之眼测了一会儿,随即把起子拿到眼前看了一眼,狠狠用它敲一下自己脑袋,“这里有一只凤凰!”

  他转身面向姐弟俩,用飞快的语速说了起来。“这只眼睛在吸收能量,说明有一羽凤凰需要涅槃但能量不足。很可能是紧急措施——它的飞船在途径地球时遭遇意外,处于低能量状态的它躲进逃生舱,凤凰之眼被剥离抛射,以便吸收能量帮助它重生。但没想到眼睛离得太远超出感应范围,进入休眠状态。但是——

  “但是它现在醒了,”莫嘉娜接过话头。

  “说明凤凰就在附近,”亚瑟眉头紧锁,“凤凰之眼的能量充满了会怎么样?”

  “在现在的情况下,它会从手镯里脱出,依靠自动导航回到救生舱完成涅槃。只有一个问题,”博士皱起眉,摘下帽子捏在手里,第一次看起来有些忧虑,“涅槃时释放的能量足以烧毁八分之一个伦敦。”

  莫嘉娜倒吸一口冷气。“我们不能让那发生,”她和亚瑟对视一眼说,“有什么办法吗?”

  褐发青年抬手插进发间梳理起来,在屋内来回踱步,一边喃喃自语:“……凤凰,凤凰之眼,我肯定忘了什么,手镯……手镯!”他一个急转身面向莫嘉娜,“这是个凯尔特巡展!”

  黑发女郎点点头:“威尔士。”

  博士激动地打个响指。“就是这个!我就知道我忘了什么,”他匆匆把手镯重新包回能量阻绝布里,大步向TARDIS走去,“威尔士有一个时空裂缝,就在卡迪夫,里面有足够的能量。凤凰之眼肯定是被吸引过去了,因此才不小心飞出了与母体的感应范围。我们现在让手镯带我们找到逃生舱,然后把逃生舱带到卡迪夫的裂缝上充满能量让它涅槃回家——裂缝一直延伸到海上,这样涅槃时不会伤到人,还能赶在开展时间前把手镯还回来。完美!快点,莫嘉娜,亚瑟!”

  姐弟对视一眼,连忙赶上。

 

  “所以,我听到的那个声音,”莫嘉娜突然想起来,“那么多年都是那凤凰?可它不是这两周才苏醒吗?”

  博士小心翼翼用起子挑开隔绝布的一角,测算起逃生舱的位置:“噢我可得小心点,能量就快到阈值了——你说什么?噢,不不不,只是这次是凤凰而已,”他分神抬头看一眼惊愕的莫嘉娜,“你听到的声音不是同一个,只是因为你的感应场不够强所以失真,听起来都一样而已。你拥有低级心灵感应场,莫嘉娜,通俗来讲就是能听见‘鬼魂’——虽然所谓鬼魂大部分不过是迷失在地球的外星生物罢了,别担心。”

  亚瑟挑起一边眉毛转头看看莫嘉娜:“不知为何,比起知道你从小身边就有鬼魂来说,你从小就被外星人簇拥包围更让我觉得难以接受。我知道舞会皇后不是你的野心极限,但星际女王?这也太超过了。”

  后者赞同地点点头,任肩膀被亚瑟揽住,脸色微微苍白。“不过别害怕,弟弟,我觉得外星人不会找你做人体实验的,他们总要找个各方面都在人类平均线上的样本吧——比如智商。”

  “好了好了,放下你们的情景喜剧对话,抓紧栏杆,大概位置确定了,”博士把扁沿帽随意扣回头上,在操控台上按了一通,一推操纵杆,“凤——凰!”

 

 

  “我不明白,”博士一手叉腰,一手像甩温度计一样甩着音速起子,好像那样就能让上面的读数正常一点似的,“这上面说救生舱在我们半径五米范围内,垂直距离下方三米,可是救生舱的内部温度有五百摄氏度,外部温度在一百二十度左右,附近地表土壤肯定会和正常的不一样,但是这里很正常。”他环顾四周河岸,焦躁地揉揉头发。“它能在哪里?”他抬头看见亚瑟和莫嘉娜的表情,“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你说它怕水,遇水失活,”莫嘉娜干巴巴地说,“我听见它说冷。”

  亚瑟干巴巴地接话:“而你正站在伦敦最大的河边。”他指指博士身后。博士转过身。

  “噢,”他说,“看来我对水体的反感已经到了影响思维的程度了。”

  青年盯着平静的河面看了一会儿,左手垂到身旁握紧又放松,终于一个深呼吸。

  “好!既然暂时搞不到捕捞船,让我们速战速决,”他把音速起子递给莫嘉娜,迅速把外套脱下,伸手去解领带,低声喃喃,“虽然我不太喜欢水,但到水下三米捞个东西还是不成问题……我上次下水是多少年前来着?哦管他的……嗯?”一个阴影挡在他面前,他一抬头,面前赫然是已经脱到衬衫的亚瑟。对方挑眉蔑笑一声。

