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叶蓝】流星许愿简明教程 12

※叶蓝,原作衍生向,HE

※全文见TAG

※终于等到你~♪

===========


章十二 星无暗明


蓝河和另三位观众走上舞台,踏上最后一级楼梯时差点绊到,他在踉跄里惊醒,终于意识到自己不在梦里。

司仪把四人迎到身边,照例要问些如何称呼、最喜欢的职业选手是谁之类的问题。他首先走向蓝河,但还未及开口,一边的黄少天忽然“咦”了一声。

“这不是蓝桥嘛!”他又仔细看一眼,确定自己没认错人,蓝河则下意识回了句“欸,黄少好!”。见两人互动亲切,台上众人都一脸惊讶,司仪反应极快,把话筒递到两人嘴边:“哎呀真巧,看起来少天大神和这位幸运观众之前就认识是吗?”

蓝河还在纠结俱乐部里偶尔的擦肩而过算不算“认识”,黄少天见他语塞,自然地搭上他肩膀接过话头:“是啊是啊,这位是我们蓝雨的网游部员工,蓝溪阁高手,蓝桥……春雪,对吧?”

蓝河点点头,场内惊起一阵骚动。

在场多数观众都知道蓝溪阁五大高手的大名,联盟主办方派出的司仪显然也不陌生,他面上惊讶更甚,接话时却一点停顿没有。“原来是剑客蓝桥春雪!”他迅速利用这个巧合,“真是很巧,蓝桥你和少天的组合恰好体现了蓝雨战队和公会的合作,这正实现了本次全明星这一项目全新安排的初衷啊!——想必你现在一定挺激动的吧?”

“是的,”蓝河顿了顿,有点不好意思地揉揉鼻子,“黄少一直是我的偶像。”

黄少天在边上适时伸手比个耶,台上台下笑声一片,主持人恰好借这机会用一两句话结束对蓝河的采访,转向之后三对。在等待期间,黄少天主动和蓝河聊起家常。

“蓝桥你以前是训练营的吧?你叫许……许什么来着?”

“啊,我叫许博远。”

黄少天一拍脑袋:“哦对,他们叫你远仔的嘛。”

蓝河点点头。

“诶那你今天带的卡是蓝桥春雪?还是小号?”

“蓝桥春雪,我怕临时神领有事。”蓝河从羽绒服口袋里摸出一串钥匙,拎起钥匙圈上挂着的老账号卡给对方看。

黄少天见状咦了一声,却是对那钥匙链:“这个好像是……我们六赛季夺冠后出的限量周边吧?”

蓝河点点头,又有点自豪地说:“冠军季的限量周边我都收全了,每样两份!”

“哇很真爱啊蓝桥,”黄少天咧嘴一笑,“两套限量下来不便宜吧,怕不是把网游部发的工资都还给运营部了哈哈哈。”

蓝河挠挠头,忍不住跟着笑起来:“确实是这样……所以我七赛季初多找了个兼职,不然只好吃土了。”


两人又闲聊几句,那边司仪串完场,招呼八人进比赛席。刷卡登录后,蓝河看着同一条跑道上蓝桥春雪和夜雨声烦遥遥相对,心中又是一阵夙愿得偿的激动。

第一场游戏是障碍接力跑,四名玩家担各自队伍的第一棒,跑完铺设在平面上的前半段路程后交接给自己队伍中的职业选手,由他们完成后半程的上坡路段。跑道上的障碍有些可以用游戏技能清除,职业选手们在不越过交接线的前提下可以帮助队友消除这些路障;和往常一样,这个项目不禁止队伍间互殴,而后半段的四条上坡跑道最终收束在一处冠军奖杯前,随着各跑道间距离越来越近,职业选手们的互相攻击无疑会愈发白热化,观赏性也因此有所保证。


比赛开始,四人一同冲出。虽然远比不上职业选手,但蓝河的水平扔在普通玩家里还是很够看的,他很快遥遥领先其余三位对手;加上他的队友是黄少天,两人组的临时蓝雨队毫无悬念地拿下冠军。

