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叶蓝】流星许愿简明教程 18

※叶蓝,原作衍生向,HE

※全文见TAG,前文:章十七

※本章画风有些许的变化

========


章十八 灵犀望断星难透


蓝河眨眨眼:“啊?我说你是不是要去给苏沐——”

他猛地住口。

坏了。


“……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的?”耳机里,叶修失真的声音听不出情绪。

蓝河眼前循环滚动着“要完要完死了死了”和人间办事处工作合同里的封口条款,下意识地搪塞:“我是那个,呃,上次蓝雨举办全明星的时候,担任工作人员的时候,可能,不小心听见你跟苏沐橙说起来他的事……?”

情急之下,他只能编出这么个借口——既然是苏沐橙的亲哥哥,又和叶修因为游戏认识,三人多半十分亲近,于是他猜测叶修和苏沐橙也许会经常提起对方,他只能这样赌一把。毕竟,他实在没有任何理由会知道苏沐秋的名字。

他赌输了。

叶修再开口时,带点揶揄的语气下是藏不住的严肃:

“小蓝,我看我们俩必有一个老年痴呆了啊。我可没在外面和沐橙聊起过沐秋——全联盟只有兴欣的人和以前嘉世的老板陶轩和吴雪峰知道他的事。他们俩都在国外。兴欣的人……”

他没有说下去,但蓝河无声地捂住嘴,暗叫不好:他根本没有和任何一个兴欣的人有过私下接触。

“呃……其实……”

蓝河努力挣扎着想把这件事圆过去,却完全不知如何是好。一段漫长到仿佛没有尽头的沉默后,叶修开口了。

“其实什么?”他听起来并无冷淡,只是全然的疑问和耐心的等待,但为数不多的轻松也被严肃所取代,“我刚才想了想,你不可能知道苏沐秋,但你确实知道,所以只可能是……”

蓝河茫然地眨眨眼,不知对方想说什么。突然他睁大眼。

“等等,你不会以为我找了私家侦探之类的吧?!”

叶修沉默了:“……那倒没有——”

“这居然不是都市传说吗?!”

叶修:“……应该不是吧。我也没找过啊。”


严肃的气氛被暂时打破,蓝河觉得自己连呼吸都轻松了一点。但听见对方沉默而温和的等待,他内心的愧疚渐渐漫上来。

如果告诉对方,他是通过一个非正常的、暂时不能说的、但是不违背情理的渠道知道的这件事,对方多半会接受,也不会为难他,但蓝河不想这样。叶修对他几乎毫无保留,甚至在两人还未成为恋人时就愿意将过去的事对他坦诚相告,但他到现在却仍然做不到。

但他想做到。

去他的封口条款,蓝河咬咬牙想,大不了付笔违约金,或者玄幻一点,上缴一点功德,不就这个套路吗。

他做个深呼吸。

“其实,叶修,说了你可能不会相信,但我是从我的兼职那里知道的。”

叶修一愣,明显没想过会是这个答案。

“……你是说你那个慈善工作?”

“嗯。虽然我们内部的人都开玩笑说这份工作是‘搞慈善的’,但它其实不是红十字会或者志愿者之类的事。我的这份兼职并不是普通工作——它不是‘人间’的工作。”蓝河闭上眼坦承道,只觉得浑身因紧张而有些发颤,连带着一直挂在胸前的充当工作证的古朴钥匙都颤动了起来。

连线那边的叶修陷入了疑惑的沉默。

“我的工作对象是真实存在的天庭,而地点是……天庭人间办——咳咳咳!!!”

颈间一阵剧痛将他的话语掐断。



叶修一个人在屋里,正因蓝河方才的话语皱起眉——人间、天庭,这怎么听都是拙劣的胡话——冷不丁听见对方痛苦的咳嗽声,猛地一惊。

“蓝河?怎么了?”

“咳咳——你等等——卧槽不是吧——我是说——天庭人——咳咳咳咳!!!”

“蓝河?”叶修这下真的开始担心了,且不论蓝河不是那种会用如此笨拙的方式逃避坦白的人,他吐露出只言片语的过程无比艰难,仿佛是从牙缝间挤出来的,完全不似作伪,“小蓝?许博远!”

