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AM]重生日(又名:多拉贡家的一天)

※随缘上发的文,丢过来除草

※这是给自己的生贺因为我实在太。寂寞。了。

※从生日那天开始写到了现在才写完我也是蛮拼的

※爆字数爆得不忍直视,看一下前十二小时和后十三小时的长度对比就知道

※我的生日过得普普通通,希望国王和法师你们的生日可以好好过啦!么么哒!

============

原剧:Merlin(梅林传奇)

配对:Arthur/Merlin

分级:G



重生日

(又名:多拉贡家的一天)



00:00

    亚瑟猛地从睡梦中惊醒,感到胸口一阵气短心慌。他静静感受了三秒,翻了个白眼把梅林不知道第多少次横在他胸口的手臂推下去。身侧的人不满地嘟哝了一声,迷迷糊糊往他这边蹭了过来。他侧过身,伸出一只手搂住恋人的腰,另一只手替两人拽起掉了一半的被子盖好。重新陷入安眠之前,他瞄了一眼梅林背后的电子钟:2001年4月13日。


01:00

    梅林被淅淅沥沥的雨声吵醒,转头一看发现是窗户没有关好。他轻手轻脚地从亚瑟的怀抱里挣脱出来爬下床,在窗边瞄了一眼雨势关上了窗。刚一转身,房里突然亮如白昼,随即一阵隆隆的雷声向他的脊椎压下来。法师哆嗦了一下,眼前闪现过一个身着火焰般长裙的美艳身影——不论过了多少年他还是无法忘记第一次杀人的战栗。他窜回温暖的被窝,额头紧紧抵住永恒之王的胸膛,后者在睡梦中也仿佛感受到了他的情绪一般本能地拥住了对方,直到梅林的颤抖平息、重新入眠后都没有放开。(注)


02:00

    亚瑟抱着梅林,被子有四分之一在他身上,一半在梅林身上,剩下四分之一在地上。


03:00

    亚瑟抱着梅林,被子有四分之一在梅林身上,剩下四分之三在地上。感受到凉意的法师在睡梦中不满地咂咂嘴,合起的眼睑下一道金光无意识闪过,被子飞了回来,啪的一声拍在两人身上。


04:00

    亚瑟抱着梅林,被子有四分之一在他身上,一半在梅林身上,剩下四分之一在地上。


05:00

    亚瑟迷迷糊糊地收回搁在梅林腰上的手,往自己腰上伸手却摸了个空,于是回手往枕边人的腰上一摸,果然找到了想要的东西。他拽着被子角往回一拉,感受到带着恋人体温的温暖与柔软覆上来,满足地嘟哝了一声。雨停了,远处哪里隐约传来了知更鸟的啼鸣。


06:00

    梅林感到身边的人不舒服地动了动,他把眼皮撑起一条缝,发现从窗帘缝隙间透进来的阳光正好落在亚瑟脸上,暗金色的头发在初阳的照耀下熠熠生辉。黑发男子露出一个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傻兮兮的笑容,手指不自觉地攀上枕头玩弄起对方散落的发丝。亚瑟不满地皱起眉,躲闪着打在眼睛上的阳光,伸出手往梅林这边摸了半天,终于摸到了恋人空闲着的枕头一把拽过去盖在脸上,接着呼呼大睡。梅林充满爱意地翻了个白眼,用夹在两个枕头间的那只手揉了揉那头金发,挪动了一下位置,更舒服地枕着亚瑟的手臂也重新睡着了——没有哪个枕头比得上亚瑟。伦敦正在醒来,而他们还可以再等待。


07:00

    早高峰的喧闹与忙碌顺着窗边的爬山虎溜进静谧的卧室,吵醒了大法师。梅林揉着眼睛打着哈欠爬下床,去洗漱之前还不忘把亚瑟原来搭在他腰上的手和给他当枕头的手都摆到第二个枕头上。他打量了一下自己的成果,觉得菜头恋人看起来足够蠢之后满意地点点头走进卫生间。十分钟之后,他轻手轻脚地走回床边,深情凝视了一会儿一脸蠢样的亚瑟(虽然他的脸被枕头遮住了但梅林完全能想象),屏气凝神,做了两个深呼吸,然后一把掀起被子同时用魔法拉开窗帘抽出枕头(两个)。听见亚瑟恼怒迷糊的“Mrrrrrrrrrrrrrl’n!”他露出一个嘴角咧到耳根的坏笑:“起床吧Arrrrrrrrrrfur!”(注)


