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叶蓝】流星许愿简明教程 14

※叶蓝,原作衍生向,HE

※全文见TAG,前文:章十三,尬加了一段老叶的心理活动,可以补一下

※趁着生日更新一个!

=========


章十四 曲尽星河稀(下)


叶修虚心认错:“不好意思,真忘了,那时候太忙。那……怎么补给你好?”

蓝河笑着摆手:“开玩笑的,不用不用。”

“真要说的话——”他指指签名画册,“——对我而言它的价值可远超五天工资。”

“那么喜欢啊?”叶修笑笑,“行。——真的不用我补给你?”

蓝河正欲摇头,眼珠一转,玩笑地开口:“那,我打了五天白工,要不你让五个野图给蓝溪阁?”

叶修扬起眉:“嚯,你这狮子大开口的本事比我还强啊。”

蓝河哈哈大笑,喝了口茶,弯弯眉眼笼在氤氲暖意里。他认真想了一会儿:“不然,叶神给我讲个关于魏前辈的八卦吧!”

“哟,老魏的八卦那可多了去了,一杯茶的功夫可讲不完,”叶修回忆片刻,“我想想……你之前说自己是看了一赛季一叶对索克入的坑是吧?我记得那场是半决赛……哎,有了。就那回啊……”


联盟初期,各方面都极不规范,许多场馆硬件要求不达标,蓝雨的晓川场馆就是一例。联盟要求场馆内,尤其是比赛席内全面禁烟,可晓川比赛席内的烟雾报警器老化失修,魏琛每逢赛前准备时经常叼着根烟过来转一圈,从来也没引发过警报。

一赛季半决赛蓝雨主场迎战嘉世前,魏琛照旧和队员去比赛席确认设备。结果不巧,正好设备出了点小故障;手上的烟才抽了没几口,当时条件艰苦,魏琛也不舍得扔,为了腾出手,他只好先把烟掐灭别在耳后,打算等处理完继续抽。大约是没彻底掐灭,那烟头居然燎着了他的头发,带起了几丝烟雾。

然后冬眠了一整个赛季的烟雾报警器就被这么几缕细烟叫醒了。

等叶修吴雪峰听见动静赶过来,看到的便是浑身湿透、一脸懵逼的魏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蓝河笑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被叶修一把扶住:“虽然有点心酸但是对不起好好笑……!你们那时候那么苦的吗!”

“可不是嘛,”叶修感慨地摇摇头,“你别看老魏现在对外那一掷千金的土豪样,私底下抽烟还不是7块钱的红塔山。上次好不容易买了包软中华,八月份买的,现在还剩小一半呢。——都省习惯了。”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红双喜给蓝河看:“我也差不多。”

说这话时,叶修语气轻巧,还带着点怀念的笑意,但蓝河忽然就心里一酸。他张开嘴又合上,想说你们辛苦了,却觉得这话诚恳得太过轻浮。最后他抿抿嘴微笑:

“你们真的很喜欢荣耀。”用的是肯定语气。

叶修看看他:“你也很喜欢荣耀。”

蓝河摇头:“我的喜欢根本没法和你们的比。”

“这话不对吧,喜欢怎么能比较多少呢,”叶修见他眉头紧锁,思索片刻说下去,“如果你非要量化的话,我看你为了战队熬夜从我手底下抢BOSS的功劳不比黄少天在场上拿下的一分小啊。”

蓝河有点感动。

“毕竟,从我手底下抢BOSS也确实是技术活儿了。”

蓝河面无表情:“哦。”


“——不过,一定要说的话,我看我为荣耀忍了杭州十几年严冬这点倒是值得一书。”叶修一挑嘴角,把玩着手里的烟盒说。

蓝河眨眨眼,为叶修主动提起这话题感到意外。

“呃……我之前就是随便问问,”他强调,“叶神不想说的话当我没提过就好。”

叶修摆摆手:“我知道,不过其实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我路上没说,主要是很久没对人提起这事,在想从哪讲起好。——我抽根烟不介意吧?”

蓝河摇摇头,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叶修特意给他挑了个上风口的位子。

“其实说来也不复杂,就是有点,怎么说,黑历史?”叶修自嘲地笑笑,见打火机对着嘴里的烟按了两下没火,啧了一声,“又没气了,等会儿,我换个打火机啊。”

蓝河下意识应了一声,随后突然反应过来:“……啊!”

“嗯?怎么了?”叶修从魏琛桌子里翻出一个和自己一样、买香烟时店家送的塑料打火机,叼着点上的烟问他。

“没、没什么,”蓝河想起那条备忘,不觉把手伸进口袋,拇指在手机Home键上转了一圈,搪塞道,“我在猜你会有什么黑历史,逃课打游戏之类的?哈哈我瞎讲的。”

“比那再严重一点吧。”

“……嗯?”

叶修指指自己:“你没想过我为什么换了个名字吗?”

蓝河恍然大悟:“哦对哦!你原来叫叶秋来着。”

他眨眨眼,想了一会儿,还有点茫然。“我没太明白……你是换了名字,还是之前是假名?但是联盟登记应该还算蛮严格的吧?”

“我自带外挂啊,”叶修笑笑,“叶秋是我双胞胎弟弟。”

蓝河:“……”

蓝河:“嗯?!?!”

叶修把自己喝完茶的纸杯当做烟灰缸掸了掸,任蓝河消化了一会儿。

“不,我还有点乱……你用你弟弟的身份登记成了职业选手,为什么?”蓝河努力跟上节奏,“又为什么特意跑那么远?还有你说的黑历史……”

“比逃课打游戏更严重的,当然是逃家打游戏了。”

蓝河眨眨眼,露出难以置信的恍然表情:“你是离家出走到这里打游戏?!为了不被抓还偷用你弟弟的名字?!……怪不得你复出前从来不露脸!”

