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叶蓝】今日祝福特惠:爱之味

#2017蓝河生日快乐

#叶蓝96连弹计划

#18:30

※这个系列终于完了!关系不大的前文:青苹果味番茄味,还有一个喻黄番外,日后补上

※本篇术语部分来自全职原作,部分来自DND,部分来自作者瞎编。

※请不要吐槽标题,谢谢配合(泪目

========


【叶蓝】今日祝福特惠:爱之味


信号一格▶


“所以,落荒而逃、躲进山洞、露宿野外,”魔法卷轴应声散开,无形屏障唰一声在洞口立起,叶修手腕一抖,法杖变回千机伞,“这教会了我们什么?”

蓝河往边上挪挪,给他留出靠近火堆的位置,自己脑袋后仰靠上石壁,气喘吁吁地翻个白眼:

“出门前一定要看天气预报。”

“正是如此。”叶修在蓝河身边坐下,从对方手里接过魔水晶收音机,“现在我们只能听实况转播了。”


他们所在的山洞离主城不远不近,魔水晶闪烁半天,终于挣扎着收到了信号,发出相对稳定的光。

收音机“嗷——”一声响起当红海妖歌手的海豚音,吓得叶修差点把水晶扔进火堆,赶快把音量调低了些。仿佛呼应一般,山洞外隐约的凄厉尖叫声渐渐逼近,蓝河转头望去,已经能看见影绰的人形剪影呼啸而过。

广播开场曲在结尾处淡出,蓝河揉揉被海豚音刺痛的耳朵,就着叶修的手把音量调回原样。


“亲爱的听众你们好啊!欢迎收听整点节目‘六星光牢’,我是代班主播冰雨,本期因主播夜雨行程冲突,节目照例由我主持——”

蓝河:“!!!”

蓝河就着叶修的手把音量旋钮往上转了一圈。

“不,我们需要实况播报,但外面那么吵,所以,你知道,”蓝河镇定地抬手朝洞口示意,“……别这么看我,我当然不是因为主播是黄少才调高音量,当然不是。”


“——大家知道,本节目主打在晚高峰时分享听众故事,打发各位路上等龙的时间。但今天凄风漂流过境,溪山城半小时前封城,听众们应该都已早早到家了吧?——”

“没——有——”蓝河双手抱膝,乖巧地回答收音机,叶修暗暗翻个白眼。


“——所以我想,我们今天不如做个凄风漂流专题,欢迎各位听众与我们分享你与这场一年一度的幽暗生物迁徙的故事——”

叶修拽住蓝河的手把音量往下调了半圈,在对方眯起双眼看向他时坦然向收音机开口:“我的故事:我和男友路遇凄风漂流,被困山洞。荒郊野外,孤男寡男,而我男友只想听他的话唠偶像主持广播,对方能在一小时的节目里用五十分钟来串场。求助,我是应该现在关上收音机还是日后给主播下强力禁言术。”

蓝河反手朝他肚子上来了一拳。


“——哇哦,我甚至在录播室都能听见幽影们的欢呼——是的,也许有些听众并不了解,其实我们现在听见的凄厉惨叫只是幽影生物特有的语言形式,它们并非在哭泣。虽然幽暗生物因其触碰天生对其他生物致命,加上语言刺耳尖厉,以至于给人一种阴郁可怕的印象,实际上,迁徙时候的幽影简直如同过狂欢节,我们最常听见的‘嗷——嗷呜——嗷呜呜呜呜’的这句幽影语,翻译过来的意思是‘天哪,阳光,大海,春暖花开!’——”

叶修握住蓝河的拳头,把对方往怀里一带,有点意外:“黄少天还会幽影语?”

