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叶蓝】流星许愿简明教程 19 End

※叶蓝,原作衍生向,HE

※全文见TAG,前文:章十八

※突然完结!没想到吧.jpg

=========


章十九 重会是星前


蓝河无言地跟在叶修身后进门,好奇目光里带着点紧张的心不在焉。

他思来想去还是觉得网吧人多眼杂,楼上也免不了有选手或兴欣的工作人员经过,为了以防万一,他为难地问叶修能不能找个没人的地方聊。叶修没说什么,只点点头,跟苏沐橙打了个招呼,带着蓝河直接回了上林苑。

两人坐下后,客厅里一时沉默得令人气短。蓝河双手抱住叶修递给他的茶,有些坐立不安,几次偷偷瞥向对方又迅速别开视线,只怕从叶修脸上看见疏离与怀疑。

最后他忍不住放下杯子想要开口,却不慎手滑,出乎意料的巨响令他瑟缩了一下,十指屈起。他做个深呼吸:

“那……那我讲了。”

他张张口,发现自己不知从何说起。

“从哪里说起好呢……就从,我怎么找到这份工作开始讲吧。”

“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全明星的时候,我告诉你,六赛季蓝雨冠军之后,为了买限量周边,我又找了份兼职,”蓝河忍不住望向叶修,见对方点点头,肩膀不觉稍稍放松了些,“有次我看招聘信息时发现一份很奇怪的启事,大意是说能看见它的都是有缘人,别人看不见之类。我一开始是不信的,但它的薪酬比一般兼职高了两倍,我抱着试一试的心理联系了对方。

“然后就来到了这个天庭、”他咳了一声,不自觉伸手抚上脖颈,露出一点点心有余悸的神色,“天庭人间办事处。”

叶修挑挑眉,似乎想开口,最终还是忍住了。

蓝河露出个苦笑:“我知道你不相信,我当时也不相信。但事实摆在我眼前,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祥云结成的天花板、能让任何一扇门通往不知身在何处的办公室的玄铜钥匙之类;总之,最后我意识到这真的不是梦,就签了合同,成了扬州分部的流星科兼职工。

“流星科原本负责用流星传递灾祸的信息,去年狮子座流星暴的时候划到了成愿司底下,转而负责记录、追踪人们对流星许下的愿望,把愿力——许愿时候的诚心——转成数值,递送给相关部门,为愿望实现增加些可能性。……所以我们总自称‘搞慈善的’。”

叶修眨眨眼。

见对方喜怒莫辨的神色,蓝河回想了一下刚才自己说的话,觉得基本可以通过精神病院入院考核。

果然,叶修开口时带着一丝狐疑,蓝河暗自叹口气。

“……为什么是扬州?”

蓝河:“……诶?”

见他一脸呆愣,叶修重复一遍:“为什么是扬州分部?你人不是在广州吗?”

蓝河没想到对方的关注点竟然在这里,而且听起来……对他的这番胡言并非完全嗤之以鼻?

“因为这说的不是现在的扬州,”自今天见到叶修以来,他的语调头一次有些轻快,“而是九州划分里面的扬州,包括的范围很广,从我在的广东到杭州所在的浙江、一直到江苏都算在里面。负责那么大一块地方的只有我和另外一个人,所以我不仅读到过你们兴欣全员的愿望单子,应该也读过楚队、周队、黄少他们的——如果他们对着流星许过愿的话。”

叶修眯起眼:“所以,你能说出我、沐橙甚至是云秀少天他们的愿望?”

蓝河无奈地摇摇头。

“……我不能,”他内疚地看向叶修——他从那双眼睛里读出对方想要信任自己——“因为离职的时候,根据规定,要把我读过的所有许愿档案的记忆都清除,只除了——”

叶修微微坐直身体:“你辞职了?”

蓝河眨眨眼。

“啊,是,我没说吗?”他咬咬下唇,“我当时之所以说话说到一半被勒住,就是因为在职员工不得对普通人吐露工作信息,所以我立刻就交了辞呈,可惜等人员调动安排等了一周才正式离职。”

叶修闻言,目光不觉扫过蓝河光洁的颈间:“所以……你当时真的被掐住了?”

