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AM]劳尔登路5号(0~5)

※Final期调节心情用段子集,无大纲,写到哪算哪

※目标是傻白甜

※有主要原创人物

==================

原剧:Merlin(梅林传奇)

配对:Arthur/Merlin

分级:PG



劳尔登路5号


0.

       我在空无一人的屋子里游荡。

       上一任主人离开时细心地将厚重的窗帘勾起,阳光透过玻璃洒落满地,浮尘跳起期待的舞蹈。庭院里的蔷薇无声绽放,花茎微微颤动抖落几滴晨露。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好几年,但我知道今天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要发生。我和凯撒对视一眼,他一声不吭地走向门口,脚步一如既往的轻盈。

       我们都知道。

       阖上太久的铁门被访客推开,发出一阵不情愿的吱呀声,我拢起裙裾快步走到门廊,小心翼翼地探头向外看去。从这里只能看见大门的半边,凯撒的身影一闪而过,经年累月缠上铁门栏杆的牵牛花藤蔓是这个尘封数年的小世界对来人温柔的拒绝,给开门平添几分难度,但对方——我只能隐约看见两个高挑的身影——只是停下脚步将横跨两扇门的几根藤蔓一一耐心解开,一边交谈着一边向门廊走来。走在前面的男子有着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金发,他身侧的黑发男子堪堪落后他半步,两人的肩膀时不时碰到对方的。

       我正想躲回去——我可不是什么只想着把所有来人都吓走的坏姑娘——目光无意间掠过离两人只有几步之遥的门口台阶,在看见那抹熟悉的白褐色时瞳孔倏地缩小。我想出声提醒,但为时已晚。我不忍地闭上眼。

 

       “中介给我的钥匙在……嗷!”“喵——!!!”

       “梅林!!你走路就不能看着点——哎哟!踩到你的是这个蠢货又不是我?!”

       “亚瑟那么多年不见我都不知道你还学会和猫吵架了。”

       “你以为是因为谁?!”

       “嗷嗷嗷痛痛痛!!!我错了!”

       “喵——!!!”

 

       我早就说过了,不是每个上台阶的人都会聪明到发现角落里蜷着一只猫的,尤其是凯撒这么白还喜欢待在那一团团白绣球边上,谁看得见。

       我叹了口气,消失在门厅的阴影里,打算仔细观察一下这两位先生是不是现在常见的派对青年——如果是的话我就真得把他们赶出去了。这间屋子可不欢迎吵闹的现代人。

       不喜欢吓人可不意味着不擅长吓人。我微笑起来。

 

 

1.

       他们的参观很短暂,简单走了一通后两人就干脆地决定要买下来——其雷厉风行让一直悄悄跟在他们身后的我一个趔趄,差点被发现。

       事实证明这两位先生一定不是派对青年。梅林——黑发的那个——在巨大的书房里绕了两三圈满意得说起了要在这里配药做实验的胡言乱语,而金发的亚瑟……他看着就像运动型的,但他喜欢的居然是击剑和打猎!这听起来简直像个中世纪贵族。

       参观的过程中通过偷听两人的对话,我不知为何对他们产生了意外的好感。这两人虽然看着年轻,但身上总透出一股历史的沧桑,和这屋子再搭不过。一路跟着他们的凯撒虽然对一脚之仇耿耿于怀,但也(在梅林摸出的猫薄荷威逼利诱下)不得不承认他们就是劳尔登路5号等了多年的人(话说怎么会有人随身带着猫薄荷?)。

       确定了这间我守护百年的屋子值得托付给两人后,我没有再跟下去而是自行溜进起居室想去晒晒太阳——现在阳光恰好透进这里。我摔进扶手椅里伸了个懒腰,眯起眼看着落地凸肚窗外的春日好景致;连日的阴雨让今日的阳光显得格外温暖,晒得人懒洋洋的,以至于我没听见接近的脚步声。我随意地一偏头——

       “噢梅林你身为女孩一定很喜欢这里的风——”

       就对上了一对湛蓝的眼睛。

 

       “……梅林,那个是不是有点奇怪?”亚瑟狐疑地眯起眼睛盯着我。

       糟、糟了,我不想把他们吓跑怎么办?!不能动不能动……

       这时,过于紧张的我踢到了椅子脚。

       “嗷!”

 

       金发青年露出了一脸见鬼(虽然脑子里有个声音提醒我那更像见到了白痴但我决定忽视它)的表情,头侧向身边的梅林。

       “是我的错觉,还是那幅画里有个会动的女孩?”

 

       哎呀,暴露了。



2.

       “所以,”亚瑟一脸严肃地看着我,“你是个跟踪狂。”

       “……不,我不是。”

       “但你偷偷跟了我们一路,而且偷听我们说话。”

       “……没错。”

       “所以,”亚瑟露出“一加一等于二啊你怎么不明白呢”的表情,“你是个跟踪狂。”

       我愤怒地伸出手想给他来一拳……然后撞到了油画的边界。

       原本在边上审慎地眯起眼盯着我的梅林发出一声古怪的咳嗽。亚瑟赞同地点点头。

       “连梅林都看出来小姐你不聪明。”

       我愤怒地挥起手,无视两人“这是真不聪明啊”的眼神,狠狠劈下。

       “喵——!”“嗷嗷嗷!!!”

