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叶蓝】流星许愿简明教程 17

※叶蓝,原作衍生向,HE

※全文见TAG,前文:章十六

※本章基本都是糖

============


章十七 市桥灯火春星碎 


苏沐橙下楼去厨房拿芒果西米露时,正好遇上从网吧回来的魏琛。两人刚打了招呼,只听见客厅电脑区传来一阵嘈杂响动,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苏沐橙和魏琛疑惑地对视一眼。

“老叶你干嘛呢?”魏琛一边问,抬脚往声响来源处走去。苏沐橙跟在他身后,低头喝了口西米露,再一抬头,只见叶修脸上隐隐有喜色,坐在桌边,手上拎着副耳机。

“啊?哦,不好意思,刚才摘耳机的时候不小心掉地上了,”他转头瞥一眼两人,心不在焉地回一句,又回去看屏幕。

苏沐橙很少见到叶修露出这种神色,歪歪脑袋:“发生什么啦?怎么那么高兴?”

魏琛远远看一眼对方电脑,发现是荣耀的游戏界面:“打游戏呢?怎么,刷新手副本刷出来银装了?”

叶修忙着打字,片刻后才想起回他。

“……啊?没,跟人聊天呢。”

苏沐橙直觉事情有些不寻常,朝叶修走近几步,见他没反对,便探头去看对方屏幕。

“‘剑定星星射线’,这谁啊?”

叶修语带笑意:“蓝河。”

苏沐橙眨眨眼,感觉这笑声和平时不太一样,有什么呼之欲出。

“……啊!”一个猜想在她心中成形,她瞪大双眼,以手掩口惊呼一声。边上的魏琛跟着凑热闹也过来看,却是注意到另一件事。

“哎你跟人聊天怎么还把人打成半血了?”

“叶修你们俩在一起啦?!谁先告白的?!”

两人皆是一愣。

“告白???”魏琛大惊,“谁和谁?老叶和蓝河?!……蓝河不是上次那个要签名的蓝雨粉吗?不是个男的吗?!”

叶修这时候倒冷静了:“是,我和蓝河在一起了,他是蓝雨粉,男的。他先告的白。”

苏沐橙大惊:“你因为告白被他抢先所以打了他一顿?!”

叶修无语地朝姑娘投去一瞥,见对方夸张的惊讶神色下是藏不住的欢喜,不由得笑出声来,拍拍对方手臂以示感激。

“哎,哥的浪漫你们不懂。”

魏琛震惊了三秒左右就接受了事实,此时闻言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我靠,你个万年单身狗好不容易脱个单还开始搞浪漫了!你知道‘浪漫’两个字怎么写吗?你的浪漫就是在游戏里把你对象打成半血啊?”

叶修丢给他一个“本脱团人士不屑与尔等单身狗为伍”的眼神,苏沐橙扑哧一笑。三人又扯了几句,另两人拍拍他肩膀,知趣地离开,把空间留给他和蓝河。


叶修长舒一口气,重新戴上耳机,只听见对面人的忍笑声。

“哎哟我去,”他一看指示灯,“我刚才没关麦?见笑见笑。”

蓝河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哎哎哎,注意一点儿,”叶修故作正经,脸上却咧开个笑,“怎么刚确定关系就嘲笑你男朋友?”

耳机那边的蓝河闻言呛住:“——咳咳咳!你、你怎么说得那么顺口!太淡定了吧!”

“哪儿能呢,”叶修抬起左手在眼前摊开,细细打量微颤的指尖,“我现在可激动了。”

蓝河闻言咧嘴一笑,右手抚上心跳声仍未平复的胸腔。


十分钟前。

“叶修,我喜欢你。”

“请和我交往。”

在说出口之后,蓝河屏住呼吸,空荡的屋里只听得见他自己的心跳声。

接近半分钟的沉默后,蓝河的心渐渐沉下去;他无意识地一屈指尖,只触到掌心一片冰凉。

耳机里突然传来呼吸的变化声。他一滞。

“……你等我一会儿。马上。”

蓝河眨眨眼,困惑里生出一丝希望。

耳机里只能听见频繁的鼠标操作声,隐约掺杂叶修的呼吸声,和平常听不出分别。终于,叶修开口道:“你现在上一下剑定的号。”

虽然心中疑惑更甚,蓝河也只好照做。他按照星如雨发来的坐标跑到一片人迹罕至的风景区,心下猜疑不定。

“……叶修?”