“会啊,上半年刚过的等级考,”蓝河干脆把体重都压到叶修身上,在对方怀里调整一下姿势,脑袋枕上叶修肩膀,脸颊蹭蹭他的,“我还给那条脸轴状态[1]点赞了呢。”

叶修:“……我觉得自己该多用用脸轴了。”

蓝河嗤之以鼻:“你得了吧,连手持传音水晶都不肯用的人,你的脸轴账号还是我帮你注册的呢。”

叶修威胁地戳戳他肋骨:“你等着,回去我就买个手晶,天天发脸轴。”

蓝河笑死:“好好好,我一定每条抢首杀点赞。”

他转念一想:“不过你要真买了手晶,提醒我把天气预报调到通知栏顶上,以免又像今天一样。……说起来,你今天怎么突然想起来亲自采魔药?”

“我要柞尾藤有……急用,但现在时令不对,城里断货了,只能到无定之森来找。”

蓝河狐疑地转头看一眼叶修,总觉得他的语气格外含糊;见叶修神色镇定,蓝河撇撇嘴,回身接着听广播。


“——那么,闲话少说——”(“他还有这自觉呢?”“揍你了哦!”)“——让我们接通今天的第一通来电。……喂你好——”


蓝河打个哈欠,朝火堆伸直双腿取暖,舒服地躺在叶修怀里,时不时和他斗嘴两句。迁徙的幽影尖啸着掠过洞口,黄少天充满活力的声音因魔水晶信号不稳而时断时续,温暖的火光在蓝河眼前跳动,令他有些昏昏欲睡。

偶尔发生一次这样的意外事件也不错……他半眯着眼想。


下一秒,他背后的叶修突然绷紧肌肉;与此同时,四分之一的海妖血统让蓝河敏锐地听见山洞深处传来了什么声音。

他猛地坐起身,后背贴上岩壁,警惕地望向漆黑的声源,身边的叶修左手一翻摸出张基础防御术式,右手按住千机伞。

那声音不似野兽受惊,倒像某种织物被撕裂,在森林山洞里格外突兀。叶修耳力不如蓝河,但直觉远胜后者,他眯起眼:“……有什么不属于这里的东西过来了。”


火光应声在两人眼前炸开。


蓝河瞪大眼,难以置信地盯着山洞深处突然裂开的空间,和从中翻涌而出的烈焰。

……不,他想,我说的不是这种意外事件。



信号两格▶


“这是啥啊啊啊?!”蓝河被叶修一把按到石壁上,后者给他和自己一人加上一个防护屏障。

叶修朝蓝河伸出左手,任对方为自己画上水系护符以作双保险:“应该是空间裂层,我以前也只在奥理院的文献里读到过,上次出现在东大陆还是几十年前的事了……这些火是另一个空间的物质,穿过裂口过来的。”

“空间裂层……你知道它是怎么产生的吗?——不,最重要的是,要怎么才能让它合上?!”蓝河惊恐地目送一团烈焰隔着屏障擦过他鼻尖,直直冲到山洞口挡住幽影的防护壁上,发出令人牙酸的噼啪声响,“你那个防护壁不是防火防水防幽影的吗?!”

叶修把千机伞一甩变成法杖:“看来异空间的火不走寻常路啊。——得快点止住火势,这个防幽影术式的卷轴我只带了一个,要是让它们进来就糟了。幽影虽然没有恶意,但它们的存在本身对其他生物是致命的——”


“——所以各位千万千万要远离它们哦!如果有听众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现在正在野外的话,请立刻寻找山洞等掩护场所,并在入口处设立奥术理科院官方出品的防幽影屏障——”


黄少天清亮的声音突然响起,两人不由得把视线转向火堆边的魔水晶。

“诶,叶修,你看,信号怎么一下那么好?!”蓝河惊讶地看向光芒明亮稳定的收音机,“这里信号不可能那么好的吧。”

叶修皱起眉,视线在收音机和空间裂层之间来回:“几个空间的叠加点可能起到了加强收讯的作用。——这事回头再说,现在重要的是——”


“——在退入掩护场所前,各位听众一定要注意检查场所内是否有其他恶意生物体或魔法体,以免陷入腹背受敌的境地。当然,万一真的不幸遇到这种情况,听众们一定要随机应变,见招拆招哦——”


