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叶蓝/邱乔】万千世界

※十二个平行世界的故事,各种世界观混杂

※想试试纯对话的表达力有多强,……反正我写完了自己觉得好乱_(:з」∠)_

※OOCs,各种拿捏不准,求放过

(基本)全部HE,希望每个世界的你们都好好在一起呀!

※本打算每个段子六行之内搞定……我真是太甜了_(:з」∠)_结果每个段子都构思了比较完整的人设和背景……鸿篇巨著x12【并不

※那,开始咯?   @寒山一带伤心碧 

 

 

 

 

 

[叶蓝/邱乔]万千世界

 


 

一月:断桥残雪


“啊……真的好漂亮啊,冬天的西湖。”

“那是,我就猜你们现在的小青年喜欢这种文艺款的,一点都不实用,啧啧。”

“……哪里文艺啦?!而且你比我大很多吗?!为什么一副‘世风日下’的长辈脸啊!”

“哎,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啊。你说你一逗就跳,对得起这么安详的风景,对得起你的账号卡么?”

“不我确定‘安详’这个词不是这么用的。……还有这和我的账号卡有什么关系?”

“嗯?你的账号卡不就是跟着断桥春雪取的名么?”

“……”

“噢,现在是冬天,不好意思忘了。那敢情这个是叫断桥冬雪啊?”

“……这叫断桥残雪。你真的在杭州待了十年么……嘶——好冷。诶你干嘛——”

“啧手那么冰你不早说。再说了,就算待了十年,我一个大老爷们儿平时哪会跑到西湖边上来吹冷风啊?一般不都是小情侣才会来的么。”

“……!!”

“哎小蓝你脸红什么,我们不就是情侣么。要不然……叫‘相好’?”

“……滚!”




二月:爆竹声声


“小唐你去把地窖里那坛屠苏拿出来——诶来了来了!叶修你不干活就去开门,没看见我们都腾不出手来吗!”

“老板娘你没见我在帮你们试毒么,哎那个谁!哦一帆已经去了,正好。”

“试你个头!把筷子给我放下!——邱捕快你来啦!”

“阿非你快进来,外面很冷吧?”

“没事,也没那么冷……诶一帆你真的不用帮我拍雪了,小心冷。陈老板晚上好,今年也叨扰了。……师父你别偷吃了。”

“我不要紧的……阿非你别这样看着我。好啦我知道了,那,我去帮你倒碗热水。”

“啧,小邱你这是要饿死为师啊,说好的师徒爱呢。”

“一帆昨天不是给师父你做了不少艾窝窝么?师父你还揣在兜里吧?”

“阿非来,快喝点水。——啊,前辈是……觉得不好吃么?那我下次再改改……”

“哎,小乔别!我可没说不好吃,别想太多啊你。那啥,我就是一馋想吃松鼠桂鱼了呗……行行我不吃了。”

“师傅你真是……一帆,那个,艾窝窝还有多的么?”

“……啊?哦,有是有,不过阿非你不是不怎么喜欢的么……”

“……你做的比较合我口味。”

“真、真的么?那你等等,我去帮你拿!”


“啧啧,小邱你也长大了啊,为师我真是欣慰。诶不过小乔好像还没懂你的——”“陈老板,师父说他马上去厨房帮忙。”

“……嘿你小子!”




三月:冰霜初融


“哎我说,小蓝啊,我们进来多久了你知道不?”

“差不多一个月?这里一直都是冬天,时间感都不准了。”

“我也觉得……我到现在还是有点不敢相信,纳尼亚这种地方居然真的存在。蓝河哥以前没注意过那个衣橱吗?”

“没有啊……我也就比你们仨早到半个月而已。而且每天都跟着文州哥上课、和黄少学剑,还没来得及把宅子好好逛一遍呢。要不是叶修手欠把门板给砸了,我都快忘了那间空房间的存在了。”

“诶小蓝怎么说话呢?怎么叫手欠呢?那不是少天和文州出门前说空房间钥匙弄丢了,我闲的……咳,好心帮他开门么。”

“要点脸!你见过谁开门是把伞直接往锁上面捅的!”

“咳,我那时手一滑调错千机伞的模式了……嗯?小邱?”

“叶前辈,我觉得好像到了。”

“嗯,应该是。这河还真宽……这冰够不够厚啊?等着我戳戳看……啊。”



“……叶修!!你用了多大力?!冰都裂到河对面了啊!”

“这次真和我没关系!小乔小邱你们往后退点!”

