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叶蓝】流星许愿简明教程 16

※叶蓝,原作衍生向,HE

※全文见TAG,前文:章十五

※本章字数5K+

===========


章十六 我来举手扪天星


春节七天一晃而过,这边还有人沉浸在“我居然喜欢叶修?!”的震惊中没缓过来,那边他喜欢的对象却已经横跨半个中国,过了个年,又回到上林苑了。

联盟一向把年初七安排为比赛日,因此兴欣众人初五初六都已陆续归队。叶修身为战术指导,身上担子重,自然成了最早回来的人。年初五下午,他甫一推开上林苑大门,便被迫用脸接住了苏沐橙的手制礼炮。


“哎我回来——呸呸呸。”

“新年快乐!”苏沐橙笑嘻嘻地看他皱眉吐掉掉进嘴里的彩纸屑,脸上满是恶作剧得逞的得意,“哎呀,大过年的,你怎么还呸呸呸呢。”

叶修翻个白眼,拍掉肩膀上的彩纸:“那你是要我把它咽下去呗。”

“嘿嘿。”苏沐橙朝他吐吐舌头,给他一个“也不是不可以呀”的眼神,潇洒转身,背着手轻快地走向客厅,“麻烦你收拾一下哦!我和果果有事在忙。”

叶修认命地把一地狼藉打扫好,拖着步子走过去:“你们俩干嘛呢?——哟,这什么东西那么多啊。”

陈果头也不抬。“理粉丝来信和礼物,”她手胡乱比划几下,“你随便找个地方坐吧,春节俱乐部的人都回家了,我和沐沐就想着干脆自己把这段时间收到的东西理一理。”


沙发四周堆满了大大小小的包裹,茶几上还有好几纸袋的信。这场景叶修只有在嘉世前两年的时候见过,后来这些都归了专门的后勤负责,分工专业明确,但也少了一份简陋的温馨。时隔多年再次见到,他也不觉心头一暖,于是小心地把沙发上一个礼盒挪开,在苏沐橙身边坐下。

“都有送什么的啊?”叶修难得好奇地问。

陈果又胡乱比划几下,叶修勉强看出那是个“包罗万象”的意思:“什么都有,只有你想不到。而且各有各的理由,有些理由特别有意思——哎正好,叶修,把你刚才挪开的那个盒子给我。”

叶修依言递过去,苏沐橙和陈果一起拆了,两人看清内里物品的说明书,不约而同地“哇”了一声。

“这个有意思诶!”苏沐橙小心翼翼地把里面那个带支架的球体拿出来,又展开附上的粉丝信件。

“‘致兴欣的诸位:我是个天文爱好者,一直觉得兴欣这支队伍恰如其名,既是燎原的星星之火,又是连成壮阔银河的璀璨繁星。因此我把满天星河送给诸位,愿你们今后也能点亮夜空。’”


陈果拿起这盏星空投影仪灯研究片刻,差使叶修去把窗帘拉上、灯关掉,打开投影仪。三人仰头一看,不禁为这投影仪的精细程度赞叹起来。

“我们的粉丝真是有心,”陈果盯着天花板上描绘精确的星座图,有点感动,“我们就把这个灯放在客厅里吧,有空就看看。”

苏沐橙叶修均无异议,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苏沐橙把灯小心收好,正要开始拆下一个包裹,叶修又多看了几眼投影仪,若有所思。

“怎么啦?”她好奇地看看对方。

叶修摇摇头:“没啥,就是突然想到,下次可以给蓝河买一个,他那么喜欢观星,这个肯定对他胃口。”

他自顾自笑了一下,手脚麻利地划开一个包裹,头也不抬地拿出内容物递给身边人。过了几秒没人接手,他转过头:“哎沐橙你接一下——你俩这什么表情?看我干嘛呢?”

只见苏陈两人都瞪大眼,讶异地盯着他看。陈果相对还好一点:“蓝河?上次你为了他找我要签名册的那个人?蓝溪阁那个?你们那么熟啊?”

至于和叶修认识多年的苏沐橙,此时脸上的神情已经不是简单的惊讶了:“等一等,叶修你——等等——”

叶修眼看她的神色变换,从惊讶,到若有所思,最后定格在带点不确定的恍然大悟:

“……叶修,”她斟酌片刻,“你有点不对劲哦?”


叶修十分茫然:“啊?”

苏沐橙纠结地摇摇下唇:“你不觉得你提到蓝河的次数有点多吗?而且有点……嗯,暧昧?”

叶修尚且没反应过来,边上的陈果却立刻听懂了她的言外之意,难以置信地瞪大眼。

“啊?!真的假的?你是说他——”她直接转向叶修。

“叶修你喜欢蓝河?!”