蓝河:“……好的。”

叶修:“……这种翻到大题答案发现写着‘过程略’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嘴上这么说,叶修施法的动作却没有停过;他绘出一个术式递给蓝河,后者会意地接过,刺破手指往上面滴几滴血,随即把闪着光的羊皮纸往洞穴深处一抛。

无数股海水从咒文里飞溅而出,形成一片占满山洞的水幕,将烈焰牢牢困在了另一边。


“暂时先这样吧。”叶修见烈火暂时穿不过水幕,握紧法杖的手放松了些。他转过头,看见蓝河手上的伤口,立刻给对方施了个小治愈术:“痛不痛?”

蓝河摇摇头:“小伤都算不上。”

叶修握住他恢复如初的手捏了捏:“回去我该研究一下塞壬血作为水魔法触媒的替代品了。”

“哇,悬而未决三百年的难题要在你手上解决了吗?”蓝河笑嘻嘻地用肩膀撞他。

叶修朝他挑挑眉,嘴角一勾:“爱的力量。”

“噫!!”蓝河夸张地倒退一步,但微红的耳尖出卖了他,“——咳,所以,我猜我们暂时只能这样待着了?”

他伸手示意洞口外尖叫的幽影,又指指水幕另一边、洞穴深处的火焰;后者前仆后继地冲进海水屏障,蒸起一片水汽。

叶修擦擦被蒸出汗的额头:“……至少你还能听黄少天唠叨。”


“——那么刚才播放的是本月荣耀榜单第一的歌曲《我的话很多但你还是爱着我》(I'm Damn Chatty Yet U Love Me Honey),我是代班主播冰雨,接下来为各位听众播报实时天气。”广播适时响起,贴心地为叶修的话加上注脚。“目前幽影的先头队伍已经到达溪山城上空,大部队稍稍落后,正在穿越无定之森。听众们如果透过窗户朝无定之森的方向看一眼的话,也许会以为自己正置身北大陆哩!因为幽影穿行的缘故,一年只此一次,无定之森会展现出北方名胜幽暗森林的景象来。”


置身名胜中央的蓝河苦兮兮地瞥了眼山洞外,幽影们嗖嗖掠过,仿佛在赶晚高峰。叶修安抚地拍拍他肩膀。


但黄少天的话还没说完(当然):“——不过话又说回来,幽影迁徙虽然为我们带来了这样罕见的奇景,但也很可惜地让我们失去了另一道景观:今天恰好是一年一度的‘星之瀑’,第一天穹上所有的星星都朝无定之森上空汇聚,如瀑的星河倾泻而下,景象华丽壮观;但由于大量幽影临时经过,今晚森林上空能见度极低,听众将难以观赏美景,只能说是有得必有失吧——”


听到这里,蓝河感到叶修搭在他肩上的手僵了一下。

“嗯?”他转过头,“怎么了?”

“没什么,”叶修说,但蓝河隐约觉出对方在搪塞他,“我,嗯,我来看看这个空间裂层能不能暂时固定或者封上。”

他耸耸肩,知道叶修不会在重要的事上隐瞒,于是跟着起身走到水幕前,隔着水幕研究那道裂口。


来自异空间的烈火仍从裂口处不断涌出,但已经不如一开始那样来势汹汹,而是像熔岩般沿裂口缓缓坠下,顺着地面向外延伸。叶修见状,将水幕顶上部分撤去,方便自己观察裂口的构造。

蓝河正想凑过去一起看,突然听见自己的手晶响起了短信提示音。他低头从衣袋里翻出手晶,正要查看消息,耳边传来了熟悉而不祥的织帛撕裂声。他惊恐地抬起头。


“……它是不是,变……深了?”蓝河站在叶修身后问。

空间裂口里原本是火光闪烁的无底黑暗,突然深渊似乎朝某个方向更推进了些,渊底亮起了一线天光,如同漫长隧道走到尽头。


叶修沉默地对着裂口打量片刻,默念了几个探测术式,二话不说带着蓝河退后,在快走到洞口时往身边岩壁用力戳了个重力矢量变更卷轴;以卷轴所在处为中心,岩壁石块纷纷碎裂剥落,空出一块可容数人躲藏的凹处。