不过这一环节的比赛本就是娱乐为主,胜负无关紧要,而对蓝河来说更是如此——他不仅和多年偶像同台,还和对方并肩作战,对方还会在他忽视斜后方其他玩家的偷袭时语音提醒他;直到走出比赛席,蓝河还在脑内循环播放黄少天的那句“蓝桥五点(方向)!”,只恨自己一介肉体凡胎没有录音功能。

八人回到舞台接受采访,排在最后的是冠军蓝雨组。司仪出于人道主义精神,为了自己和在场其他人的安宁,尽量把问题抛给蓝河而非边上那位(虽然蓝河还挺想听偶像多嘚啵几句的):“大家注意到,尽管四位职业选手都为各自的队友扫清不少障碍,但蓝桥你们这组的合作是最出色的,尤其黄少率先选择用语音和你沟通,为你化解了一场危机。”

蓝河猛点头。

“你觉得这种良好配合和你们都是蓝雨人关系大吗?”

“唔……会有一点吧,”蓝河老实回答,“但其实都是黄少在帮我,我也没做到什么。”

黄少天笑嘻嘻地接过话头:“哎蓝桥你这样说就不对了嘛,你能很快理解我的提醒躲开,更快完成任务,那我帮你也就是帮我自己呀,我们是队友对不对?”

主持人顺着他的意思说下去,又突出了一番玩家与选手互利共生的主题,最后发放纪念品,结束了这一环节。


蓝河回到座位,激动心绪未平,差点连后两场比了什么都没注意——但今天节目着实精彩,硬是切断他的脑内循环,让他全神贯注看起比赛来。

以黄少天为起始,接下来两个项目中,场上观众兴奋地看到各位职业选手都巧用队内语音帮助玩家队友完成任务、怼死敌人,比赛气氛是前所未有的和谐融洽。


第二项游戏是固定/移动靶射击,职业选手射击移动靶,而移动靶的靶数由各自队里的玩家选手十五次固定靶的总环数决定,最后每队的成绩则是选手的总环数。这设置意味着职业选手的发挥空间全取决于玩家表现——本场比赛的明星选手是张佳乐,他的玩家队友多半是太紧张,前两靶成绩有些糟糕,弹药大神空有枪枪十环的水平无处发挥,语音里只听见妹子忙不迭的道歉声。谁知张佳乐哈哈一笑浑不在意,一边安慰姑娘放松心态一边细细指导她如何瞄准、如何充分利用每靶十五秒的限时调整状态,还和她开起玩笑来。到了第五靶,女孩子心情终于平复下来,之后稳稳打出八、九环的成绩,张佳乐也不负期待,将她环数换出的移动靶全部十环击中,最终胜出第二名三十多环,拿下冠军。


在最后一项双人赛艇中,主办兴欣派出自家全明星乔一帆,后者始终谦逊有礼的性格早就赢得一片路人好感,主场的兴欣粉丝更是在他上台时送上最热烈的掌声。相较前面两场,赛艇由于在水上进行,难度更高,不善水战的玩家选手们为了避免翻船一开始总是缩手缩脚的,与同队的职业选手划船用力不均,导致赛艇前进方向偏转,几艘船差点撞上,职业选手们一边用技能将别家赛艇推开,一边还趁机放放冷箭,四艘船全都危险地摇晃起来,场面一度十分混乱。眼看四队怕是要在比赛半途同归于尽,乔一帆唰一下竖起太刀雪纹开了个静默之阵,挤在一起的其余三队全都技能失效,互殴方式一下回到用拳头的原始时代,他自己却不和队友趁机收人头,而是操纵手下赛艇离远一些,然后边等鬼阵失效边和队友重新划分分工——他把划艇的任务全交付给队友,自己负责对外怼别人,对内维持船体平衡,好让玩家放开手去划。静默之阵失效后,其余三队纷纷效仿乔一帆他们,四组间建起新的动态平衡,在竞争的同时注意避免之前四败俱伤的场面,确保比赛观赏性与娱乐性俱全。最后,乔一帆那队凭借开静默之阵时抢得的一点距离勇夺第一,回舞台时收获全场叫好声——不是因为冠军,而是因为他为主办、为观众、为选手们自己都考虑到的缜密心思。