08:00

    亚瑟洗完早饭时的盘子杯子把它们整齐地摆进洗碗机烘干——他老是觉得洗碗机洗不干净,然后用战士的审慎眼光仇恨地盯着水池边上的一片油渍——他早就说鱼和薯条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正在思考用什么擦比较干净,突然右肩一沉,一双手搂住他的腰。耳畔传来温暖轻柔的吐息声,恋人柔软的黑发蹭的他有点痒:


“昨天的鱼和薯条还有吗?我早饭没吃饱。”


    亚瑟转过身与他眼神相对——湛蓝对着苍蓝,他温柔地笑了——然后把抹布拍在了梅林脸上:

    “吃完记得把油擦干净。脸上的和桌上的都要。”走到厨房门口他回头,“不许用魔法,我盯着你。”他随手拿起家里最后一罐阿华田(梅林的最爱)打开,当着对方震怒和绝望的表情把剩下的几勺全都倒进自己的牛奶里搅了搅喝了一大口,露出了一个皇家混蛋对法师男仆的保留坏笑。(注)


09:00

    梅林不舍地又看了一眼垃圾桶里的阿华田包装,愤愤地瞪着亚瑟;后者睬都不睬他,悠然自得地读着《每日电讯报》,喝着早茶,鼻梁上的金边眼镜时不时还被阳光照到闪梅林两下——大概三四个月前的某日,他坚持买了一副平光镜,理由是“戴着眼镜的我简直帅得惨绝人寰一定让梅林害羞得像个女孩一样不好意思看我哈哈哈哈”。而法师对这个评价嗤之以鼻。


    他怎么可能像个女孩一样不敢看亚瑟呢。……虽然他带着眼镜确实帅得惨绝人寰。


10:00

    虽然阿华田之仇还没有报,但是该做的事还是要做。梅林把笔记本电脑和一堆大英博物馆的管理员们看见会惊声尖叫的古老书籍和物品摊在茶几上,余光瞥见亚瑟已经坐到他身边进入了正经的学习模式。


    自从亚瑟回归一个月后基本接受了现代世界开始,梅林就慢慢地给他的国王讲述他错过的一千年。亲身经历过一切的法师讲起历史来格外引人入胜,更不要说他还保存着几乎每个重要时代的真实物件和文档;而看上去脑袋里只有刀剑和肌肉的国王意外地好学得很,更意外地学得很好——他在听完机械钟的原理之后差点就把梅林从惠更斯那里得到的小摆钟给拆了(“天啊梅林你确定里面没有魔法?!”),直到梅林真的用魔法操纵钟摆给他了一下他才住手(“嗷!你作弊!”)。


    “我们昨天讲到哪了来着?”法师随手把玩着万国工业博览会时顺手照的银版相片,脚勾住身边人的,“维多利亚女王?”

    亚瑟好奇地看着那张相片,随口说:“还有那个奥利弗男孩。——哦梅林这么看你的耳朵更大了。嗷。”

    “那就别看,”大耳朵法师把照片倒扣到桌上皱了皱眉,“奥利弗男孩?……噢你是说狄更斯?”

    “差不多,对,就是奥利弗和他哥哥。”(注)


    ……梅林有没有说过他的国王学得很好?


11:00

    课间休息时间的多拉贡家一直很安静。黑发的男主人躺在金发男主人的腿上,一只手在空中描绘着焰星织成的龙——自从亚瑟回归并毫无保留地接受了法师梅林开始,梅林就极度热衷于在恋人面前展示魔法。他手指轻轻一挥,小龙咆哮着窜进亚瑟的胸口,感受到心口一暖的后者低头冲他咧嘴一笑,抓住他的手五指张开覆上自己的左胸。梅林闭上眼感受着手心传来对方有力的心跳,恰好和自己的频率一致,不禁微笑起来。


    一年前永恒之王从阿瓦隆的湖水里扑腾出来,第一眼见到的就是试图把自己淹死的他的白痴男仆(其实梅林只是习惯了在湖里褪下老头子艾莫勒斯的伪装变回年轻的梅林,他根本淹不死,他早就试过了)。一阵难以置信惊慌失措大喊大叫声嘶力竭泪撒阿瓦隆千年等一回之后,国王和法师少许平静下来,给了彼此一个暌违千年的温暖拥抱。

    

