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风休住。

【叶蓝】今日绑定道具特惠:白桃味

※合志的稿!

※其实和之前三篇特惠不是同一个世界观

※但也可以当做同一个(?

=======


【叶蓝】今日绑定道具特惠:白桃味

  

01.

小组赛最后一场复盘完毕,喻文州合上笔记本。

“——下一场比赛在两天后,今天大家可以稍作休息,调整状态。”

闻言,会议室里正襟危坐的国家队众人纷纷放松下来,一个个没了正形。

黄少天往后跌进会议椅椅背,双臂摊开,双脚一蹬,在地上画出个半圆,实力演绎飘浮的海星。

“完了,中饭没吃饱,复盘复得我头晕。”他脖子后仰,脑袋倒转一百八十度,眼巴巴望着一屋子的队友,“哪位朋友好心分我点吃的啊——我靠老叶你跑什么!没有就没有,本剑圣难道还会来抢吗!”

方锐凑到苏沐橙身边,大声耳语:“肯定会啊!”

“猥琐方你港咩?!”

 

叶修早在喻文州宣布休息时就急忙起身,眼下已经快走到门口,闻言无奈转身,从兜里摸出包皱皱巴巴的香烟朝黄少天挥了挥:

“谁跑了,我去吸烟室。”

就在这当口,喻文州淡定插话:“少天,老王不是给你一包水果糖么,我记得你扔包里了。”

“哦对哦!”黄少天一个鲤鱼打挺起身,飞速从脚边背包里刨出一小袋包装精致的糖果,撕开个口,挑出颗黄色包装的拆开扔嘴里。

“诶味道不错啊,”他干脆把包装彻底扯开,将各色糖果倒到桌上,示意众人来拿,“我还以为大眼会送我奇奇怪怪的东西呢——哎老叶你别抽烟了,再抽肺都跟心一样脏了,拿颗糖去压压烟瘾,来,送你个少女粉!”

叶修抬手抓住黄少天丢过来的糖,仔细一看包装,原来是白桃口味。

“这次我站少天啊。”苏沐橙挑了颗草莓味的,朝叶修鼓了鼓脸颊,“你是该少抽点了。”

叶修好笑地摇摇头,回转脚步复又坐下,拆开糖果:“行吧,谢了少天大大。”

 

王杰希随手摸了个青柠味的,斜睨黄少天一眼:“你想吃奇怪的是吧?安排上了,下次送你比比多味豆。”

“不愧是霍格沃茨留学生哈哈哈哈!”

方锐边笑边伸手,哪知被人半途拦下,抬头对上黄少天记仇的微笑,手里被塞了个什么,低头一看:“要命啊怎么连榴莲味的都有?!”

他身边周泽楷怜悯地拍拍他,挑了颗米白色包装的,是白甜瓜味。楚云秀好奇地探头看了看他的,又低头瞧瞧自己手里的山竹口味,惊讶道:“这水果糖味道好多啊,有些还蛮少见的诶。”

黄少天扫一圈众人手里的糖:“还真是,连重复的都没有。”

他拿起最外面的包装袋:“我看看这糖叫什么……‘水果捞’?怎么连牌子都没有,大眼你哪买的三无产品。诶等等——”

一颗糖从包装袋深处滑落,被他及时接住。

“咦,这里还有颗白桃的,”黄少天把粉色包装的糖果捻在指尖,意外道,“唯一一颗味道重复的。还有谁要吃?”

在座14人,这包糖恰好15粒,众人纷纷表示无意与领队同志分享少女心,叶修无奈,正要接过,会议室的门响了起来。

 

来人是个清爽青年,从门后探出半个脑袋:“不好意思,打扰各位大神了,组委会那边临时下发新材料,需要喻队尽快看一下。”

喻文州点点头,请对方进来。

黄少天看清对方面孔,“哎”了一声:“你是不是我们蓝雨的……”

喻文州接过材料,提醒他:“网游部的小许,训练营待过。”

“哦对!”黄少天一合掌,手里响起包装的嘶啦声。他低头一看,“哎正好,吃不吃水果糖?白桃味的。”

青年眼里一亮:“啊好,谢谢黄少!”

他接过糖,朝众人礼貌点头离开,一众大龄儿童复又鸡飞狗跳起来。

 

没闹三分钟,一人霍然起身,吓了大家一跳。

“我去老叶你干嘛!”黄少天喊了一句,见叶修神色古怪,捂住胃匆忙往屋外走,动作有些别扭,扬起眉关怀道,“你吃坏东西了?——大眼你这不会真是三无产品吧!”