短暂的休息过后,现场开始本日全明星的最后一项活动:玩家与职业选手对战。司仪照本宣科做完介绍,场内隐隐传来一阵跃跃欲试的低语,不少观众抬手在扶手抢答器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敲击,一边和同伴猜测今年会是那位职业选手上台应战。

按照历来传统,在这一环节中,主办队伍派出的一般是非顶尖大神的主力选手——若是让轮换乃至预备役选手上场自然显得太过敷衍,但要是请五圣四大水平的顶尖高手出战,观众们固然会因能与偶像亲密接触激动不已,战队选手方面反而可能有所顾虑。毕竟全明星情况特殊,与观众对战时,职业选手一般出于各种战队和舆论要求非得留力,同时又不好太过浮夸,实在不算是省心差事;人气最高的这批选手已经有第三天的大型做秀现场全明星赛要忙活,不少人自然不愿再多来这样一回。

而兴欣的情况又更为特殊。身为草根队伍,兴欣没有太多轮换的余裕,几乎全员都是主力,但除去苏沐橙和方锐,其他人又都可算是新人。因此,去掉这两位和治疗安文逸,谁上场都有可能。观众们议论纷纷,猜不出个结果。

蓝河听周围人讨论,心里也不免有种种想法:乔一帆最有分寸,但刚才已上过场;唐柔首次亮相就是在八赛季的全明星上打败杜明,派她出战也能在这事上做些文章,不过和乔一帆类似,她昨日已参加过新秀挑战赛。所以现在还剩下……


司仪清清嗓子开口,却不宣布出场选手,而是提起一个看似全然无关的话题:

“说起来,大家应该还对昨晚的开场全息记忆犹新吧?”底下一片赞同声响起,他故作神秘地竖起食指,“但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在昨天这场开场秀里,出现了一个并非本次全明星选手的角色——我提示一下,是在所有明星进入神之领域的时候。”

众人皆是一愣,有些人开始努力回想。蓝河眨眨眼,眼前突然浮现出灰烬里一闪而过、直指苍穹的银伞。

司仪见观众们神情疑惑,满意地笑笑:“那我再给大家第二个提示:元旦那天,在荣耀官圝方放出的全明星宣传视频里,兴欣四位明星选手出场时,画面背景里有一把独一无二的银武——”


蓝河眼睛微微睁大,回想起艾德蒙伯爵首杀那天笔言飞曾向他吐槽这点。

“不是我说,这是不是有点瘆人啊?就,‘君莫笑 is watching you’?”


现场陆续有几个人反应过来,惊叫出声。

“——对,就是散人君莫笑的千机伞!”

司仪神情激动,向楼梯处一挥手:

“是的!让我们隆重请出本次全明星的特邀嘉宾,前兴欣队长、国家队领队,叶修!”


“而且,谁说我再不能上场的?”昨晚他这么说。

而今叶修在山呼海啸般的尖叫声里走上台,朝台下懒懒挥手:

“大家好啊,我又来了。”

蓝河忍不住咧开嘴。


他在电子屏亮起的瞬间按下抢答器。



蓝河随着拥挤人流走出场馆,脚下一转,绕向体育馆另一边。一月的深夜冷得紧,阴湿寒风拍痛蓝河脸颊,又顺着他面孔滑下脖颈。他把羽绒服拉链拉到顶,把脸埋进衣领,呼出的热气化成白雾扑在脸上,让他看不真切眼前景象。

C出口前没什么人,打算蹲点守职业选手的观众见此都悻悻离开。蓝河环顾四周,发现大门边的阴影里有一星火明灭闪烁。他走过去。

透过影影绰绰的雾气,他看见那点星火原来是某人手中的一支燃烟。那烟已不剩多少,对方似是等待蓝河许久,此时见他裹得像个球一样犹豫地走过来,轻笑一声。


叶修站直身体,将烟掐灭,说:

“哟,终于见面了。”


TBC

评论(22)
热度(217)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