    这之后整整一个月,亚瑟努力让自己接受这面目全非的世界和普通人的身份,而梅林则努力让自己相信身边的人不是又一个过于真实的梦境。两个神经紧绷的人日夜行走于悬崖边缘,时常觉得自己即将坠入深渊,只有身侧传来的温度、交缠的手指和偶尔唇上落下的轻吻能给予彼此一些安慰。旷日持久的焦灼终结于一个月后某个晚上过于深入的亲吻;那一天,在伦敦温柔的雨声中融为一体的两人紧紧相拥,自己和对方的心跳一左一右各分两侧,灵魂与肉体的完整抚平了两人心中的不安与恐惧,他们注视着彼此宣誓一切都会好起来。


    一切都在好起来。


12:00

    “那今天就到这里吧。”亚瑟闻言点点头,摘下眼镜捏了捏鼻梁。梅林右手一挥,桌上的资料伴随着一阵声响被扫下茶几掉进了他特制的恒温恒湿无限空间储藏袋。他看向亚瑟歪了歪头:“中午想吃什么?”

    金发的男主人想了想:“楼下中餐馆的外卖?”

    梅林耸耸肩:“好啊。那我——嗯?”他忽然顿住,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

    “怎么了?”

    法师把双手握紧,又摊开,不解地皱了皱眉:“我的魔法……它们好像很兴奋。其实从早上开始就有一点了,但刚才一下子……等——!”亚瑟猛地从沙发靠背上直起身,只来得及看见梅林的眼中金光大盛,他的右手像被无形的线牵引一般直直伸向了某个方向。


    下一秒,多拉贡家的厨房里传出了叮的声音。


    三十分钟后,亚瑟和梅林隔着一桌子热腾腾的卡美洛传统宴会菜品遥遥相望。边上的冰箱门可怜兮兮地半开着,里面空空如也。


    “你知道,梅林,”亚瑟看着对面人无辜的眼神开了口,“如果你早点这么做的话,我们能省下多少时间和外卖账单啊。噢,还有香草烤鸡。我的最爱。”

    本来还在思索到底怎么回事的梅林条件反射般地回击:“明明有一半的时间是我做饭!”(“是啊鱼和薯条真是人间美味。”)“还有你注意点,你的皮带上已经没有打洞的地方了。——嘿!”他堪堪接住对面扔过来的一副刀叉,不满地喊起来。‘


    “所以,”亚瑟看也不看地接住扔回来的刀叉,正经起来,“你的魔法到底怎么了?”

    梅林耸耸肩:“我不知道。他们没有恶意,”他闭上眼,感受着他的魔法在血管里流淌,在完成了如此一顿盛宴之后依然毫不疲倦地欢欣歌唱,“他们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上一次还是在……哦。”他睁开眼,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亚瑟看见恋人原本恍然的眼神投向他,苍蓝的双眼里涌起了纯粹而深挚的情感,随即微微弯起——梅林对他露出了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这是个熟悉的笑容,亚瑟记得一年前他醒来时和梅林分享了一个久违的拥抱之后,后者从他的肩膀上抬起头也给了他一个这样灿烂的笑容,虽然眼眶通红,但嘴角的弧度却丝毫不减……哦。


    “已经这么久了。”对视许久之后,金发的国王举起魔法摆好的酒杯,用微微哽咽的声音说。


    “是啊,”黑发男子眨了眨眼,好像要阻挡住泪水一般,“已经一整年了。”他也举起杯,与对面人碰了碰,笑容不减,“你还要在这里待更久呢。”亚瑟郑重地点了点头,仿佛要许下什么诺言。


    “我会在这里待更久。”


13:00

    在魔法唱着歌替他们把锅碗瓢盆全都洗干净之后(“我敢肯定他们明天就会恢复消极怠工的状态。”“我猜也是,和他们的主人一样懒。”),两个人照例往沙发上一摊午休。亚瑟把腿搁在茶几上,搂住梅林的肩膀:“说起来,你以前到底有多少活是用魔法偷懒的?”


    “呃……其实也没有很多?大概一半左右。”梅林一只脚抬起来去踩亚瑟的,结果被后者牢牢勾住。他翻了个白眼。

    “早知道我就该再多给你派点活儿。”

    “然后我就会在你训练的时候偷偷绊倒你让你脸朝下摔进泥潭。”

    “哈!我就知道!我如此英明神武不可能自己犯这种低级错误。”

    “菜头。嗷。”梅林拍掉亚瑟在他头发上乱揉的手,“或者我可以让你发出驴叫。”

    “那次也是你?!……等等,当时到底是谁把哥布林放出来的?”


    梅林转头看见恋人怀疑的目光缩了缩脖子:“这个。呃。嗯,”他露出一个灿烂的假笑,“我们看会儿午间新闻怎么样?”

