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AM]写不完的故事·Story III 变形

※给weibo上 民女陈大强的迟到的生贺!

※Canon-Divergence!

※根据高考上海卷题目写成:“人的心中总有一些坚硬的东西,也有一些柔软的东西。如何对待它们,将关系到能否造就和谐的自我。”

※↑不过我觉得我跑题了(。

================================

  [AM]写不完的故事 短篇集

  Story III 变形


  它睁开眼睛,费力但优雅地从周围层层叠叠的布料中挣脱出来。明亮的日光下,支棱的双耳先于双眼捕捉到了身前的活物,它本能地向边上跳去躲开可能的攻击。

  那是一个人,有着太阳的发色和海水的眼睛。他跪在地上,正直直看着它,眼睛瞪大。他张嘴说了什么,两个音节,第二个音节微微上扬,颤抖着消散在空气里。

  一只蝴蝶吸引了它的视线。四周的树木发出沙沙的声响,风带着雨后泥土的气味在它耳边絮语,蝴蝶停在花上,花茎微微颤动。它转身向蝴蝶走近几步,弓身后蹲准备向前一跃——

  那两个音节再次响起,打破空气里微妙的平衡。蝴蝶振翅离去,它转回身看向仍然跪在地上看着它的男人。他眼底有什么在反光,朝它慢慢伸出双手。一双可以置它于死地的大手,上面还沾着血迹。它身上每一块肌肉都在尖叫着拒绝,身后森林向它发出甜美的呼唤。蝴蝶又回到它视线中,它只要向边上轻轻一跃——

  它轻快地跑到男人身前,用脸颊蹭蹭那双手,在上面留下自己的气味。

  他双手颤抖一下,犹豫地合拢在它腰腹把它抱起来,它没有惊慌。它被抱住揽到胸前,耳边传来嘈杂不稳的心跳声。一只手轻轻放到它背上,捋了捋它乌黑的皮毛,它满意地发出咕噜声,阖上眼打了个哈欠。乐于享受人体的温度,它主动往那人怀里拱了拱,轻喵一声。

  它贴着男人的胸口,感到胸腔传来一阵振动,空气中随即响起一阵声响,像是花苞绽开,树枝断裂,也像气泡接二连三涌上水面。

  男人笑了起来。

 

  ※ ※ ※

         

  它甩甩尾巴,从窗台上跳下来,顺着门缝挤出去,发现屋内空无一人。那个有着半长白发的男人不见了,但是室内仍然弥漫着和他身上一样森林的味道——太阳发色的青年昨晚把它抱到这里时,屋里熟悉的气味一下子吸引了它。它绕过地板上的裂缝,跳上长凳。桌上和地上有好几个筐,里面放着各种各样的植物。紫色的花上沾着露水和泥土,它凑上去闻了闻,被浓郁的香气刺激地打了个喷嚏。被自己的声响惊到,它猛地从凳子上跳下来,匆匆逃出这间屋子。

  室外阳光正好,空气里满是喧闹的活力。它往某个方向跑去,知道青年会在那里——空旷的草地,金戈相交时嗡嗡的响声,草地边上有棵大树,从树下的阴凉处看去视野最好,青年的发丝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样子尽收眼底。

  它蜷起在树荫下,支棱的双耳注意着场上的动静。半晌,略显沉重的脚步声接近,它敏锐地抬头,青年脸上满是汗水,正喘着气看向他。他张口,再次吐出那两个音节,语尾和嘴角一起微微上扬。

  它歪歪头,起身走到他脚边蹭蹭,待他弯下身伸出手时,抖抖胡须轻柔地喵一声——

  哧溜一下从他两脚之间溜走。

  跑出几步后它转过头,看见青年眯起一只眼看着它,嘴角微微抽搐。它张大嘴朝他打个哈欠,甩甩尾巴转身接着向城堡跑去。

 

  ※ ※ ※

 