“我信你才有鬼!都裂到瀑布上了啊啊啊!”

“……啊!蓝河前辈,我想起来了,这是——”“一帆当心!”



“咳咳……阿非?阿非你没事吧?!”

“嘶……我没事,前辈用千机伞把砸下来的冰块挡住了。”

“哎哟差点把伞给砸坏。——你们都没事吧?那行,小乔你刚刚说你想到啥了?”

“嗯?……哦就是,之前那个圣诞老人不是安慰我们说冬天就要过去了么。这虽然是好事,但是也意味着冰就要融化了吧?”

“我就说我戳的时候没用什么力……话说那哪是安慰啊,配上那黑面神一样的脸整个就一恐吓好么……哎哟你打我干嘛。”

“能不能好好抓重点了!……那也就是说,短时间内不可能结冰了是吧。也不知道追兵什么时候会来,得想个办法过河啊……”

“……叶前辈。我有个主意。”

“小邱你说。……你为什么盯着我的千机伞?”

“前辈你的伞……能不能倒过来当船用?”

“……”

“……”

“喂喂小乔小蓝你们莫非觉得这个主意很靠谱吗……再厉害它也只是把伞啊?!怎么可能装得下四个人!”

“叶修哥,这种事……”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艾玛小蓝松手!”




四月:别君去兮


“一帆。”

“阿非你来啦。”

“我给你带了醋鱼。”

“啊,谢谢。话说这个原来是你爱吃的呢……我本来明明不喜欢鱼的。”

“我马上就得回去。”

“诶,有急事么?”

“云帆学校今天开家长会。”

“哦,那是不能迟到,一模……是吧?”

“其实这次我不是很想去,反正云帆直推已经拿了。”

“别呀……女儿从小成绩好你也别偷懒呀。你原来可不这样。”

“虽然过两天放假的时候会带着云帆一起来。”

“啊,已经快到清明了么?”

“但我还是想趁着今天先一个人来看看你。”

“……阿非。”

“一帆。”

“这么多年……辛苦你了。”

“我爱你。”

“我爱你。”




五月:朝朝暮暮


“……阿非?”

“领带歪了。”

“啊,谢谢。对了,这两天英杰带队过来比赛,正好王杰希前辈出差到这里,今天晚上我就和他们出去吃了。”

“知道了,一帆你别太晚回来。”

“嗯,不会很晚的。那我今天早点回来帮你做好晚饭再走,想吃什么?”

“嗯……醋鱼。”

“好。还有,下星期叶前辈和博远哥生日,星期五晚上一起去买礼物?”

“好。——外面在下雨,先合撑我那把大伞吧。等下了地铁你再撑你那把小的。”

“哦好,你等我把朝东的窗关了,省得雨飘进来。——行了,走吧。”




六月:梅子黄时


“叶修你快点,一帆和阿非还在家里等着呢。真当散步啊你?”

“急什么,他们两个也不小了。”

“但他们俩是木灵啊!这种黄梅天他们待着很难过的。”

“小蓝你不也是湘妃竹化形的?”

“那不一样,我身边有你在。”

“……你说啥?”

“我身边有你在啊,就不那么难过了。……你盯着我干嘛?”

“小蓝你原来那么喜欢哥……我有点感动。”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因为湛卢剑位列仙班,所以你身上有仙界的清气,待在你身边能挡掉很多梅雨天的潮气。”

“合着我就是抽湿器啊?”

“哎对……咳,也不完全是。”

“蓝河啊……我的心可是受伤了啊。”

“叶修你真烦。……这样行了吧。”

“……小蓝你脸红了。”

“要你管!快走快走!”

“好嘞~”




七月:乘风破浪


“二副,罗盘和风向仪都失灵了!”

“别慌,我知道了。——一帆,情况怎么样?”

“……是的,阁下是否能为我们指一条明路呢?很抱歉擅闯了您的海域,但我想您的胸怀应该容得下我们这群不速之客……把我们从您这里取走的留下?抱歉,我们正是为此而来的,所以恕我们不能应许……等——!”

“一帆!”

“痛痛痛……啊,阿非谢谢你。罗盘是不是失灵了?”

“是,风向仪也是。外面云层很厚,但一点风浪都没有,船走不了了。这是灵柩海的主人弄的?”

“对。抱歉,和它谈崩了……这里的塞壬真凶残,冲我唱了那么久的歌不说,和她们主人一言不合就把我的水魂往外扔……”

“那,接下来它要做什么?”