    亚瑟危险地眯起眼睛,举起一只手。梅林见状整个人急忙缩成最抗打击的姿势,但亚瑟的手只是轻轻在他额头上弹了一下,然后又重新搂住他的肩膀。


    “看在今天天气好的份上。”过了一会儿,曾经的国王盯着电视屏幕用威严的语气说,但法师清楚地听见了里面满满的笑意。他撞了撞身边人的肩膀,咯咯地笑了。


14:00

    当梅林第三次向沙发边上的边几伸出手并捞了个空的时候,沉浸在憨豆先生里笑得不能自拔的法师终于想起来他的生活里缺失了一片重要的灵魂。


    十分钟之后,亚瑟看着穿戴整齐的的梅林从卧室里走出来,在茶几上拿过便签纸写下了三行大大的“阿华田!阿华田!阿华田!”,用魔法加红加粗,然后塞进了连帽衫的口袋。亚瑟瞄了一眼厨房里虽然关起了门但仍然显得可怜兮兮的空冰箱,怀疑地挑起一边眉毛。

    “你打算用阿华田填满整个冰箱吗?先说好,我不是很希望看到明天早上的早饭是煎阿华田、阿华田沙拉和阿华田。”


    “对于你的智商我觉得你说的阿华田套餐很有必要,”法师翻了个白眼,从桌上拿起钱包,“我当然会买其他的,只不过它们没有阿华田重要而已。”

    亚瑟挑起了另一边眉毛:“……OK。要我陪你去超市吗?”


    梅林想了想,打了个寒战:“你是问在上一次你和自动付款机吵架让我们被赶出去、上上次你顺口叫了营业员‘My lady’让那蠢姑娘笑得手一抖按错按钮让收银机直接瘫痪、上上上次你看见长柄伞把它当剑一挥扫倒了三排货架之后,我还要不要你陪我去超市吗?不,答案是不,亚瑟。我不想被第四个超市列入黑名单,尤其当这个超市里的阿华田是方圆三英里最便宜的时候。”


    亚瑟耸耸肩,对梅林的指控毫不在意——他没什么损失,毕竟他确认了自己的剑术没有太退化、迷倒了一个姑娘,还证明了现代科技的愚蠢;而看着梅林在不用魔法的情况下帮他收拾烂摊子实在很有趣。“随你怎么说,”他准确地捉住梅林伸向他的魔爪,眼睛仍然盯着憨豆先生,偏过头在对方的指关节上轻轻吻了一下,“路上小心别撞到电线杆,白痴。”

    梅林把手抽回来:“你小心别把房子拆了,菜头。”


    听到恋人走到门口的脚步声,亚瑟转过头,恰好看见对方微红的脸。他对上梅林的视线咧嘴一笑。


    梅林碰地关上了门。


“真是个女孩。”金发国王笑得更开心了。


15:00

    亚瑟想他大概是在沙发上打了个盹,因为他被吵醒了。听起来像是有二十个人在他家门外的走廊上开派对。他揉揉眼睛转身望去,恰好看见门把手被钥匙转开,被推开的家门后面跟着一个顶着乱蓬蓬黑发的脑袋。


    ……所以那动静也有可能是他的白痴男仆拎着二十人份的购物在走廊上跌跌撞撞发出来的。


    “嘿亚瑟!”白痴男仆露出了一个白痴的笑容,“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亚瑟真心为梅林的智商担忧了起来:“我以为我们在中午你的魔法发疯的时候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了?”

    “哦我不是说那个,”梅林挥了挥手,连带着手里的袋子发出了叮叮咣咣的声音,“今天是黑色星期五!灾难之日!”

    “所以?”


    “所以店里的人稍微少了那么一点,然后我就趁此机会多买了一点东西!”他大幅度地比划了一下,向亚瑟展示他双手和肩上提着挂着的购物袋。


    亚瑟皮笑肉不笑地勾起嘴角:“嗯哼。多买了一点。”他的视线扫过不下五个满的购物袋,“告诉我,梅林,你……”他忽然被一个长方形的粉色纸盒吸引了注意,“那是什么?”


    梅林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脸上的笑容变得半是得意半是狡黠:“这是我在回来的路上看见的,我觉得很适合就让店里改了改买回来了!”他把另一只手上的购物袋往面前的地上一扔——亚瑟听见叮铃哐啷的声音特别心疼地板——献宝一样地打开纸盒托到亚瑟面前:“惊喜!”