“什么情况???”虽然不明所以,但蓝河还是反应极快地和叶修一同躲进凹处(当中还没忘记捡起地上的魔水晶收音机),探出脑袋望向平静不少的裂口,“火势停住了诶。”

“不仅如此,你注意到了吗,”叶修指指裂缝前的半面水幕,“它有点内凹。”

“啊,真的。”

叶修握紧法杖:“虽然只是我的猜测,但我怀疑空间裂层扩大到了新的世界,所以我们才会看到那道光。刚才裂缝在我们这里打开的时候是往我们这里传送异空间物质,同理它现在应该也在往那个新的世界传送。”

蓝河愣了愣,瞪大眼:“等等,看在荣耀女神的份上,你是说它马上就要把这边的物质——”


叶修一把将他拽回凹陷。

如同平地骤生狂风,方才安静的裂口突然化身最高功率吸尘器,咆哮着将四周的一切吸入。


“——!!”蓝河额发被吹得翻起,眼看自己堆起的火堆翻滚着被吸走,消失在视线之外。

事态还能更糟吗,他绝望地想。

下一秒,山洞口的防幽影屏障内凹形变过度,应声碎裂。


……还真能更糟。



信号三格▶


“接下来怎么办啊!!!”蓝河飞速用高压水流把自己和叶修拦腰扣在凹陷里,在大作的风声中不得不扯着喉咙说话,“要命啊幽影飞进来了!!!”

叶修法杖一转化为战矛,使出一招圆舞棍将一只差点被吹进凹陷的幽影击飞。一道道黑影尖叫着从两人眼前掠过,像是大垃圾袋一样在狂风中乱舞;它们打着旋被吸进空间裂层中,送往另一个世界。

他握紧蓝河的手:“等会儿我找个机会过去看能不能把裂口暂时封上!”

蓝河点点头:“你要怎么封?!”

“以前和文州讨论过空间裂层的应对办法,我们把术式打在各自武器上了!”

“好的!!”蓝河说,“但它要是一直这样你根本出不去啊!这个状态要持续多久?!”


“——我们知道幽影迁徙一般持续18个小时,但本台刚收到最新消息:目前无定之森地区似乎出现了小型旋风,幽影行进队伍被打乱,本次迁徙时间目前预计会延长半小时以上,溪山城的解封时间也会相应推后——”


黄少天毫无紧迫感的声音在呼呼风声里响起,令人产生某种错位的安心感。

“不知道!”叶修喊,“无聊的话就先听听黄少天讲话!说不定空间裂层都能被烦得自行了断!”

“你再这样我给收音机加扩音术式了啊!!!”


广播里的人对因他反目的情侣一无所知。

“——说到无定之森,这片地区因其汇聚了大陆各种气候这一特点而得名,在这里你能找到大陆上几乎任何一种动植物,包括不在时令的各种施法材料。举个例子吧,刚才有位听众讲到她帮朋友过生日的经历;我们熟知的生日祝式是以世界之树碎片为核心的,但各位也许不知道,对于能驾驭一级材料的高等法师而言,柞尾藤是比世界树碎片好得多的施法核心——”


叶修一脚把地上的收音机往外踢,被蓝河眼疾脚快地拦下。

“你干嘛?!”

“不小心勾到的!”

“你当我瞎吗!老叶你今天什么情况!有什么事瞒着我是不是!”

“这个空间裂层胃口怎么那么大还没吃饱!”

“话题转换太生硬了吧!”


“——它能让生日祝式的增益和守护效果翻两番。但柞尾藤最近大多断货,如果有人在这段时间过生日,需要用它做生日祝式,就可以选择去无定之森采摘——”


蓝河脑子里有什么一闪而过。

叶修看他一眼:“不是,小蓝你也不至于气到发抖吧?!”