  它用舌头梳理完自己乌黑的皮毛,在宽大的书桌上伸了个懒腰。房门被推开,青年脚步轻快地走进来。看见它站在他的书桌上,他挑起一边眉毛,叫了它一声——经过这么多天,它已经知道那两个音节是它的名字——第一个音节重音加长,第二个音节带着恼火的短促。见它无动于衷,他摇摇头,一边伸手指指它脚下一边向它走来。

  它低下头,发现自己的一只爪子压住了一片薄薄的、米白色的东西,上面有一排排黑色的图案。它好奇地挠了挠,那东西发出脆响应声裂开。青年在它身后大声说了什么。它被那东西的声音吓了一跳,一弓身跳下书桌,侧腹带倒了什么硬硬的东西。

  以优雅的姿势落到地上,它刚一转身就看见男人瞪大双眼向它跑来,它的名字从他唇间扯出变调的嘶哑。它感到头顶传来风声。

  全身肌肉本能地绷紧,它感到皮毛下面一阵奇怪的感觉涌过。风声停止。

  它抬起头,看见头顶毫厘之处的半空中悬着一根长树枝样的东西,边缘薄薄的,在烛光下通体反光。它抬爪摸摸那薄边,感到掌心一阵刺痛,忙不迭收爪跑得离那东西远远的。再回头看时,那东西已经落到地上发出一声钝响。它正犹豫要不要再过去看看,忽然感到自己被一双颤抖的双手抱了起来。

  转过头,它看见青年紧紧盯着它,双唇抿成一条细线,眼里是它看不懂的神色。他张口慢慢说了什么,每个字都带着重音,唯独它的名字微微颤抖,轻得好像下一秒就要碎裂。他一手把它搂在怀里,走到那锋利的树枝边上用另一只手把它捡起放回桌上的架子上,在收手时一个不稳在那边缘上划过,流出暗红的血液。

  下意识地,它转头舔了舔青年收回胸前的右手。青年的身体僵住了,但它并不理睬,只是把那手指上的伤口舔得干干净净,然后不知为何,它伸出一只爪子用肉掌压住那道口子。

  过了好久,青年的身体放松下来,调整一下姿势把它抱到胸前,被它压住伤口的那只手反过来用力握住它的爪子——那感觉像是它看到过的两个人类之间才会做的事。它忽然觉得身体里腾起一股暖意。

  晚上,当青年爬上床准备拉下床帘睡觉时,它第一次没有回到专门给它准备的床边的窝里,而是迅速穿过放下一半的床帘跃上那张大床,在枕边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满意地躺下。当一只手犹豫地摸上它柔软的腹部时,它往青年凑得更近了一些。

 

  ※ ※ ※

 

  它心满意足咽下最后一口烤鱼,把吐出来的鱼刺扒拉到一起,再用泥土埋起来。边上看着的青年嗤笑一声,被呛到了。

  月光透过头顶的枝叶洒在雨后森林潮湿的地上,一人一猫身边的火堆劈啪作响。青年的双唇不停地开合说着它听不懂的语言,它百无聊赖地试图去抓火堆里爆起的火星,只有代表它名字的那两个音节响起时它才会抬头;看见青年的视线紧紧跟着它弯起一边嘴角,双眼在跳动的火光映照下流露出奇异的神采,让它本能地想要冲进他怀里感受和他眼里一样的温度。

  青年用如今已很熟练的姿势伸手停在恰当的高度,它也自然地上前舔舔对方的手背、又用脸颊轻蹭掌心,然后跃上他的大腿蜷起,任他用多日被挠积累下的经验力度恰好地梳理它的皮毛。在火堆的温暖和青年的话语声下,它感到自己昏昏欲睡。

         

  几乎是在察觉到异动的同时,它感到身下青年浑身紧绷起来。它随着他起身的动作轻盈地跳到地面,良好的夜视能力和敏锐的听力让它先一步辨清了来人的数量——七个人正从四面围过来,每个人手里都拿着那种边缘锋利的金属。