“……啊!阿非,快让大家把帆收起来!它准备用风暴把我们的船掀翻,现在没有动静是在蓄力!你去找叶前辈,我得再去和它谈一次——”

“不行,连续让水魂离体对你的身体负担太大了。”

“但是这风浪——!”

“哎哟我说午睡到一半怎么没风了,闷醒了都。”

“船长!”

“小乔啊,水里那货怎么说的?”

“……抱歉我搞砸了,它破坏了整片海的磁场,正准备掀起风暴把船掀翻!”

“那,前辈,我先让他们把帆收起来——”

“不用了不用了,哎包子!去把所有的帆都升起来!”

“好的老大!”

“船长?!”

“小邱,你陪小乔稍微恢复一下,两个人待会儿一起过来帮忙啊。”

“前辈你……要掌舵吗?”

“那是,这世上就没有哥走不出的海。水里那货也真小气,不就二十颗鲛人珠和十匹鲛鮹么,东西上了哥的船就没有再下去的道理。行了,记得待会儿过来啊,我先过去了。”

“好。——一帆?还在头痛?”

“嗯,还有一点。——阿非?”

“在我肩上靠一会儿吧。待会儿还要和它斗一场呢。”

“……嗯,谢谢。”




八月:流火凉夏


“‘从前,在广袤的的北方荒原上,有一座被神庇佑的王国。在英明的国王的统治下,百姓们过着富足的生活……’”


“国王,蓝雨国的喻文州国王已经到了。”

“我知道了。”

“还有……他们的骑士团团长说……”

“少天说的话听过就可以忘记了,不必转告了,你下去去接待其他人吧。”


“‘……只是谁也不知道,’——叶修你不黑我黄少会死啊?!——‘王国的大王子天生就有着控制冰雪的能力……’”


“叶修哥,蓝河哥,阿非在吗?”

“哟一帆你衣服换好啦?很帅嘛小王子。”


“‘……这种能力既美丽又可怕,一个不慎便会伤害到自己与身边的至爱……’”


“真的?谢谢叶修哥!啊,那个……”

“哦你在找邱非是吧?他刚刚过来催了我和小蓝一次就去换衣服了,你过来的路上没碰到他?”


“‘……可是有天不幸还是发生了……’”


“诶?!没有啊……那我回去找他。我想和他再过一遍流程……”


“‘……一直生活在恐惧下的大王子魔法失控,挥出的冰凌刺进了弟弟的心脏……’——一帆你别紧张呀,只是个成人礼而已。”


“但是……这是阿非很重要的一天,我怕我一紧张搞砸了——”“不会的。”

“阿非!我刚刚想找你——啊……”

“怎么了?”

“没,就是觉得你穿着这身衣服真帅啊。”

“……一帆也是,很帅气。对了一帆。”

“嗯?”


“‘……只有真爱的行为才能拯救奄奄一息的小王子……’”


“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自己,有你在,我的成人礼一定会很圆满。”

“……好。”


“‘……最终,大王子的眼泪融化了弟弟心中的坚冰,也解救了陷于冰封的王国……’——行了!大纲写完了!”


“啧啧堂堂的一国之后居然要靠写童话补贴家用……小蓝啊我记得我们还有点存款的啊?”

“别提了,成人礼的预算算错了,我只好挪了一部分存款过去……还好城堡里的制冷有阿非担着,不然这八月份的我们没钱开空调死定了。”

“说到这个正好,哎邱非啊,弄个刨冰出来呗?有点饿了。”

“……就一小杯,成人礼马上开始了。两位快点吧。”

“哦来了来了!叶修,给我也吃一口!……赞!阿非出品的就是有保障。哎你们说,为什么小孩子都喜欢听跌宕起伏的故事啊?”

“蓝河哥你是说你写的那个?——啊,真的好好吃。”

“是啊,又是哥哥伤弟弟,又是弟弟找哥哥的,多心累啊。我本来直接把我们家的故事写给编辑,结果被他退回来了,说太平淡!只好改成这个……”

“哎这也就骗骗小孩了。邱非哪会手滑伤到一帆……十岁那次,记得不?他宁可把自己冻在湖里也不让一帆掉进去,吓死我了。”

“……咳。一帆,我们快走吧,不然要迟到了。”




九月:眠龙勿扰


“……总觉得意外地很实用,不像一般的校训,有点好奇它的渊源呢。”

“我也不清楚。不过罗辑不是去图书馆借了《霍格沃茨,一段校史》来看么,那上面也没写?”