星如雨转身面向他,朝他举起战矛。蓝河一愣,手上下意识就要操作退后。

“站着别动。”叶修的声音有些紧绷。

然后蓝河眼看自己的剑客号硬生生吃下了一记星星射线。

这是……拒绝的意思?

他心里一冷。

这时叶修开口。

“不好意思,找技能卷轴找了半天。”

“本来想再准备准备才告白的,没想到被你抢先了。”

蓝河为这话里隐含的意思呼吸一滞,片刻前失活的心脏重又跳动起来,撞得他胸腔发疼。

叶修正了正耳麦,平静的声线里带着微不可察的颤抖笑意:


“这颗大星星归你了。”



确定关系之后,蓝河觉得自己和叶修的相处模式似乎也没有太大变化。打游戏照打,聊天照聊,1V1时剑定星星射线在星如雨面前还是撑不过一分半,蓝河也和平常一样每每被叶修的大实话噎到气成河豚。

告白时那暴力的浪漫似乎只是灵光一现,叶修自此之后又变回了不解风情的嘲讽脸青年——不过,蓝河一边兴致勃勃地和对方在QQ上互扔黑遍全联盟表情包一边想,我也不解风情,正是绝配哦。

“……我靠,大哥,你收敛一点好不好。”卫啸一转头看见蓝河的神情,只恨自己没戴墨镜。

自认为谈恋爱之后毫无变化的蓝河一脸茫然:“啊?我干嘛了?”

“你现在脸上正露出那种热恋期特有的智障笑容。”卫啸一脸不忍卒视。

蓝河:“……”真的假的。

他不觉抬手摸了摸脸颊,发现自己真的笑得很夸张,但他只是在和叶修斗图而已?!

但仔细一想,叶修好像也不像是会和人斗图的人。

收回前言,我们的相处模式还是有点变化的,蓝河想,忍不住笑出声来。

——变蠢了。


卫啸在边上翻个白眼。

“这位朋友,你特意在我打工的日子跑来办事处和你男朋友聊天,就是为了伤害单身狗吗?”

蓝河闻言,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是来干嘛的。

“哦不是不是,我来上班的,差点忘了。”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调出流星科的常规文件处理起来。

卫啸一愣:“你不是礼拜二吗?怎么换时间了?”

“别提了,”蓝河摆摆手,“礼拜二中午吃中饭的时候刷新了一个野图,掉落正好是蓝雨急需的,我们跟中草堂磕了半个下午才拿下来。那我想想,干脆临时换一次时间咯。”

卫啸这几年听蓝河说得多了,对荣耀了解得也不少,闻言了然地点点头。“不过还好,三月份基本没有流星雨,你就摸摸鱼吧。”

蓝河点点头,丢给他一个“正有此意”的眼神。果然,片刻后,待卫啸打完一盘手游再转过头,发现同僚已处理完文件,正在……逛某宝?

“咦,难得看你逛电商网站嘛,”他好奇地凑近,“你在买什么?”

蓝河大方地侧身让出点空间给对方看。卫啸一愣。

“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了?”

“我不抽啊。”

“那你买什么……我靠,”他反应过来,“总之你就是过来虐狗的咯?”

蓝河轻咳一声,谦虚道:“哪里哪里,正常交往嘛,互送礼物多正常。”

卫啸朝他比个中指。

蓝河嘿嘿一笑,回头接着找合适的花样。突然他一拍桌子:“哇靠!”

“你发什么疯!”卫啸被他吓了一跳,滑动转椅凑过去看,也惊叹一声,“哎哟这个倒是真的很适合。也亏你能找到啊老许。”

蓝河用力点点头:“就它了!”

屏幕上,打火机正面刻着的图案与蓝河和叶修的这场相遇再契合不过,蓝河觉得自己简直幸运极了。他点开第二张展示图,对着打火机空荡的背面沉吟片刻,从手边拿过纸笔涂画起来。

试着画了没两稿,QQ提示音突然响起。


君莫笑:

·哎对了,过两天客场对蓝雨你知道吧

蓝桥春雪:

·我知道啊

·!!

·咳,那……?

君莫笑:

·赛后见个面?

