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叶蓝】今日剧透特惠:番茄味

※一个关系不大的前文:今日情话特惠:青苹果味

※码这篇的时候脑内循环再现Asa的Phospherus……当然并没有能写出那篇文的帅气值

※本文部分术语借鉴阿西莫夫《永恒的终结》和DND

※Phospherus超好看!大家都帅到炸裂!各位快去看啊!

===========


【叶蓝】今日剧透特惠:番茄味


【承】


苏沐橙进屋时,恰听得方锐在向叶修汇报观测情况。


“——实地考察下来裂缝比之前估算的还大,起码横跨两个物质位面和一个以太位面,”他盘腿坐在休息室沙发上,套上附氧反应颜料指套的手指在半空中画出泛银光的示意图,“我和宋晓根据最新情报大致算了算,之前计划的人手肯定不够,技师和计算师都要两个才行。蓝雨那边说文州会进组,让我们兴欣再出个技师。”

叶修点点头,一边朝苏沐橙示意:“那行,技师就我去吧,等会儿我把项目组名单更新一下——沐橙,老伍那边怎么说?”

女郎摇摇头,在方锐身边坐下:“伍晨现在忙着,没空细查,不过他说材料应该够,等晚上给我们发确切数据。——好像上礼拜进的那批情话糖少了一颗,他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正核库藏呢。”

角落里正埋头计算什么的罗辑闻言抬起头。方锐咦了一声,未及开口,叶修先一步吐槽:“谁没事拿那玩意儿做什么?话说回来,我们进情话糖干啥,没什么用还死贵。”

“本来就是好玩的呀,果果买了打算年会上做抽奖礼物的,”苏沐橙看见罗辑欲言又止,问他,“怎么啦?”

“那个语言控制模块是我要的,我想分析里面那个语言定向锚点的结构来着,”他疑惑地低头划拉几下平板,“但我打过申请了啊?后勤昨天就批了。”

方锐点点头:“没错,我今天出发前正好经过库房,就顺手帮罗辑提走了,现在还在我口袋里呢。”说着,他果然从衣袋里摸出一个小型能量匣,上面标签清楚写着“短时定向型感情语言控制模块(单次使用)”。


叶修挑挑眉,抬手轻点透明桌面。全息显示屏唰地从待机状态亮起,时空盟兴欣分部负责人用最高权限查了一圈仓库调货申请,发现罗辑的申请果然已经得到批复,但时间却是在短短三秒前。

“系统内部时间紊乱,”他很快明白过来,“申请是后勤其他人批的,所以伍晨不知道,之后系统时间回跳了,他那边显示不出来——我们走之前让一帆再把时间力场加固一下。我跟伍晨说一声。”


他当下就给对方发消息,一边的方锐把装情话糖的匣子递给罗辑,后者打开一看,疑惑地“嗯?”了一声。

“怎么了……我靠?”方锐探头过去,惊呼起来,“东西怎么没了?我没开过啊?”

初次开封的能量匣里空无一物,两人面面相觑。边上苏沐橙见状,弯下身从沙发底下拽出工具箱,找到一个电子测温枪似的东西递给罗辑:“给,测一测能量流走向吧。”

罗辑道声谢,接过能量流探测仪。过了一分钟,他对着屏幕上的数据一愣:“这个坐标是……”

他恍然,抬头望向方锐:“控制模块大概是掉在中转站了。”

“啊?”方锐一脸茫然,“你是说藏着高密度能量点的那个卫生间?我一传送到那里就补足能量接着迁移了啊,来回在那里待的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标准秒,怎么会掉的?而且匣子不是还在吗。”

罗辑解释道:“控制模块本质上就是高密度能量聚合,而中转位面的能量点也是高密度聚合物,它们之间有强引力,所以模块会被吸引走,而且能量聚合物基于强引力的位移是不受物质隔绝阻碍的——它现在要么被那个能量点吞噬了,要么在被吞噬之前已经找到培养基抛锚固定了。”

苏沐橙好奇地问:“培养基一定要是能被人体吞咽吸收的东西吗?那情话糖不是要特意从卫生间跑到厨房?”

“也不一定,卫生间里也有符合条件的。”罗辑想了想,耸耸肩。

“比如牙膏。”



休息室另一边,叶修和伍晨沟通完,又将项目组名单更新好,等蓝雨方面确认:“哟,这样一看人还挺多的……我们好久没做合作项目了吧?”

