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叶蓝】流星许愿简明教程 15

※叶蓝,原作衍生向,HE

※全文见TAG,前文:章十四

※最近身体不太好,更新慢了抱歉

======


章十五 众星何历历


第三日,全明星赛。

全明星赛一向是全明星周末最大的看点,诸多大神星光熠熠齐聚一台,本就令人目不暇接,加上主办方总会根据过去对战情况将有冲突的单人或队伍分在两边,刻意营造出火药味,又更增加了比赛看点,每每让观众大呼过瘾。

本次全明星的看点更甚以往,不仅有主办方事先安排的结果,两队职业选手的现场排布竟也巧合地撞出不少爆点,以至于网络直播的点击率创了历史新高。


擂台赛第一场,乔一帆意外对上高英杰,两位渊源颇深的好友先是面面相觑,随即相视一笑;微草的未来践行了自己常规赛惜败于乔一帆时的诺言,打败对方后,又对上宿敌蓝雨的新秀卢瀚文,新生代三人你追我赶的蓬勃朝气将场下气氛彻底炒热。木恩下场后,吴羽策击败卢瀚文,红莲天舞迎来的下一位是老熟人方锐,同期好友的嘴炮引发观众席上一片笑声。待方锐送走鬼刻,对方守擂大将一上台,在公频打了一句话,全场的笑闹声差点掀翻体育馆屋顶。

[王不留行]:记得你能一个打我八个?要试试吗?


擂台赛结束,短暂的休息之后团队赛开始,现场又是一片哗然。且不论苏沐橙和楚云秀自出道以来第一次全明星不是合作而是敌对,也不去说于锋和喻文州、黄少天三人同队引发的蓝雨修罗场的回忆,只说比赛到一半,张佳乐替换上场,和唐柔1V1对上,打了没一会儿,突然语音来了一句“哎我们上次这样对上还是八赛季的事了吧?时间过得真快哈。”让席上吃瓜群众纷纷大惊:什么?他们俩怎么就有私交了?啊?


总之,本次全明星赛可谓精彩纷呈,爆点满满。

……但是,占据第一排绝佳座位的许博远先生,除了队伍分配出来时脱口而出了一句“我靠庙网还真同队啊!”,之后再也无法集中注意力,全场无数精彩镜头一个没看见,全程魂游天外,白瞎了自己的门票钱。

要说有什么能让蓝河这么个荣耀铁粉、蓝雨毒唯忘记场上激烈交锋,无心为自家选手打call,也就只有叶修前一晚对他说的那句真心话了。


“对象是你,我觉得说什么都放心。”

交错的光影扫过前几排座位,场上比赛的声光效果激得场下观众热血沸腾,而蓝河一人在无边狂欢中仿佛自带结界,兀自盯着手里早就冷却变硬的暖手宝发呆。

暖手宝一直放在外套口袋里忘了扔掉,赛前蓝河想拿手机,谁知拿出了它,连带着扯出了昨晚的回忆。

蓝河苦恼地蹙起眉,只觉得叶修这个人真是十分麻烦。大多数人思虑良久也难以开口的话他总能轻巧吐出,换了别人只会令蓝河觉得轻浮戏谑,但叶修这人,玩笑话总让你清楚知道是个玩笑,嘲讽里夹着决不让你误会困扰的体贴,而若他说出的话听上去不是玩笑,那就必然是真心。

叶修性格里有种难得的直接,而这直接让蓝河难以招架。昨晚的那句话就这样大喇喇躺在蓝河手心,没有任何言外之意,却让他忍不住想从字里行间揪出点什么。

为什么是我?

我怎么就让他放心了?

是说我人好?守信用?还是……别的什么?

被这样简单一句话搅得心绪不宁的自己,又是怎么回事?