耳机那边,蓝河窒息一般的咳嗽声渐渐停止,叶修只听见他努力平复呼吸,最后用有点嘶哑的声音说:“抱歉,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看来用说的是不行了,你等我试试打字。”

一阵沉重而忙乱的脚步声后,蓝河大约是坐到了电脑前,叶修隐约能听见键盘敲击声,先是普通的节奏,随后越来越重、越来越焦躁,直到最后挫败地停下。他看着自己面前毫无变化的聊天界面,深深皱起眉。

“我靠这……真的是‘不得以任何形式’啊……”叶修听见蓝河虚弱受损的声音,在疑虑之余更多的是对对方的担忧。他忍不住问对方:“蓝河,你那边究竟怎么回事?你还好吗?”



你还好吗?

蓝河听见这句话,只觉得心里一酸。

“我没事,”他眼看打出的字符被一股无形力量删去,颓然地应答,“我没事。……对不起。”

他深吸一口气:“对不起,叶修,我觉得我暂时没法告诉你这件事的始末因果。我知道这要求很无理,但你能给我一段时间吗?”

“大约要多久?”

蓝河努力回想合同里的字句:“……我不确定。”

这话连他自己都觉得苍白,但却是他唯一能说的。

半晌的沉默后,叶修开口。

“好,我等你。”

蓝河紧紧闭上眼,右手松握抵上眉间。

在他不假思索地吐露出自己不可能知道的名字后,在这段连他自己听来都像是愚蠢的自导自演的荒唐而喧哗的闹剧后。

叶修问,你还好吗?

叶修说,我等你。

“……谢谢你,叶修。谢谢你。”

他无法辜负这样的信任。



挂断语音后,他点开从刚才开始就闪个不停的微信。


卫啸:卧槽老许是不是你

卫啸:纠察司刚才发公告了,说有在职员工违规向凡人透露天庭信息,地点是扬州分部,但是没点名

卫啸:是不是你

卫啸:你没事吧?!


蓝河刚才无暇他顾,此时才意识到胸前的钥匙果然微微发烫。他把钥匙最下方的锁齿拨动到另一个方向,一条公告在空中浮现,黑色的墨迹维持没多久就散开在空气中。

他匆匆扫过悬浮的字迹,苦笑一声,手抚上光洁的脖颈。


夜雨不烦:我没事……基本

卫啸:真是你啊?!

夜雨不烦:是啊……我跟他聊天的时候不小心说漏嘴了

卫啸:……恋爱真的很危险。所以你还好吗?违规的惩罚是啥?扣功德?

夜雨不烦:不,虽然我不确定会不会扣功德,但主要是,掐脖子。

卫啸:??????

夜雨不烦:在我说关键词的时候,钥匙绳直接把我勒住了,痛得要死,还神特么一点印子都没有;后来我想试试打字,结果关键字部分全都被删除

卫啸:……我靠,你等等,公告一开始是说依据某一条附加条款判定你违规来着,你等我看一眼


蓝河忆起片刻前看到的数字。


夜雨不烦:附加条款第12章第14条?我根本没读过附加条款……

卫啸:找到了找到了

卫啸:“根据三界联合天庭中央政府凌霄殿议事会第十八号保密协议,每位兼职员工发放玄铜钥匙一把,兼任天庭人间办事处准入许可、考勤卡、及监察镜之用途。在办事处外,监察镜自动开启敏感词屏蔽模式,平时处于休眠状态,由百字内提及三个敏感词激发,对任何形式的相关信息透露进行预防或阻止(注:不排除暴力形式的可能性);在办事处内,该项任务由顶棚监察云执行。”

夜雨不烦:………………

卫啸:……怎么说呢,总之,以后不管怎样,好好看完用户协议才是正道

夜雨不烦:。

卫啸:所以,你接下来什么计划?


蓝河瞥一眼仍然打开的和叶修的聊天窗口,毫不犹豫。


夜雨不烦:我要辞职。立刻。



人间办事处的离职手续比起寻常工作要复杂许多,但令蓝河稍微宽了心的是,此处人员较少,效率倒是并不低下。

对叶修坦白未果的当晚他就拟好了辞呈,去了趟办公室投递给负责人事调动的轮转司。第二天早上,他是被胸口的钥匙烫醒的——仙界之人不需睡眠,此时已向他发来辞职确认信。只可惜四月起流星雨又略频繁了些,暂时无新人应聘,办事处只得临时从其余人员富余的分部调人来,又拖了几天。在此期间,蓝河早就将该办的手续一应办完,此时干攥着钥匙没法上交,心下焦急难耐,却也只好望着自那日起沉默至今的聊天窗口叹气,全凭自己留下的两份许愿档案排解忧虑。

