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AM]湖上纪事·序章

※又名《永恒之王二瑟钢笔龙的阿瓦隆湖上日记精选第三人称版》

※post-513设定,前一半主要是亚瑟视角,想写一个两人默然相守的故事,大概文章中间的部分亚瑟才会从湖上出去?然后……反正是HE啦(如果我能写到E的话【。)
※灵感来自小短篇Often So Much,实在戳我。
※啊,对了,忘了一件事——我坑品很糟★

=============================

原剧:Merlin(梅林传奇)

配对:Arthur/Merlin

分级:G



       湖上纪事

       序章 始于终焉 
 
       冰冷的眼神。剑刃穿透盔甲的尖叫。冰冷的疼痛。解脱的眼神。 
       温暖的黑暗。失而复得的喜悦。温暖的泪水。火堆劈啪作响。金色。燃烧的龙。破碎。 
       钝痛的肋骨。悲伤的嘴角。刺痛的心脏。坚定的眼神。托付。搭在肩上的手。 
       金色。无奈的湛蓝。宣誓。微风吹起落叶。勾起的嘴角。 
       久违的声音。冰冷的问候。记忆里的笑容。剑刃撕裂长裙的悲鸣。寂静。 
       请求。命令。泪水。请求。笑容。泪水。耳语。阴翳。黑暗。 
 
 
 

       虽然他永远不会大声承认,但卡梅洛特的国王曾不止一次暗暗羡慕过自己男仆的衣着。尽管每次冬天梅林在陪亚瑟出行时总被后者嘲笑像个女孩似的怕冷,毫不掩饰地瑟瑟发抖,但只有亚瑟自己知道,自己比他更想抖。


       亚瑟不喜欢锁子甲。当天热得梅林开始拿衣服下摆扇风时,一脸镇定的亚瑟热得想跳河;当天冷得梅林开始抱臂发抖时,一脸镇定的亚瑟冷得想自焚。火上浇油或是雪上加霜,锁子甲总是发出丁零当啷的冰冷的怪笑,告诉亚瑟宜人的温暖对于身着盔甲的战士而言是多么可望不可即。 
       明明只是细小的铁环环环相扣的薄薄一层,锁子甲却能给微笑抹上银白的惨淡和决绝;它让临别时的拥抱变得坚硬,让冲锋前的握手失去温度。当它覆在身上,在日光下反射出炫目的光华,亚瑟知道,它在等待终将到来的鲜血、泥土与泪水,等待着锈蚀攀遍,地底长眠。 
 
       因此当他隔着沉重的盔甲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温暖时,亚瑟不自觉地往那怀抱里靠了靠。怀抱的主人似乎愣了一下,随即用力摇晃着他的肩膀。 
 
       有什么人在呼唤他的名字。那声音里浸满泪水,但和那怀抱有着一样的温度。亚瑟想到了冬日房间里劈啪作响的壁炉,跳动的火焰,柔软的毛毡,破旧的马靴踏在地面上,喋喋不休的抱怨,微卷的黑发。 
 
       亚瑟奋力撑开眼皮,眼前只有一片阴霾,但呼唤他的声音一下子带上了狂喜的颤抖,拥着他的怀抱收紧了些——亚瑟这才模糊地意识到那声音和那怀抱来自同一个人。确实,他们都有着同样熟悉的温暖。 
 
       “和我在一起。”那个颤抖的声音说,亚瑟能听到对方的心脏在他耳畔跳动,绝望而绵长,尽管他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我想留住那个人的心跳,那能补上我的心跳,亚瑟想,我想多感受一会儿那份温暖。 

       无边的黑暗不为所动,把他拽向另一个方向。

       亚瑟挣扎着向后望去。他听见雷鸣声,温暖覆上额头。晨露的凉意离开他。耳畔风声呼啸而过。 

       怀抱松开。永夜降临。      

       他的心跳离开了他。 
 
 
 

       他从无边的黑暗里醒来。尽管感官还未恢复,他不知为何清楚地知道自己正在迷雾里穿行,雾气缠上他的发丝带来一阵凉意——他感觉不到,但它就在那里。他知道木制的小舟正在平静无波的湖面上悠悠向前,载着他远离身后的土地——他想他把什么重要的东西忘在了迷雾那边,但是他想不起来。


       温暖,他想,我需要温暖。火焰。龙。金色。温暖。 
       心跳。 
 
 
       小舟撞上岸边发出碰的声响。如同什么开关一般,在那一瞬间,他所有的感官都回来了。他听见脚步声——赤足踩过草地的柔软声音,感到雾气渗进锁子甲的微冷,阳光照在他眼睑上微微刺痛,闻到青草和泥土混杂着苹果花的芬芳,然后水花溅起,一抹阴影遮住了阳光。他发现自己可以睁开眼,于是他这么做了。 
 
       一个年轻的女子正俯身看着他。她身材娇小,乌黑的长发随着俯身的动作自肩上垂下,发梢微微卷起。身着一袭间紫色长裙,她朝他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她的声线如这汪湖水一般宁静: 
 
       “欢迎来到阿瓦隆,永恒之王亚瑟·潘德拉贡,阿尔比恩的统一者,艾默雷斯的命运。” 
 
 
       TBC
 
 
 
我知道序章很短很文艺,我保证下一章开始说人话【。 


评论(4)
热度(9)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