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叶蓝】蓝河的世界

※虽然不太一样但还是微妙地和 @沈辞 太太撞了脑洞……不是故意的信我!

※我的蓝河可以在少女心和新吧唧之间自由切换☆……虽然两个都是OOC

※蓝河第一人称,语体教,原著重述,被雷不负责

原文引用标出,流水账,HE

※酷爱来看我掉粉!【本来也没几个  @寒山一带伤心碧 

 

 


【叶蓝】蓝河的世界



       我叫蓝河。

       其实我早就发现我是个小说里的人物。

 

       我对这个世界最初的记忆是面前的屏幕上一只残血的蜘蛛王,和耳边不知谁愤愤的叫声:“这人什么来头?也已经上了两次公告了,蓝河,和你一样啊!”

       我眨了眨眼,配合着心里的郁闷,茫然地念出了那个名字:

      “君莫笑……”

       这名字带着几分悲壮,又带着几分戏谑,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在我的舌尖上柔柔地打转。我心中猛然一动。

 

       等等感觉这哥们儿名字比我好听啊怎么回事。主角的名字一般不是最好听的么。

 

       关于自己的一切慢慢涌进脑海,我的世界渐渐成型。

       蓝河,大号蓝桥春雪(这个好听多了),荣耀网游职业玩家,隶属三大公会之一的蓝溪阁,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帅),因崇拜蓝雨战队副队长、剑圣黄少天而投身剑客一职(咦我还是个脑残粉么)。日前遭到公会内高玩绕岸垂杨频繁挑衅,奉公会长春易老之命至第十区开荒,任第十区蓝溪阁分会长,暂时远离权力斗争中心(大春是好人)。

 

       仔细研究了一下自己的设定,我觉得我还是比较符合主角定式的。有一个名字拉风的后台,三两好友,偶像一位,有点蠢的称号,一个老是和我唱对台戏、武力值比我略高一点点的队友,而且还被发配到了偏远地区开荒。这不是妥妥的历经千难万险重夺荣耀的主角路线么!

 

       只有两点美中不足。

 

       盯着手里的身份证看了半天,我叹了口气还是把它放了回去。

       我看不清自己的真名,也看不清自己的长相。手边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告诉我我叫什么,哪怕写过名字也被匆匆抹去;目力所及没有任何镜子,哪怕是电脑屏幕也只能反射出一张模模糊糊的脸,上面是一个模模糊糊的问号。

 

       说不定是伏笔呢,身世成谜的少年、绝迹多年的大招什么的。我乐观地想着,戴上耳机又一头扎进我深爱的荣耀里去。

       过了一会儿又憋着一口气扑腾了出来。


       这个君莫笑到底什么来头?摘下耳机揉揉耳朵,我郁闷地盯着世界频道的系统公告。一个晚上拿了两个副本首杀和一个隐藏Boss首杀……

 

       ……啊!莫非他是主角进化路上的第一个小Boss?!所以是我要去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未来队友么!虽然很强但最后会比我少占一个分镜的那种?

       我想了想,觉得这个猜想实在无懈可击,于是果断开始拉拢这位未来队友。发完一条好友申请,我研究了一下设定里“动之以情”的部分,于是又发了一条。

       又发了一条。

       又发了一条。

       又发了一条。

 

       发完十八条之后我觉得差不多了,于是放下了鼠标开始等对方回复。过了差不多黄少单挑三个绕岸垂杨的时间,一条系统消息跳了出来:

       “玩家君莫笑已同意加您为好友。”

       哦哦来了!我把手搭上键盘,心里有点小激动。要对他说什么好呢……

 

       ……我什么都不想说。

       请他来刷个本熟悉一下吧,他一上来就谈生意,还讨价还价,穿着一身引领时代潮流的混搭跑过来抡着根不知道啥武器就把记录给破了,打完了拿了东西就跑……我还没开始建立革命友谊呢兄弟你等等啊?!没多久自己带着一帮人在三大公会手底下抢了一个血枪手,后来又帮着霸气雄图弄走了哥布林商人,哪里来的恶劣佣兵啊你?!

       说真的,这种未来队友,我现在退货还来不来得及。

 

       这之后第十区的鸡飞狗跳狼奔豕突我不想再去回忆,要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我又何苦(对记录和稀有材料)一往情深。被君莫笑这么一阵闹腾下来,和其他区相比,蓝溪阁在第十区开荒的成果简直可以说是惨淡(虽然老车他们也好不到哪去),声望口碑都受到了影响,这是于公。于私来说,君莫笑的出现害得我回神之领域找大春的时候撞上了绕岸不说,这货还坑走我一把吸血光剑!