“啊,对哦!我都忘了……”

“待会儿吃午饭的时候问问他吧。”

“嗯。如果我忘了的话,麻烦邱非你提醒我一下可以吗?我还挺在意的。”

“行,我帮你记着。——啊,院长好。”

“哟,这不是小邱和小乔嘛。去上什么课啊?”

“魔药课。”

“大眼的课啊,挺好。诶看着点包子让他别再乱配药了啊!上次把罗辑给伤到了是吧?”

“啊,是。不过现在包子挺小心的,在试特别奇怪的配方之前会问问罗辑。”

“……真是挺大的进步啊。行了,你们去吧。——诶小蓝等等!”

“……教授你又想干嘛,我没记错的话我和你应该不顺路吧,不会帮你拿东西的。啊,乔一帆和邱非是吧?你们好呀。”

“啧啧啧急着去上话唠的课?正好我一天没槽他了有点无聊,来来来和你一起去,这样就顺路了吧?”

“滚滚滚!”

“……一帆,我们走吧,要迟到了。”

“……好。那个……级长,院长,我们先走了。”



“蓝河级长和院长的关系真好呢。”

“嗯。”

“啊话说回来,邱非你……刚才叫我一帆来着?”

“啊……顺口就。你如果不愿意的话……抱歉。”

“没有没有!我很高兴啊,因为一开始觉得邱非是个很严肃的人呢。那,不介意的话,我叫你阿非好吗?”

“……好。”



“——最后一次!真的是最后一次!就这么点东西还要学生帮忙教授你好意思么!——诶邱非笑得好开心啊……明明只认识了半个月不到,他和乔一帆关系还真好呢。”

“这就是青春啊,原来老蓝你的心已经衰老到无法理解了么,真悲哀啧啧。……诶诶别往我身上扔啊!”




十月:开始之前


“请进。哟,这不是小邱非吗,你好呀~”

“沐橙前辈好,各位前辈好。”

“哎呀打招呼别那么一板一眼的嘛,年轻人要有点活力!看看人家小卢!”

“这……我尽量。”

“……其实我有时在想你真的是叶修带出来的么,怎么一点不像他那么没下限。小乔也是,明明是叶修领的路,怎么那么乖呢。”

“嗯?沐橙姐你叫我?……啊,邱队好,刚才在听音乐,没听见你进来,不好意思啊。”

“没什么,我就是在比赛前过来和各位前辈打个招呼,乔前辈不必道歉的。”

“那个,邱队不必叫我前辈的,我也没比你大几岁,叫我一帆就好啦。”

“这……不太好。叫一帆前辈可以吗?”

“好呀,如果邱队你不习惯叫名字的话。”

“那,一帆前辈,不介意的话,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

“诶?嗯……也对,那我以后直接叫你邱非?”

“好。”

“……妈呀……老叶那心脏的究竟是怎么带了你们两个这么正经的后辈出来……”

“+1。不过方锐你别说,老林这么一个谦谦君子,不也带出了你这个猥琐大师?他只是打荣耀的时候战术猥琐一下,你那可是发自自内心的猥琐啊。”

“苏妹子我这不是接了你的话头么,你非要黑我一把干什么……能不能好好当伙伴了!”

“嘻嘻,这可是你说的不能当伙伴了啊!那行,小邱你看好,待会儿团队赛我们第一个把他扔出来,你们集火他就行了啊!”

“……咳。那,各位前辈,我先回去了。”

“哎好,待会儿场上见啊~”



“行了,我们差不多也该上场了。……一帆?”

“啊马上!……好了!我刚刚加了一下邱非的好友。”

“嗯?你们不是有那个新生代的群的吗?夏休的时候没加?”

“呃,之前忘记了……”

“挺好的。你们俩脾气都好,又是同辈,交流起来更轻松。而且我们两队同城,有空可以面对面切磋嘛~”

“嗯,我也觉得,如果能成为好朋友就好了。”

“肯定可以的啦。行了,走吧!”




十一月:江湖夜雨


“邱少侠!邱少侠请留步!”

“……乔大夫?”

“啊,我不是大夫……我只是略通岐黄罢了,小安才是兴欣堂正经的大夫。”

“但前几日邱某是赖乔前辈的医术才死里逃生。此等恩情,邱某来日必将相报。”

“我就是要和邱少侠说这事。邱少侠现在的伤势虽有所恢复,但仍需静养,不然——”

“不碍事。邱某身有要事,不得不先走一步。”

“等等!还是再修养两天……!”