台上蓝雨兴欣所在的队伍取得了全明星赛的最终胜利,而知名庙吹蓝桥春雪在边上观众大哥疑惑的目光里揉揉脸叹了口气。

叶修这个人真是麻烦死了。



散场后,蓝河在寒风中拢紧衣领,本想快点回宾馆休息,走到某个十字路口时,神使鬼差地,脚尖转向另一个方向;等他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来到了兴欣网吧门口。

蓝河自不会随意走后面楼梯上二楼,也不想进网吧登游戏,双脚又固执地不肯带他回去,只好靠在最近的路灯柱上发呆。

他抬头对着路灯呵气,白色的雾气和路灯背后的云层一道遮住月亮。今晚天气晴好,天上有几粒星,四年的兼职让蓝河能把它们的名字一一叫出,每个名字背后都是一段或喜或悲的故事;明明只是气态星云坍缩形成的等离子体,承载了人类的一厢情愿后却成了独一无二的恒久之星。

“不过还是流星更好看。”他喃喃。


“看星星呢?”一个声音从旁响起。

蓝河转过头,吓得一跃而起:“叶、叶神?!”

站在他身后眼含笑意的正是叶修,仍旧穿着那件长羽绒服,双手插在口袋里。

“怎么大冷天的站在这里吹风,”他跟着抬头看一眼,“你那么喜欢星星啊?”

“还……好吧,稍微有点研究?”蓝河挠挠头发,“叶神怎么这个时候还在网吧?我以为你们都回上林苑了。”

叶修脑袋朝马路对面一点:“我去那边儿超市买烟的,哪想到一出门就看到一裹成球的青年杵在网吧门口看星星。”

裹成球的青年:“……”

“哎不过,你为什么最喜欢流星?”叶修显是听见了蓝河的呓语,问他。

“……诶?”蓝河一时语塞。总不能说是职业导致的偏心吧。

他思索片刻:“因为……因为能对流星许愿。”

话一出口,蓝河便觉得这听来着实幼稚,见叶修果然意外地愣住,尴尬得耳尖都红了。

“呃,我是说,呃……”

谁知叶修并未露出好笑神情,而是若有所思:“你相信许了愿能实现吗?”

蓝河眨眨眼。

不过是人类一厢情愿的寄托,这样也能实现吗?从叶修眼里,他读出这样的话语。

他笑起来:“一定能的。”

叶修端详他片刻,也跟着扬起嘴角:“是吗。”

两人对视片刻,叶修的目光直接却不咄咄逼人,但不知为何却让蓝河有些面颊发热,想要躲开。他揉揉鼻尖移开视线:“那,我先回去了?”

叶修点点头:“我们荣耀里见。”

蓝河不觉露出个笑。

“好,荣耀见。”



荣耀这游戏的设定中西混杂,既有东方道场,又有西洋古堡。而当一月底,整片大陆各座主城不论中式西式全都挂上了大红灯笼时,有些迟钝的玩家才反应过来,啊,要过年了。

蓝河不属迟钝玩家之列,因为早在一月中旬,各天庭人间办事处就换了类似的装饰,祥云飘转的办公室里洋溢着过年的……紧张气氛。

办公室那头,神兽司的实习生正参加凌霄殿的视频会议,匆匆记下今年年兽的游行路线。办公室这厢,蓝河卫啸正和成愿司其他人疯狂加班,统计本年度各渠道的许愿和成愿情况。

在统计时,除了人均愿力值、总成愿率、人均许愿数等常规项目外,有一项较为特别的条目,名为“愿前结愿率”。顾名思义,有些时候,人们虔诚地许下心愿,却不知这心愿在许下前已经有了或好或坏的结果。愿前结愿的场合十分少见,因此蓝河在统计数目时顺带着就把这部分愿望都扫了一遍,不想却看见了熟悉的名字。

他一愣,光标在那名字上顿住:“苏沐橙?”

蓝河还没想好这算不算偷窥他人隐私,视线已经扫到边上的具体内容:


许愿人:苏沐橙

许愿内容:“希望哥哥[系统注:苏沐秋]下辈子投胎到一个好人家。”

愿力值:胭脂

移交部门:十殿阎君

结愿情况:愿前成愿


蓝河眨眨眼,模糊忆起这是苏沐橙在11月的狮子座流星暴时许下的愿望,当时他只惊讶于对方有个英年早逝的哥哥,却没看系统注上的姓名。

原来叫苏沐秋……也是个好听的名字。

可惜不能让叶修转告苏女神,不然她一定会很高兴吧,蓝河漫无边际地想,随即因自己熟稔的口吻一愣,好笑地摇摇头。

回想在流星暴降临时,蓝河还会因经手兴欣众人的愿望而激动不已,不过短短两月,他已拿到了对方全体的签名,还和他们的头号BOSS成了……类似密友?