王杰希皱眉道:“怎么可——”

话说到一半,他仿佛想起什么微睁大眼,从桌上抓过水果糖包装袋,翻到背面。

那边叶修闻言摆摆手,眉头紧皱:“不是,我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拽我。”

仔细一看,他的动作确实像腰腹部绑了根无形的绳子,被人拽着往前。

这突然的异变让众人陷入迷惑的沉默,眼见他快被拖出屋子,门边的张佳乐一把抓住他手臂:“哎我去这力气够大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拽——你……”

会议室大门被用力推开,一个人影跌跌撞撞走进来,在快撞上叶修时忽然停住脚步,弯下身揉着腰腹轻呼一声。与此同时,张佳乐感到手上那股拉力倏地消失无踪。

那人直起身,一脸迷茫,正是刚才送材料的青年。他与众人面面相觑,和面前的叶修交换一个讶异的眼神。

叶修沉默片刻,毫无预兆地后退两步。

青年猝不及防地往前一跌,被有所预料的叶修扶住。

 

全场一片死寂。

就在这时,王杰希清了清嗓子。

“抱歉,我可能把普通的水果糖和有特殊效果的带混了。”

方锐缓慢转头,颤巍巍地问他:“……你真是霍格沃茨留学生啊?”

 

 

02.

许博远觉得自己今天真是惊喜不断。

先是在送材料时与国家队众人近距离接触,更得到偶像亲手赠糖,没过几分钟又和叶修大神锁了(字面含义),最后还得知了“王杰希是霍格沃茨留学生”这种劲爆八卦!

王杰希:“我不是。”

 

他揉揉额头,一幅牙痛的表情:“这是我在霍格沃茨留学的亲戚送我的纪念品,是我疏忽了……但这包装背面都写着食用警告呢,黄少天你怎么也不看一眼。”

黄少天一脸问号:“谁吃个糖还看说明书啊?去年双十一大促我看折扣规则已经看够了好吗!”

“嗨嗨,”叶修拍两下手,“双十一的事儿少天你等会儿上QQ和我们队罗辑讨论去,他做了个长达三页的表格呢。有没有人关心一下我和这位无辜被牵连的小许同志啊?”

喻文州及时接话:“确实,眼下要紧的是搞清这个糖的效果和持续时间。老王?”

王杰希拿起包装袋递给叶修:“这是恶作剧水果糖,同一包里同一口味的糖之间相互吸引,在食用者身上体现出来就是他们彼此间隔不能超过一定距离,维持时间24小时,间隔距离以最后一个食用者的四位生日为准,第一位后取小数点,单位是米。”

众人消化了一会儿,叶修转头问许博远:“你生日啥时候?”

许博远愣愣答:“……12月14号。”

王杰希轻舒一口气:“那就是1.214米。你们运气不错,能保持在一米以上,要是换成老叶后吃糖,间隔就必须保持在半米以内了。不好意思,麻烦你们坚持一天。”

许博远眨眨眼,转头和叶修对视片刻。

“呃……要不我先自我介绍一下?”

 

许博远听见耳边开门声,仰头一看,是叶修从吸烟室里出来了。

“不好意思啊,这烟一时半会儿是真戒不掉。”

许博远站起身,大方摆手:“没事,反正我也就是坐着休息。那叶神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叶修看看钟:“到饭点了,去吃饭呗。”

许博远干脆点头,两人起身朝酒店的自助餐厅走去。一米二的距离不近不远,卡着这长度反而显得古怪,两人干脆并肩前行。

“哎话说,你刚才自我介绍时候好像没说账号卡是啥啊。”叶修随意道,“蓝雨网游部……应该是蓝溪阁的高手吧?跟我打过没?”

许博远步子一顿,眼角抽了抽,开口时带上了一丝咬牙切齿:“全网游部谁没被你打过啊!”

“哟,小同志怨气那么大呢,我说的可是跟我打,不是被我打。”叶修意外地看他一眼,不以为意,反而露出点笑,“冤有头债有主,报个名字来听听?”

许博远踌躇片刻,磨了磨牙,自暴自弃道:“蓝桥春雪——叶神你肯定不记得了,但我可被你坑了好多次啊!”

叶修一愣,皱眉回忆:“蓝桥春雪我有印象……你是不是认识蓝溪阁一个叫蓝河的?”

