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邱乔】说到夏天就是少年

※ @寒山一带伤心碧 点的三题:粢饭糕,一掷千金,时髦值

※既然是流水账所以就不存在烂尾的问题了呢真好_(:з」∠)_

※阿日太太真是卖安利好手,本季度星级员工

※OOC,OOC,OOC,标题无能,私设各种

※我终于可以安心高考了!!【揍





[邱乔]说到夏天就是少年



0

      “诶,怎么今天又少了两人份啊?你们队里又有人回家啦?”

      “没,他们去北京……出差了。”

      “很辛苦啊。给,醋自己加啊,桌上都有。”

      “好,谢谢啊。”

      

      青年张望了一下,拎着近十人份的早餐向人最少的一桌走去。桌边只有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男生,嘴里叼着一块粢饭糕看着墙角电视里的晨间新闻,面前摆着一碗满满的豆浆。他向那人示意了一下,见对方点了点头,便伸长手臂去够长桌那头的醋瓶。


       “……近日退役的兴欣前队长叶修再度复出,担任国家队领队一职……”


       哗啦。

       啪嗒。

       

       乔一帆手一抖,翻倒的醋瓶滴溜溜滚到了桌边,被抬高的桌沿阻滞了半秒决绝地掉下了桌,里面的小半瓶醋一半留在了桌上一半拥抱了这一桌唯一的客人。青年见对方身上洇开一片深色还没来得及道歉,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腰侧也是一阵凉意。他低下头,只见仍旧满满的豆浆碗里露出了粢饭糕的一个角,而对方脸上的惊讶也同自己一般仍未褪去。乔一帆望着对方有些熟悉的脸,不确定地问道:

      

      “你是……邱非?”


       

1       

      轮流买早饭是兴欣还只有陈果、唐柔和叶修三个人的时候就定下的规矩。尽管随着战队成员越来越多,每天买早饭的人都要两手满满当当回来,这一规矩仍然好好保留了下来。兴欣夺冠后的这个夏天,队员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留在这里加练,而这也意味着每天会有一个倒霉鬼得冒着七月杭州的热浪去买十人份的早餐。为了减轻伤害,轮到买早饭的人总会早起一点趁着温度还没上去冲出去完成任务,回来正好赶上其他人起床。一般来说。

       

      陈果和屋子里几个人面面相觑,正琢磨着连老魏都起了怎么一帆还没回来,就听见门口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她走到门口打算搭把手,顺带问问是不是路上碰到什么事了,话到嘴边一抬头却变成了:


      “诶小乔你今天这件衣服略帅啊?上礼拜它好像还不长这样?”

      

      纯黑底色的短袖中间印着圆形的龙纹,其上是竖排的篆体“忠臣”二字,陈果印象里原本空荡的腰侧的地方一道豆浆色的痕迹斜斜喷溅在布面上,如同游戏界面中做了反相效果的血迹一般,堪堪压住龙纹的一角,显出一股肃杀之气。

      ……等等为什么是豆浆色?


      “抱歉,是我一不小心把豆浆溅到一帆前辈身上的。”

      哦原来如此。陈果在心里了然地点了点头,开始研究起随着刚才的话音从乔一帆身后出现的另一个人的衣着。


      艾玛这一套时髦值更高啊。


      浅蓝色的短袖衬衫配上米色的七分裤,让年轻的新嘉世队长整个人都带上了一股夏日暖男的气息,而一片深色自衬衫一边的下摆延伸到休闲裤的整个裤腿上,开始是一片,到了裤子上不知怎的分成了几条暗线,在米色的布面上肆意勾出奇特的图案,最终却又在裤脚的地方汇成了一点,仿佛暗示着人世间的种种际遇,使邱非刚刚树立的暖男形象又平添了几分了神秘与……酸涩。

      啧原来是醋啊。老板娘忧伤地收回了自己的脑补,侧身让出地方让乔一帆和邱非进来,热情地欢迎了礼貌地打招呼的后者,又顺手关上了门。


      ……等等一帆怎么把邱非带回来了?!

      

      看见自家老板娘突然——或者说终于——露出的惊讶交织着疑惑的神情,乔一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刚才在买早点的时候正好碰到邱非,听到叶队要当国家队领队的新闻我们俩都太惊讶了所以就这样了……那陈姐我先带邱非去换衣服啊。”

      “啊?……诶好,快去吧。”总觉得我错过了什么。

      “对了,陈姐你帮邱非也留点早饭吧,他还没怎么吃呢。”

      “啊,不用了,我回去的路上再买就行——”“小邱别客气,留下来吃就行!”到底是什么呢。

      “这……好吧,打扰了。那我先去换衣服。”

      “去吧去吧。诶都过来吃早饭了!小唐你说,邱非跟叶修混那么熟怎么一点也不——诶你怎么一脸惊讶?”