       ……虽然他后来把绕岸打爆了我有点开……咳,没啥。

 

       我还没纠结出来自己对于未来队友君莫笑先森到底是个什么态度,大春过来了。他的脸上一边写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另一边写着“蓝河一去兮不复还”,一脸沉痛地给我下了病危通知单。

       君莫笑是叶秋。

       叶秋大神。

 

       我猛然惊觉面前这位我以为是未来队友的小BOSS似乎段数太高不是我能应付的。

       “喂,在不在?”电脑那头的系舟又叫了一声。

       “我说。”

       我一直以为我是主角来着,但是……

       “怎么?”

       “我现在找君莫笑要个大神签名的话,会不会有些失态啊?”

       好像相比之下他才比较符合主角配置?既然如此要个签名怎么样。

       “靠…”你有点出息啊!虽然是叶秋大神,但目前也是一个让我们很难堪的对手啊!”系舟说。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这太没面子了。”

       但如果我现在不去要签名的话,如果真的是主角,他说不定很快就要往我到不了的高处去了。

 

 

       过了两天刷一线峡谷的时候,我领着一队人又和君莫笑狭路相逢。我静静地望着他的背影,衣袂翩飞、豪气冲云。我就这么看着他……

       开心地殴打霸气雄图的一帮倒霉蛋。

       干得漂亮!

 

       被受害者里一位不知名的蒋先生大声吐槽后,我忙不迭的扯了个过生日的借口离开了案发现场。开什么玩笑,我可不想现在和君莫笑对上。——话说,我怎么扯了这么个借口,我压根不知道我啥时候生日好么。

 

       又过了二十多章,圣诞节任务开始了。我操纵着蓝河在罪恶之城中奔跑,周围是静谧的街道。路上零星地有玩家与我擦身而过,静下心甚至能听见耳机里轻微的风声。

       多么圣洁而安宁的夜晚。

       可是亲爱的圣诞小偷你们在哪里。为什么一个都不见了。

       ……你们也过圣诞去了吗吗吗?!

 

       下一秒我看见了火车——还有火车头那里的君莫笑。我急忙追了上去,看着他领着几乎全罪恶之城的圣诞小偷左躲右绕,上蹿下跳,走街串巷,钻洞翻墙,直直冲向了城市制高点的钟塔。就在那里,他用着无比高超的操作一点一点向上攀登,终于到达了那个我到不了的高处。

       天空中偶尔有惊雷响起,只有那时我才能借着闪电一瞬的光看见那个人模糊的身影。

       感觉眼睛有点酸涩,我合上眼把头往椅背上一靠。明明只是操纵游戏里的角色做出仰视的动作,自己却意外地很累。耳机里小怪的惨叫声此起彼伏,我揉了揉头发叹了口气。

       再见,未来队友。

       你好,主角先生。

 

       等君莫笑他们捡完礼包后,我点开了和他的对话框。删掉开头的“兄弟”改成了另外两个字,我按下发送。

       “大神呐,你还准备那样玩吗?”

 

       和他确定合作之后,我和其他工会的人一样兢兢业业地帮他拉怪,一波接着一波,整整36个小时没停过。活动一结束,我衣服都没换就倒床上秒睡了。

       睡着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看见自己站在一片空白之中,脸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之前还觉得未知的的外表和真名是个伏笔,搞了半天是懒得想了——慢慢地,背景里有什么东西浮现出来。

       蓝雨,蓝溪阁,偶像一生粉黄少;好队友,死对头,还有一个君莫笑。

       这就是蓝河的世界。

 

 

 

       知道了这个世界真正的主角之后,我也安分地扮演起了我应该扮演的角色——蓝溪阁的第十区分会长蓝河,主角君莫笑的阶级敌人之一。在他不再打工改行单干之后,我尽心尽力地和其他公会一起仗势欺人,然后被他打得灰头土脸;抹抹脸上的泥,咬牙切齿地想下一次怎么给他使绊子。

       ——才怪。

 

       毕竟是关注了那么久的人,比起各大公会会长分会长之间的勾心斗角、虚与委蛇,我还是更欣赏君莫笑这种看似无耻实则直白的沟通方式。该说是主角光环么,那份以绝对的实力为基础的自信和坦诚让我实在没有办法以阴险的手段回应。

       所以在开着卧底号憋屈地帮对方打完了守护魔神之后,听着讨论组里催命一样的提示音我简直烦的不行,毫无意义的争论让我最后做出了暂时留在兴欣的决定。

 

       谁知道我这次一时兴起的卧底居然卧出了水平,卧出了风度。

       毕竟我是不知道哪个卧底像我这样在被认出来的五分钟之内被托付了管理公会的任务……居然还被改了独一无二的称号?!我看看是啥……

       ……头号保姆你个头。

 