蓝桥春雪:

·好


蓝河看着屏幕上干巴巴的文字,犹豫片刻,又发了个[卢瀚文比心.jpg]。过了一会儿,对面也发来一张图,却是蓝河没见过的表情。

一只骨节分明、保养得极好的手在电脑屏幕前比了个心,正好摆在屏幕上“蓝桥春雪”四个字旁边。


君莫笑:

·试了一下,心是这样比的吗?我之前看沐橙她们这样比划过

·独家表情,收好了啊,别外传

·差点被沐橙看见,还好他们都在做基础训练

蓝桥春雪:

·……


蓝河把通红的脸埋进双手。

输了啊啊啊啊啊!!!


待他冷静下来抬起头,一转身便看见卫啸冷漠的表情。

“不、不是,我刚才是——”他耳尖还有点发红,正欲解释,对方一抬手制止他。

“好了,不要讲了,我不想听,”卫啸努力压下嘴角板起脸,“你,快点下班给我走人,还单身狗一片净土。”

他自然是在玩笑,谁知蓝河闻言一愣,不知想到什么,真就露出一丝为难和苦恼。

卫啸一脸问号:“你怎么了?你知道我是在开玩笑对吧?”

“我知道,不,你刚才说下班,我是想到……”蓝河转头看一眼屏幕上的打火机实物图,抿抿唇。

“我们真的不能把兼职的事告诉别人吗?”

卫啸一挑眉:“当然不能。合同里写的是‘在职期间不得以任何方式告知他人工作内容’,你忘啦?”

“没忘,但是……违约了会有什么后果吗?我记得合同里没写?”

“可能写在附加条款里了,”卫啸努力回想片刻,“但那部分实在太长了,谁会看完啊。——不过,我的直觉告诉我最好还是不要尝试。”

蓝河叹口气:“我也觉得。”

沉默片刻后,他想起另一条路:“哎,去年我们刚刚转到成愿司的时候,你就说他们在招新人,招了快半年还没招到?”

“啊?”卫啸一愣,“没吧,哪有那么多功德厚的人,何况就算这些人看见了招聘启事,也未免会相信啊。你问这个干什——你想辞职?!”

蓝河缓缓点头。“我不想瞒着他……尤其是我还经手过他的心愿。”他安静地说。

卫啸挠挠头:“确实,合同只说了在职期间……不过你确定?虽然也不可能真的做到死,但这份工作确实还挺有意思的,辞职之后可就……”

“我不确定……”蓝河十分犹豫,“算了,再说吧,反正也不急。”

卫啸拍拍他肩膀,转回去做自己的事。蓝河踟躇片刻,视线转回聊天记录,皱起的眉头在看到那张专属表情时悄无声息地松开。

他仔细地存下那张图。



第二天,三月第三个周五,兴欣众人于傍晚时分抵达广州,为周六对蓝雨的比赛调整状态。

蓝河事先在QQ上问过他们住的宾馆地址,因此当叶修晚饭后从附近的便利店买好烟回来,看到在宾馆大堂里犹豫的恋人时,只惊讶了一瞬,随即嘴角一勾,走到对方身后拍拍他肩膀。

“哟,还给我准备惊喜呢?不是说明天赛后见面?”

“哇!”蓝河被这一拍吓得浑身一抖,猛地转过头,“叶修?!你怎么从外面进来的?不是应该在楼上吗?!”

叶修无辜地挥挥手里物事:“我买烟啊。”

“哦,哦。”蓝河眨眨眼,为自己方才的夸张反应不好意思起来,搓搓后颈。

“所以,怎么今天就想起来见面?”

“其实不是啦……”蓝河揉揉鼻尖,“这里不是离俱乐部很近嘛,我今天不想吃食堂,外面吃完回俱乐部正好路过,就想着过来看看。没想到真的能碰上。”

叶修乐了:“那不是正好说明我们有缘?既然都碰到了,不如出去走走?”