    亚瑟看着面前的物事半天说不出话来。盒子里是个造型别致的蛋糕:城堞、塔楼、斑驳的城墙、蜿蜒的护城河、塔顶飘扬的旗帜和城墙正中卡美洛红的潘多拉贡家族纹章——虽然不甚相似,但这无疑是卡美洛城堡。


    梅林多半察觉到了他的感动,因为他笑得眼角起了褶皱,嘴角咧到了耳旁:“是不是很怀念?那个纹章是我让他们改的,之前那个太丑了,现代人的审美。”他笑意渐消,眼里的温柔郑重让那片苍蓝显得无比深邃,“阿尔比恩从来没有忘记过你。”


    永恒之王用力眨了眨眼,点点头表示无言的感谢,他伸出手想接过蛋糕细细端详,梅林向前跨出一步向他递过来。


    ……然后被他自己扔地上的购物袋绊了一跤。


    “梅林,告诉我,”死寂的一分钟后亚瑟透过满脸的蛋糕开口,“黑色星期五是不是总会发生流血事件?”


16:00

    “所以,”亚瑟小心地从盘子里叉起一块城堞咽下,含糊不清地问,“你就是走在路上看到这个就买下来了?虽然很感动,但我不得不说梅林你真是个女孩,上次我在电视上看到只有女士们才会,怎么说来着?‘冲动购物’。”


    梅林正在努力用叉子从护城河里捞起一朵完整的花,闻言翻了个白眼,那表情和他头顶的一头超级乱发相得益彰,清晰勾勒出了一位厌世流浪汉的形象。一小时前,当黑色星期五的诅咒降临到他头上(和亚瑟脸上)时,在求生的本能下他反应极快地眼里金光一闪,对面人的脸和衣服顿时干净如初,生生噎住了亚瑟的怒火。看见金发菜头的目光飘向地上乱扔的购物袋,梅林又是反应极快地眼里一闪——


    然后自动飘向厨房的购物袋被亚瑟牢牢接住了。他用一个能吓哭年轻骑士的眼神示意梅林把手里剩下的蛋糕放到桌上,然后把满满当当的购物袋往他手里一塞,给了对方一个露出十六颗牙的笑容:


    “哦梅林,我们不能让邪恶的魔法腐蚀你勤劳的本性是不是?我永远记得你在卡美洛是个多么优秀的男仆啊,每天都能徒手完成我给你布置的任务。”他扫了一眼,拿过有阿华田的那个购物袋,从里面拿出两罐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快发挥你勤劳的美德,十分钟之内把这堆东西处理好,不许用魔法,”他满意地看着梅林的脸色变白了,“不然就和你的阿华田说再见吧。”


    而这就是为什么十分钟之后一头乱发的梅林气喘吁吁地倒在了沙发上,两个袖子一高一低地卷起来,一只手直直伸向亚瑟摊开:“我的人质。”后者翻了个白眼把两个罐子给他:“我真是不明白你对这玩意的迷恋是从哪来的。”他本来只是随口一说,未曾想梅林的身形忽然僵了一下。黑发男子犹豫地看了他一眼,咬住嘴唇,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


    “我之前从来只喝水和茶,但那天去阿瓦隆的路上正好遇上好几次它的广告,一时好奇买了一杯。……就在你回来的那天。”


    亚瑟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他应该嘲笑梅林像个女孩,和往常一样,但他的恋人就是有这种能力,能让最有男子气概的骑士也多愁善感起来。身体快于大脑先一步行动,他突然凑上前去温柔地吻上对方。


    片刻之后,亚瑟退开看见梅林弯起嘴角笑得无比开心,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他红着脸移开目光咳了一声:“我们吃蛋糕吧。”


    “所以,”亚瑟小心地从盘子里叉起一块城堞咽下,含糊不清地问,“你就是走在路上看到这个就买下来了?虽然很感动,但我不得不说梅林你真是个女孩,上次我在电视上看到只有女士们才会,怎么说来着?‘冲动购物’。”


    梅林翻了个白眼:“这才不是冲动购物。”他把盘子转了180°用叉子指了指城堡底部一行亚瑟之前一直没注意到的字,“这是最适合我们俩的生日蛋糕。”


    亚瑟看着花体的“Happy Birthday”皱了皱眉:“我记得我的生日不是今天?你的生日……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来着?”


    “我当然知道今天不是你的生日。”何况梅林再清楚不过亚瑟有多讨厌过去他生日宴会上的觥筹交错和欢声笑语——那也是他母亲的忌日——他总会跟着王子中途偷偷溜走到塔楼上陪他安静地坐一晚上,“但今天是你重生的日子,不如以后就把这当做生日怎么样?我从来也不记得自己的生日,所以就和你一起过好了。”某种意义上,这也是梅林自己的重生日,但他没有说。


    亚瑟显然是明白了梅林没有说出口的话。他盯着梅林看了一会儿,眼里情绪捉摸不定,然后把视线转向蛋糕,和梅林一样叉了一朵护城河里的花,轻轻碰了碰法师手里的,举了举叉子。


    “Happy Rebirth Day.”


