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00Q]失物招领

※Spectre Fix-It(虽然我还没看正片

※bug有,OOC也有,糖不够的小甜饼

※送给拉我入坑的 @卡美洛研究所AM研究员水蓝 是你让我在考试周的现在控制不住洪荒之力,用一天半码了五千字。我来不及复习了都怪你嘤!(怪你自己好吗

※希望小天使们喜欢ww

==============

[00Q]失物招领

 

一、

  Q眨眨双眼凑到门前完成虹膜识别,抬手在面板上输入二十位的密码。

  密码错误。

  军需官愣了愣,叹口气,轻声骂了一句。“老天,”他都没意识到自己刚才按错了,“精神点,先生,你连门都开不来了。”

  但,对于一个在过去四天里只睡了十个小时的人来说,这并非太过丢人。至少,在意识到自己已经疲劳到可能造成工作事故时,他及时地下了班,把支部交给R暂管。——虽然这一切发生在路过的Moneypenny接住他失手掉下的马克杯、并用高跟鞋跟威胁他去休息之后。

  哦得了吧,Q阖上门翻了个充满血丝的白眼,好像Eve自己不是工作狂似的。这可是MI6。

  门还没完全关上,他就听见身后传来细微的响动。他勾起唇角,转身迎接两团褐色和白色的毛球。0和1不紧不慢地走到他面前,微微眯起眼看着它们四天没回家的主人——或是仆人,谁知道呢。Q看着他的猫一脸谴责的表情,微笑慢慢变大,向它们伸出双臂。

  “我知道你们肯定又抓坏了我的某样东西,所以我们扯平了。”

  1抖抖胡须——褐色的那只——偏头打个哈欠,像是装没听到。0喵了一声。

  “哦行了,你们有自动喂水器和定时补上的猫粮,一整个公寓都是你们的猫爪板。而这个可怜人,”他指指自己,“只有一个因为缺乏睡眠和茶而变成僵尸的未来。山一样的文书,欠009的车,给007的——噢,”他眨眨眼,“这倒不用了。”被回家的喜悦暂时压下的疲劳莫名涌上,拉下他微笑的嘴角。他低头看看两个毛团,对方也许察觉到他情绪的变化,犹豫地把爪子搭到他手上,被他整个拽进怀里。

  “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黑发的年轻人闭上眼把脸埋进温软的毛皮里,“好消息是,007开着他的车和Swann小姐享受幸福结局去了,从此我能减去四分之一的工作量。”

  “坏消息是,这个老派的男人走了,我半个月前做好的那支爆炸钢笔还能给谁用呢?”

  军需官向后靠上门板坐到地上,感到一边脸颊上微微湿润。他睁开一只眼,恰巧看见1缩回舌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他捋捋对方脊背上的皮毛,吻一下乖乖蜷在他怀里的0的额头,轻笑出声:“就知道你们爱我。”

  电梯门开阖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让他想起四天前另一扇门也是这样打开——然后随着来人永远的离去而关上。他深呼吸。

  “我也爱你们,我的二进制小怪兽们。”他把两只猫抱得更紧一些,希望它们的温暖能驱走漫过他身躯的疲劳与寒冷。

 

 

二、

  Q把续满伯爵茶的马克杯放到电脑边,伸个懒腰坐下。等他重新低头,发现之前蜷在桌角上的1在这三秒钟里绕过茶杯趴到了键盘上。

     “哦亲爱的,”他拍拍猫咪毛茸茸的屁股,“你挡住我的生计来源了,我以为你喜欢吃进口猫粮来着?”

  褐色的毛团高兴地打个哈欠,动作压到了按键。隔着一只猫,军需官也能看见屏幕上出现的乱码。

  嗯哼。

  Q伸手穿过1的腰腹把它抱起放到自己腿上,对方看他一眼,没有反对。

  “真是我的好姑娘。”他一手抚摸猫咪的脊背,另一手拿起杯子喝一口茶,视线已经被屏幕上层叠的窗口吸引过去。他删去乱码,很快完成眼下的程序。新邮件的提示音响起,他瞥一眼,来自Moneypenny。

  “……噢,是的,那个。”很快回复确认邮件后,他抬眼望向前方,微微皱起眉,搭在键盘上的十指不自觉摩挲着按键。

  关于是否取消00特工项目的听证会。

  虽然C已经身份暴露死去,但他的这个提案却保留了下来——在这点上,和他持相同观点的官员并不是少数。在幽灵党头目被捕将近半个月后(Q拒绝去想这也是某个恼人特工离开的半个月后),MI6的事务基本趋于稳定,于是听证会被正式提上日程。作为Q支部的负责人,军需官自然也在参与之列,而他对00特工及他们任务的熟悉程度也让他的意见带上不轻的分量。在上周向他提起这事时,M就委婉地问过他的意见。