“……啊?”叶修眨眨眼,“你们搞错了吧,我们就是朋友。”

见他说得坦荡,苏沐橙反而更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但是叶修,咳,”虽然知道这是个秘密揭晓的重要时刻,但她还是忍不住为自己义兄的迟钝笑出声来,“普通朋友,不,哪怕是普通的好朋友,一般也不会看到某样东西就想到对方,还想着要买一个一样的送给对方吧。”

叶修露出真诚的疑惑神情:“你和老板、小唐不就这样?还有云秀。”

陈果忍笑在边上举起双手:“我不是,我没有。——我和小唐认识那么久,也不会随便看到什么就想到对方啊。你和蓝河才认识多久?”

“没错,我和秀秀可认识七年了,”苏沐橙耐心地解释,“刚才那封粉丝信我读完的时候,能感觉到我们三个都很感激,感激她对兴欣的喜爱。但尽管如此,尽管你也确实感谢她的真心,但你立刻就会想到认识没多久、还是死忠蓝雨粉的蓝河,甚至都不觉得惊讶,我觉得……这并不寻常。”

看见叶修脸上仿佛打开新世界大门的动摇神情,她温柔又促狭地补上最后一句:

“而且,你自己多半没注意到,这段时间,每次和他聊天、刷本,甚至是刚才提到他的时候,你脸上多半都挂着笑。不是和少天、文州、老魏他们对呛时候那种损友之间的嘲讽笑容,而是很……很……”

她求助地把目光转向陈果。陈果打个响指:“宠溺!……噫,不是不是。”

“呃,倒不是宠溺,”苏沐橙也抖了抖,苦思冥想半天,“但好像也……差不太多?反正就很开心。”

她眼珠一转,强调了一遍:“很开心很开心。”

她想起对方和聊天时弯起的眼角眉梢,不觉也微笑起来——那样的叶修像是多年未见,欢畅的笑意仿佛拂去了十年的风霜,露出埋藏在成熟轮廓下那个不知愁的少年来。

那是在面对恋人时毫无防备的幼稚样子。


这边苏沐橙老师的恋爱自我评测教程暂时告一段落,那边叶修同学陷入了荣耀等级上限提升式的脑内版本大更新。

他是真没往这个方向想过。——应该说,一般都不会这个方向想才对。

朋友之间没事一起打个本,多正常啊。聊个天,也很普通。至于看到送给兴欣的礼物想到蓝雨粉……嗯,这是有点过了。但也没有太离谱?

他思索了一下另外两个跟自己关系匪浅的蓝雨粉。少天文州,偶尔打本可以,但他不会主动邀对方两人刷本;聊天,跟他们俩的聊天记录多少页,虽然跟少天的70%以上是对方的话,但他和谁都那样,跟文州的多是聊荣耀,跟聪明人交流真是痛快。礼物……他就没有送礼物的习惯,最多私聊送句生日祝福。

跟蓝河呢?

打本,蓝河技术肯定比不过那俩,但打个本而已,蓝河的水平放眼网游足够高超了;聊天,聊天记录没啥特别的,也比不上那两个人多,都是些日常的闲话。

……但,他确定自己并不会和少天文州就“大星星”“小星星”的称呼问题无聊地扯上两页。

至于礼物。礼物……

叶修眨眨眼。

对了,之前蓝河全明星来杭州,某天白天找到一家很不错的家常菜馆,虽然在这里附近,但叶修没怎么听过。于是他把地址发给叶修,叶修本来想什么时候有空去吃吃看的。

那家店叫什么来着?


叶修摸出手机,打开QQ聊天记录,往上翻了翻,扫过大小星星之争时,不禁微扬嘴角,摇了摇头。

下一秒,一声清脆的快门声响起,另一个手机被送到了自己面前。

苏沐橙朝他歪头一笑:“喏,你自己看吧。”

叶修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的思绪飘去哪了,回神看清照片上自己的神情。

谜团在他面前自行解开。


“……是吗,”他轻笑一声,惊讶里带点自己都没意识到的预料之中,“谢了沐橙,差点错过重要的事情。”



蓝河觉得叶修最近有点奇怪。

首先是QQ聊天的时候,虽然文字部分没什么变化,还是一如既往地五句话里夹着一句大实话型嘲讽,但叶修的表情包仿佛中了病毒一般,再也不复当年的直男气息。

蓝河皱着眉扫一遍最近两周两人的聊天记录,只觉得自己仿佛点开了一个萌宠博主的相册。在他正常运转的蓝雨系列[黄少天比中指.jpg][郑轩打哈欠.gif][喻文州微笑.jpg]上下,叶修一改之前的黑遍全联盟画风,原本的[方锐双下巴真诚.jpg][张佳乐问号.jpg][魏琛拍桌大笑.gif]统统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各式各类加了或者没加滤镜的萌系小动物小朋友表情,和他不变的嘲讽相映成趣,反而比原来更增加了一重冲击力,每每让蓝河欲言又止。