17:00

    “梅林。”亚瑟看着电视上关于失业率上升的报道突然开口。后者在他怀里用手肘撞了一下他的肋骨表示自己在听,“你说我是不是该去找份工作了?”

    “以免你忘了,现在的英国女王可是有继承人的。好多个呢。”

    亚瑟翻了个白眼:“闭嘴白痴。认真的,我是说,我不可能一直待在这里玩弄我的大拇指。”


    “当然。你还有一整个阿尔比恩要拯救呢。”梅林轻声嘟囔了一句。他早就知道亚瑟不可能安于在家里无所事事——尽管他不止一次告诉对方他这么多年的积蓄足够他们花上一百年的,但他自己也清楚这无关金钱。亚瑟总是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总是觉得自己还做得不够,梅林偶尔能察觉到他的国王的烦闷:对于如今普通人的身份,对于这个凭一己之力已无法改变什么的时代。


    但如果可以,梅林私心真的不希望他的爱人再为了这个已经成熟繁荣的国度披坚执锐、征战四方——无论以何种形式。当然啦,他肯定会和亚瑟并肩作战,牢牢守住他的后背,但千年前那一次刻骨铭心的失败和过于长久的等待让他太过恐惧,至今一想起来仍令他手脚冰凉。那种痛苦他再也不想经历。


    不过,梅林无奈地想,这样的亚瑟才是他深爱的、愿意为之献出一切的永恒之王不是吗。


    “好吧,”他暗暗叹了一口气,强打起精神,“你有什么想法吗?我们还不知道你究竟是因为什么回来,但无论如何,要拯救阿尔比恩的危机你总得有一定的地位和影响力。英国首相?那得先从议员做起,我们得帮你弄一堆文凭……”


    “我觉得,”亚瑟若有所思地转过头望着梅林,眼神里是完全的认真,“作家就很不错。”看见梅林惊恐的神情他耸耸肩,“要知道,一直让你写演讲只是因为那些东西实在太无聊,而不是因为我真的不识字。”


    梅林当然知道亚瑟不是真的没文化。事实上,当时寻找乌瑟亡灵时他在走廊上对里昂编出的读诗的借口并不完全是无中生有——亚瑟在极度空闲的时候(这种情况并不多)会很乐意读一些文学作品,身为储君这也是他自小就被灌输的一部分。梅林毫不怀疑如果真的想,亚瑟一定能成为很棒的作家——亚瑟什么都能全力以赴做到最好。


    “但,”梅林结结巴巴地开口,“但如果你只是一个作家,你怎么拯救一整个阿尔比恩呢?”如果连女王和首相都不能,一个作家,哪怕他是永恒之王,又能怎么样呢?


    亚瑟只是笑了笑:“我不知道。但我猜一个人的影响可能比他能想象到的要大得多。”他意有所指地望着面前的人,“毕竟,你知道,哪怕是一个男仆,只要真心相待,满腔热忱,他甚至可以改变一个国家未来的国王,让一个蕞尔小国走向繁荣昌盛。当他第一次救下那个自负的王子的时候,他一定不会料到他做出了多么伟大的事。”


    在国王热切的目光下法师移开了目光,满脸通红。他沉默良久,抿了抿嘴唇,然后移回了视线,他握住亚瑟的手捏了捏,冲他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好,伟大的男仆觉得‘作家国王’听起来是个不错的名字。”(注)


18:00

    亚瑟沉默地盯着面前的盘子。他斜前方的梅林正在乒乒乓乓地把中午的饭菜热一热当做晚饭,嘴里哼着甲壳虫乐队的Let It Be,调跑得没边儿。


    亚瑟沉默地用战士的审慎眼光盯着面前的盘子……里的菜。他确定今天中午的时候这个傻不拉几印了一圈绣球花的盘子里装的应该是他的最爱,香草烤鸡。他当时只吃了半只。

    现在这个傻不拉几的盘子里的菜确实还剩一半。一半香草炖兔肉。


    绝对有什么东西不太对劲。


    他抬头仔细观察起梅林,后者依旧哼着掉跑得没边儿的小曲,但现在换成了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s——别问亚瑟他为什么知道,他就是知道。梅林掂着手里的锅,身体随着(跑调的)音乐微微摇摆,浑身上下都叫嚣着“我很高兴”。


