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AM]写不完的故事·Story II 石头心(上)

※明明只是个一句话的梗我写了一个礼拜还没写完……

※对它变成了一个短篇集(。

※Canon-Divergence!

================================

  [AM]写不完的故事 短篇集

  Story II     石头心(上)


  一个穿着朴素的年轻女子低着头走上前来,亚瑟在王座里调整一下坐姿,强打起精神。乌瑟病逝的一个月来,新国王几乎不眠不休地在工作,即便有梅林、莫嘉娜和骑士们从旁协助,他肩上的担子也没有减轻几分。他微微向右望去,余光捕捉到站在阴影里的男仆——后者刚进正殿没多久,应该是才打扫完亚瑟的房间。即使只用余光,国王也能看见梅林的疲惫。在这一个月里,他一反过去的懒散随叫随到,虽然还是随时和亚瑟顶嘴——他永远不会改掉这个——但他没再让亚瑟操心过。亚瑟确定他没有好好吃饭睡觉;他自己也没有,但一般而言仆人不会做到这个地步不是么。

  得记得让厨房晚饭多做点,亚瑟瞥见梅林比往日更为明显的颧骨时暗自叮嘱自己。

  还好这是今天最后一个请愿者了,国王把注意力放回面前的女子身上,略有些疑惑梅林为什么一直盯着她看。

  “所以,你的请愿是什么?”

  女子没有抬头。“报告陛下,我的弟弟两个月前被一个铁石心肠的男人杀死了。”

  亚瑟直起身子。这可不是小事。“具体发生了什么?”

  “我弟弟扑灭了下城的一场火灾,救下好几人的命,但却反被那男人说有罪。”

  这听着有点耳熟。“然后你弟弟就被他杀了?”

  女子盯着地面,点点头。

  “那你希望我抓住他是吗?他叫什么?”

  女子摇摇头。“他一个月前得急病死了,”她停顿一下,“但他的儿子还活着,和他一样铁石心肠地活着。但我想,再铁石心肠的人也会心碎。”

  亚瑟浑身紧张起来。什么地方不对劲。

  女子终于抬起头,她的眼里满是仇恨。“父债子偿,亚瑟·潘德拉贡,尝尝心碎的滋味吧!”她猛地抬起手,口中念念有词,眼里泛起金光。

  在被咒语击中的前一秒,亚瑟终于想起两个月前那场处刑——那个被指控使用魔法扑灭火灾的青年在被处死前也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和他姐姐一模一样。

 

  然后咒语击中了从斜刺里冲出来挡到他面前的梅林。

 

  ※ ※ ※

 

  亚瑟用肩膀撞开老旧的木门,匆匆走进御医狭小的房间。

  “盖乌斯!”老人转过身挑起一边眉毛,在看清亚瑟怀里的是谁后立刻放下手中的试剂,担心地皱起眉。“梅林怎么了?”他示意亚瑟把青年放到小床上,走到床边检查起来。

  “魔法。”

  盖乌斯的动作顿了顿,转身看向亚瑟:“魔咒?魔药?”

  亚瑟闭眼捏了捏鼻梁。“魔咒,”他说,“是针对我的,被梅林挡下了。”他睁眼看向梅林:“两个月前用魔法扑灭火灾被处死那人的姐姐。她施完咒就自杀了,莫嘉娜在正殿处理这事。他怎么样?”

  老人摸摸青年的脉搏,神情凝重:“你还记得是什么样的咒语吗?”

  国王抬手抓抓头发,皱着眉呼出一口气:“她说……要让铁石心肠的人尝尝心碎的滋味,就这些。……噢,还有,梅林被——”他抹了一把脸,“——被击中胸口后,那里突然爆发出一阵光,还有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然后他就这样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几乎没有呼吸。”

  盖乌斯微微瞪大眼,露出瑟缩的神色。“不,”他匆匆走到书架边拿下一本笨重的书翻看起来,“不至于。”他翻到某一页,细细读了几句,抬头瞥一眼床上毫无生气的梅林,脸色变得煞白。亚瑟浑身的肌肉紧绷起来。

  “盖乌斯,怎么?”

