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AM]劳尔登路5号(14~18)

※这才是我正常的更文速度

※爱我你们怕了吗[doge]

==================


14.

       第二天,梅林之前在购物中心里买的大型家电和家具全部送到,我躲在各幅画里的掩体(椅背、堆得高高的水果、灌木)后面,看着送货工们搬来搬去忙了一个多小时才把每样东西放到它们该在的地方。他们离开后,梅林把包装垃圾全部清理掉(用魔法,当然)呈大字型往崭新的沙发上一倒,搬家的事才终于算是尘埃落定。我走进起居室的油画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海星一样的大法师。

       轻咳一声,我拢起微摆的裙裾坐到扶手椅上,海星半转过头撑开一只眼望向我,我微微一笑,轻启朱唇。

 

       “请做好准备。前方还有十秒时空领主即将到达。”

       “……神秘博士?”[1]

 

       “医生谁?”亚瑟走进起居室,随口问道。梅林顺着我意有所指的眼神转回身看过去,只见亚瑟一手一杯可可,他把左手的那杯递给梅林,自己在右手那杯里喝了一大口,“你们在聊什么?”他把杯子放到茶几上,微微挑起眉看向梅林。

       梅林眨眨眼,视线从手里的塔迪斯陶瓷杯移到茶几上的:“等等,你从哪里把它们翻出来的?我都不知道我有这些。”

       “你确实没有,”我手肘撑在扶手上,右手手指曲起抵住脸颊,“这些是上一任住户留下来送给后来住户的,我只是指点亚瑟把它们从厨房里你们还没理完的顶柜里找出来。一共有六个,顺带一提。”

       “噢。好吧。”梅林尝了一口可可,“味道很不错,谢了亚瑟。”

       亚瑟露出一个我现在很熟悉的、被梅林称为“自大的皇家混球的招牌笑容”的表情:“哦,不用谢,毕竟,如果你来做的话,现在多半只剩四个杯子了。我坚信左脚绊右脚是你的绝活。反正我是从来学不会。”

       “哈哈,非常好笑,”梅林用呆板的语气说着翻翻眼睛。亚瑟轻轻踢他小腿一脚。梅林重重在对方手臂上一拍。亚瑟威胁地眯起眼看着对方,梅林挑战地抬起下巴。两个人的嘴角眉梢都带着愉快的弧度。

       我想起了温蒂最后离开之前对我说的话。孑身一人的她手里抱着警亭形状的陶瓷杯,带着温柔的笑容说出和她七岁时偶然撞见我和我聊天时一样的话。

 

       “每个人都需要一个塔迪斯。它看起来很普通,但里面却很大很大。它能带我去过去未来的任何地方,但如果我在那些陌生的地方觉得害怕,它又是我身边永远不会改变的东西。我可以一直推开它的门大胆走出去,因为如果我遇到危险,它会在原地大门敞开等我回来。我喜欢它,因为它像这个家。”

       

       沉淀过太久时光的屋子里,崭新的绒面沙发上亚瑟一手箍住身侧人的脖子,另一只手毫不留情地揉乱对方的一头黑发。他们身前的茶几上两个陶瓷杯并肩而立,散发出可可独有的香气。雪白的猫咪慢吞吞走进房间。我想温蒂是对的。

 

       “噢老天,”打闹着的两人转头看向我,我咧嘴一笑,“你们是彼此的塔迪斯!”

 

 

15.

       在搬运工把家具运进来的时候,我注意到他们管梅林叫“德拉甘先生”。

       “对了,梅林,你的名字怎么回事?”梅林准备晚饭的时候我问他。

       “嗯?名字怎么了?”

       “就那个,德拉甘。你真的姓德拉甘?Dragan?[2]那可不是威尔士名字。法国、西班牙那边的,我记得?”

       梅林把砧板上的肉捋进锅里盖上锅盖,双手在围裙上蹭了蹭转过身:“当然不是。我在卡美洛只是个农民出身的仆人,平民是没有姓氏的,格莱蒂斯你应该清楚。”

       我耸耸肩:“所以我觉得奇怪。”

       黑发的青年眼角弯起好看的弧度,从柜子里拿出碗碟。“这是我和亚瑟一起决定的,”他顿了顿,语气里透出一丝怀念,“我有御龙者的血统。而潘多拉贡的姓氏虽然在现在不再有意义,但亚瑟一生名字里都带着‘龙’。最关键的,曾经有一条该死的龙对刚到卡美洛的我说那个愚蠢自大的混球王子和我要分享共同的命运。也是这条龙告诉我永恒之王会再次崛起。所以龙对我们俩而言都意义重大。”他话头一转,耸耸肩,“但你瞧,如果人口数据库的管理员某天发现英国有一个Merlin Dragon和一个Arthur Dragon……”

       “那你们就太显眼了,”我恍然大悟,“所以你改了一个字母。”

       梅林咧嘴一笑,做出一个“答对了!”的手势,转回去继续捣鼓他的焖兔肉。

 

       过了一会儿,起居室方向突然隐约传来一阵吵架声。梅林和我侧耳倾听片刻,一齐翻了个白眼。他解下围裙,端起装好盘的焖兔肉朝餐桌走去。

       “亚瑟!不要和凯撒吵架!吃饭了!”

       “凯撒!不要和亚瑟吵架!注意素质!”我跟着喊。

 

       “我才吵架!”

       “喵!”