  从现有情况来看,00项目无疑有其存在的必要性,他是这么说的,而任何有Q支部协助的项目都不可能被称作“过时”。他没有错过M眼里一闪而过的笑意。

  “哈,说得好像如果我说‘不’就能摆脱那帮死不了的烦人特工一样。”Q嘟囔着端起茶杯,感到1跳下他大腿时陡然减轻的重量。0散步回来了,显然。

  在说这话时,青年没有在想某个特定的死不了的烦人特工,当然没有。00特工都一样烦人,问他要这样那样的装备,且从不归还。——也许除了009和002。004的记录也不错。还有008和006。005和001丢过两三次,还能接受。003丢得不少,但都乖乖来赔礼了。0010到0013四位特工的任务没怎么经过他手,所以不能妄下定论。

  所以,好吧,可能有一位特工比别的更烦人。但这不重要,因为Q还没来得及摆脱他,那人就自己离开了。

 

  如果说这天晚上,军需官先生可能用纸笔列了第二天发言的大纲,还对着自己的两只猫小小地练了一两遍的话,没有人需要知道这件事。

  毕竟,00项目确实不可或缺。而且,如果一个人突然离开,逻辑上,考虑到他有可能会回来,那么给他留出可以回来的地方总是个合理的方案。

 

  不是说Q期待邦德会回来。当然不是。

 

 

三、

  00项目正式重启的当天,Q在回家路上遭到了绑架。

  也是时候了,猛地被人从背后勒住、感到后颈一阵刺痛的军需官自嘲地想。成为Q整整两年才第一次被绑架,简直可以破MI6的纪录。在倒向地面的前一秒,他努力转头望去。监控盲点。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士。确定是针对MI6而来。多半是因为00项目。

  好极了,这才有意思。这么想着,年轻人坠入黑暗。

 

  一个废弃工厂。当然会是一个废弃工厂。Q眨眨还有些模糊的双眼,环顾四周,暗自摇头。就没有人能想点新花样吗?

  好吧,至少这是个花不少力气改造过的废弃工厂,Q暗自给他的绑匪加上一分。发觉自己被绑在座椅上,他扭动一下身体。很好,两个手机和他的枪都不见了,再加一分。

 

  看守他的人见他醒来立刻叫来了什么人。反派先生。这之后挺无聊的,真的,在听过不下数十人被绑架或是绑了别人的全过程之后(同时还要给出相应的逃跑/审讯指示),Q对这个流程实在有些太过熟悉了。

  概括而言,反派先生礼貌地打招呼并提出要求,Q表示拒绝,反派先生威逼利诱,Q表示拒绝,反派先生一挥手招来平均体型是Q两倍并且携带工具的打手,Q表示拒绝,反问对方究竟是谁。反派先生露出胸有成竹的微笑不语,离开房间。

  “尽量别伤他的手,有用。”

  四个打手冲上来,Q……Q反射性地缩起身子。疼痛如期而至,弯腰的军需官感到右侧腹被什么顶住,低头微笑起来。

 

  半小时后,反派先生踱步进来,看着低头不语的Q,勾起嘴角:“改主意了吗,军需官先生?”

  Q抬起头,一边肿胀的眼眶让他睁不开眼,但他直直盯着对方:“你究竟为谁服务?”

  反派先生饶有兴味地看着对方的惨状,终于大笑出声。

 

  五分钟之后,反派先生停下对组织的回顾与展望,因为对面惨兮兮的Q咧开流着血的嘴唇笑起来。

  “你知道,作为反派而言,你的话有点少,这让我很为难,”黑发青年的笑容淡去,露出属于MI6军需官的冷静自信表情,“但,我能说什么呢,反派终究是反派。”

  “什——”

  “我知道你们拿走了我的两个手机,可能还动了些手脚。但你们确实应该猜到,我身上可能有些如果不在特定时间处于特定位置就会自动向MI6发出警告的东西?身为全MI6的军需官?”

  二十秒后,反派先生从一个打手手里接过从Q右口袋里摸出的钢笔,笔盖缝隙间隐隐闪烁着不祥的绿光。他拔开笔盖,看见内侧的信号灯,愤怒地望向年轻人,又低头望望那支该死的钢笔。一怒之下,他把钢笔往地上一扔,狠狠踩向——

  等等,他想,他为什么要告诉我?