 

       凯撒可是我带大的。愚蠢的人类。



3.

       “所以,”亚瑟一脸严肃地看着我,“你生活在油画里。”

       “我觉得吧,这还挺明显的。”

       在边上抱着凯撒的梅林(这个小叛徒)发出一声古怪的咳嗽。我赞同地点点头。

       “连梅林都看出来先生你不聪明。”

       亚瑟别过头瞪了一眼黑发的青年,后者无辜地笑笑。

       “所以,”亚瑟把头转回来,“你是生活在油画里的一个会动的女孩,而且还能在油画之间跑来跑去跟踪别人——”(“——我不是跟踪狂!”)对方颇具威严地举起一只手,“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耸耸肩:“为了确定来看房的客人不是派对青年,如果是的话我就把他们吓跑。我从这屋子建起来的时候就在了,第一任主人去世之后这里就由我来守护,我可不希望一百多年的安静被这些喜欢乱吵乱跳的年轻人破坏。”

       对方闻言皱起眉,似乎在思考什么。然后他开口。

 

       “派对是什么?”

 

 

4.

       “所以,”我揉着第二次踢到椅子的右脚,“你们是那个亚瑟和那个梅林。”

       梅林的双眼善解人意地泛起金光,我的手边出现了一个冰袋。我感激地拿起来压到额头上让自己冷静一下。他见状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

       ……哦是让我敷在脚上的么。

 

       我尴尬地把它搁到脚上:“你们真的没骗我?我是说,我确实没见过任何巫师像你这样用无杖魔法眼睛还会变成金色,但这实在太难相信了。”

       尤其是当另一个据说是永恒之王的人正在敲我的画框试图把画从墙上掰下来的时候。

 

       梅林侧头想了想,把手伸进外套口袋里,拿出了一把宝剑。

       一把半人高、在室内熠熠生辉、剑刃上刻着古代魔文的宝剑。

       “这是亚瑟的截钢剑,”他费力地举起来朝我比了比,“它是从最后一条通人语的龙的龙息中铸成的,可以斩断一切魔法,所以它应该可以把你画上面的永久黏贴咒除去,说不定还能把你从画里带出来。”他真挚地笑笑,“这样你觉得可信吗?”

       “可信。不必试了。我相信你们。快把剑放下。快放下。”

 

       我盯着梅林把剑放回口袋里,腿一软摔进椅子里紧紧合上眼。

       “梅林的裤子啊……”

 

       耳边敲画框的声音突然停下,我虚弱地睁开眼,看见从画框边上探过头来的亚瑟和抱着凯撒的梅林都一脸古怪地看着我,我想了想。

 

       “不,不是你的裤子,梅林。不算是。虽然是你但其实不是你。……哦梅林啊。”

       我把冰袋搁回到额头上,突然觉得心好累。

 

 

5.

       在终于缓过来之后,我叫住梅林和正在和他怀里的凯撒互瞪的亚瑟:“那你们还是愿意把这里买下来的吧?这房子很喜欢你们,而你们刚才也似乎很愿意住进来,我不希望我的存在让你们改变主意。”

       两人对视一眼用我无法理解的方式交流了一会儿,亚瑟转过头看着我:“你不会躲在卧室的画框里偷窥我们?”梅林有些脸红,但也盯着我等我的回答。

       “当然不会!”我尖叫起来,“劳尔登的格莱蒂斯绝不会做这种下三滥的事!就算是亚瑟王和大法师梅林也不能这么污蔑人!”

       “嘿,别激动,只是确认一下,抱歉,好吗?”亚瑟举起双手嘴角扭曲,“呃,格莱蒂斯?”

       我拆开冰袋拿出一块朝他们俩的方向扔过去。就算扔不到也要表达我的态度。哼。

       “好吧,”亚瑟耸耸肩,“那,我们先回去了。”他和梅林对视一眼,后者点点头,俯身放下凯撒接过话头,“过几天我们就会把手续办好搬进来,到时候再见?”

       “哼。”他们把这当做我的默认,转身离开。

       我想了想,一路跟着他们来到门廊:“过几天见!”

       他们转过头。

       我又扔过去一块冰块。拔腿就跑。

    

    

       我回到起居室的画里坐进扶手椅和画外地上的凯撒对视。

       “这间屋子终于要有新主人了。”

       “喵。”

       “虽然亚瑟王和梅林比我想象中的要无……礼……”

 

       等等。

 

       他们合住一间卧室的吗?

       他们合住一间卧室而且不愿意被人偷窥的吗?

 

       “……哦梅林最肥的三角短裤啊。”


TBC

评论(18)
热度(34)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