    永恒之王以他的战士直觉发誓从和梅林一起进厨房起他就没感觉到魔法的波动——在阿瓦隆里泡了一千年的附加效果之一是他现在能感受到法师施展魔法时空气里的涟漪和波动——但他的烤鸡就这么变成了梅林的最爱。而且这个小混蛋还故意把盘子放在厨房最显眼的地方,让他一进来就看见这个。


    “怎么了亚瑟?你一直在看我。”梅林冷不丁开口,眼睛仍然盯着锅。

    “没什么,”亚瑟耸耸肩,随他去吧,他想,不管对方用了什么办法,他看起来很高兴,这很好。“只是在想你真是个白痴。”


    梅林看起来完全知道他在想什么,他露出了一个了然的狡黠笑容:“而你是个彻头彻尾的菜头。”他关上火,从水斗里拿出一个刚洗干净的盘子把锅里的菜肴倒进去,推到亚瑟面前。


    那是一个印着绣球花的傻不拉几的盘子,里面是热腾腾的香草炖鸡。

    “你忘了情人节的时候我买了打折的一套两份的餐具吗?”


19:00

    梅林把碗碟稍微冲了冲,叮叮当当扔进了洗碗机让它完成剩下的工作——和亚瑟不同,多年的独身生活让他变成了一个在生活品质方面很好糊弄的人。他双手随意在牛仔裤上擦了擦,打开冰箱翻了起来。亚瑟在客厅里打开了DVD播放机,正准备和他一起看《石中剑》;这片子他们已经看了不下八遍,但亚瑟还是乐此不疲——他觉得里面那个糊里糊涂的白胡子法师和梅林实在很像(“嘿快看他和你一样蠢!”)——虽然每次听见华特的名字他就会对电视露出被冒犯到的滑稽表情。(注)


    没有胡子的大法师从冰箱里掏出两杯酸奶,用手肘推上冰箱门走出厨房。金发的国王已经关上了客厅顶灯坐在沙发上,动画正在播放片头,变幻的光影映在亚瑟的脸上忽明忽暗,只有他闻声看向梅林的双眼反射出耀眼的光芒。梅林不自觉地露出微笑走过去,紧挨着他身边坐下,把左手拿着的酸奶塞到亚瑟手里。


    “草莓的?哦白胡子法师你可真是——”“聪慧过人,是吧?华特?

    亚瑟听见这个名字不满地皱了皱鼻子,揪了一把梅林的刘海。

    “嗷,”梅林赶忙把自己可怜的头发拯救出来,语带笑意地嘟囔了一句,“混球。”


20:00

    梅林是被摇醒的。他睁开眼,发现自己整个人都靠在亚瑟的怀里。《石中剑》的片尾曲渐渐响起,但他上一刻的记忆还是影片开始十分钟时白胡子法师在用缩小咒理行李(咒语很不错,不过这个白胡子实在太笨手笨脚了,伟大的梅林可比这厉害多了)。


    “我睡着了?”

    亚瑟好笑地瞥了他一眼:“不你没有,你只是不小心在冥想状态下穿越了时空。你当然睡着了,不然呢?”


    法师刚想回击,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一声哈欠:“我不知道,就是突然觉得很累。”他揉了揉眼睛,“我猜是今天魔法用太多了。”

    “而且体弱如少女的你还出门买了一冰箱的东西。”亚瑟嘴上取笑他,眼里却满是爱意,“去洗澡,早点睡吧。”

    梅林迷迷糊糊点点头,一步一歪地走向浴室。亚瑟看着他的背影,总觉得忘记了什么事。


“梅林!!”三十分钟后,亚瑟气急败坏地拍着浴室门——他忘记让对方别锁门了,“不要在浴缸里睡觉!”


21:00

    把门撬开、把梅林从浴缸里捞出来之后(还好他的头还在水面上),亚瑟帮对方换上睡衣直接扛回卧室往床上一扔,遭到暴力对待的后者不满地嘟哝了一下,抬起头瞪了他一眼(完全没有威慑力)……然后换了个舒服一点的姿势继续睡。


    亚瑟眯起眼盯着床上的一堆梅林,考虑了一下要不要把他拎起来让他感受一下王的怒火,想了想还是作罢。他无奈地呼出一口气,转头去把浴室的锁给修好,途中还不小心割破了手。都怪梅林,明天找他算账,这么想着,金发的男子满意地冲了澡。