叶修无奈地笑,点点头:“黑历史啊。”

青年张口结舌:“……看来你是真的很喜欢荣耀了。”

“我跑出来的时候还没荣耀呢,就是想打游戏。”叶修又扔出一个重磅炸圌弹。

蓝河:“……呃。”

“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酝酿一下才开口了,毕竟说来挺丢人的,”叶修抬头望向黯淡的水晶灯,“虽然没后悔过,但确实对家人感到抱歉,加上那时候他们总觉得职业选手不是正经工作,心里总梗着点什么,这事也就没怎么对人提起。”

他收回目光,见蓝河眼里满是毫不掩饰的关切,不由得心里一暖,安抚对方:“不过今年夏休的时候都说开了,家里也认可我的工作,我也能好好为当年的后果做出弥补。所以,现在它在我这儿就是年少轻狂的一段往事,没什么不能说的。”

蓝河微微睁大眼,脱口而出:“真的吗?太好了!”

他像是听见了自己的好事一样,忍不住露出灿烂的笑容,在看见叶修被逗乐的神情后才意识到自己有点傻兮兮的,不由得尴尬地清清嗓,揉揉鼻尖。


“咳,不过,为什么把这事告诉我?”他好奇地问,“呃,我是说,我毕竟不算你的熟人……”

叶修被他问得一愣。

“我们不算熟人吗?”

蓝河:“……呃,好像还是蛮熟的。”

什么,我已经算叶神的熟人了吗。青年暗想。那还挺厉害的呢——虽然没什么实感。

叶修:“对嘛。你想想,我们什么时候认识的?比我和我们队里那点小年轻认识的时间还长呢。”

不是这么算的吧!

蓝河暗自朝叶修懒散的狡黠笑容翻个白眼,感觉自己微妙地被……调戏了?

噫,严重措辞不当。许博远黄牌警告一次。

“而且……”叶修的笑容淡了些,戏谑的神色里透出几分正经。


“而且,对象是你,我觉得说什么都放心。”

蓝河呆呆地盯着叶修,感觉心跳漏了拍。



直到离开兴欣准备回去时,蓝河乱了阵脚的心脏仍未平静下来。他一手提着装签名画册的纸袋,一手揣在口袋里捏住温暖发烫的夜雨声烦手机壳,好像要靠此前和偶像组队的欧皇经历来让自己分开心神。

两人沿着外接楼梯原路下楼,一路无话,只有铝合金台阶的嘎吱声偶尔刺破呵出的白色雾气。蓝河只觉得在这样的沉默里连心跳都要被对方听见,努力想找点轻松无害的话题。

兴欣门口的招聘启事从叶修当网管前到现在就没换过,蓝河余光扫到,指指它,玩笑道:“兴欣进入联盟之后,想来网吧当网管、近距离围观大神的应该多得不得了吧?”

“你别说,有段时间还真有几个狂热粉过来应聘,不过都被我们老板拒了,之后也就和平时一样。想我当年过来的时候兴欣缺个专职夜班,没想到过了整整三年,居然还少个专职夜班。”

叶修大约是看出蓝河有点不自然,配合地和他东拉西扯。

“哎说到这个,我记得你有个兼职?”叶修问,“做什么的?不会真是卖彩票的吧?”

蓝河脚步一顿。

“不是啦,”他哭笑不得地说,“呃,怎么说呢,稍微有点难解释……”

他苦思冥想:“……‘搞慈善的’?”

叶修恍然:“哦,志愿者是吧?红十字会?”

“不,也不是……但是差不多了……吧。比较难描述,哈哈。”蓝河尴尬地笑笑,不知如何巧妙地形容自己的超自然兼职——他当然不能坦言,但也不想编个别的骗叶修。

“哦……”叶修点点头,“是为了赚钱?还是就是想做慈善?”

“主要还是为了外快,”蓝河不好意思地笑笑,把绝版钥匙圈拿给对方看,“六赛季蓝雨拿了冠军之后,光蓝溪阁兼职的工资根本不够我买限定周边,所以就再找了份工作……那段时间真是痛并快乐着。”

叶修摇头:“啧啧,你们这些真爱粉哦……行,那你明天全明星好好欣赏你们蓝雨的英姿,第一排呢,多难得啊。”

蓝河笑:“要是兴欣和蓝雨分到一组,我也会帮兴欣加油的。”

叶修挑眉:“哟,这可是你说的。”

蓝河:“……嗯???”

“别黑人问号了,”叶修拍拍他肩膀,“行了,外边儿冷,早点回去休息,明天鼓足精神给你们少天大大打call。”

“哦……哦,好。”蓝河踟躇片刻,“那,叶神再见?”

叶修冲他笑笑:“嗯,再见。”



蓝河走了几步,犹豫地回头看去,见叶修还在原地,看他回头,朝他摆摆手,等了等见蓝河没反应,又朝他挥手作别,兀自转身进了网吧。

目送叶修背影消失在楼里,蓝河这才回身继续前行。寒风没能扑灭他难平心绪,他只好再次捏紧滚烫的手机壳,用些无意义的小动作分散注意力。

忽然他脚步一顿。

手机壳怎么会是滚烫的?

羽绒服的口袋很深,蓝河翻了翻,终于找到那个被他遗忘的热源。

他怔怔地盯着那物事。


夜深了,四下无人,周围除了月与灯没有别的光。蓝河站在一月凛冽的寒风里,手心紧紧攥着叶修给他的暖手宝。

是和真心一样的暖意。


TBC


评论(26)
热度(206)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