  “看起来我们万能的博士是个旱鸭子,”亚瑟解下领带递给莫嘉娜,“为了伦敦的未来安全着想,还是请你待在地面上吧。”说罢他转身向水里走去。

  “……等等!”青年又在外套口袋里翻找一会儿,找出一双手套丢给对方,“能量隔绝材料,戴上它,不然你一出水手就要被救生舱烧焦。小心点。”金发青年闻言朝他挥挥手,从河岸上一跃而下。

 

 

  “你管这叫救生舱,”从飞船衣帽间里挑了几件衣服换上的亚瑟拿毛巾擦着头发,指指被博士放进水缸里的灰白色椭球体,一脸难以置信,“这就是个很大的鸵鸟蛋。”

  博士正忙着让TARDIS悬停在卡迪夫附近的海面,没有看他:“本来逃生舱就是模拟凤凰孵化器造的,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么,亚瑟。”

  亚瑟翻了个白眼。“显而易见,是啊。”

  “所以,凤凰涅槃是什么样子?”莫嘉娜饶有兴致地蹲在水缸边观察逃生舱,抬头问道,“它会把逃生舱烧穿吗?它要怎么回去?”

  “逃生舱会在满能量时自动打开,顺带开启里面的传送装置,至于凤凰涅槃到底什么样,你们自己看——吧!”博士一拉操纵杆,晃晃悠悠地咧嘴一笑。

 

 

  “这太……”莫嘉娜瞪大双眼,低语道,“这太美了。”

  她扶着TARDIS的门框,长发被海风吹起, 脸颊因灼灼的光芒而染上飞红。不远处的海面上,一团跳动的火焰里有一双羽翼正缓缓张开。那原本是一只老态龙钟的佝偻鸟儿,却在跌出逃生舱的那一刻燃为灰烬,生出一团重生的烈焰。一直雏鸟从里面探出脑袋,眨眨明亮的独眼,发出一声清脆啼鸣,迅速地长大。一星一星的火焰如羽毛般覆上鸟儿的躯干,成年的凤凰仰起头,向着远处的太阳长啸一声,婉转的鸣声里隐隐有生的热烈;它扑扇着熊熊燃烧的双翼,起伏的海面被映得一片通红。它转过头看一眼莫嘉娜,慢慢消失在明丽的晴空碧海里。

  黑发女郎眨眨略有湿润的双眼,讶异于蔓延体内的莫名暖意,转头望向笑嘻嘻的博士。后者走到她身边拍拍她肩膀,理解地弯起眉眼:“生命的火焰是不是令人震撼?”

  她回头最后看一眼沉静深邃的海面,点点头。

 

 

  “好啦!那么,问题解决,现在是九点十分,”博士一边走出飞船,一边转头把恢复原样的手镯递给莫嘉娜,“你还有不少时间做你的修复工作——”他比划了一下工作台,又竖起食指,“——或者你可以选另一个选项。”他向女郎伸出手:“要不要和我一起走?你很聪明,也很风趣,最重要的是,你的眼里有对天空的向往。我诚邀你和我乘TARDIS旅行,莫嘉娜·潘德拉贡。”

  女郎微微瞪大眼,随即微笑起来。“很感谢你的邀请,博士,我确实很愿意和你一起旅行,”她一手抚上小腹,“不过我有要留在这里的理由。”看到博士恍然的表情,她轻笑几声:“我怀孕的事你还是第一个知道的呢,里昂会嫉妒的。”

  “——不过,”她的口吻突然调笑起来,回头看看才走到门口、一脸茫然的亚瑟,绿眼睛里露出狡黠的光,“我可以把我的弟弟借给你当旅伴。”

  “什么?”“什么?”两人异口同声地说。他们对视几秒,互相翻个白眼。

  最后是博士先开口。“算了吧,莫嘉娜,亚瑟没有一点对未知的渴望,眼界也不那么宽,”他勾起一边嘴角,“我猜他明天早上就会把今天发生的一切当成一场梦。如果我带他去古罗马,说不定他会觉得我只是骗他到了迪士尼呢。”

  “哈!”金发青年一副受了侮辱的表情绕过莫嘉娜和博士面对面,眯起眼,“说得好像你很了解我似的,士。”他双手抱臂,挑战地抬起下巴:“我跟你走一次,在今天晚饭前,你带我随便去什么反常理的地方,我不会露出半分惊讶、把那当做骗局。”

  褐发青年着实楞了一下,不过他很快眨眨眼,咧嘴一笑。“挑战接受,”他转身对莫嘉娜双指并拢致意,“那就待会儿见了,女士。”然后走进警亭。亚瑟拍拍有些呆愣的姐姐:“今天我去你家吃晚饭。”随即跟上博士,关上门。

 

  刹车声慢慢消失,莫嘉娜眨眨眼,看着面前空无一物的房间。

  “哇哦,”她说。

  TBC

评论(6)
热度(23)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