 

 

16.

       虽然一直住在林间木屋里,但梅林似乎是个很熟悉现代科技的人,这大概就是为什么他选购了一台42英寸的超薄液晶电视。内置WIFI的那种。虽然我不知道WIFI是什么——我从说明书上瞄到这个词的。

       我个人觉得这不是个好主意。这电视太轻了。亚瑟看到屏幕上动来动去的人会试图举起电视摇摇摇把他们摇出来。

 

       哈。我就知道。

       他花了整整一周才放弃把我的画框从墙上撬下来呢。

 

 

17.

       暴雨。夜色低垂。闪电时而划过夜空。拉起的窗帘微微晃动。室内一片寂静。只有卫生间里莫名漏出的水汩汩流淌。

       死神不会错手。

       瞧,他在可怜的男孩脚下铺上冥河的河水,只要再踏出一步……[3]

       “嗷!亚瑟别这么捏我的手!要断了!”

       “我是怕你害怕!”

       “捏断我的手并不会让我更放松,十分感谢。”

       “说真的,”我抱住双臂紧紧盯着沙发上两人的后脑勺,“你们的选片品味糟透了。这种鬼天气你们就不能看点喜剧?而且害怕就不要看嘛。”

       梅林嗤笑一声:“一个两秒钟前双手还紧紧捂着眼睛的人如是说。”他转过头朝我露出一个坏笑:“你以为我不转头就看不见你了吗?”

       “……你用魔法!你作弊!”

       这次是亚瑟转过头来了,本来紧张的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笑容:“说真的?你确实知道你是一幅会动的油画是吧,格莱蒂斯?”

       “更何况,”梅林一秒不差地接下去,“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谁在我们调到这个频道的时候坚持说亚瑟需要通过看电影来了解现代生活——尽管我很确定那个人多半只是自己想看电影?”

       “就这么定了,”我坚决地说,“我要把你们赶出去。”

       梅林耸耸肩,和亚瑟一起转回头,任后者好奇地在遥控器上戳戳碰碰。频道切换。

       憨豆先生朝镜头前的我露出欠揍的微笑。

 

 

18.

       屏幕上猫和老鼠(《猫和老鼠》!)一追一逃跑得正开心,电视前的大法师伸手掩住嘴打了个哈欠。亚瑟朝他偏过头:“累了?”

       梅林胡乱点点头,一边眨起眼睛揉起头发。“我去洗澡,”他口齿不清地说,“然后就去睡觉。你呢?”

       亚瑟想了想:“那我也睡吧,你洗完叫我。记得给我重新弄干净的洗澡水。”

       “我说过很多遍了,”梅林翻了个懒洋洋的白眼,“花洒里的水不论先后都是干净的。”

       “那就记得把浴室给我弄干净。”

       “……不如你先洗怎么样?”

       “不,我要把这集猫和老鼠看完。”

       “……”踢踏踢踏上楼的声音。

       

       噔噔噔噔下楼的声音。

 

       “亚瑟!”梅林快步走回起居室,一手紧紧扶住门。亚瑟猛地坐起来:“怎么了?”

       梅林眼神躲闪了一下。“呃,”他咬住下唇,“就是。”

       亚瑟挑起眉。

       “就是……因为卫生间里都是蒸汽椅子搬来搬去太麻烦所以你介不介意拿着我的换洗衣服在外面等我洗完?”一口气说完,梅林的耳朵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我震惊了。

       我这辈子就没听过这么糟糕的借口!(考虑到我这辈子很长,这句话真的说明了我的态度。)

       亚瑟显然也这么认为,因为他露出了“你当我是白痴吗”的脸:“我们搬进来已经一个礼拜了,梅林,我不认为你会现在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到底怎么了?”

       梅林挣扎半天,露出一个羞怯的微笑:“就是……电影。刚才那个,你知道。马桶漏水,男孩滑倒。就那些。”

       “……。”亚瑟和我恍然大悟,他坏笑起来,“所以大法师你害怕了。”在梅林来得及回击之前,他起身走过去:“那我就勉为其难守卫你一下吧。”

       他在听见梅林嘟哝的“谢谢”后开心地揉乱后者的头发,两人并肩走出了起居室。我眯起眼盯着他们的背影。

       亚瑟真以为没人看到他看电影时紧握的双拳吗。沙发布都被他捏皱了。他以为自己是毫不犹豫挡在爱人身前的勇猛骑士么。……哦他确实是。

       

       ……不过被他们这么一说我也有点害怕诶。我清清嗓子。

       “凯撒?”

       

TBC

[1] 作者并没有看过DW,所以有任何问题请不要大意地指出,我会改的!我了解的是“时空领主”这个名字似乎一般指的是某个反派,但鉴于博士也是时空领主一族我就这么用了;下文的塔迪斯抒情法是我根据度娘百科写的,如有错误望指正。

[2] Dragan(德拉甘),意、西、塞、法、保、匈地区人名,与Dragon(龙)形近。

[3] 情节来自《死神来了1》,这是作者看过的唯一一部恐怖片。这一段情节是角色在浴缸前被马桶莫名漏出的水滑倒,摔在浴缸内时被晾衣服的铁丝勾住脖子,勒死在厕所里。


设定是亚梅两个人其实都害怕恐怖片~虽然两个人见过很多血腥场面【】但是《死神来了》是以恐怖气氛出名哒~

评论(4)
热度(28)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