    检查了屋里的电源煤气和窗门房门都关好了之后,亚瑟穿着他在卡美洛时的白色麻质睡衣(梅林替他弄的)爬上床。他一手支着头撑在床上,在台灯柔和的灯光下细细端详着枕边人的睡颜。半晌,他猛地惊觉自己的行为多么像个恋爱中的少女,于是迅速地扭上台灯窜进了被窝。


    对面本已经陷入熟睡的法师感到身边床垫熟悉的凹陷,口齿不清地喃喃了一句“晚安。”亚瑟闭上眼,弯起嘴角。


22:00

    银色的月光如薄雾一般渗进窗帘间的缝隙,温柔地笼住熟睡的两人。当人们渐渐睡去,沉睡的自然力量便开始苏醒。月光在亚瑟的手指上起舞,如果他还醒着,他会惊讶地发现刚才修门时那道不浅的割伤正以惊人的速度愈合。而当他明早把这件事当做趣闻告诉梅林,后者会在心里涌起一份看似荒谬的希望。


    他们还有不止一辈子的时间去意识到永生的馈赠。


23:00

    梅林的额头抵在亚瑟胸口,他的双臂乖巧地弯起在脸侧,双手恰好和亚瑟的右手轻轻相握在亚瑟的心脏前。亚瑟的左手分毫不差地搭在梅林腰侧的凹处,好像那里一直在等待这样一只手一样。两人的背脊都微微弯成一个舒适的弧度,这让两人之间空出了一小块空间。


    但又好像契合得毫无缝隙。


24:00

    电子钟上的数字闪了闪,时间跳向了2001年4月14日。屋里一片寂静,只有相拥的两人绵长的呼吸声预示着未来的无限。新的一天正在到来。



END


一句话番外:


2004年4月13日:

“哇哦,今年我们的生日又是黑色星期五诶。要不然我——”

“不,梅林,你不会再去买一个打折的卡美洛蛋糕。我还没忘记上一次的事。”


2007年4月13日:

“亚瑟,今年也——”

“闭嘴。……别这么盯着我。眨眼也没用。……你在用魔法画什么呢?石中剑?……好吧。”


2012年4月13日:

“亚——”

“想都别想。我现在相信黑色星期五的说法了。我不会给生日蛋糕的恶魔任何腐蚀我英俊的脸庞的机会。不管它以石中剑还是卡美洛城堡的假象出现。”



注:

1、我不记得Nimueh是不是梅林杀的第一个人了……就算是吧【

2、Mrrrrrrrrrrrrrrl'n来自kianspo的Time Forward,故事超级棒!阿徐太太的翻译更棒!表个白!阿徐太太我宣你啊!【谁理你

3、我查了查才发现英国是没有泡好的阿华田只有阿华田粉的……改改改

4、这里的奥利弗是狄更斯《雾都孤儿》的主角Oliver Twist

5、‘作家国王’其实我想的是King Author啦,和King Arthur挺像的不是吗☆

6、在迪斯尼石中剑里,亚瑟是一个孤儿,平时被人们称作华特(Wart),在英语里意为‘疣;树瘤;缺点’

7、番外的三次生日都是黑色星期五。我专门去查了2000~2020年所有的黑色星期五,发现0413和0713最多,各有四次,就随便选了一个啦~

8、文内提到的两个蛋糕分别是这样的




Freetalk:

这,本来应该是,一篇小甜饼。我没想到,它会变成一块,这么大的,南瓜饼。
本来是因为看了那么多棒棒的AM,也翻了几篇,但是总是想写点自己的东西,既是送给AM的,也是送给自己的。又因为生日将至,所以就想,啊,写一个AM过生日的故事给过生日的自己吧。结果这之后脑洞越开越大:本来只是想两人把亚瑟重生的日子当做两人的生日——本来想重生日也可以断成“重(两个),生日”——然后凑巧第一年遇上了黑色星期五,但这种巧合只会让他们的小日子显得更甜。这样的小段子。

……然后就变成了这么一个南瓜饼。

总体是个流水账,里面有一些细节借鉴了喜欢的文,除了注释里提到的Time Forward之外还有tobejoker的《如何让巫师和国王平安度过情人节》,不过只有一点点啦,太太的文风超萌的!
阿华田什么的不是软广告。信我。……虽然我本人确实很喜欢阿华田。然后虽然你们看不出来但我在奇怪的地方做了很多考据哦,比如把石中剑大概看了一遍什么的【。

不过尽管有各种爆字数赶作业的困扰,但我写的很开心啦,也希望各位南瓜饼啃得开心!么么哒!


另,请容我 @阿不  太太一下,尽管知道阿不已经出圈了,但是阿不的文带我入了梅林圈,大感谢!


评论(7)
热度(337)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