蓝河从对方语气里捕捉到潜藏于下的忧虑,只觉得眼眶突然一酸。他迅速地眨眨眼,安慰对方:“没事的,你看,都没留印子。——它们的目的只是不让外人拿到证据证明世上存在这个超自然的部分,不会对我们下重手的。”

叶修这才收回注视,重新望向他。少顷,他似乎反应过来什么:“那你也……”

蓝河低头扯扯嘴角。

“是,我也没有证据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相,”话说到这步,他已没有退路,干脆直直迎上叶修的目光,“我消除了相关的记忆,那把超自然的钥匙也上交了,也不可能让同事帮我违规作证。剩下的部分都只是凭自己一张嘴说出来的,听着像疯话,实际可能也确实是疯话。”

叶修似乎想开口,被蓝河抬手拦住。

“——我只有两张不知道有没有用的底牌,”他声音有些发颤,扯出一个不太成功的笑,“根据规定,我能用工作期间攒下的功德换最多四个人的许愿档案,保留下来不被消除。我留下了你和苏沐橙的。”


蓝河看见叶修的眼里亮了亮,心中感激又酸涩,不觉抬手按了按身边的背包。

“哦?”叶修道,“说说看。”

他点点头。

“是你们在流星暴时候许的愿。因为从我提交离职报告开始,我就不能再接触内部文件,所以只能凭当时记忆……苏沐橙许了好几个心愿,其中有希望身边人平安健康、希望兴欣越来越好,还有就是——希望哥哥投胎到一个好人家。我也就是这样知道了苏沐秋的名字,因为系统自动加了注释。”

叶修终于露出点讶异的神色。

“……而且……”蓝河咬咬下唇,不确定自己该不该说这件事。

“而且?”

蓝河眨眨眼,眼前突然闪过叶修笑起来的样子。不是平常那种懒散的,嘲讽的轻松笑容,而是真正的喜悦。他在世邀赛国家队拿冠军时从电视上见过一次,在自己吻上对方时亲眼见过一次。

这远远不够。

蓝河从来不知道自己那么贪心。

“而且,这个愿望的状态是愿前成愿,也就是在苏沐橙许愿之前已经实现了。苏沐秋真的投胎到了一个好人家。”

蓝河如愿看到了那个笑容。

他跟着扬起嘴角。


但只过了片刻,叶修不知想起什么,勉力压下嘴角,神色又平静下来。

“那我的呢?”他问,语气像是在挑刺,“你说得出我许下了什么愿望吗?”

蓝河被这突然的转变搞得有些无措,茫然地答:“啊,你,你许了两个愿望——”

叶修扬起眉:“两个?”

“是啊……?”蓝河不确定地说,“第二个是希望家人平安健康……”他犹豫了一下。

叶修突然开口:“但这个愿望挺好猜的吧,很多人都会这样许愿。——而且实际上,我记得自己只许了这一个愿望。”

“不是的,还有一个。”蓝河挣扎片刻,还是打开自己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递给对方。

叶修疑惑地接过,小心从边缘打开,在看清内容物时,倏地睁大了眼。

“第一个愿望是……想要一个好用一点的打火机,但是大概是随便许的,愿力值很低,不太可能实现,所以我就想给你买一个,”蓝河小心翼翼地观察对方神色,开口道,“我之前恰好看见这款,觉得真的很适合你……和我。”



叶修看着手中的打火机,隐约想起自己当时的玩笑话来。——他完全不知道这居然也被认定为一个正式的心愿,更没想过会有人认真地记下它。

整个机身通体宝蓝,正面缀满了银色的繁星,错落有致地刻进夜空里;而在星河之上,一颗晶莹的流星倏然划过,为这静谧场景添上一丝生机,令人移不开眼。

“那个,我还找人在反面刻了一句话。”

闻言,叶修将打火机翻过来,上面是一行诗。


明星现处路头通。


“我本来想过刻些‘荣耀不灭’之类的话,可……还是有私心,”蓝河屈起食指挠挠脸颊,有些不好意思,“我希望……我希望能在你偶尔心烦疲累的时候,在你遇到困境的时候,成为为你引路的星——不像太阳那样明亮,也许只有一点点的光,但只要一点点就好,如果能成为你的依靠,我就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了。”

叶修说不出话来。他怔怔地望向对方。蓝河双手紧握按在膝上,有一点点颤抖。


“你之前说,大星星归我了。”他的眼里很亮,像是有星光。“所以,我把小星星给你。

“——你愿意收下吗?”