  它弓起背低吼一声,全身的毛发炸起。

  只是一瞬间,战斗便已开始。青年用无与伦比的熟练和优雅挥剑砍倒第一个冲上来的山贼,随后是第二个、第三个。银白的月光染上血色,而它并不觉得恐惧,反而感到皮毛下涌起一股热流,野兽的本能与之交缠在一起。

  自豪。

 

  很快山贼就被全数剿灭。它小心避开地上的血迹和躯体走近气喘的青年,他收剑入鞘,喊了它的名字。

  但是它没有听见。

  它只看见青年背后的地上,一个躺倒的山贼悄悄举起剑,而青年因为骤然放松的神经没能注意到。剑上先前留下的血迹顺着剑刃淌下,那人的眼里有狂热的光芒。

         

  它的皮毛下一阵刺痛。

  危险。

  危险。

  危险。

  它向前猛扑。

 

  肌肉和骨骼传来撕裂的疼痛,它能看见自己的前爪变大变厚,体内每一个组织都在抻长,来不及调整位置的骨骼透过神经带来错位的痛楚,变长的獠牙在月光下反射出光芒。喉咙深处传来的低吼在喉管里变调,脱口而出的是大型野兽独有的吟啸。

  它无视了青年骤然瞪大的双眼和口中两个音节的呼唤把他顶到一边,扑到山贼身上,毫不犹豫地咬破对方的喉咙。腹部一阵刺痛,但它并不在意。解决威胁是最重要的。

  安全。

  安全。

  安全。

         

  确定危险被消除,它松口从尸体上走下来,一步不稳摔在地上,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浑身上下的疼痛——它又变回去了。

  青年的叫喊由远及近,直到两只颤抖的双手抱住它侧腹时黑猫才分辨出呼唤声里的担忧。他不解地抬头,却看见对方眼里的泪水和惊慌。金发的青年匆忙撕下衣服下摆往他的腹部缠,黑猫随着对方的动作看去,这才发现问题所在——全身变形带来的疼痛让他忽视了山贼临死前刺中他腹部的一剑。在他没意识到的时候,血液已经濡湿他乌黑的皮毛。

  没关系的,他抬头想对对方说。但他没有力气。于是他只好轻轻喵一声吸引亚瑟的注意,在他低下头的时候轻柔地舔去对方的泪水。

  没关系的。在亚瑟唇上落下一个小小的吻,听见他再次破碎而嘶哑地念出那个熟悉的名字,梅林在想起一切的下一秒失去了知觉。

 

  ※ ※ ※

 

  “所以,”黑发的青年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腹部的绷带,“我只有作为猫死一次才能变回人?……我觉得发明出这个咒语的人心理问题很严重。”他抬头笑嘻嘻地望向床边的亚瑟,却看见对方表情紧绷:“怎么了菜头?”

  金发碧眼的国王摇摇头,犹豫片刻握紧梅林搭在膝盖上的手:“就,暂时别说那事。”

  “嗯?”法师不明所以地歪歪头,随即恍然,“……噢。呃,好的,没事。我是说,我没事,亚瑟。我没事了。”他捏捏对方的手,见对方仍然一脸内疚,暗自叹了口气,却也不自觉任心里的暖意牵起嘴角露出一个微笑。

  思索片刻,他抬起亚瑟与他交握的那只手——之前被书桌上那把御剑划破的那只——找到现在只剩一道浅浅疤痕的伤口。梅林用指腹在疤上摩挲片刻,随即抬到嘴边,在对方惊异的眼神中伸出舌尖舔舐几下,然后把托着它的手翻转过来覆上去,紧紧握住。

  梅林抬起头,双颊微红地看向亚瑟,眼里满是爱意。他张口——

  然后迎上亚瑟的吻。

 

  END

 



评论(2)
热度(29)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