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鸿飞迟】此去无言,谢你相忘。

呜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啊啊!!!!(嚎啕大哭

谢谢丝丝给我的这篇长评,不知说什么好,只能先哭为敬。

这篇文里充满了我的私心,而你都能用温柔精准的词汇把它们抓出来,然后一一给它们轻吻,我觉得自己简直和江澄一样幸运。不管是“他不曾期待会有别的人”,还是“傲骨无人识,事事不由己”,又或是那段因太过随意才显出深情的告白,乃至这个标题——天啊看到这个标题的一瞬间我的呼吸都停住了,你为什么那么懂我呀——都是我最最喜欢的片段,你却能轻易找到。我真的好幸福。

昨天写到最后我也实在舍不得,但又觉得给他们一个结局是自己的义务——就像蓝曦臣成全了江澄的死,我也非得成全他们的万般痴狂一笔勾销,不论我有多么想让这个故事继续下去。

人生第一篇长评就这样温柔地直戳我心底,除了“幸运”,我实在想不到别的词汇啦。

谢谢你,爱你❤️


知晚:

记【曦澄】《鸿飞迟》

作者: @破窗而出 


——————


“孤绝”。

再也找不到这样精准的词句来定义江澄了。“孤”,幼而无父曰孤,凡单独皆曰孤;“绝”,断丝也。命运叫他不得不成“孤”,而性格使然,他只好去成“绝”。孤绝二字,道尽傲然风骨。


“他不曾期待会有别的人。”

可他曾经也是期待的。他身配双剑,只为候一人归家;执陈情十三载,又何止仅为凭吊?谁会真的享受孤寂?谁又会去拒绝温暖?原本那样柔软的一个人,周身的尖刺破壳而出的时候,先被刺痛的,难道不是他自己?他期待过,却从未等到过。谎话说过一千遍,自己也会相信,不爱我的我不爱,不要我的我不要,没有软肋,就不需要铠甲,千疮百孔的一颗心,早已无处下刀,他也懒得修补,他不怕痛,因为他习惯了。


生存已是枷锁,死亡才是解脱。究竟要需要多么强烈的意志,才能迫使自己不去给自己一个痛快?无可奈何花落去。江澄这一生有过太多的无可奈何与身不由己,蓝景仪说他“傲骨无人识”,无端端让我想起了,《复联3》中,幻视对Steve说的那句:“七十多年前你曾经也为救别人牺牲过自己的生命。”多庆幸,还有人记得他的好。

谢谢蓝景仪。


世事总是可笑,世人对死人总是会迸发出格外浓烈与深厚的情感,江澄他生前从未逃出过万丈红尘,可他却能做到将自己抽离出自己,这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至亲伤他,他无从闪避,至少他不会让自己被世人的诟骂或误解伤害。

晏黎比江澄不知幸运了多少倍,或许是上一世的江澄把今后每一世的苦都一个人吃尽了,叫接下来所有的转世之人都无苦可吃,虽然很乐于见到江澄的每一个转世都美满幸福,却也总是有一丝意难平,凭什么呢?凭什么受苦的偏偏是他呢?(原谅我的偏心,因为我真的恨不能代替虞夫人把他塞回我的肚子里护着他。


那一缕躁动的残魂得以重生,仰仗的是蓝曦臣的清醒与懂得,也得益于江澄自己种下的因。江澄总是知道如何成全,他这一生似乎也都在成全,成全爹娘、成全江厌离、成全魏无羡、成全金凌,成全云梦江氏,也以为成全了自己。都只因,不得成全,方懂成全。从没有人成全过他,没有人问过他是不是累了,还要不要继续,也幸而没有人这样关怀过他,否则,他或许无法成全自己的刀枪不入,百毒不侵。


这一次,蓝曦臣成全了他,成全了他的生,也成全了他的死。

上一世的江澄在无意识下产生了自毁倾向,无意识反而最难防,也最真实。当“间离”已无法保护自己,那么人就会下意识去开启更为行之有效的自我保护机制,死亡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而夜猎失手,似乎也是个好方法。

然而对于上一世自己的匆匆辞世,他大概也是后悔的,图什么呢?其实,都没什么大不了的,为什么就越不过去这个坎儿呢?可有的时候,人在当下,就是越不过去这个坎儿。

所以这一次,蓝曦臣替江澄塑了肉身,而江澄也打算不客气地去享用这“偷来的”一世。

理所应当。


陪伴总是最令人动容。这样不问前程的相依为命,萌发情愫已是意料之中。

蓝曦臣:“若你发绳没断,我就打算劝你换根新发绳——当腕饰也可以,随你喜欢就好。”(潜台词:我爱你,你愿意和我共度一生吗?

江澄:“你家抹额质量好,我猜我这辈子都不用换发绳了。”(潜台词:三生有幸。对了,我也爱你。

这段真是实打实的甜,没有说一个爱字,却字字都满溢了爱。


蓝曦臣捡回来了洪归,给了这个可怜的孤儿一个“家”,一个各种意义上的家。《复联3》中,队长对瓦坎达的称呼只有一个字:家。那么瓦坎达为什么是“家”,个人理解是,因为那里有一个曾经叫Winter Soldier,现在叫White Wolf的人,他的Bucky。而蓝曦臣和江澄告诉了洪归,他们对“家”的定义,就是这样,那个人等你的地方,就是家。


“万物有常,皆为自然;聚散离合,亦是天道。”

我在你心里,我的爱人,而你也一样,那么凭谁也不能将我们分开;死生皆虚妄,唯你最真实,我只感受得到你,那样专注地爱着我,而我,也一样。


“万般痴狂,一笔勾销。”

孤绝如江澄,这一世的清醒也不会改变,待蓝曦臣喝了汤过了桥,前尘往事灰飞烟灭,多么无情,又多么干净,哪里还容得自己打扰。


“我跟你保证过的。”

“去吧。”

以你我的爱为翼,去再迎接下一个万丈红尘,经历另一番爱恨情仇;而你这一世的爱,容我自私,就陪我一起留在桥的这一头,潜入忘川吧。

相信我,陪你到此生的尽头,是我这一生,最郑重的承诺。


——————


昨天半夜躺在床上哭到快断气了。按理说其实没有什么可不甘心的,他们都已经重逢并相伴一生,直到最后都陪伴在彼此身边,可还是忍不住眼泪。总想让他们可以活的久一点,陪伴彼此的时间再长一点,偏爱嘛,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但写完这段话以后我也觉得很轻松啦,他们各得其所,相携走过的时光是最珍贵的宝藏,谢谢阿坑的《鸿飞迟》和《燕来早》,给了江澄和蓝曦臣一个这样美好温柔又干净利落的结局。

爱你❤️

评论(4)
热度(343)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