其实他本来能留下更多,但他觉得没什么意义。那天轮转司的员工与他接洽,和他当面结算兼职期间攒下的功德,并将化缘水交给他。

“根据保密条款,你需要在两名轮转司员工在场的情况下喝下化缘水,确保你在职期间读到的所有许愿档案的记忆被清除,”那人照本宣科地告诉蓝河,“但每位员工可凭借在职期间攒得的功德换取员工本人经手过的档案,这部分记忆可以保留。你工龄较长,经计算,功德可兑换4.6个人的档案,去掉零头即四人。请问你需要留下谁的?”

蓝河偏头想了片刻:“我只要两个人的。”

那员工并不惊讶。“好的,请把名字写给我,当场进行保留操作。这是离职后注意事项,请务必遵守。”

蓝河苦笑着接过那本字印得密密麻麻的注意事项,心想,好吧,这次我一定会认真读的。

边上员工朝他做出确认的手势,他点点头,仰头喝下化缘水,与四年里窥得的红尘天机作别。


终于,在近一周过后,蓝河收到了上交钥匙的通知。

他最后一次用钥匙打开人间办事处的门,意外地发现卫啸也在。

见他一脸讶异,对方主动开口:“之后见面不是不方便嘛,小爷特来送送你。”

蓝河忍俊不禁:“谢了谢了。”

两人来自两个不同城市,平时只能通过这悬于空中的办事处见面,思及这遭,蓝河也生出点离别的怅然来。

“噫,不跟你十八相送,”卫啸见他神色,搓了搓不存在的鸡皮疙瘩,“你这是把现代科技置于何地哦。”

“滚你的!”蓝河笑骂,最后扫视一眼这间办公室。天顶祥云流转如旧,而他直到前几天才知道它们监察着他平日的一举一动——但他还是感谢这个地方。

他深吸一口气,从颈间取下钥匙,递给轮转司的员工,默默注视上面刻着的“许”字缓缓化开消失。

然后他转身阖上这扇门。



叶修粗粗扫一遍上午兴欣众人的训练数据,见没大问题,关上页面,难得有些提不起精神。

自那晚以来,他已经整整一周没有和蓝河说过话了。蓝河那边的情况听起来太过离奇,他实在不知从何开口。

何况,按蓝河挣扎着吐露出的只言片语,那份兼职无疑已经归进了超自然的范畴,以至于能勒住他的脖子阻止他说出名字。

——虽然唯物主义的叶修绝不可能相信这种设定,但他实在不愿冒让恋人再次窒息的风险。

恋人。他从这两个字里咀嚼出一星苦涩。

以心为底——能交心的人。彼此信任的人。

这几天里,他反复问自己,我相信蓝河吗?蓝河相信我吗?

后一个问题他暂且不去想。至于前一个……

在叶修还完全没有料想自己会和对方成为恋人的时候,在叶修从未考虑过有一天会对对方吐露自己的过去的时候,在对方只是诸多敌对公会会长之一的时候——早在那些时候,叶修就确信蓝河是个值得信赖的人。

但这不一样。

评判的标准变了。

那时的蓝河是个合作伙伴,叶修冷静地判断出对方值得信任。而现在,现在他是恋人,即使是成熟如叶修也没法完全置身事外地做出评判。

过去的相处经历告诉叶修,蓝河确实值得信任,因此他说的那些离奇话语可能确是真相。但这对叶修没有帮助;他想要握住对方温暖的手,想要望进对方澄澈的双眼,想要触到那鲜活的心跳,然后毫无道理地恍然大悟——

我相信他。

想要自己相信蓝河。


“叶哥?”一个声音打断他的思绪。

他转头,意外地看见前台的阿宁正探头朝训练室里张望。他示意众人继续训练,独自走出门:“怎么了?”

“来了个人说要找你,看起来熟门熟路的,还主动把身份证抵在我这,我就给你领上来了,”女孩朝边上一扬下巴,“在休息室。叫……许博远。”

叶修倏地睁大眼。


他推开面前这扇门。

蓝河有些拘谨地站起身,扯出个犹疑的笑。

“虽然不确定你会不会接受,但我想……我欠你一个解释。”

“希望你能相信我。”


叶修的心跳声告诉他答案。


TBC



评论(11)
热度(194)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