苏沐橙抬头朝他笑笑:“毕竟异变时空正好卡在两个分部辖空边界上的情况很少嘛。”

“是啊,”叶修点点头,转椅往后一滑,他站起身,“好了,都收拾收拾,明天早上准时出发。”



【转】


按计划,兴欣四人先行一步去往目的地搭建作业平台;等蓝雨众半小时后抵达时,力场建筑师乔一帆已经在近海上建起极为稳固的临时基地,外面覆着俗名“暗阵”的光学隐形膜。


虽然分部间的合作项目不多,但在场众人彼此大多熟悉。只是蓝雨四人里有一个生面孔,是个气质清爽的年轻人,待全员在基地里坐定后,喻文州把他介绍给兴欣:“这位是许博远,负责本次合作任务的后勤工作。”

那青年朝众人点点头,微笑有些拘谨:“各位好,我是许博远,时空盟代号是……蓝桥春雪。”

其他人还没什么反应,叶修眉头一挑,恍然大悟:“……蓝河?”

许博远有些惊讶地眨眨眼,点了点头,边上喻文州想起什么。“哦,你们在第十时空区的开荒任务里碰到过吧?”

见叶修点点头,他正欲开口,忽然一片光透过物理时间力场壁映到他脸上。喻文州转头一看,边上的方锐“啊”了一声:“我和宋晓做的临时封闭失效了。”

不远处的海上,烈火的雨无端从空中落下,在下方海水里燃起一片蒸腾雾气。烈焰里隐约有几个幽暗的身影穿行,潜入海水向海岸线接近,在水面上划出一条浪花翻涌的漆黑弧线,泡沫破开时发出令人望而却步的凄厉尖叫。近处的海角灯塔上,隐隐传来掌灯员的惊叫声,手动操作的灯光不安地晃了晃。

“——叙旧的话等稍后吧,”喻文州站起身,目光转回众人身上,“我们不如先开始工作?”



许博远独自站在基地正对裂缝的窗前,好奇地眺望空中作业的众人。六人坐在乔一帆构建的“快艇”——小型短动力物理时间力场——里,好像凭空坐在半空中,正对着那时空裂缝敲敲打打。苏沐橙和喻文州两位计算师正按观测师方锐给出的数据计算最佳方案,时空技师叶修和黄少天则你一言我一语地绕着裂缝做尝试性修补。另一边,生命规划师徐景熙正在灯塔那里消除时空裂缝对这个物质位面的影响——短短几天里,以灯塔掌灯员为源头,这片地区已经大规模流传起了“天火鬼”的故事。

在他身后,基地控制台发出稳定的滴滴声,许博远转身过去,检查一遍数据,确认物理时间力场仍在正常运转。尽管建筑力场的是乔一帆,但维持力场平衡的工作却要由后勤人员负责。力场间紧急通道出于能量经济原则保持常闭,许博远望着那最为显眼的红色气动开关,忽然想起第十时空区的事来。



那是时空盟每个标准年一度的开荒任务,旨在观测、探查未记录过的时空,并将它们纳入管辖,开荒队伍由各个分部派出人员合作。蓝雨分部的第十区队伍恰好轮到许博远带队,那时他完全想不到,自己会碰上从嘉世出逃、混进开荒队伍的第一时空技师叶修。比起往年,第十区的开荒任务简直是九死一生,全因嘉世在发现叶修未死后,偷用时空盟最高权限将一片红色危险级别的振荡时空也划入第十区的开荒范围所致。

许博远至今清楚记得出事的那天。那时他已经从刚知道叶修真实身份的拘谨中恢复过来,甚至能和对方开几句玩笑。叶修正善意吐槽他对黄少天的疯狂崇拜,通讯里传来了先遣队全员失联的消息。

先遣队里半数来自蓝雨分部,许博远义不容辞要赶去救援。他和叶修本以为目标可能是深度时空裂缝,谁知居然是一去不回的振荡时空。一到千波湖他就明白情况比预想的更为棘手,撑着最后一点没被毁坏的时间力场向叶修更新信息,随后口述了遗书开启同意书乖乖等死。结果指挥部那里叶修当机立断,打开了因耗能过大、所以只能是一次性的力场间紧急通道。

被强引力拽回指挥部时,许博远一个没站稳直接坐到了地上。他勉力睁开眼抬头,只见叶修朝他咧嘴一笑,松开握住红色气动开关的手拍拍手柄,一句“死什么死,这不救回来了吗”在控制台一片尖厉的异常指示音里格外令人安心。



