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叶蓝】流星许愿简明教程 13

※叶蓝,原作衍生向,HE

※全文见TAG,前文:章十二

※我回来了!祝大噶中秋快乐,阖家团圆w(虽然晚了十分钟(。

=========


章十三 曲尽星河稀(上)


叶修走到路灯下,上下打量他一番:“蓝河……许博远?”

“诶是我。”蓝河下意识应了,眨眨眼,想起来自己还没打招呼,“叶……叶神好。”

对面人点点头,没有开口。

蓝河一时不知该说什么,短暂的沉默间,他陡然感到了初次面基时特有的尴尬,又眨眨眼,两手插在羽绒服口袋里,没事找事地把下巴埋进高领领口,用呵出的雾气遮住自己。

他正用脚尖打出荣耀登录曲的节拍,叶修见他一脸四处看风景的无措,突然笑起来。

蓝河一愣:“……嗯?”

叶修指指他的羽绒服:“看你裹得跟个球似的,挺好玩儿。”

蓝河:“???”

您可真会寒暄。


不过此话一出,绷紧的肩膀确实放松了些。蓝河扫一眼叶修那不知穿了几年、跑了多少鸭绒的长棉袄,再看看对方微敞的领口,有些不服气地开口:“可是真的很冷啊,天气预报说今天最低只有四度。我还想问,你穿成这样不冷吗?”

“四度算什么,这还没到最冷的时候呢,”叶修摇摇头,“哥在杭州城待了足足十三年,自带抗寒Buff。”

“诶……”蓝河有点意外,双手从口袋里拿出来,哈了口气,搓了搓,又塞回去,“我还以为叶神你因为是北方人才不怕冷。”

叶修见他的动作一挑眉,在外套口袋里翻了翻,摸出一个小包扔给蓝河。“喏,先拿一会儿,”他把羽绒服拉链往上拎了拎,迈开步伐向外走去,一边示意蓝河跟上,“外面冷,边走边说——小同志你这就天真了,北方可是有暖气啊,冬天室内说不定比你们广州还暖和。你瞧瞧我们队里的一帆罗辑,这两天一个个冻到怀疑人生——哦,还有你敬爱的老魏,每天和你一样裹成个球,前天抽烟差点把羽绒服烫了个洞。”

蓝河下意识接过,被手心近乎滚烫的暖意激得嘶了一声,低头一看,原来是个暖手宝。他把它往冰冷的脸上贴了贴,幸福地长舒一口气。

“啊,谢谢——”青年跟上叶修的步伐,正想道谢时,听见对方的话,到嘴边的温和话语硬生生转了个弯,“——怎么又绕回裹成球了!求放过啊!”

叶修哈哈一笑:“这不能怪我啊,对话它就这么自然而然地发展了,是不是。”

蓝河在叶修背后翻个白眼,赶上一步和他并肩,偏过头问对方:“所以……刚到杭州的时候,你也觉得这里特别冷?比北京冷?”

“可不是嘛,在室内静坐五分钟像是被扔了一身寒冰粉,”蓝河忍不住笑出声,看叶修边说边在身体两侧比划出弧度,“只好裹成个球了。”

“……!”笑声戛然而止,蓝河愤愤地把自己蓬松的羽绒服拍扁了一点。


天上没有星,路灯在他们身后投下拖长的影子,融进夜色里。老旧地砖不知铺了多少年,昔日分明棱角在青年脚下沉默而圆滑,走到某处,他在一块碎裂的石砖上稍微绊了一下。蓝河突然想,不知这灯和这夜色曾目睹叶修在这条路上来回走过多少次。

“十三年……”他喃喃着,忽地反应过来,转过头,“那不是荣耀开服的时候吗?叶神你是专门跑到杭州来打荣耀的?”为什么要这样大费周折?

叶修懒懒地眨眨眼,一弯嘴角:“那倒不是……这事情说来可就话长了。”

蓝河眼看话语随呵出的雾气一同散在寒夜里,余音缥缈擦过叶修脸颊。一盏盏昏黄路灯扫过他半边身体,好像时光长河潮起潮落。


他没有追问,转回脑袋,埋头朝领子里哈一口气,在暖意里沉默片刻,又仰头不甘心地长叹一声:“啊——今天选手观众对战的时候手慢了一步没选上,好可惜。”

叶修闻言轻笑一声。“做人不能太贪心啊小蓝,”他指指蓝河,“你之前都和你偶像组上队了,那叫什么?欧皇?”

