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AM]劳尔登路5号(11~13)

※赴命、阿瓦隆的四个冬天、与故友书、To Eternity……这种互相捅刀的歪风邪气我们一定要制止[doge]

※虐得我更文速度翻三番

※用傻白甜刷你们屏哦【。

===========================


11.

       虽然本来说一两天才能把东西全部搬出来,但不知为何下午亚瑟和梅林的效率格外高——原因之一可能是因为凯撒出去玩了,他睡醒了之后在屋里简直就是躲避难度十级的移动障碍物——于是到晚上七点的时候门厅的木屋里除了寒酸老旧的木质家具(包括那张单人床,说真的,他们是怎么在那张虽然明显被拓宽过但还是超窄的床上挤了两个月的?)之外所有物件都已经乖乖待在了大屋里它们该在的地方。

       吃完晚餐后没多久八点的钟声就响起来,梅林双手往桌上一撑站起身:

       “我现在把屋子移回去吧。”

       我挑起眉看着对方明显有些疲倦的神色,梅林耸耸肩:“德鲁伊人的空间移动咒语在移动物上会附着一段时间再完全失效。既然已经搬好,早点移回去还能省点力。”

       于是我们一起来到门厅,看着梅林走进木屋里,然后——砰!地消失。亚瑟的肩膀有些紧绷,也许是因为还没习惯当面看见魔法的使用。

 

       大约半小时之后,相似的巨大声响让我们再次跑到门厅,看见原来木屋在的地方站着一个微微摇晃的梅林。他的视线扫视一圈落在亚瑟脸上,张开嘴……打了个哈欠直直向地上倒去。

       然后落进了冲上前去的亚瑟张开的双臂里。

 

       金发的国王眼神紧张地检查了一下怀中人,确定梅林只是睡着了之后紧绷的肩膀放松下来。他轻笑一声:“没用的家伙。”

       这话让还没跟上进度的我条件反射地想要抗议,因为说真的,他知道梅林刚才完成了一件多不可能的任务吗?——我刚想说出声,就见亚瑟极为熟练地把梅林一把扛到肩上,转身向楼梯走去。

       “那我先把这个白痴扔到床上去了,”走过我面前时亚瑟转头对我说,“晚安,格莱蒂斯。”

       “嗯,哦,晚安,亚瑟。”我微微瞪大眼,看着男人嘴角弯起嘲笑的弧度,和他眼里的柔软莫名相衬。我的视线追随他上楼,疑惑于为何他明明动作大大咧咧却能在楼梯转弯的地方一点也不让肩上的人磕碰到墙壁扶手或是那个花瓶。

 

       凯撒蹲在画框下轻柔地喵了一声,我眨眨眼看向他:“亲爱的,你觉得刚刚那一幕怎么样?”

       “喵。”

       “我想也是,”我双手捂住微微发红的脸颊,额头贴上画面,“但为什么我会觉得有些浪漫呢。”

 

 

12.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画框上的敲击声吵醒的。我撑起一边眼皮,看见一个放大版永恒之王正朝我局促地微笑。我一个激灵。

       “亚瑟?!”

       亚瑟明显被我的过度反应吓了一跳:“嘿,嘿,格莱蒂斯,轻点声,”他看了一眼起居室门外,“梅林还在睡觉,”又转头看了一眼画框,“……你的声音不会在各个画框里传播吧?”

       “不会,”我半是茫然半是恼怒地眯起眼,“好了,先生,你一大早吵醒我的理由是什么?研究画框介质中声波的传播速度么?——抱歉,”我揉揉脸,“起床气收不住。”

       “不,不没事,我确实不该这么早吵醒你,”亚瑟伸出食指挠了挠脸颊,眼神游移片刻,“咳,你能,”他移回视线盯着我,“你能教我怎么用电磁炉煎蛋吗?”

 

       “所以,”我双手抱臂斜倚着厨房的画框,面前背对我的亚瑟正努力捣鼓着烤面包机(“噢!这个我会用。”),“你想要替梅林准备早餐给他个惊喜——”

       “老天,别说得这么肉麻。”

       “——而你不想吵醒他,所以你来吵醒我。”

       “……不得不说,格莱蒂斯,你的起床气比以前的我还重。”

       我闻言好奇地站直身体:“你的起床气也很重吗?还有,别拍那可怜的烤面包机了,你没插插头。”

       “……噢。咳。”

       终于让烤面包机开始工作后,亚瑟转而与电磁炉搏斗起来:“梅林刚成为我男仆的时候,经常在早上叫我起来的时候被我扔东西——这不能完全怪我,他叫早的方式实在让人难以忍受,而且笨手笨脚——不知道我屋里有哪个杯子是没有砸痕的。格莱蒂斯,你知道煎蛋怎么做吗?”

       我指示他把电磁炉打开、倒进油:“但听起来你后来起床气好些了?——生鸡蛋是捏不碎的,亚瑟,你得敲它。”

       亚瑟把蛋打进平底锅里(我清楚看见有一片蛋壳掉进去了,但我决定不提醒他,以免他做出手捞蛋壳的可怕行为),再开口时语气里带上几丝好笑和困惑:“天知道是为什么,几年下来也许我是习惯了,但你能相信么,卡美洛的国王早上居然会被他的男仆直接拽出被子扔到地上!”

