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AM]写不完的故事·Story IV 浮生半日

※就想耍个帅虐个狗……但是似乎没耍成功_(:з」∠)_

※只是个片段

※并不知道是黑帮AU还是特工AU

============================

  [AM]写不完的故事 短篇集

  Story IV 浮生半日


  亚瑟转动把手推开门,一眼就望见文件堆后面的一头乌发。

  乌发的后脑勺闻声后仰,露出梅林颠倒的脸:“回来了?”

  金发男子点点头,熟练地把掉下来的把手装回门上。“兰斯大概受了点伤,先去医疗部找格温了。……哦,那他应该没受伤,”他松开勒人的领带,环视房间,“怎么只有你一个?”

  梅林像是没听见一样,自顾自翘着椅子脚玩魔方——一人一椅的重量稳稳压在唯一一根着地的椅子腿上,魔方一个角立在他的指尖摇摇欲坠。亚瑟翻个白眼,耐心等魔方落进梅林手掌里;黑发青年让椅子梆的一声落回地面,目光转回面前指令行不断滚过的电脑屏幕。他在键盘上敲打几下,终于开口:“高文在格斗室,艾琳娜被米西安叫去训话了——她又报废了一台电脑。”

  亚瑟走到阿瓦隆的首席黑客身后,一手搭上他的肩膀。藏青色绒线背心在他手底下粗糙而柔软,带着梅林的体温;越过梅林的肩膀,他能看见恋人在键盘上飞速敲打的苍白十指,和纯黑的衬衫袖口形成鲜明的反差。他眯起眼,注意到梅林右手袖口的污渍,叹了口气。

  “你今天又打翻了谁的什么东西?”

  梅林动作一滞,再开口时带了点不好意思:“芙蕾雅的可可。今天一起吃午饭的时候不小心打翻了。”

  亚瑟搭在梅林肩上的手下意识地一紧,随即不露声色地松开。梅林仍然埋头于指令行中,多半不会注意到这个细节。

  但这是永远不会让亚瑟如意的梅林。他打下最后一行运行,轻笑一声转过头:“说真的?你刚才是吃醋了吗,亚瑟?”他坏笑着揶揄金发的恋人,双眼在黑框眼镜里眯起狡黠的弧度。

  亚瑟轻咳一声,别开视线。这不能完全怪他,芙蕾雅和梅林一起进阿瓦隆时已经谈了一年半恋爱,虽然两人后来发现彼此更适合做朋友,芙蕾雅更是某次聚餐时开玩笑说看见梅林和亚瑟对视的样子,她简直觉得她和梅林的恋情像是小学生手拉手,但亚瑟……好吧,亚瑟就是有些不安全感。

  “噢,得了吧!你知道她在和威尔约会。”

  啊,对,威尔,军需部那个对亚瑟敌意极强的棕发小子,就因为素有花花公子之名的亚瑟“欺骗”了他的发小。他和芙蕾雅的约会听上去像是个阴谋,亚瑟干巴巴地想,怎么,保护(暗恋)梅林阵线么。

  他低头望去,恰好对上梅林疑惑的视线和挑起的眉毛。一般说来,每次梅林这么揶揄他,他都会极力否认,所以梅林显然对他今天反常的默认感到困惑。

  但事情是这样的:当你早上五点半被一个电话从温暖的被窝里面拎起来、被迫离开恋人的怀抱,然后不得不和同样受起床气折磨的魔女继姐兼顶头上司还有其他几个同样处境的倒霉鬼在偌大的伦敦奔波半天,只为了处理两个该死的叛徒(还该死地带着四人份的武器)时,你会发现自己累到没力气否认“吃醋”这种琐碎的诽谤(尤其是,好吧,这还不是诽谤)。所以,当你终于回到破旧但熟悉的总部,连看见一拽就掉的门把手都觉得亲切时,你那(穿着你亲手从烘干机里拎出来叠好的衣服的)技术宅男友揶揄你在吃醋,而你确实在吃醋,你还能闻到他身上须后水的味道,他的眼睛像阳光下的河一样湛蓝通透,粉红饱满的双唇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你还能做什么呢?

  亚瑟松开搭在梅林肩上的手,双手交叉着分别抓住椅背两侧,一个用力把椅子转了过来。椅子脚和地面摩擦发出的刺耳声响让梅林本能地缩了缩,他仰头看向亚瑟,双唇微张正要说什么——

  就落入了亚瑟深深的吻里。

  亚瑟一手握住梅林肩膀,一手绕到他颈后托住他的头,用力吻着,把半天奔波和恋人不在身边的小小委屈还有回家的小小喜悦通通印在梅林的唇上。黑发的青年开始惊得微微瞪大眼,但没过几秒便闭上眼用力回吻,睫毛微微翕动,双手不自觉攀上对方的背部抓住他的衬衫。

  当两人最终分开,梅林看向亚瑟的目光里带上了了然的温柔。他站起身,紧紧拥住亚瑟,用自己的吐息洗去对方身上的硝烟味——

  “我要在员工守则里加一条‘禁止PDA’了,男孩们。”莫嘉娜戏谑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拥抱着的两人不约而同地翻了个白眼,放开彼此向阿瓦隆的副指挥官看去。

  受到两人瞪视的莫嘉娜笑得更开心了:“噢,多可爱啊。”

  “干什么,莫嘉娜,你不趁机补觉去么?刚才是谁一路板着脸好像全车人都欠她五百万的?”

  女子闻言撇撇嘴。“你以为我不想?”她严肃起来,看向梅林,“你得来一趟。我们终于截到了洛特的密文,至少四层加密。前两天说的那个文件盒也从安妮丝那边送过来了,研发部的人做了透视,里面有反暴力破解装置。时间紧急,莫德瑞德一个人忙不过来。——他说那盒子‘比那愚蠢的《达芬奇密码》高明多了’。”

  梅林闻言眼睛蹭地亮起来。他转头看一眼亚瑟,咧嘴一笑。

  “有趣。”

 

  END

      注:PDA即public display of affection,也许可以译为“当众秀恩爱”?

评论(1)
热度(22)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