       不过尽管活那么多,我确实卧得挺开心的。不仅仅是因为感受到了久违的初心,更重要的是得到了被信任的喜悦。

       我自认为还是个值得信任的人,但我也很清楚,按常理来说,君莫笑无论如何也没有理由信任身为阶级敌人的我。而他把整个公会扔给了这个阶级敌人,放任我管了整整五天。

       “哪里话,只要你愿意,一直做下去也可以。”他这么说。

 

       如果我一直做下去,我大概会成为主角队伍的一员,比现在更频繁地在小说里露面,说不定还能天天和叶秋见面,当面对着他的嘲讽说滚滚滚;不必再与他为敌,和他一起虐车前子他们,签名想要多少要多少。这种生活想想就很不错。


       但是我是蓝溪阁的蓝河。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是,以后也不会变;对蓝溪阁的感情是我这个没外表没真名没生日的配角的核心,如果这个没了,我就连“蓝河”也不是了。

       无论如何,感谢他给我这长达五天的美梦。

       这么想着,我拔下了绝色的账号卡,登上了蓝河的。

 

 

       回到了尔虞我诈的会长工作中,我莫名有了一种高冷的感觉。虽然现在看着老车他们唧唧喳喳嘿嘿呵呵我还是觉得很烦,但也许是和君莫笑待多了的缘故,我现在可以吐槽他们了!淡淡地!

       我淡淡地告诉他们君莫笑的真实身份,淡淡地分析现在的实际形势,淡淡地建议接受君莫笑的材料清单。其实只要不是面对那个嘲讽脸,我自觉看事情还是很冷静很客观的,但几个分会长都觉得我是站在君莫笑那边的。


       然后烟雨楼就苦逼地被连杀了三次。

       啧啧啧让你们不信蓝河言。……哎哟卧槽车前子你大爷!四个杀我一个要点脸!你这样别怪我开外挂了啊!

 

       把中草堂的四个人引到了约好的地方,我一个猛子扎进水里。下一秒,视野里的混搭男越过我放了个大招。

       原本碧波荡漾的千波湖上顿时炸起一阵惊涛骇浪,车前子四人被水流掀向了远处,身形狼狈;而在滔天白浪的中央,君莫笑从容地浮出水面,此时显得格外伟岸的背影完全把我挡在了身后。他随意甩了甩濡湿的长发,提起武器决绝地朝正前方的车前子冲去。


       盯着前方那个劈波斩浪的身形,我的眼睛忽然有点模糊。

       ……靠水甩我视野上了!

 

       虐完四个人,我见过的最嘲讽的人给我来了条消息,字里行间是满满的笑意:“不错不错,一次就拉来四人,你挺嘲讽的嘛!”

       仿佛能听见那副烟嗓在我耳边笑着说这句话,我心中陡然一动,有什么话语就在嘴边打转。


       他妈的要不是和你合作我能被他们这么追杀么?!

 

 

       千波湖一战之后,我和他时不时地有些交集,但总体来说大概是越来越少,而且基本都是我单方面被压榨,所以还是不提为妙,总觉得回想一遍我就能被气得早衰。

       他去了神之领域没多久,我也累不爱地辞去了第十区分会长的位子,把蓝河的账号卡还给了大春。——不过我还是习惯叫自己蓝溪阁的蓝河,因为他只认识这个名字。

       不久我发现我得了一种绝症,全称是“想找君莫笑吗随便去哪转一圈就好真是幸运E呢诶嘿☆症”,简称是“幸运S”。不管是带队抢BOSS,还是带着小卢抢BOSS,还是跟着大春抢BOSS,总之只要有BOSS,我就能遇见他。

       ……下限之神啊你知道神之领域每个礼拜刷新多少个BOSS吗?!每一次?!

       甚至连夏休期活动都?!

 

       我绝望的捂着脸,不想理边上那个理直气壮地问我“你发现了几个?”的嘲讽脸大神。

       “我……中草堂的。”

       “哦,真卑鄙啊,居然想偷别人家养成的鬼怪?”

       ……脸呢,你要一点行不,哪怕一点点也行啊。

 

       结果追着他盯了半天,蓝雨的养成鬼怪居然还是被兴欣给杀了,我觉得我郁闷的脸上的问号都快扭成感叹号了。

       当然我不否认郁闷的另一个原因是他没听出我的声音。

       有什么好郁闷的,按照我粗糙的设定,多半我的声音也是系统音之类的吧,听得出来才有鬼。

       至少还遇到他了。

 

 

       百鬼夜行之后,夏休期剩下的日子不知为何有点索然无味。总之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第十赛季已经开始了,于是我的日常中多了一条:看每个周末兴欣的比赛。反正接下来叶修忙着比赛也不会回网游了,我作为配角的任务也就即将告终。

       一千三百九十七章,黄少对叶修。身为黄少的脑残粉儿,我对黄少可是真爱,就算我现在喜欢叶修也不影响这一点。看着全息场景中高节奏的打击,华丽漂亮的动作场面,我真切地为黄少,为蓝雨感到骄傲。

       看到没!这就是我们蓝雨的大神!