叶修无端想起半年前的那场流星暴。

细细的一线光划过视野,也许那瞬间没有意识到,但心里已经有了预感,有什么美好的东西将要填满他的视线。

那流星早就落进了他心里。


他笑起来。

“我以为我早就收下了?”


蓝河呼吸一滞。

叶修眉间藏着笑意,起身走到客厅一角,打开了什么东西。

蓝河睁大双眼,眼看着天顶上亮起一道星河。他望向自己的恋人,难以置信地惊笑出声。


叶修走回恋人身边,朝他的星伸出手。

他们在漫天的繁星下接吻。




尾声 星尘无扰


“哎,老叶,”蓝河偏头往客厅里喊,“水果吃什么?”

遥遥传来疑问:“家里还有什么?”

“我靠这是你的房子好不好!”他翻个白眼,“我看看……苹果、香梨、火龙果。”

“啊……随便,你看着弄。”

那你问什么问!蓝河懒得理这个人,随手切了一盘火龙果,浇了点蜂蜜端出厨房,抬脚戳戳在沙发上摆出一个“懒”字的爱人:“让让。”

叶修从善如流地挪到一边,接过果盘放到茶几上,一手自然地揽住在身边坐下的蓝河。

“礼拜天跟蓝雨一起回去?”

蓝河忙着吃水果腾不出嘴,点点头。

“累不累啊,下次常规赛别随队了,不是刚一起待了一整个夏休期么,不差这几天。”

蓝河回头扬起眉,故意板起的脸上漏出些狡黠:“干嘛,你不想我哦?”

“当然想,但你这样多累啊。等兴欣客场对蓝雨的时候我过来就是了,反正我总归要随队的。”

“那怎么可以,老是站在原地等你可不行,”蓝河嚼着水果,腮帮鼓起,看得叶修特别想戳他脸颊,“没事,我又不是第一次随队,每次季后赛都要跟着跑的,那时候行程更紧。”

叶修嘴角一勾:“但以前不比现在,现在这不是,更耗体力嘛。”

“什么……靠!”蓝河耳尖一红,抬手给对方一个肘击,“流氓。”

叶修正要接着说什么,突然听见蓝河的手机振动起来。

“哎,电话。”他拍拍对方。

“啊?”蓝河伸手从茶几上捞过来一看,恍然,“哦,是我定的闹钟。”

他放下水果,从沙发上一跃而起,转头一把拉起一脸迷惑的叶修:“今天是狮子座极大!”

叶修反应过来:“哦哦……哎哎哎你把外套穿上!”


从流星科辞职后,此前只是偶尔观星的蓝河反而养成了习惯。因此,十一赛季夏休前,在陈果的赞助下,叶修在上林苑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特意挑了个大阳台,还买了个半专业的望远镜。

此时蓝河被叶修拽着披上羽绒服,兴致勃勃地冲到望远镜前调试片刻,又抬头望望夜空:“今天能见度不错诶,肉眼好像也能看见。”

叶修比起观星更喜欢看观星的蓝河,此时端详对方侧脸,忽地想起什么。

“说起来,我们之后第一次有交集,就是在去年的狮子座流星雨吧?”

蓝河直起身,眨眨眼。

“对哦,我差点忘了,”他忽然笑起来,一把抓住叶修的手,将对方拖到望远镜前,“来来来,一周年纪念,许个愿!”

叶修:“……”你们怎么一个两个都这个画风。

他反握住对方的手:“那你也许一个。”

“好啊,”蓝河毫不犹豫,思索片刻,“那就……”

他等待片刻,眼看一丝星光划过夜空。

“——希望明天赛后回来能吃到叶修做的糖芋艿!”

叶修:“……你直接跟我讲不行吗。”

他摇摇头,等下一颗流星经过时,语带笑意地开口:

“那我就许愿明天的糖芋艿能收到许博远同志的五星好评吧。”


两人又观了会儿星,等快被寒风吹成傻子才回屋。傻子们先后洗了热水澡,等叶修擦干头发出来,只见蓝河正头上披着毛巾,对着手机乱笑。

“哈哈哈哈笑笑这个人怎么那么好玩的!!!”

叶修挑起眉,不动声色地走到恋人背后。

“笑笑?”

“我靠!”蓝河一抖,差点失手摔了手机,“你要吓死我!”