如果抽去文字只看聊天相册,蓝河简直要以为自己对面的并非叶修,而是苏沐橙。

他之前委婉地问了一次,但叶修只说自己突发奇想,试图转变自己在他人心中的固有形象。


君莫笑:

·我想了想,一直以来大家都误解我了,认为我是一个没下限、厚脸皮的人,真是太伤我心了

·其实我是个再好说话不过的人了,只是因为荣耀里太能打,给人造成了这种错觉

·你说是不是小蓝?[猫咪wink.gif]


蓝河看看他那句“只是因为荣耀里太能打”,又看看那张动图,只好回以[冯宪君笑容渐渐消失.jpg],心下暗自疑惑这人到底什么情况。


但和网游里的表现相比,叶修在QQ上的变化几乎可称是微不足道。

也许是因为刚刚确认了对叶修的心意,这段时间,每次两人上线刷本练级,用语音沟通时,蓝河便难以控制有些紧张起来,事后每每觉得自己声音僵硬、表现糟糕,暗恋成功遥遥无期,懊丧得只想以头抢地。

与此同时,和每个身陷暗恋中的人一样,他对叶修的观察也变得格外敏锐,只恨不得掰开对方说的每一个字,从里面剔出一句“我喜欢你”来。但最近叶修的变化大到让他开始怀疑,究竟是自己脑补过头,还是对方真的对他态度有所改变。

有时,蓝河觉得叶修的语气变得微妙地有些疏离。尽管对方还是和之前一样插科打诨,嘲讽里夹着玩笑,但蓝河就是能感到对方的声音有些僵硬;如果这人不是叶修,他甚至会猜测对方是在紧张。——但叶修是不会紧张的,所以这多半是一种疏离。这让蓝河很是沮丧,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

但另一些时候,蓝河又觉得对方变得格外亲熟。之前聊天时,叶修常和他玩笑,但那玩笑更贴近于友人间善意的嘲讽,勾起的嘴角更多出于习惯,并不见得有多少真心的欢畅笑意。但最近不一样了,有时候刚聊上没两句,蓝河随意吐个槽,耳机那边的叶修就开始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吃错了什么降低笑点的药。蓝河茫然问他笑什么,他总来一句,“就觉得小蓝你还真挺好玩的。”

所以他是在笑自己吗?蓝河有点气愤,又有点失落,末了又曲折地生出些心虚的得意:其他人能这样逗乐叶修吗?不能吧。那我还挺特别的。

嗯,就是这样。


“……我编不下去了啊啊啊,”蓝河脱力地趴到桌子上,心中一片惆怅,“他最近到底什么情况啊!”

“……我才想问你最近到底是什么情况。”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哭笑不得地问道。

卫啸上周兼职时把零食忘在了办公室,到了周二才想起来拿。甫一进门便看见同僚在无人的办事处里嚎叫,挑起眉走过去,拍拍他肩膀。

“老卫?”蓝河偏过头看对方一眼,又把脸埋进臂弯里,“你来干嘛?”

卫啸朝他挥挥手里的零食:“饿了才想起来这个没拿走。——老许你最近还好吧?总觉得有点情绪不稳定啊。”

蓝河愣了愣。

“对哦……可能其实他根本没变化,完全是我自己内心戏太多,毕竟我……”

他的脸色更愁苦了。

卫啸:“???”

他干脆坐下来,零食往桌上一放。“看起来你遇到什么烦心事了?要跟我聊聊吗?”

蓝河偏头露出一只眼睛,盯着对方看了半晌。

然后他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端正而苦恼地开口:

“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卫啸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蓝河又抿抿唇,补上后半句。

“男的。”

卫啸脱口而出一声口哨。


蓝河见对方兴致勃勃地拆开零食,摆出一副吃瓜路人准备听八卦的架势,虽然松了口气,但也真心感到疑惑:“……你都不觉得奇怪吗?喜欢男人什么的。”

他和卫啸认识四年,虽说时间不长不短,但多半是认识契机太过玄幻的缘故,两人的关系倒比蓝河和蓝雨不少同事更推心置腹许多。且不说兼职这一共同的秘密让他们很快产生了身为“共犯”的熟悉感,能进入天庭人间办事处的都是前世有大功德的善人,虽然前世的善恶与今生的为人实际并无必然联系,但两人总还是不觉对彼此格外信任,也算是种可爱的盲目。