“邱某谢过乔前辈好意,只是灭门之仇一日不报,我心下便一日不安。失礼了。”

“……啧,邱少侠这是你逼我的!”

“……!你……!”

“抱歉,邱少侠莫要怪我,在下着实是别无他法才出此下策。这暗器上涂了麻醉药,能让你再沉睡三到五日。在此期间,还是在兴欣堂好生休息吧。”

“乔……一帆……”



“小安,他怎么样?”

“没什么大碍,照着这势头,不出半月便可完全康复。”

“太好了。谢谢,你先回去吧,我再守一会儿。”

“好。”



“……抱歉啊邱少侠,我实在是不想再看到有人为了前仇丢了性命了。……只要命还在,一切都好说啊……”




十二月:殊途同归


“小蓝啊,刚才QQ上少天和我说——小蓝?……啧,又去了么。……看起来今年也没法一起跨年了啊。”



“这、这里是哪里?!呜……”

“你是……小蓝?!!……许博远?”

“呜……嗯?叔叔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这里是哪里?”

“啧还真是啊……等着,叔……叔给你拿衣服。……哎对了,你今年几岁?”

“六、六岁。叔叔你——”“别叫我叔叔,听着怪难过的。叫我名字吧,叶修。”

“叶修……叔叔?”

“……叔叔就叔叔吧。比你大三十也该是叔叔了。——来,把衣服套上,我告诉你这是怎么回事。”



“叶秋大神好,我是蓝雨网游部的许博远,在读大三。……第十区的ID是蓝河。”

“哦,小蓝啊!……哎我是不是以前在哪里见过你?”

“嗯?应该没有吧……诶?我好像也……抱歉,叶神你有没有亲戚叫……叶修的?”

“嗯?!”



“卧槽怎么穿到人家院子里来了……这要是被看到了——”

“——大哥哥你,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变态?!——叶秋你别过来!”

“!!不这是误会!小朋友你听我解释!……叶修?!天啊你几岁?!”

“诶?十岁……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名字!……你是专门盯上我们家的变态么?!”

“……很好至少我确定了你真的是那个叶修……不行好想打人……咳,我会解释的,但首先……叶公子,您能不能屈尊给我拿一套衣服?”



“……叶修!”

“哎哟小蓝你这次这么快就回来啦。来,快把衣服穿上。本来哥还担心今年又只能一个人跨年了……小蓝你怎么了?遇见谁了?”

“叶修!你听我说!我……我不会再消失了!”

“……真的?!你怎么知道的?!”

“我刚刚遇见了七十岁的我,他说,我二十九岁跨年的这次穿越是他印象里最后一次!所以,唔——!”



“哈……呼……叶、叶修……”

“小蓝,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真好,以后每一年的新年,都能准时对你说这句话了。”


END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爱你哟。

 

我来补设定啦!

一月:原著背景

二月:兴欣客栈设定,屠苏是古代春节喝的酒,艾窝窝是北京特色小吃,春节前后上市(from度娘)……我知道松鼠桂鱼是苏州特色不是杭州特色但是顺手就……

三月:纳尼亚传奇设定,用了原著里过河时正好遇上化冰的那一段,私设韩.圣诞老人.文清(要死啊你

四月:原著背景,邱乔领养一女邱云帆,之后小乔意外身亡

五月:原著背景,叶蓝邱乔的日常

六月:现代背景的志怪,湛卢叶修和湘妃竹蓝河捡了邱乔了两棵草回家(不

七月:加勒比海盗设定,船长叶修,二副邱非,小乔是能让水魂离体到海里去的水族谈判专家……吧。……话说这艘船莫非要叫兴欣号!?

八月:Frozen设定,活得好好的国王叶修和王后蓝河,以及领养的邱乔两位王子,邱非的能力一般用来制冷、做冷饮,有着雕冰雕的爱好(what),以及我实在觉得邱乔管叶蓝叫爹妈太怪了,所以还是叫哥哥吧。

九月:HP设定,四人同属格兰芬多,标题就是邱乔在讨论的霍格沃茨校训,据罗琳自己说想搞一个实用的校训(太实用了这也

十月:原著背景,兴欣vs新嘉世,还不熟悉的邱乔两人

十一月:武侠设定,……具体还没想好(wait)

十二月:微妙的原著背景的时间旅行者设定,段子里的顺序是:叶32蓝29---叶36蓝6---叶24蓝21(非穿越的初见)---叶10蓝24---叶32蓝29(接开头)

 

……妈呀好累(躺

 

评论(8)
热度(56)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