叶修拿过毛巾帮对方擦起头发以表歉意:“我以为你在叫我。——我也是笑笑嘛,君莫笑。”

蓝河一愣。

“我的天哪,”他忍笑盯着叶修,“你是吃醋了吗?”

叶修毫无羞赧之色:“明天对蓝雨的时候我可以尝试叫你们队李远‘小远’。”

蓝河:“……好吧,你说的有道理。”

叶修满意地揉揉对方发顶。

“给我讲讲笑笑是谁呗?以前没听你说过啊。蓝溪阁的?”

蓝河的脑袋在他手下乖巧地摇了摇。“笑笑是我以前在流星科的同事,你记得我说过扬州分部流星科就两个人吧?一个是我,一个就是他。”

叶修有点意外:“你们一直有联系?”

“对,别担心,”蓝河听出那一点点忧虑,“我们平时不太聊工作,都不会被算违规的。而且好歹我也算前任员工嘛,又不是一无所知。”

他想起什么,又笑起来,把手机用个别扭的姿势举过头顶给叶修看:“我刚才就在笑这个——这人大概闲着无聊,加班去了。”

叶修定睛一看,忽然愣住。


卫啸:请不要浪费公共资源虐狗谢谢!!!

卫啸:你知道我大半夜加班看到两条关键词是糖芋艿的许愿记录是什么心情吗!!

卫啸:我饿死了!!!


今日的聊天记录里只有这三句,突兀得全无开场白,一看就是好友之间没头没尾的交流。但让叶修呆愣的不是这点。

自那次蓝河跑来兴欣向叶修坦白以来,叶修就基本笃信了对方的解释——确实,他和苏沐橙许下的朋友家人平安健康的心愿虽然人人都有,但希望苏沐秋转世到好人家、玩笑地想要个新火机之类的愿望却并非能随意猜出,因此蓝河的话多半是真。

可叶修心底总存着一点点不确定。

并非是他不信任蓝河——恰恰相反,他太信任蓝河,太重视蓝河,以至于想要竭尽全力找出任何能证明对方可信的旁证。所以在蓝河向他坦白时,他仿佛故意挑刺一般,想要把所有的可疑之处硬生生展开在眼前,带着点忐忑地等蓝河将它们一一抹消。对于普通好友,他无所谓对方偶尔的隐瞒,但蓝河……蓝河是不一样的。

人只会对重要之物患得患失。正因为他太想信任蓝河,才会生出那一点点不确定和犹疑——才会想要抹消那一点点不确定和犹疑。

而就在这个普通的晚上,最后的旁证落到他手心。

这三条平凡聊天记录像是闪着光的回馈,告诉他,他的信任没有错付,真心总有真心相报。

诚心许下的愿望总会实现。


蓝河的疑问把他拉回现实:“叶修?怎么呆住了?”

叶修眨眨眼,手下重又动作起来。

“没什么,”他语带笑意,“就是在想,我们的心愿一定能实现。”

“哇,对自己的手艺很有自信啊,”蓝河笑起来,转头看看他,不知从他表情里读到什么,快活的笑容变得温柔。

“当然能实现了。”他说。


“我们是彼此的许愿星嘛。”


END

※打火机的图点这里,这款叫“夜空中闪亮的星”,在为了找适合的图案逛某宝时完全没想过居然真能找到那么相配的,只能说是天意啦w

※“明星现处路头通”第一次出现在十一章的标题,蓝河在梦里看到星路另一头指引的他的明星是叶修,于是我选了这句诗,想让蓝河也成为叶修的明星w



我写完了!!!(哇哇大哭

人生第一篇连载完结,虽然有很多话想说,但最后也只有上一行这四个字,以及,谢谢诸位的陪伴。

尤其感谢 @寒山一带伤心碧 帮我试阅,听我嚎叫,陪我捋剧情,没有你就没有这篇文,虽然前两天你那一句话差点让本文BE但还是爱你,比巨心

格外感谢 @Asa岚 鞭策我更新,听我嚎叫,在我疲乏的时候让我重燃对叶蓝的爱,没有你也不会有这篇文,虽然启明星还没更新但还是爱你,比巨心

下一篇连载确定是灵异校园题材,叶蓝+全员,不确定是轻松还是恐怖向(。)素材攒了不少,争取年内开坑!

……不过先让我摸一会儿鱼(逃

评论(62)
热度(385)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