但尽管蓝河在对对方坦白时并无太多疑虑,心里总还是预计对方会露出惊讶乃至难以接受的神色;因此,虽然结果比他预想的好许多,他在感激之余,反倒有些失措。

“我本来以为你会有点……接受困难。”

卫啸丢个他一个“此言差矣”的眼神,摇摇头,伸手示意蓝河看四周。

“你想想,我们正坐在鬼知道在什么地方的天界人间办事处里,做着一份说出去会被人抓进精神病院的工作,”他说,“两个男的谈恋爱实在没办法让我惊讶。”

蓝河眨眨眼,在对方看似戏谑的脸上读到一丝安抚。

“谢了。”他咧嘴一笑,心下感动。

“所以,”卫啸高兴地吃起零食,“快讲八卦!”

蓝河:“……我收回我的感动。”


“嗯……”卫啸吧唧吧唧嚼着咀嚼片,若有所思,“所以,你确定自己喜欢他,但你不确定他喜不喜欢你,甚至还觉得他最近对你有点疏远,但这也有可能是你自己内心戏太足造成的错觉。所以你在犹豫要不要告白,是这样吧?”

蓝河一脸问号:“……表白的部分你是怎么听出来的?”

卫啸闻言比他还惊讶:“你不打算表白啊?”

蓝河语塞。

“你刚才说了一大堆,这两周还一直像我进门时候那样趴桌嚎叫,在我看起来就是在努力抑制住自己当场表白的冲动。”卫啸一针见血地指出。

“但……”蓝河叹口气,“这也没法说啊。”

对方一挑眉:“因为你是男的?还是因为你害怕他不喜欢你?”

“哇你也太直白了,”蓝河扑回桌面,“……都有吧。”

卫啸点点头,竖起食指:

“那首先,我不了解他,你告诉我:他像是会因为厌恶同性恋而随意践踏他人心意、恶语相向的人吗?”

蓝河一愣。

“当然不是。”他坚定地说。

卫啸二话不说打开电脑,翻出上年度年终总结里的成愿数据分析表,示意一脸茫然的蓝河看。

“第二,”他竖起第二根手指,“请看未成愿和成愿数值比。”

“……啊?我知道啊,不是我们一起统计的吗。八比二,怎么了?”

卫啸认真地开口。

“你我应该都清楚,向上天许愿是件多没用的事。”置身于超乎常理的办事处里,他毫不委婉地说,“许多人付出努力也不会有回报,仅仅是许个愿自然更加不会。我们所做的,归根结底不过是锦上添花,将他们那点迫切的心情也折成了实际的付出。——但那只占了五分之一的人群是怎么实现愿望的?”

蓝河缓缓睁大眼,有点明白对方想说什么了。

卫啸边说着,边打开另一张表格:“另外,这是地府方面的公开总结,上年度意外死亡人数。”

他把这两张表格并列放在屏幕上。

“老许,”他最后问,“如果你现在许一个希望和叶修终成眷属的心愿,你怎么才能尽可能让它实现?”

蓝河舒一口气,露出个五味杂陈的微笑。

“谢了。”


如何实现一个心愿呢?

分三步:第一,确保自己有一个心愿。第二,行动起来,不然你连失败的机会都没有。第三,不要等待“合适的时机”,在这该死的无常天道一时兴起夺走你愿望的对象之前,不要犹豫地上吧。



二月最后一个周日,叶修刚和苏沐橙一起为兴欣做完复盘,又自己研究了一会儿录像和攻略,突然很想和蓝河聊聊天。

他登上QQ,看一眼页面顶端昨晚赛后两人的聊天记录,只觉得很是辣眼睛——在苏沐橙的建议下(“换个表情包吧,不要再嘲讽了,会没朋友的!”),他忍痛放弃了自己的黑遍全联盟系列,转而憋屈地用起了义妹送他的萌宠特辑,每每发表情时都觉得不忍直视。

但我觉得小蓝也不怎么喜欢啊……他暗自嘀咕,开始怀疑起自家妹子的可信度。

蓝河一直在线,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会儿,叶修总觉得有点不对劲。蓝河好像有点……心不在焉?

他这样问了之后,对面沉默良久。


蓝桥春雪

·叶修,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方便开语音吗?


叶修打开语音,心下在困惑之余,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妙预感,只觉得自己的心跳有一点不稳。

“喂?听得见吗?”蓝河声音状似镇定,但叶修敏锐地从中听出一丝紧张。他应了声。

对方做了个深呼吸。


“叶修,我喜欢你。”

“请和我交往。”


TBC

本章中的星空投影仪灯是SEGA的Homestar Pro,可上某宝搜索,虽然很心动但是好贵哦QAQ

评论(25)
热度(219)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