蓝河见面后有些莫名羞涩,此时终于抬头和他对视,耳尖有些发红,他咧嘴一笑:“好。”


三月的羊城夜晚空气潮湿温润,两人均只穿了件单衣加薄外套,并肩走在珠江边上,风中隐隐传来木棉花的香气。

蓝河从来不知道他有那么多话想和叶修聊。从彼此今天早饭吃了什么开始,两人一个话题接着一个话题,从前放在别的情侣身上只会让蓝河觉得有些傻兮兮的无聊闲话,真到了自己身上却觉得再重要不过。连叶修讲起上林苑楼下那只几乎被兴欣圈养的流浪猫时,蓝河都听得津津有味,好像这样就能更了解对方的生活一点,更了解对方一点。

而叶修似乎也是这样想的。这虽然让蓝河面对行业大神的那一点点不确定和担心都消融在广州春日的夜色里,但也在他不得不隐瞒对方时生出些许愧疚。

“说起来,之前过完年归队时,我和沐橙老板整理粉丝礼物,看到一个专业的星空投影仪,当时就觉得你会喜欢,”叶修的手背擦过他的,“你不是对观星很有研究嘛。”

蓝河扯扯嘴角:“也没有啦……就是随便了解了一些。——!”

在两人手背再次触到时,叶修轻轻握住蓝河的手,掌心干燥而温暖,暖意沿着蓝河的手臂一路延伸到脸颊。他抿抿唇,用力回握住。

叶修轻笑一声,微微绷紧的肩膀放松下来。

那笑声传进蓝河耳中,他只觉得自己耳廓都要烧红了,忙不迭又问起上林苑那只猫咪的事。


两人就这样一路牵着手走回宾馆附近,快分别时,叶修停下脚步,正要松开手,蓝河下意识拽了一把。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后,他急忙撤回,满脸通红:“不,那个,我——”

叶修忍不住笑出声,翻掌又捉住蓝河逃开的手。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也不想放开啊。”

蓝河被这记直球打到失语,张口结舌。

“不过,我们明天还要见面,是不是,”叶修轻轻捏了捏对方掌心,“所以不急,有的是时间。”

蓝河愣愣地点头,片刻后眨眨眼,仿佛反应过来,下定什么决心似的。

两人正站在一片阴影里,他眼神往左右一扫,目光转回叶修脸上。

然后他倏地倾身,侧头吻上对方的唇。


那是个蜻蜓点水的吻,但蓝河却觉得自己用光了所有气力,分开时狂跳的心脏居然让他有些喘。他别开眼,好容易才鼓起勇气看向对方,却见对方微微瞪大眼,一脸愣怔。

末了,叶修慢慢扬起一个笑容,抬手半掩住嘴笑个不停。

“……还好我明天比赛不上场啊,蓝河大大,”他眉眼弯起,“你这太动摇军心了。”

蓝河这晚上脸红了太多次,此时终于克服了羞涩的心理,突然就变得厚脸皮起来。

他咧嘴一笑,摇摇和对方相握的手。

“瞎讲,我这是在给你加Buff好吗!”




蓝河戴上蓝牙耳机,听见对面熟悉的声音,不觉露出个微笑。

“不好意思啊,”他卷起袖子,把桌上乱七八糟的文件和书本都整齐排好,“前段时间有点忙,很久没大扫除,只好开语音了。”

叶修带点笑意的声音传来:“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正好能听听声音,我还高兴呢。”

蓝河至今还没适应对方的直白,耳尖一红。

这天正是四月第一个周日,两人东拉西扯,聊了会儿前一天的常规赛,又问了问彼此的近况。

“哎我看杭州这两天降温了,你衣服多穿点。——咳咳!”蓝河一边说着,一边皱着眉从床底下扫出一堆灰。

“哎哟,你先别关心我,怎么自己还咳上了?感冒了?”

“没有没有,被灰呛到了,”蓝河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一看床头的挂历,“哦,对哦,明天清明放假诶。——唉不过我们这帮游戏狗也不过法定假日就是了。你们也照常训练咯?”

叶修语气如常:“没,明天我和沐橙去扫墓。”

蓝河隐约看见床缝里好像有一只失踪许久的袜子,一时没反应过来:“哦哦。——诶?扫墓?你家里人不是都在北京吗?”

而且为什么是和苏沐橙?

“我一个朋友,沐橙的哥哥,打游戏的时候认识的。这故事有点长,以后有空给你细讲。”

“哦好,”蓝河用力拽出床缝里的东西,发现果真是自己那只袜子,“哈!找到了!”

然后他反应过来。

“啊,你是要给苏沐秋扫墓啊?”

对面突然陷入沉默。

蓝河拍拍手上的灰,满意地把袜子扔进洗衣机,偏头按按耳机:“叶修?喂?在吗?掉线了?”


再次响起时,叶修的声音缓慢而带着丝古怪。

“……你刚刚说什么?”


TBC

啊哦。

评论(19)
热度(229)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