蓝河疑惑地低头:“我没有!……那是我手晶的短信振动提示!”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对吼,幽影的尖啸声回荡在山洞里,黄少天说完一段又放起当红海妖的歌,而这三种声音都淹没在裂层的咆哮中。


正当蓝河觉得自己过于敏锐的双耳即将过载失聪时,令人绝望的吸尘器声突兀地停了下来。

蓝河一愣,还没反应过来,身边的叶修一甩战矛:“小蓝!”

蓝河应了声,下意识往叶修腰上一抓,水流立时散开,后者举起太刀冲了出去。

混血海妖刚把自己腰上的水流撤去,正要抬脚往外走,叶修已经一闪影回到他身边。

“已经好啦?”蓝河好奇地探出脑袋,向垂直凹陷方向的裂口看去,在他另一边,好几只逃过一劫的幽影正忙不迭飞离山洞。

叶修点点头,刀锋指向裂口里闪烁幽光的魔法阵:“只要把静默之阵嵌进空间裂层就——”


如同吸尘器突然插上掉落的插头,一阵咆哮淹没了叶修的最后一个字。他一把拽住蓝河后领往后拎,堪堪躲过那几只不幸被吸回来的幽影。

叶修:“……”

蓝河:“……看起来没好啊!”

他正要用高压水流把两人重新固定在岩壁上,空间裂层的呼啸声陡然转弱渐轻,不过数秒再次没了声息。

蓝河:“……耍我吗。”


叶修探出头看一眼:“嗯,静默之阵起效了。——我回去和文州看看能不能把起效时间缩短一点。”

蓝河跟着探头望去,发现裂口里的阵法亮起稳定的光,边缘延伸到裂口上,如同一层薄膜般牢牢将裂口从里面封住。

“咦,”他眨眨眼,戳戳叶修,“你看,裂口深处那道光变长了——就是你说延伸到新世界的那个裂缝。”

叶修依言望去,微微瞪大眼:“那好像是……空间弹性效应,居然真的存在吗。”

蓝河:“……啊?”

叶修比划两下解释道:“你可以把空间理解成无数相连的弹性面,如果一个弹性面上有两道裂缝,你将其中一道捏紧,另一道就会被撑大。”

“……”蓝河露出了愧疚的表情,“所以我们是把另一个世界的裂缝撕得更大了吗。”

叶修眯眼思索片刻:“算是吧……不过别担心,我觉得那个世界很可能有比我们更好的应对方法——你想想,刚才为什么裂口会突然停止传送,给了我施术的机会?我把阵法嵌进去的时候,对面的光消失了一瞬间。”

他瞥一眼稳定下来的裂层:“你瞧,那个裂口变小了。”

蓝河顺着目光看去,发现果然如此,松了口气。

“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安全了?”


一阵尖啸声传进两人耳中,他们终于想起另一件被抛诸脑后的事。

蓝河僵硬地转过头,看看毫无保护的洞口,和山洞外的无数虚影。

“……看来没有。”



信号满格▶


幸好,幽影之间大约沟通顺畅迅捷,山洞吃人的消息很快在迁徙队伍里传开,山洞外迅速空出一片半径数龙踏[2]的真空带,没有一只幽暗生物胆敢靠近。

叶修无声地舒一口气:“我们安全了,接下来只要待到幽影全部过去就能回家——是不是有人有急事找你?”

蓝河也困惑地把目光转向第三次振动的手晶:“我不知道啊……咦?”

他点开短信界面,愣了愣。

“……是发给你的,”他拿起手晶给对方看,“三条都是,喻学者发过来的。我念给你听?”

叶修讶异地扬起眉,点点头:“他不是应该还在奥理院开例会吗,出什么事了?”