“也是……我还难得那么欧呢,”蓝河嘟囔,“但还是有点可惜。”毕竟黄少是黄少,叶神是叶神嘛。

他后半句声音很低,但叶修还是听见了:“还觉得遗憾呢?别遗憾,要不上去之后我陪你来两把加时赛?”

蓝河茫然地应声:“啊?诶?”

他一路上忙着边和叶修聊天边把羽绒服拍扁,根本没注意自己在往哪里走,此时跟着对方停下脚步,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兴欣红的LED店招:

兴欣网络会所。

蓝河:……等等?


叶修脚下一转,带蓝河绕到网吧后面,从外面的楼梯直接走上二楼的兴欣基地。

蓝河懵懂地跟着叶修走进兴欣的训练室,在沙发上坐下,视线追随对方的背影,看他走到房间另一头打开空调,又从饮水机柜子里摸出两个一次性纸杯和一包茶叶,熟练地泡好两杯茶,走回来放到他手边。

突入敌方大本营并得到敌方BOSS亲手泡的热茶的蓝河:“……诶?!?!”

叶修疑惑地看看他:“热的只有绿茶,别介意——怎么了?”

“这个,不好吧……”蓝河颤颤巍巍地朝自己比划了一下,又指指周围,“这不是你们训练室吗?”

叶修无所谓地一摆手:“又没东西可看,人都回上林苑了,随便坐坐。”

行、行吧……蓝河勉强接受了这个理由。他双手环握住纸杯抿一口,被蒸腾的清香熏得放松了些,后知后觉地道过谢,好奇地环顾四周。

兴欣的训练室并不光鲜,看得出有人认真设计装修过,但不知为何却没得到应有的保养:虽然现在是晚上,但朝南的大玻璃窗一看便知是为了加强采光用的,配的窗帘却颜色极深,显然主人后来改了主意要挡光;天花板上的水晶灯落了薄薄一层灰,灯光昏暗却稳定,不像是灯管老化,反倒像是有人特意换了低亮度的灯泡。

眼前的装潢处处透露出一股美好理想撞上残酷现实的局促,但蓝河却从这股局促里感到熟悉的温馨居家感——样板房再整洁美好,终究只是给别人看的,而正是边角落了灰、偶尔出现奇怪搭配,甚至略显凌乱的房间才会透出家的烟火气。

这样想着,他侧头朝叶修投去一瞥。对方正端着纸杯吹开茶叶,喝了几口,许是觉得有点热,起身把长外套脱下,换上原本挂在椅背上的羽绒马甲。温软蓬松的弧度将他围起,柔和灯光下,叶修只是个不到而立的平凡青年。

从见面到现在,蓝河心中总缺少些实感,一想到怀揣暖手宝的青年原来是所向披靡的君莫笑,就觉得对方连轮廓都锋锐起来。但此刻,看见对方窝在居家的训练室里,蓝河终于意识到他是个有血有肉的凡人,不若游戏里那般威风凛凛,但鲜活而触手可及。

他不自觉微笑起来。



蓝河彻底放松了肩膀,偏头一看,后知后觉地注意到叶修隔壁位子的桌上摆着一本兴欣战队首版签名画册。

“咦,那是首版吗?有君莫笑的那版?”见叶修点点头,他感叹一声,“这个外面都绝版了,我见都没见过。”

叶修闻言,把画册递给他:“那给你正好,拿去吧。”

蓝河:“……嗯?”

他茫然地接过画册,在叶修示意下翻开第一页。

“TO:蓝桥春雪/许博远”

蓝河:“……!!!”

他瞪大双眼,难以置信地把画册翻过一遍。

然后看见了并非魏方叶三人组,而是兴欣战队全员的签名。

蓝河倒吸一口冷气。

蓝河语无伦次:“这……你……我……这也太麻烦你们了!谢谢叶神!”