“下次真的送他个打火机算了。”他玩笑地自语。

“哇老许你笑得好恶心,”卫啸一转头就看到这幕,朝蓝河露出狐疑的神情,“你高兴什么呢?”

蓝河踹他一脚:“马上过年了,我高兴不行吗?”

卫啸意有所指地朝他电脑上的统计表看看,嘲笑道:“你好歹加班完再高兴吧,还有那——么多总结要写呢。”

“别说得事不关己一样吧,笑笑。”蓝河朝对方露出八颗牙,冲对方电脑回以一样的目光。

卫啸对他比个中指:“不许叫我笑笑!”



除夕夜。


夜雨不烦:笑笑,我这边阿年过去了,新年快乐啊

卫啸:我这边也过了,新年快乐!

卫啸:[不许叫我笑笑.jpg]


蓝河朝那张文字表情笑了半分钟,这才把手机放回口袋,抬头望向夜空中的火树银花。

身后的屋里人声鼎沸,阖家团聚,正边闲聊边等待电视里的主持人喊出新年倒计时,而蓝河正站在阳台上吹冷风;家人以为他只是出来看烟花,却不知蓝河所感知到的世界与他们大相径庭。

在蓝河耳中,噼啪的爆竹和烟火声掩映下,一阵辽远低沉的啸声渐渐远去,他微微眯起眼,目送年兽发光的庞然身躯在仙差的引领下奔向西方。近处一簇烟火“嘭”地燃起,点点星光在夜空中绽开,尽管与高空的年兽相距千里,从蓝河这个角度看去,却好像是闪着光的旧年踏过千重流星而去,为新的一年拉开熠熠的帷幕。他在这美景前不禁屏住呼吸。

“……星如雨。”蓝河下意识念出这句,心里突地一跳。


屋内忽然响起一阵欢笑喧闹,蓝河转过头,见父母招手让自己进去,知是零点到了。他进屋与家人互相道过新年好,窝进沙发一角,被寒风拍冷的脸颊很快重新温暖起来。

他捧起手机,给各路同事好友都发了新年祝福,犹豫片刻,点开君莫笑的头像。


蓝桥春雪:

·叶修,新年快乐!

君莫笑:

·新年快乐啊小蓝

·新的一年也不考虑来我们兴欣吗?

蓝桥春雪:

·[喻文州抬手-不存在的.jpg]

君莫笑:

·行吧

·不过你最近怎么不太上小星星那个号?

蓝桥春雪:

·啊,年底比较忙,这两天就有空了,大星星你又有什么新攻略要试啦?

君莫笑:

·没,就想起来问问

·哎哟,我家老头叫我,我先过去了,回聊

蓝桥春雪:

·哦,好


不知出于何种心理,蓝河把这几句平淡无奇的对话记录来回看了好几遍,在大小星星那里还忍不住笑出了声。

我们这两个小号ID还真的蛮搭的,他想。

剑定星星射线,星如雨。

……星如雨。

蓝河心中又是一动,猛地抬头望向窗外。烟花一簇接着一簇仍在继续,烟火流星落到半空消弭于无形,而他在耳边声声新年祝福中却突然想起全明星时做的那个梦。

如雨的星落到他脚下铺成桥,桥的另一头有谁在等他。

他希望是谁在等他?

那人手里有一星明灭火光,那人为他冰冷掌心添上温暖,那人只用一句话就扰乱他心脏。


蓝河在满室暖意里倒吸一口冷气,鼓膜上响起乱了脚步的心跳。

新的一年里蓝桥春雪也并不打算投敌兴欣,但兴欣的某一颗星却重重坠进了许博远心里。


我靠,他右手紧紧捂住胸口,耳尖通红。

我靠,完了。

我喜欢叶修。


TBC

其实年兽应该算凶兽而非神兽,但,就,不要深究(。


评论(30)
热度(202)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