许博远只觉这对话熟悉得让人生气:“就是我!蓝桥春雪和蓝河都是我啦!”

“哦哦哦,”叶修这下真的想起来了,“小蓝嘛,粉少天的剑客,我记得的,跟你做生意爽快,印象挺深的。”

蓝河闻言,一时有点惊讶触动,但细细品来,心情又很复杂——叶修眼里的生意对其他公会来说基本都是剥削,说他做生意爽快不就等于说他上赶着交赎金么!

“并不想这样被你记住好吗叶神,”他无奈道,“第十区对我们来说可是一段血泪史啊。”

叶修笑道:“瞧你这话说的,那段时间我又哪儿轻松过了。”

他回想起最初在兴欣网吧做网管的那段时光,难得生出点感慨,摇摇头。

“你想想,我那时候刷个副本,刷到一半还要被客人叫过去送可乐,有人买烟我还得一个个给他报价钱,这经历够难得吧?”

蓝河睁大眼看他,一脸惊讶。

和其他人一样,蓝河只从挑战赛后的新闻报道里窥见过那段生活的一角,觉得不可思议,此时听叶修云淡风轻地讲起当年的窘迫细节,只觉得报道里的铅字一下变得鲜活起来,才猛然意识到了面前这人的强大之处。

“那还真是好不容易啊……叶神你确实辛苦。”他发自内心地感叹。

叶修挑眉瞥他一眼,对上蓝河疑惑的目光,摇头咧嘴一笑:“所以我没办法,只好盛情邀请各位会长同志陪我一起辛苦了呗。”

蓝河决定收回刚才的感动,翻了个硕大的白眼。

见到他的直率反应,叶修笑意更深,觉得这小朋友真挺有意思的。

 

谈话间,两人走进餐厅,因为白桃糖果的缘故,只能在取餐区慢吞吞地并肩行进,等彼此拿自己想吃的东西。

“唉说实在的,西式自助吃两天就腻了,”蓝河拿着个托盘愁眉苦脸,“看来看去就那么几样。”

叶修被大排档盒饭和各色泡面虐待惯了,闻言笑他:“你这是被你们蓝雨食堂宠坏了吧?”

蓝河一脸得意:“那当然,蓝雨食堂可是联盟第一!”

“这倒是真的,”叶修赞同道,“那天我们老板还说兴欣食堂要以蓝雨为目标来着。”

“对哦,兴欣还有很多基础设施没完善是么?”

“可不是嘛,白手起家,一穷二白,只能薅其他俱乐部的羊毛、拔其他青训营的萝卜苗。”

蓝河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注意素质啊叶神!”

他回想往事,不禁悲从中来:“你在第十区还挖过我们的人呢!”

叶修往自己盘子里夹了块肉,又给蓝河也夹了一块:“这个还行,吃起来跟红烧肉有点像——那怎么能叫挖呢,人家自愿投奔过来的嘛。”

蓝河愤愤地道了声谢。

“再说了,”叶修看蓝河嫌弃地夹了几个土豆,笑道,“我那时候人手不够没办法么,还得劳动蓝会长亲自帮我打理小白。”

蓝河一愣,转头瞥见几个中国队的随行同事也进了餐厅,赶忙示意叶修小点声:“叶神!这事传出去我没法混了!”

“哦哦,刚没看见。”叶修望见蓝河同事,从善如流地换了个话题。

 

吃完晚饭,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今晚住在叶修房里,蓝河偷摸带着叶修回自己房间拿了换洗衣物,趁着被同事发现前迅速离开。两人乘电梯来到国家队队员所住的楼层,提示音响起时,蓝河脑中灵光一现。

“叶神。”他语气认真,引得叶修回头看他。

“怎么了小蓝?”

蓝河面无表情地伸出手,压下上扬的嘴角。

“说到打理小白,你还欠我五天工资呢。”

 

 

03.

一米二这个距离说短不短,但说长也绝对不长,叶修和蓝河尝试半天,最后只好一个人洗澡另一人在淋浴间外背过身等。

淋浴间回声足够大,多少化解了尴尬,两人飞速洗完澡,偶尔还能扯着嗓子聊几句。

“这让我想起大学军训了,”蓝河边擦头发边笑,“我们都不习惯那里的公共浴室,连两边的隔板都没有,还要几个人抢花洒,第一次洗真的尴尬。——叶神你呢?”

叶修背对镜子和蓝河道:“我没上过大学啊。”

“哦,对,”蓝河顿了顿,“哎那多好啊,都不用军训!”