  但Q已经带着椅子向后翻去。

 

  Q从被爆炸气浪轰变形的金属座椅里挣脱出来,双耳嗡嗡作响。他歪歪扭扭地跑到边上找到绳子把五个人全都绑上,又在厂房另一边找到了自己的手枪和手机。凌乱的脚步声传来,他暗骂一声,迅速行动起来。

  居然只有两个守卫?又五分钟后,军需官一边把他们绑上一边咋舌。用手机给总部通报情况请求支援后,他弯腰从地上捡起钢笔的残骸——就算是他也没办法在这点空间里塞进足量的炸药、引爆机制和通讯器,那闪烁的绿光不过是配了强力电池的灯而已。

  Q直起身,被这动作带来的一阵眩晕逼得靠墙坐下。好吧,他想,至少我知道以后碰上没人用的装备可以给谁了。

 

  一个半小时后,当MI6成员终于冲进门口时,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再也撑不下去的军需官闭上眼坠入令人心塞的黑暗。

  ……我已经到看谁都能看成邦德的程度了吗。太丢脸了。

  “该死的007……”

 

 

四、

  Q撑起眼皮,首先看见的是医疗部惨白的天花板。他张张嘴想说什么,出口却是嘶哑不成调的声音。

  轻快的招呼声从左侧传来,伴以贴到他唇边的吸管:“啊,你醒了,Q。喝口水。”

  军需官感激地收下这份帮助,之后转头看去:“Eve?你怎么还在这里?……现在几点了?”

  “凌晨一点,我的正常上班时间,”秘书小姐歪歪嘴角,比划了一下腿上的一堆文件,“你没什么大碍,基本都是软组织挫伤,肋骨和小腿各一处轻微骨裂,再加上爆炸引发的轻微脑震荡。”

  Q用还有点迷糊的大脑反应了一会。“所以我只晕过去四个小时?”

  Moneypenny笑起来:“没错,你听起来很遗憾?”

  “真可惜,”军需官点点头,“我本来还期待一些更戏剧化的场面。”

  “比如?你晕了一个月醒来发现R高高兴兴篡了你的位?”

  ……啊。那个姑娘真的干得出来。不过,若非如此Q也不会看中她、把R的头衔给她。

  “看来我还是早点醒来比较好。”Q承认。

  秘书小姐点点头,不顾军需官虚弱的怒视拍拍他脸颊,忽然坏笑起来:“不过,就算你只晕过去四个小时,还是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她拿起床头柜上的什么东西举到Q眼前。一张明信片。她翻到反面。

  “既然我知道你真的做好了,那么,我等着我的爆炸钢笔。——J.B.”

 

  什么。

 

  “007……回来了?”军需官眨眨眼,难以置信地盯着那行潦草的字体。

  Moneypenny把明信片放回桌边,拍拍他手背。“实际上,你下班之后不到一小时他就来总部报到了,”她把手伸到床边调了调什么东西,Q感到床微微抬起,让他从平躺的状态变为倚靠,“他从M那里出来后就兜去你们支部,没多久,你就传回来求援信息,他就跟着去了。”

  Q感到自己原本就不甚清醒的脑袋被这信息量搞得一团乱。“但……”他挣扎着找到了不合理之处,“我说了我处理好了……我明明只要求善后外勤和医疗部的人来……”

  “这个嘛,”听见他嗓音里再次出现的嘶哑,Eve耸耸肩,又拿起水杯凑到他嘴边,“你知道,他总是闲不住。”

  哈。这话说得倒是一点没错。但Moneypenny的眼里写着“你我皆知事实并非如此。”Q不明白她想说什么。

 

  直到医生检查完毕、Eve离开后,在空荡荡的病房里,军需官才终于反应过来。

  等等。所以我看到的那个真的是007。然后我做了爆炸钢笔的事也暴露了。

  老天。

  他挫败地偏头望向桌上的明信片,发现边上还摆着两样东西。他眯起眼望去。

  进口猫粮和一罐伯爵茶。

  Q绝望地把脑袋埋进枕头。

  “该死的007。”

 

 

五、

  Q转着轮椅悄声穿过医疗部走廊——天知道再这么闷下去他就要无聊致死了。他转过最后一个拐角——

  恰好对上迎面走来的邦德。

  两人面面相觑。一时沉默。

  “所以,”最后,邦德挑起一边眉毛开口,“我猜我们的军需官先生正打算违背医嘱出逃?”

  黑发青年眨眨眼,努力压下陡然加快的心跳(还好现在没连着心电仪,他想),用干巴巴的语气说:“你又在这里干什么,007?——如果你还是007的话?”