令人毛骨悚然的滴滴声仿佛穿越时空,在许博远耳边回响。他抬起头。

“……卧槽!”指挥台上红灯渐次狰狞亮起,猛然意识到耳边响动并非回忆错觉的后勤急转头望向窗外上空。

只见在短短几十秒内,时空裂缝伸长了整整一倍,好险将“快艇”上的六人吞噬,穿越裂缝来到此间的烈焰与幽影几乎要直直落到许博远所在的临时基地上。乔一帆紧急发动“快艇”上的单次推动装置让力场退开了些,但众人处境仍十分危险,因为谁也不知道裂缝会不会继续异常扩张。

许博远回头盯住那猩红的气动开关,一咬牙,狠狠拽下手柄。


叶修因惯性踉跄了一下,及时扶住窗面。他们六人在面对裂缝的窗前稳住脚步,这里离裂缝和“快艇”最近,是“快艇”被拽回临时基地时力场合并的发生点。他抬头望去,眉头紧蹙。

“老叶,情况不对,这绝对不是自然形成的,”黄少天道出他心中所想,指指那已经完全延伸到基地正上方的裂缝,“这个扩张速度是有什么东西在另一边撕它。”

喻文州点点头:“可惜裂缝连接的另外两个位面都是未开发区,我们不方便过去,只能从这面补。正常修补看来不行,我建议用应急方案——咦?”


烈焰和幽影倾泻而下,它们无法影响物理时间力场,只顺着基地无形的力场壁下滑。忽然,一阵风刮过,却不似那些异时空物质,它重重打上力场壁令其内凹变形,直至穿透后者,然后——控制台边的窗玻璃碎了。

乔一帆惊惶地瞪大眼:“那是……以太风!”

叶修已经如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去,一把揽住背对窗户的许博远往边上扑倒。黄少天跟在他身后,拔出量子隔离枪对准那片无形物质:“卧槽这裂缝怎么还连上振荡时空了!!!”

叶修抽回护在许博远脑后的手,顾不得检查对方,从地上一跃而起,也拔出枪来。终于和黄少天将以太风封锁起来后,他得空转回身:“蓝河你还好吗?没碰到以太风吧?那东西是永远处于时间振荡状态的粒子流,会对生物体造成……”

许博远环顾四周,一脸茫然,他视线扫过其余五人,最终落在叶修身上。

“……老叶?”

叶修:“……时间错乱。”

许博远:“我不是在家吗?这哪???——呃,等等,我有点混乱,我在蓝雨兴欣的合作任务里——那不都五年前的事了???”

喻文州:“看来是时间前跳了五年呢。”

许博远死命揉太阳穴:“所以我现在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是五年后的记忆?——完了汤还在炉子上——我为什么烧个冬瓜小排汤要放扁尖?我都不吃扁尖!——还要加番茄???”

黄少天:“哇,这汤里东西未免太多了吧。——啊,我饿了。”

苏沐橙惊讶地扬起眉。



【合】


叶修转过走廊拐角,恰好和许博远打了个照面。

“咦……叶、叶神!”许博远倒退一步,眼睛睁得浑圆,随后露出一个带些紧张的笑容,“咳,叶神怎么到蓝雨来了?”

叶修挑挑眉:“你也好啊,蓝河。——我来就是为了这次的任务,你也看见了,非常不寻常,我得和文州谈谈。”

许博远眨眨眼,神态自然了些:“最后还是不知道对面是什么在撕扯裂缝吗?”

“还不确定,不过有些猜想。”叶修上下打量他一圈,“以太风的副作用都消失了?”

闻言,许博远神情又尴尬起来:“嗯……体内时间已经稳定了,谢谢叶神。那什么,我还有点急事,先走了,叶神再见!”

“哦行,下次见……哟呵。”叶修话音未落,对方已经到了五步开外。注视着对方几乎可称是“落荒而逃”的背影,叶修在好笑之余又有些疑惑。

他摇摇头,继续自己的行程。走了没两步,脑中忽然浮现苏沐橙任务结束后若有所思的样子。

“我说叶修啊……”回到兴欣后,她忽然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脸上莫名露出看好戏的微笑,“喜欢吃番茄冬瓜小排扁尖汤的,我那么多年还只见过你一个诶。”

叶修脚步一顿。

“——而且他叫你‘老叶’。”

叶修微微睁大眼,一个大胆的猜想缓缓成形。


“……真的假的。”


END



评论(26)
热度(175)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