叶修勾了勾嘴角。虽然他并不介意学历,但这不妨碍他欣赏蓝河的善解人意。

 

两人走出浴室,蓝河轻巧地换了话题:“哎,说起来,叶神你刚说工资的事要想想,要不然你送蓝溪阁五个75级野图吧!”

叶修好笑地看他一眼:“75级野图?还五个?送你一个我就要被我们技术部打死。”

蓝河自然是开玩笑,但还是配合地露出一脸苦相。

“——不过么,和蓝溪阁合作倒是可以考虑。”

蓝河一惊,猛地在床脚坐直了身子。

“真的假的?!”我靠我一句玩笑能换来一场双边合作!!血赚啊!

“不开玩笑,”叶修懒懒道,“自从兴欣当年搞了个小联盟之后,豪门俱乐部之间经常合作,这个夏休也一样,兴欣毕竟底子薄,总要合作的,跟谁都一样,既然提起来了那就蓝雨呗。而且你为人直爽,跟你谈伍晨他们也省心。等会儿我跟伍晨沐橙文州他们说说。”

蓝河猝不及防被大神当面称赞,脸上一红。听叶修这意思,他希望自己也参与到谈判里去,想到那些虚与委蛇的扯皮,蓝河有点头痛;但再次确信自己机缘巧合下促成了一场合作,心中又喜不自胜。

叶修靠在椅子里,只见对面青年脸色飞速变化,神情十分生动,不禁觉得非常有趣。

 

“不过,小蓝,本来是应该给你的工资,最后付到了蓝雨头上,你不介意?”

蓝河眨眨眼,一时有些迷惑。

“不会啊?”他想起什么,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而且当时之所以答应了叶神你的邀请打了几天工,就是因为一下子对蓝溪阁有点……怎么讲,迷惘吧,结果没好好打理蓝溪阁,反而跑到兴欣来,现在回想有点对不起蓝雨,工资还给蓝雨也应该的。”

叶修定定看了蓝河一会儿,缓缓勾起嘴角。

“小蓝,你真不考虑跳槽来兴欣?除了食堂之外,保证一切待遇都比你在蓝雨好。”

蓝河:???我刚才这一通真爱演讲你没听见吗?

蓝河:“不了,谢谢。”

 

宾馆的单人床还算宽,两个青年男性躺在上面还不算太挤。

蓝河和叶修近距离相处半天下来,早知对方是真没大神架子,态度也彻底放松下来,但临到睡前,忽然又有些拘谨。

“叶神啊……我睡相不算特别好,”他贴着床边躺下,提前道歉,“要是我半夜抬手拍你脸或者用脚踢到你,你直接把我叫醒就好。”

叶修摆摆手,无所谓道:“没事,我们不是绑着呢吗,你要是把我踢下床,自己也要跟着掉下来,我不吃亏。”

蓝河:“……你的思路真是独树一帜。”

这么说着,他勾起嘴角,往床里挪了挪。

 

 

04.

但蓝河没想到自己的糟糕睡相图鉴还包括了睡到一半挪到对方怀里。

两人一醒过来便看到对方的大脸,先后被吓地一激灵,立刻清醒过来,反应过来后,又忍不住感到十分好笑。

直到洗漱时,蓝河边刷牙边望向镜子里满嘴牙膏沫的叶修,忽然心里一跳,后知后觉地生出点奇异感受。

他抬手在胸口按了按,暂时还没意识到这是什么情绪——之后他才知道,这种感情叫心动。

 

白桃糖果恶作剧发生的时间很巧,恰好在国家队最轻松的一段休息日里。第二天本来就没安排训练,众人各自玩耍,叶修和蓝河也就窝在宾馆里打荣耀,等待下午糖果失效。

两人单挑完几盘,屡战屡败却又屡败屡战的蓝河气馁地揉了揉脸,看一眼时间,才意识到24小时已经过了。他站起身走出几步,发现腰际果真没再有那种束缚感。转头一看,叶修也在看他。

“哟,解绑了,”叶修笑笑,“要不要再来一盘?”

蓝河一愣,然后笑了。

“好啊!”

 

 

05.

过了几年,叶修终于成功戒烟,但口袋里仍然时刻会放着几颗水果糖,无一例外都是白桃味的。

苏沐橙每次看到,都会笑他们肉麻:“这是今日份的绑定道具啊?”

叶修朝她笑笑:“那当然。”

“这可是每天更新。”

 

END

 


评论(18)
热度(311)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