“唔……我看看,”蓝河读道,“第一条:‘请转叶修:魔晶“天眼”探测到在无定之森夏三区出现了数十年未遇的空间裂层,奥理院例会紧急中断,讨论解决方案。呼叫你家传音水晶未果,亦无千机伞的入城记录,猜想你多半仍在无定之森,特发来求助,希望你能过去观察情况并汇报长老会。注意安全。索克萨尔。’”

“第二条是裂口异变时候发的:‘叶:一分钟前幽领会[3]发来紧急求助,称已有十数只下辖幽影遭不明袭击,消失在夏三区某处山洞中;长老会推测是遭裂层吞噬,已派出先遣队。万望尽快汇报情况,以助我们决定应对方案。注意安全。索。’”

“最后一条:‘请转叶修:“天眼”探测到空间裂层波动已被完全抑制,猜测你使用了静默之阵,之后勿忘撰写使用报告供未来研讨。先遣队仍在路上,到达后将处理后续工作,并携带可移动型防幽影屏障两个,护你和蓝河回城。——据侥幸逃脱的幽影描述,你和蓝河一开始就在山洞中,目睹了裂层产生的全过程?可说是十分幸运了,可惜我未遇此良机。索克萨尔。’”


叶修:“……我看喻文州这个人对‘幸运’的理解很有问题。”

半晌没听到回应(吐槽),他转过头,见蓝河神色怪异地盯着手晶屏幕,一言不发。

“怎么了?”

蓝河抬头瞥他一眼,嘴角扭曲,似乎在忍笑:“底下还有一句附言。”

叶修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另,致蓝河,’”青年的声线因忍笑而拔高了些,现出海妖特有的婉转,“‘我猜由于今天的突发事件,叶修还没来得及说,那我干脆趁此机会先讲了吧:祝你生日快乐。

“‘我希望这能敦促他早日买个手晶,不要老是让我们一顿好找之后托你转达,避免再次出现生日祝福被别人抢先的窘境。’”


蓝河嘴角噙笑,眼看叶修脸色变得黑如锅底,脑中零碎的细节终于穿成了一条线:突然来无定之森找柞尾藤是为了给自己做效力更强的生日祝式,特意拖上蓝河是为了带他一起欣赏一年一度的星之瀑,试图把收音机踢走是因为黄少天误打误撞提到了所有关节,好不容易瞒到最后,谁知竟会被喻文州轻巧拆穿。

他越想越好笑,戳戳恋人的肩膀:“哎,你有没有话要对我说?”

叶修沉默半晌:“……我回去立刻就买手晶。”

蓝河实在忍不住,哈哈大笑。他抱住气鼓鼓的叶修,在对方唇上落下一个吻。

“谢谢,我也爱你。”


被冷落一旁的收音机此前因裂缝消失,信号重新变得不稳定,声音时有时无,此时突然洪亮起来:

“——时间过得很快,本期节目也即将走到尾声。我是代班主播冰雨,感谢大家这一个小时的陪伴。

“无定之森的旋风已经停止,幽影将在预定时间内跨越溪山城,本次迁徙会顺利收尾。明天预计是个绝好的晴天,请各位尽情享受,祝大家的生活都和本期节目一样有个圆满结局——”


END


注:

[1]脸轴(Facescroll):由西大陆天才法师发明的社交工具,名字来自奥术理科院记载学生信息的羊皮卷轴花名册“facescroll”。

[2]龙踏:长度单位,一头东大陆载人用翼龙踏出一步的距离。

[3]幽领会:幽暗生物领主议会。


写完发现是一个喻黄联手坑叶的故事(。

本篇请和番茄篇(?)对比食用,两个世界时间流速不同,总的时间轴简单说来就是:本篇叶蓝发现裂缝——裂缝延伸到番茄篇世界(并掉落幽影)——番茄篇宋晓方锐临时封闭——本篇叶修抓住机会放静默之阵——阵法起效,番茄篇世界裂缝变大,“快艇”险些被吞噬——番茄篇世界众人修补裂缝。

评论(17)
热度(195)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