叶修仿佛透过他端正的坐姿看见了他上蹿下跳狂喜乱舞的内心,忍不住笑出声:“哎冷静冷静,深呼吸。不用谢我,真要谢就谢沐橙吧,这主意是她想出来的。”

蓝河把画册抱紧在身前,眼里亮晶晶的:“为苏女神打call!”

叶修好笑地摇摇头:“您且打着,我回去一定转告。”

说完,他走到后面一排电脑边,不知要做什么。蓝河好奇地看了几眼,低头翻阅起画册来。


等叶修回来时,见蓝河停留在某一页上,似乎在出神。他看看那页上的角色,心下了然。

他坐下:“你之前说荣耀玩了九年,是二赛季开始的?”

蓝河点点头,手指轻抚迎风布阵翻飞的斗篷衣角,像是在捋平翻涌而上的回忆。

“一赛季刚结束的时候,我正好看见网上索克萨尔对一叶之秋的比赛视频,入了坑。二赛季追了每一场比赛,省下零花钱买了季后赛的票,结果……比赛一结束魏队就走了,那时候我真的很难过。”

说着,他突然笑起来:“所以,尽管蓝雨输给了兴欣让我很不甘心,但兴欣——魏队能得到冠军真是太好了……他能在兴欣复出真是太好了。”

闻言,叶修眉头动了动,嘴角一勾:“确实挺好的——现在看看,能说动老魏来兴欣确实是个正确的决定。……从各方面来说都是。”

话一出口,两人俱是一愣。

这话内容平常,但语气里有点说不出的微妙。蓝河疑惑了一秒,直觉其中有些言外之意,还没想出结果,叶修敲敲桌面:

“哎小蓝,不是说想打两把,来不来?”

蓝河抬头:“啊?……哦!来!”

见叶修神色如常,他确信自己是想多了,干脆地将这事和画册一道搁置一边,兴致勃勃地走到电脑前坐下,准备和大神PK。

叶修躲在自己的电脑后面,微微蹙起眉。刚才那句话是脱口而出,连他自己都有些意外——能说动魏琛复出当然是个正确的决定,毕竟某种程度上魏琛和兴欣可说是相互成就;但刚才他想的却并非这个方面。他曾在这里无情地告诉真心喜欢他的粉丝,他感激他们的支持,但他的比赛并不为他们而打。他至今仍然这样认为,但……刚才那一瞬间,他也是发自内心地觉得,魏琛的复出能让蓝河这样的忠实粉丝欣喜若狂,这也很不错。

叶修晃晃鼠标,将这莫名的心绪暂且压下。


叶修特意为蓝河开了台非训练用的机子,好让他随意摆弄,不必担心误打开兴欣的训练软件。

“其实看到也没啥,和你们蓝雨的大同小异,”叶修让君莫笑隐身上线,在神领竞技场开了间房,等蓝河进去,“哎,这是我们头一次一对一打吗?好像不是吧?”

蓝河回想半天:“不是吧,第十区的时候我记得……啊!就那次,我卧……卧底进兴欣被你认出来的时候,你不是和我打了一场试探我嘛。”

叶修“哦——”了一声:“想起来了。”

当时还想这是哪来的傻孩子,卧底卧得那么坦荡:问他是哪家的,二话不说就把老底交了;想想蓝溪阁里自己认识的、率直成这样的好像只有一个,随便一猜,居然还真是。


两人都点了准备,对战开始,蓝河气势汹汹地提剑冲了上去。

……然后不出意料地被叶修在一分钟里打空了血条。

“打得不错,”叶修摘下耳机,问对面,“还来吗?”

蓝河有气无力地趴在桌上摆摆手:“不来了,都被打爆了还来什么。”

叶修见青年一脸郁闷,摇摇头。“年轻人,不要轻言放弃嘛。跟我对战,赢不了很正常,你偶像都不敢说能轻易赢过我呢,是不是。”

蓝河把脸埋在桌子里翻个白眼:“……叶神你鼓励人的姿势真是别具一格。”

“实话实说嘛,”叶修笑笑,“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反过来讲,你在管理公会方面不也甩了我好几条街?”

“……谢了。”

蓝河抬起头,见叶修若有所思,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说起管理公会,我当时是不是跟你说……”

蓝河跟着回忆了一下,恍然大悟:


“……你还欠我五天工资!”


TBC

已修☆

评论(27)
热度(196)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