  邦德闻言咧嘴一笑。“我来做身体状况评测,当然,为了能尽快变回007。”

  “但是你的手里拿着一袋点心和一杯热饮,”Q指出,“我希望你不是要贿赂医生。”

  “啊,当然不会,”邦德走过来,把纸袋往他(放着猫粮和茶的)腿上一放、又把杯子塞进他手里(热可可,恶),笑得更开心了,“这是给你的。”

  “……什么?”

  特工伸手比划一下:“早饭。人们一般在早上感到饥饿的时候会吃。我猜你听说过。——不过我建议你等到车上再说。”

  Q觉得自己没醒透,不然词汇量不该如此贫乏。“……什么?”他说。

  007耸耸肩:“我猜你需要一些帮助。”他意有所指地看看Q的轮椅。

  军需官眯起眼,正打算开口,就听见身后走廊里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他猛地闭上嘴,恨恨地瞪一眼面前一脸得意的邦德:“既然要帮忙,那就请你动作快些,特工。”

  007得意洋洋的笑容让Q想一拳揍上去:“没问题,军需官。”

 

  阿斯顿马丁平稳地行驶着,Q和邦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吃完早餐的饱腹感让他有些昏昏欲睡。

  “所以,”他有些迷糊地听见自己问,“Swann女士去哪了?”

  车厢里沉默了两秒。

  黑发青年猛地清醒过来。好极了,我为什么学不会在该闭嘴的时候闭嘴呢。他偷偷瞥一眼身边的邦德,发现他双眼盯着前方,脸上看不出表情。Q挫败地闭上眼。

  哦管他的,他自暴自弃地想,我可是个伤员,伤员有权利做蠢事。我还坐着轮椅呢。

  但仍然。

  “抱歉,邦德,我——”

  “我们可能并不那么适合彼此,”特工冷静地开口,“Madeleine没法接受我的全部,我也并不能完全适应她的生活。所以我们友好地道了别。”

  “噢。”Q不知道他还能说什么。

 

  压抑的沉默延续到邦德送Q上楼后——该死的电梯非得挑今天坏不可。军需官在特工的注视下僵硬地解锁大门,转身试图不那么尴尬地感谢对方并道别。但特工突然开口:

  “但还有一个原因,”金发的男子像刚才的沉默从未发生过一样,自然轻巧地接下去,“我觉得我在MI6留下了什么东西忘记带走。”

  Q闻言抬头看向对方,皱起眉。“是什么?”他问。

  湛蓝的双眼对上他的,邦德露出一个微笑——不是通常面对同事的坏笑,或是面对敌人的锋利笑容,而是一个真正的、边缘柔软的微笑。

     “可能是爆炸钢笔,”他看着军需官说,抬起手,“也可能是别的什么。”

  看着青年慢慢瞪大的双眼,特工咧开嘴角,又露出Q最熟悉的坏笑,两指并拢在额角做出一个花哨的致意,转身消失在楼梯口。

 

  Q关上门,转身看见他的两个小怪兽一如既往慢吞吞向他走来。他蹲下身子,严肃地望向对方。

  “我的好姑娘和好小伙,我有大麻烦了。”

  片刻前特工揉他头发的触感还残留在发顶,隐约的热度攀上军需官的脸颊。

  一向温顺喜静的0突然支起身子跑到Q的手边,对着一个包装袋嗅起来。是邦德给的猫粮。

  看着热切起来的0和1,Q哀嚎一声,随即皱起眉把两只猫揽到怀里。“你们两个小叛徒,”他盯着一蓝一黄两双眼睛说,只得到对方不屑的眼神。

  他认输了。“好吧,好吧,”他不顾猫咪们挣扎把脸埋进它们的皮毛里,像是不久前的某一天一样,只是今天是为了降下脸上过高的温度。

  “该死的007。”他勾起嘴角,露出几个月来最快活的微笑。

 

 

六、

  “007,右转。——不,你的另一个右。到底左转,沿着安全梯往下跑。”

  “了解,”经过电波略有失真的嗓音透过耳机传来,“需要我给你带什么纪念品回来吗?”

  “集中注意力,特工——你只要能把设备完整带回来我就心满意足了。”

  “噢,别这样。特色进口猫粮怎么样?我猜二进制小怪兽们一定想我了。”

  “这是公共频道,007,”咬牙的声音,“R他们都在线上。”

  “啊,别在意我们,长官,”R淡然地说,“我们习惯了。”

  “你瞧,cute。”

  “闭嘴詹姆斯。”军需官语带笑意地说。

 

  END


我造,比例有点失调,但是我就是想看Q耍帅嘛(耍无赖

其实哦,我只是想写对着自家猫咪叫二进制小怪兽的Q而已(。

评论(25)
热度(364)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