      

      等等。小乔刚刚说什么来着。

      

      “……叶修要当国家队领队?!!!”


2

      听见自家老板娘的惊叫声,上楼梯上到一半的乔一帆一脚踏空,跟在他身后的邱非见状连忙扶住,两人随即交换了一个理解的无奈笑容。


      刚才在早点店里,被这个消息惊得互相替对方换了个造型的两人尴尬地收拾了桌上的残局,匆匆逃离了众人的视线。乔一帆在得知邱非家离这里稍有些距离之后,便提出带对方回仅一街之隔的上林苑先把衣服换了。


     上了二楼,在走过挂着“兴欣吸烟室”、“我和小弟!&谁是你小弟!”、“莫凡&看我真诚的眼睛”几块名牌的房间后,邱非跟着乔一帆走到一扇门前,门牌上规规矩矩地写着“乔一帆&安文逸”。乔一帆推开门,径直走到衣橱前开始翻衣服。

   

       “……不过叶队也真是,一点口风也没透给过我们,陈姐之前因为叶队退役了没法参加世界邀请赛还难过了好几天……啊有了。邱非这套可以吗?我们俩身材应该差不多,你试试看。”乔一帆拿出一件浅绿的短袖和一条牛仔裤,转头却发现邱非正环顾四周打量着自己的宿舍。他笑了笑,“很普通的宿舍吧?邱非你在新嘉世住的是单人宿舍?”


      “没,也是双人。谢谢前辈。”邱非接过衣服,背过身去脱下了衬衫,“但是方锐前辈和沐橙前辈也是国家队队员吧?他们没有提起过吗?”


      “没有,他们俩也是前天刚接到的通知,昨天下午急急忙忙打完包就走了,连完整的队员名单也不知道。……那我穿这件好了。——怎么样邱非?”只弄脏了上衣的乔一帆很快换好了衣服,背对着邱非在床上坐了下来,听着身后悉悉索索的声音。


      “正好。……刚才从店里出来的时候我听见名单里有喻文州队长和黄少天前辈。”


      乔一帆转过头,想了想:“不过,其实国家队队员的名单可以猜挺多出来的,像牧师的话肯定是张新杰前辈吧。——那邱非要不你把脏的衣服给我吧,反正我的也要一起洗,过两天你来拿呗?”


      “不麻烦前辈了,我拿个袋子装一下带回去洗就行,这身衣服我明天就还过来。”


      “不用那么急也可以的。”乔一帆看着面前微微皱着眉、显出抱歉神色的后辈不禁笑出了声,“也行,袋子楼下有,我们先下去吃早饭吧。”

      

      邱非点了点头,拿好自己的衣服先一步走出了房间,身后的乔一帆望着他的背影,稍稍有些出神。


      明明是比自己还要小好几岁的人,肩上却已经要担起一整个队伍。与同辈的宋奇英不同,比起后者天生的性格使然,他那份超乎年龄的稳重更多的是来自身为队长的责任感。想到他刚才在一片忙乱之中也不忘提醒自己拿好给队友带的早饭,乔一帆不自觉地对这位后辈生出了不少好感与叹服。


      走到门口的邱非一转过头,便看见自己的这位前辈嘴角微微勾起,正用着认真而温和的眼神看着自己。注意到他有些疑惑的神情,乔一帆突然反应过来,目光慌乱地望向别处,末了又微红着脸揉了揉鼻尖,不好意思的冲他笑了笑:“抱歉,那个,就是觉得,邱非你好厉害啊。”


      邱非有些讶异地张大了眼,愣了愣,随即露出了一个货真价实的、少年的笑容:“谢谢,一帆前辈。”


3

      夏天的衣服干得格外快,还没到傍晚,邱非就上企鹅敲了敲刚加好友的乔一帆:“前辈,你的衣服已经洗好晾干了,方便的话我现在送过来。”

      

      对面很快来了回复,和他一样的五号宋体,只不过不是黑色而是深灰色:“好,我现在在上林苑,麻烦你啦。”句末的语气词让屏幕上冷冰冰的深灰色带上了一层暖意,邱非的眼前浮现出上午前辈的那个微笑和被发现后的无措神情,不自觉地弯起了嘴角。他把乔一帆的衣服叠好装起来,换了鞋正准备出门时,瞥见镜子里自己的笑容,这才意识到自己心里莫名的喜悦。

      

      我……原来那么高兴吗?