       我在好笑之余翻了个白眼:“但是别忘了你的男仆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魔法师。这样听着是不是公平许多?男仆法师和被扔到地上的国王?”

       亚瑟拿锅铲的动作顿了顿。

 

       “……你说得对。”这和我预想的轻松俏皮的回复相去甚远,我微微瞪大眼。

 

       “亚瑟。”片刻的沉默后,我咬住下唇说。亚瑟闻言背部和肩膀微微绷紧,好像为自己戴上无形铠甲的战士。我默叹一口气。

       “你最好翻个面,不然要焦了。”

       

       “……噢。对。”

       一时无话。

       

       

       等等。总觉得我们……错过了什么。

       “亚瑟?”

       “嗯?”

       “……面包!焦了焦了!”

       “哦该死!”

 

 

13.

       十分钟后,两人份的早餐在一片手忙脚乱中成功出现在了餐桌上——想也知道,当亚瑟把半焦的面包从机器里捞出来时,锅里的煎蛋也恰好露出了深沉的炭色。完美的时机。

       所以,最后上桌的早餐看上去就像白天与黑夜的完美融合:同一个盘子里,烤得恰到好处的面包下碳化的同胞羞怯地露出一角,而煎蛋金黄的边缘与隔壁前辈深棕色的外表交相辉映。

       “哇哦,”我细细端详着相去甚远的两份煎蛋和面包,“不得不说,该说毕竟是永恒之王吗?第一次用现代工具做早饭居然只失败一次就能做出这种水平。你们才醒来多久?两个月?梅林也是,对现代世界接受得可真快。”

       亚瑟闻言抬头看我一眼,眼里没有一丝被赞美的欣喜骄傲反而隐约露出自嘲的苦涩——我表扬别人的水平有那么差吗?——转身拿出牛奶罐和杯子。“梅林醒了可不止两个月,”他顿了顿,“他根本没沉睡过。”

       我震惊地看着他:“没沉睡过?从……卡美洛开始?那——那到现在有一千多年!”

       亚瑟耸耸肩。“永生的艾莫雷斯、大地之子之类的,我猜,湖中仙女是这么说的。”

       老天,一千多年。虽然我的这些油画也很古老,但一百五十年和一千年比起来实在是轻飘飘得多。一个人孤独地在大地上行走,不能被周围人发现异样,不能投入太多感情不然只会伤心……那一定寂寞得令人发疯。

       金发的国王发出一声毫无笑意的轻笑:“可不是。”我这才惊觉我把最后一句话说出了口。“我从来没想到过我会出现在厨房里拿着锅铲铲鸡蛋,但——”

       他的话语被楼上一声闷响打断了。模糊的脚步声和喊叫声。亚瑟和我对视一眼,他放下手里刚拿起来的盘子。脚步声渐渐清晰,随着对方跑下楼梯,我们终于听清梅林慌乱的呼喊声。

       “亚瑟?亚瑟!”

       亚瑟整个人立刻紧张起来,他一言不发冲出厨房,我紧随其后。

       我跑进门厅,恰好目睹楼梯跑下来的梅林几乎撞上亚瑟摔倒,还好被后者紧紧抓住手臂。“怎么了梅林?”他望进对方慌乱无神的双眼,双手握住他肩膀晃了晃,“梅林?”

       梅林只穿着圆领长袖和棉质的灰色睡裤,身体微微颤抖——不知是由于晨间低温还是内心慌乱,多半两者兼有——头发乱成一团,没有焦点的双眼扫过亚瑟却好像没有注意到他。

       “梅林!”

       黑发的男子终于从失神中惊醒,他苍蓝的瞳孔对上亚瑟的:“……亚瑟?”他眨眨眼,偏头望向后者仍握住他肩膀的手,伸出自己的手覆上去,紧紧捏了捏,整个人肉眼可见地放松下来。“你还在,”他脱力一般低头抵住对方肩膀,“你还在。”

       亚瑟脸上片刻的困惑被恍然取代,他的一只手迟疑地滑到梅林腰上搂住,另一只手安慰地在他背上来回抚摸。

       “我在。这不是梦。没事了。我会一直在。”他的声音在最后一句话上哽住了,但亚瑟闭上眼深吸一口气,用坚定的声线又说了一遍,“我会一直在。”

       梅林闻言抬起头,朝亚瑟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你会一直在。”他抬起双手环住亚瑟,下巴埋进对方颈窝里蹭了蹭。后者脸上泛起一丝红晕,视线瞄向我这边。

       我捂住双眼。

 

       “……嘶。”半晌,梅林闷闷的抽气声让我放下遮住眼睛的双手看去。亚瑟本已放松的眉头再次皱起:“怎么了?你还好吧?”

       “我,呃,一急拖鞋忘穿了。”我低头,果然梅林赤裸的双脚在木地板上分外苍白。

       “……蠢货。”

       “白痴。”

       “梅林。”

 

       “对了,你今天怎么起那么早?”

       “哦,对了。我做了早饭。”

       梅林猛地抬起头,满脸惊恐。——大部分是装的,我看得出来。但只是大部分。

       “拜托告诉我我们的厨房还在。”

       “就这么定了。焦掉的煎蛋和吐司归你。”

       “哦别这么无情嘛亚瑟。”

       “蠢货。”

       “白痴。”

       “——”“只是问问,你们到底打算吃早饭吗?”

 

TBC

评论(6)
热度(33)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