  御医沉默片刻,最终开口:“这是古教的禁咒之一,不会置人于死地但会让人生不如死。就像那女巫说的,它把灵魂实体化——变成一颗石头心的形状——然后打碎成37片任其四散。在把那些碎片找齐拼回原样前,梅林就会一直昏睡下去,而且……碎片回来得越多,他会越痛苦,直到最后一片也归位。”

  亚瑟按在桌上的手紧紧抓住桌角,指关节发白。“那些碎片会在哪?怎么找?”他的声音有点嘶哑。

  “碎片只会出现在梅林亲身走过的地方,而且应该不会太远——绝不会远到伊尔多。不出卡美洛,我敢说。只有和他灵魂极为亲近的人才能感受到那些碎片并找到它们,比如我……又比如你。”

 

  ※ ※ ※

 

  亚瑟在回卧室的路上找到了第一块碎片。

  经过城堡主干的那条走廊时,亚瑟莫名一阵心悸,总觉得有谁在叫他。走廊上有一个壁龛,呼唤似乎是从那里传过来的。他走过去,一眼就看见了它——虽然正常而言那绝对不是能一眼看见的东西。那碎片只有一个指节那么长,藏在壁龛和地面的交界角落处,石质碎片的冷灰色和壁龛的灰白色在夕阳映照下区别并不明显,但亚瑟就是一下子就找到了它。他知道那就是他要找的,不是什么普通的碎石头,那是——老天,那是梅林的一片灵魂。

  国王弯腰把它捡起,在起身的瞬间脚步不稳地后退一步,空出的手扶上墙壁。他瞪大眼看着手里不起眼的石头碎片。刚才那是……什么?

  在手指碰到碎片的那一刹那,亚瑟脑海里忽然浮现出零星的画面和声音:下午的阳光打进面前的走廊、苍白但骨节分明的手拿着一束淡紫色的花、女仆友好的招呼声和男仆的回应……梅林的回应。

  这是梅林的记忆,亚瑟意识到。

  但记忆不止于此。亚瑟能亲身感受到,在梅林看向手中花束时,他的心跳略略有些加快,胸中满是欢喜——那是心动的感觉,亚瑟很清楚。他也有过那种感觉,曾经是对格温,多年之前甚至对莫嘉娜——他永远不会对后者承认这件事,绝不。

  但梅林的心情似乎略有不同,亚瑟说不上来,非要描述的话,似乎是更为……沉重,不是年轻人之间轻飘飘的一时心动,反倒像爱恋某人多年后仍然会不自觉心动的那种心情。像是静静流淌多年的河流偶尔在午后阳光下掀起的小小波澜、夏日摘下葡萄后咬开第一口时意料之中但仍然惊喜不已的甜蜜、傍晚知更鸟归巢时颤动的枝叶发出簌簌的轻响,也像是……

  也像是早已习惯梅林陪伴的某人在御前会议上无意扫视时果真能看见那个身影时的安心。

  这让亚瑟有些不是滋味。梅林,他的男仆,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喜欢上了一个女孩,还喜欢了那么久、那么深,还给她送花!

  ……但他还指望什么呢?他已经不是过去那个自我中心的王子了,他很清楚梅林总有一天会和某个姑娘在一起,他会有好几个和他耳朵一样大的孩子,他会有自己的家庭。

  他的生活会不再以亚瑟为中心。

  亚瑟摇摇头压下这些乱糟糟的思绪,回转脚步向来时路走去。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齐碎片唤醒梅林。

  当他重新推开御医的屋门,他发现盖乌斯也已经找到两片碎片,一片在他屋里,一片在梅林屋里。他们把这三片碎片放进一个空碗里,只见它们自己悬浮着移动起来,到某个位置时停住,看不出究竟勾勒出什么形状,但国王知道那会是一颗心。

  他最后深深看一眼床上呼吸微弱、皱着眉的梅林——碎片的回归已经开始给他带来痛苦——叹了口气走出门。

  他步履沉重地走回自己的房间,感到比往日更为疲惫不堪。也许是因为身边少了一个聒噪的声音来分散他的注意力。也许。

  他走进卧室合上门,脊背重重靠上微凉的木板,垂下头。然后他闻到一阵沁人心脾的芳香,温柔地纾解他的疲惫。他抬起头。

  窗台上一个小巧的花瓶里,一束略有些眼熟的淡紫色花束正静静绽放。

 

  ※ ※ ※

 

  第二天阴雨连绵,骑士训练得以取消。亚瑟推迟了所有会议,一整天都在寻找石头心的碎片。他走遍城堡每一个角落,循着耳中隐约的呼唤声捡起一片片冷灰色的碎片,再把它小心地揣到衣袋里——他打算等晚上再一起送到盖乌斯那里,这样他不必一次次看见那个毫无生气的身影,梅林痛苦的时间也能稍微短一点。