      门铃响起的时候,乔一帆正在给切好的西瓜装盘。也许是因为今天刚刚公布了国家队名单的原因,荣耀上没有暑假里应有的鸡飞狗跳狼奔豕突,聚众斗殴率同比下降了30%左右,连抢BOSS的难度都比往日低了不少。玩家们似乎都把精力发泄在了世界频道上,一个个都在讨论国家队的事情。想想自家大神都握手言和并肩出征去了,各大公会也就勉为其难地在对家抢BOSS的必经之路上少放了几个陷阱。


      正因如此,本来应该在网吧训练室和包子老魏一起当打手的乔一帆被提前放回了上林苑……准备晚饭。按下门铃的邱非只听见一阵拖鞋的啪嗒啪嗒声由远及近,他一抬头,便看见半开的门后乔一帆正探出身来,身上系着围裙。

      

      “邱非你来啦,快进来吧,外面那么热。”见是邱非,乔一帆把门又打开了一些,“拖鞋穿这双吧。——怎么了?”瞧见邱非脸上微妙的表情,他疑惑地问。


      后者默默收回了到嘴边的“我来还个衣服就走”,依言换上那双兴欣红的拖鞋,顿了顿:“……有点惊讶,原来前辈会烧饭啊。”


      “嗯?啊,你说这个啊。”乔一帆低头看了眼身上的围裙,有些害羞地摇了摇手,“不是的,我是怕切菜的时候再把衣服弄脏才穿的,我只是把食材准备一下,掌厨的是莫凡。”


      邱非闻言眨了眨眼,脑内闪现出那个终日与无人墙角为伍的沉默刺客,又仔细端详了一下这件写着“YOOOOOOOOO!!!”的围裙,觉得能一举从挑战赛冲击总冠军的兴欣果然是支深不可测的队伍。


      “对了,前辈你的衣——”“啊对了邱非你等下啊,我去拿个东西就来!随便坐!”“……”


      听着拖鞋声啪嗒啪嗒过去又啪嗒啪嗒过来,刚在沙发上坐定的邱非便看着面前的茶几上多了一盘西瓜和一杯水。


      “外面很热吧?我看你身上都是汗。”乔一帆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在另一张沙发上坐了下来,拿起一片西瓜,“吃吗?老板娘下午刚买的。”


      “谢谢。”邱非从对方手里接过切成三角形的西瓜,等乔一帆也给自己拿了一块,两人一起咬了各自的西瓜一口,不约而同地发出了“好甜!”的感叹。


4      


      于是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啃起了西瓜,一边啃一边自然地聊了起来。


      “哎邱非你平时一直都去那家店吃早饭吗?”

      “平时在嘉世是吃食堂,不过现在夏休在家,离这里近就到这里吃了。这家店开了很多年了,味道没怎么变过。”

      “诶真的啊……我们也是,因为老板娘对这带很熟悉,她说这家店的咸豆花天下第一,所以我们经常在这边买。”

      “嗯。对了前辈,你看了联盟官网上的名单了吗?”

      “看了,没想到居然没有韩队……”


      年轻的职业选手聊天的话题总绕不开荣耀,一聊起来两个人西瓜也不吃了水也不喝了,一路从韩文清谈到了世界邀请赛,从301队的白庶聊到了各个国家不同的比赛风格。


       “说起来,前两天我看了法国的一个——啊抱歉,收个短信。”邱非对乔一帆做了个抱歉的手势摸出手机,刚给屏幕解锁,就听见了隔壁沙发上传来了极快的钢琴声。


       “我请唐姐给我录的野蜂飞舞,”乔一帆向眼神中露出一丝好奇的他解释道,一边瞄了一眼来电显示,“……魏老大?”


       ……魏琛前辈?


       邱非心里一跳,赶忙打开短信,发现果然是在网游里帮忙抢BOSS的自家队员发来的。虽然在夏休期,但新嘉世无论在硬件还是软件都还有许多不足,因此住在家里的邱非每天都得和自家队员带着嘉王朝抢BOSS。本来想着还好衣服就回去接着帮忙的,没想到和乔一帆聊得太欢忘了时间。


       “队长你在哪快来啊!仇恨在我们身上但是兴欣的来了啊啊!打头的是迎风布阵和包子入侵,晓枪和一寸灰暂时没出现,不知道会不会来。急!!坐标XXX,XXX”


       邱非回了个“马上”就收起手机站起身,恰好对面暂时不在斗殴现场的鬼剑士也起身说了句“好我马上。”随即挂断了电话。站着的两个人一人拿着个手机面面相觑,看看对方的手机又看看对方的脸。


       他知道了。

       他知道我知道了。


       “……噗。”最终乔一帆先忍不住笑了起来,“那……看谁跑得快吧!”