 

 

        ……呼。我努力将胸中的郁结缓缓吐出,最后看了一眼大春手里低垂的队旗。

       输了。

       蓝雨的这个夏天已经结束,但我知道蓝雨还会有很多个夏天。

       不过我的故事到这里是彻底告终了。但至少,我到最后都没有辜负我的设定,作为蓝溪阁的蓝河漂漂亮亮地谢幕了。

 

       ……好!我伸个懒腰登上蓝桥春雪,习惯性地欣赏了一下自己的角色,挽了个小小的剑花。接下来,我终于可以毫无顾忌地为他加油了。


       从第十区一路走来,我看着他死皮赖脸地讨价还价,看着他一脸嘲讽地实话实说,看着他坑蒙拐骗地壮大公会,看着他理直气壮地巧取豪夺。

        虽然没一个是好词,但他确实是当之无愧的主角。


        蓝河世界里的君莫笑就这么一步步地重登荣耀。

 

       他作为叶修复出。

       他领着兴欣夺得挑战赛的冠军。

       他在常规赛里拿下个人赛37连胜。

       他的兴欣一路披荆斩棘。

       他又一次捧起总冠军的奖杯。

       他再次退役。

       他再也没有在网游里出现。

 

 

       他作为国家队领队再次复出了。

       ……靠他怎么那么烦!

 

       不过烦一点也好,我坐在飞往帝都的飞机上看着窗外的云层想,否则还真不知道他去哪了。

       身为战队公会部门的一员,在听说国家队集训的消息后,我毫不犹豫地就向大春申请去荣耀总部帮忙。——对我知道这两句话之间没有逻辑关系,但反正正文也结束了作者也没法管我了,逻辑这种东西一笔带过就好。

       总之我现在就是在总部帮忙怎么着吧。

 

       对着员工休息室里的窗户理了理衣领,又正了正胸口的名牌,我拿着刚送过来的一堆材料出门去找喻队。——就算脸上只有问号、名牌看不清楚,我还是要努力把我能控制的部分打理好,毕竟“蓝河”也只有这么点东西了。

       出门,往走廊哪边走来着?记得是右……

       “哎正好,那边那个小伙子。”一个有点熟悉的烟嗓在我身后响起。

 

       妈呀是那个欠了我五天工资的家伙!我压下心中民工向工头追债的冲动转过身去:“你好,有什么事?”

       “哎,你叫啥……许博远……小许是吧?你们这里吸烟室在哪啊?”

       “……诶?!”

 

       等等啥?!

 

       “恩?看啥呢,我没念错字吧。牌子别错了?”

       我难以置信地盯着胸前的牌子。宋体,黑色三号字,清清楚楚的三个字,许博远。

 

       “名字的事小伙子你先等会儿,那个我说,吸烟室……”

       “你怎么——”

       你怎么能读出我的名字?!

 

       我猛地抬头看向面前的叶修,正想问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视线就这么对上了他的。

       然后我又愣住了。

 

       隐隐约约的,那双懒散的眼睛里反射出了一个青年,胸前别着一块名牌,穿着整齐的衬衫。他的面容清秀,神情惊讶,虽然陌生但却熟悉的惊人。

 

 

 

 

END

 

 

 

 

Free Talk

其实我写到一半才发现,这是个理论上注定BE的梗……我明明是想写吐槽风的傻白甜的!!

整个故事的前提是“只有蓝河(不知为何)意识到的以叶修为主角的小说世界”,因此这篇文里的蓝河和叶修之间有一种无奈的距离感,但绝不是大神和小透明,而是“主角”和“配角”。如果真的存在全职位面,就虫爹对蓝河的性格刻画来看,那个世界的蓝河绝不会因为荣耀打不过叶修而产生人格上的自卑,他会做好自己生命里的主角,这一点我毫不怀疑。

但是在《全职高手》这本小说里,不说蓝河,就算是黄少、老韩、小周这些人,他们再有故事、背景设定再完整,他们确确实实就是配角。“你必定是别人生活中的配角,但你应该做好自己生活中的主角。”这句话在这里不适用,因为这本小说就是——也只是——叶修的世界。在老叶的世界里,蓝河没有外貌、没有真名、没有生日,而当蓝河自己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觉得再怎么无奈也不为过。

尽管如此,我始终坚信,在虫爹看不见的地方,在这个故事停笔之后,我们还是可以期待一些小小的奇迹,对吧?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谢谢你容忍了这个流水账的故事,和这个话唠的我。


评论(36)
热度(223)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