  魔法,亚瑟最后得出结论,是个毫无逻辑的东西。他本以为那些灵魂碎片——想到这个词他心中就一阵发冷——都会是关于梅林生命中很重要的事情,但显然这个魔咒并不这么想。他找到的第一块碎片是在厨房,在他亲自下去拿早饭的时候。一手拿着托盘的亚瑟在往厨房门口走去时看见什么东西贴着灶台边微微泛光,仔细一看,这碎片比昨天找到的三片都要厚。亚瑟好奇地拿起来——

  ——然后发现自己正透过梅林的眼睛满心得意地看着手里偷拿的鸡腿。

  他差点失手把自己男仆愚蠢的证明扔进锅灰里。

 

  碎片出现在每一个梅林走过的角落。要不是事态紧急,亚瑟绝对会觉得从另一个人的视角看周围习以为常的一切是件超级好玩的事。从第一视角,他看见梅林抛接着苹果走在楼梯上,空气里浮动着花香;他看见梅林在图书馆摊开一卷卷羊皮纸,陈旧的气味让他满足地叹气;他看见梅林在武器库里气呼呼地刷靴子,力道大得快把刷毛刮下来;他看见梅林走过洒满阳光的长廊,修长的手指在空中舞动,让地上落下无人能懂的影子(那是兔子吗?);他看见梅林捧着挡住他视线的衣服堆走向洗衣房,毫不在意地手一松任一国之君的衣服四散在盆里和周围的地上。

  他看见轻松的梅林:训练场上被自己击倒的梅林气喘吁吁躺在地上,身上的盔甲捂得温热,眼前的明朗天空和天空下低头咧嘴笑着的亚瑟湛蓝的双眼交相辉映。

  他看见沉思的梅林:塔楼上凛冽的寒风狠狠刮过梅林的脸颊,他身体前倾倚在城墙上、手肘撑着墙,心里闪过难解的担忧,夜深的卡美洛在他眼前静静沉睡。

  他看见惊恐的梅林:女巫抬起头时眼里闪烁的金光让他冲出去,他的脚步声回荡在宽阔的正殿,撕裂灵魂的咒语击中他的胸膛,撞上地面的脊背和胸口洇开一样的冰凉。

  他看见安静的梅林:沉重的木门吱呀打开,他缓缓转过背对门靠着冰冷石壁的脑袋,看着为乌瑟守灵一夜的亚瑟走出来,背后新一天的阳光给他的轮廓勾勒出一圈柔软的金边。

 

  他看见一切的开始。被施了魔法的匕首向亚瑟直直飞来,梅林不由自主冲上前去推开愣住的青年,刀锋无声无息扎进暗色木质的座椅。

……但这似乎还不是真正的开始。亚瑟看见所有人在女巫的歌声下陷入沉睡,尘埃的蛛网在他们身上织起,梅林捂着耳朵慌乱地看着越走越近的女巫,他抬头看向硕大的吊灯,一阵暖流从他血管中涌过。吊灯应声落下。

 

  亚瑟瞪大眼看着手里紧攥着的碎片。他站在空无一人的宴会厅中央,几乎能听见自己加速的心跳声在静谧空旷的屋里回响

  魔法。

 

  ※ ※ ※

 

  盖乌斯接过碎片——零零总总共十五片——放进碗里,随着它们自行移动到各自的位置,一颗心的形状已经清晰可见。边上,梅林不自觉攥紧身下的床单侧身蜷起,眉头紧皱,毫无血色的脸上渗出冷汗。亚瑟看着年迈的御医叹一口气,伸手替床上的学徒拭去汗水,随即嘟囔着镇痛剂一类的词汇向柜子走去。

  “盖乌斯?”

  老人闻言转身:“怎么,陛下?”

  “你知道梅林……不,没什么。就,有什么变化立刻告诉我。”

  御医点点头。

  亚瑟走到梅林床边,右手微微抬起又放下,踌躇片刻还是伸手握住梅林的。待那只苍白冰凉的手被他自己的捂热,他用力捏了捏,松手转身离开。

  调配着镇痛剂的御医在关门声响起前听见了一声低语,但他毫不惊讶。

 

  “快点醒来,白痴。”


  TBC


评论(11)
热度(45)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