       闻言,邱非也笑了起来:“咳,好。那,这就开始啦?”说罢,他和乔一帆对视一眼,彼此的眼神里是满满的笑意。


       没有任何事先的信号,两个少年并肩冲向了门口。


       “……不对呀邱非我还得锁门你不用啊!”“我回家开门也要花时间的前辈!”


5


       结果最后那天的BOSS还是有惊无险地落入了嘉王朝手中。


       邱非满头大汗坐到电脑前操纵着战斗格式跑到指定坐标的时候,仇恨已经快被兴欣拉过去了。一眼瞄见战场外围头顶一寸灰ID的鬼剑士也正急急向战场中心跑来,他心中想着看起来自己的体力还没完全降格到宅男程度,一边毫不含糊地投入了战斗。


      自叶修退役回家以来,兴欣吸烟室的另一位住户魏琛很快取代前者成为各大公会公会长扎小人的对象。尤其是世界邀请赛还从网游里带走了最顶尖的一批大神,于是兴欣公会在魏琛的带领下,以抢材料为一个中心,猥琐的风格和嘲讽的语言为两个基本点,硬生生在众人的集火之下让公会仓库的藏品数翻了一倍多。


      不过这一次,因为嘉王朝开怪开得早,兴欣来的时候仇恨已经基本稳定在他们身上,加上中途战斗格式的参与,结果并无太大悬念。眼见大势已定,兴欣的队伍中一个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无法模仿的猥琐气质的术士大手一挥,言语之中颇有几分一掷千金的壕气:

     

       “这个BOSS勉为其难就赏给他们了,咱不缺这一两个。孩儿们和老夫退吧!”


       “他们怎么能把撤退搞得像班师回朝一样……”听见身边队员的吐槽,成功给了BOSS最后一击的邱非视角一转,认真的说:“这也是一种本事,如果有必要的话,你们也可以学学看。”

       “……队长你觉得你一个正直画风的带着一队猥琐风的这合适吗?不然你和我们同步一下?”

       “……兴欣队里也有像乔一帆前辈这样的。”

       “但是队长是决定整个战队方向的吧?”

       “有人QQ上敲我。”

       “哎队长别跑啊!”


       邱非没跑,真的有人找他。他点开右下角一跳一跳的Q版鬼剑头像,对话框里一行深灰色的字:

       

       “看起来这次我们俩不分胜负呀^_^”

       “嗯,下次再比。”

       “好。对了邱非,你一回家就开空调了吗?”

       “没,急着上游戏没来得及。怎么了?”

       “满头大汗的吹空调容易感冒。因为网吧里空调很足,还好老板娘提醒我一声,否则我就要躺啦。猜你家里没人,所以和你说一声。没有就最好啦。”

       “嗯,谢谢前辈。”


       看着屏幕上乔一帆关心的话语,心情好得莫名的邱非突然生出了一股孩子气的冲动。他回到荣耀界面,一把抓住正大着胆子在待机的战斗格式身上戳戳戳的队员。


       “妈呀队长!不不不我只是在看你是不是真的遁了没有想趁机干啥的意思!”

       “JJC,三局两胜。”

       “诶啥?”

       “我赢了的话全队加练垃圾话,我去联系魏琛前辈。我输了的话全队加练,夏休提前结束。”

       “咿诶诶诶诶诶诶诶诶!!!?为什么!!!队长你认真的?!!”

       “开玩笑的。”

       “……”


       年轻的队长侧头望向窗外,隐约能瞧见远处的上林苑。天光西落,坡顶上斜斜染上了夕阳的暖橙色。也许有一个笑得温和的青年正做着手操,和三五个队友在晚霞里慢慢回家。


       要不要去买个西瓜回来吃呢。


      

6


      少年的友谊总是建立的特别快。短短几天时间,邱非已经和乔一帆以及兴欣的大家混得很熟。得知邱非如今一个人在家,陈果热情地邀请他去上林苑和大家一起看荣耀世界邀请赛。


      一寸灰:邱非那你今天过来吃完晚饭一起看开幕式吧。

      战斗格式:好。一帆你要带点什么东西来吗?

      一寸灰:嗯……盐水棒冰吃完了。

      战斗格式:知道了。


      邱非又看了一眼他和乔一帆的聊天记录,收起手机按下了门铃,手里的购物袋贴在他腿上一阵凉意。

      啪嗒啪嗒啪嗒。

   


      END



=================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么么哒。

评论(19)
热度(121)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