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而出

全职回坑,本命叶蓝喻黄。
一个内敛含蓄理智的蓝雨毒唯(wait
叫我阿坑或者坑太(x

【叶蓝】桃花测不准原理

※期末来不及码字,摸个段子权作假条

※盲狙上海卷:预测

※没啥逻辑的相声,只求博君一笑

===============


【叶蓝】桃花测不准原理


叶修接了个加急的捉妖单子,拎上千机伞即刻动身。

下单的是个巨贾,要捉一条鲛人;巨贾说之前找另外个半吊子天师封了城,妖物出不去,可具体在哪怎么也找不出来,于是循着兴欣的传单找到叶修。

叶修进了棣石城,想先找家客栈住下。棣石城是个港口,城里居民大多靠海吃海,叶修一路走,只见沿街屋檐下挂满了死不瞑目的熏鱼,觉得有点窒息。

窒息到一半,眼前扫过一双清凌凌的眸子,在无数死鱼眼中分外醒目。叶修停步一看,是个算命摊子,摊子上坐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年轻,就是看人愣愣的。

小年轻用澄澈的眼直愣愣盯他,片刻后手往左一指:

“客栈前方六百步左转,大江湖月报评价为甲等。”


叶修一挑眉毛,上下打量对方,末了直接在算命摊子的座位上坐下。

“你怎么知道我要找客栈?”

小年轻拿起手边竹竿往熏鱼色的算命幡右下角一敲。

叶修一看:“嚯,原来是许半仙,失敬失敬。”

许半仙摆摆手:“相逢即是有缘,你既坐下,我便给你算一卦吧。你有什么想算的?”

叶修:“那敢情好啊。半仙你能算些啥?”

许半仙掰手指:“仕途,桃花,财运,大盘,天气预报,外币汇率走势,明年的高考作文题……都行吧。哦,下季度的时尚流行我算不来。”

叶修:“为何?”

许半仙直愣愣看他:“因为我瞎。”

叶修恍然。江湖传言,擅窥天机的人,老天必要收去一双眼,看来果真如此。

“那行,我明天要出门,麻烦半仙帮我算个……天气预报吧。”

许半仙掐指一算:“明天最高温35度,最低温26度,南风四级,多云转晴,午后转桃花。”

叶修:“……等等最后那个怎么回事。”

许半仙:“不可说。”

他打个哈欠,竟起身开始收摊了。他拿起叶修随意摆在桌上的千机伞,愣了愣,递还给对方。

“——留个悬念,明天更新。”



第二天果真如许半仙所言,叶修早上出门时还是温和的气候,等他中午回客栈,室外已是烈日炎炎。他走到客房门口,看见阴影里瘫着一个人,眼神愣愣的,特别咸鱼。

叶修蹲到他身边:“哟许半仙这是怎么了?”

许半仙气若游丝:“水……”

叶修多乐于助人啊,二话不说捏个诀从客栈井里引来一盆水,劈头盖脸泼小青年一身。

许半仙重振精神,一个咸鱼打挺起身,跟着叶修进了屋,一屁股坐进椅子里。

许半仙:“多谢叶兄台施以援手,我算是活过来了。”

叶修:“好说好说。不过半仙你功夫不错啊,没拿你那探路竹竿也能一下找着椅子。”

许半仙:“我又不瞎。”

叶修:“……你往上看二十行。”

许半仙:“审题不仔细。记得我叫什么吧?”

叶修:“许博远。”

许博远:“……不是!你这人怎么随便剧透呢!我叫许半仙!”

叶修:“哦。所以?”

许半仙:“所以我只有半瞎啊。”

叶修服气地鼓掌。


许半瞎,哦不是,许半仙放弃设定,用他那两边都4.0还没戴眼镜的近视眼四处张望。他咦一声。

“叶兄台你没行李啊?”

叶修从桌上抄起千机伞走到床边,伞面一撑。

二十斤的盘缠从伞里掉到床上。里面衣服就有两百套,全年时装周的展出服都有,就是没一套是搭配对的,这家的禁欲风格上衣配那家的骚气小皮裤,看得许半仙恨不得自己近视再加四百度。除此之外还有STE〇M暑期特惠游戏包,稻〇村京八件礼盒,数学分析全三册套装,和一套限量典藏版卜算用具,包括龟甲、蓍草、星盘和计算器。

叶修看着一床杂乱轻咳一声,把数学分析全套拿起来,里面掉出来一本粉红色调的小册子被他塞进怀里。他看一眼数分:“这我同事的,大概一不小心塞行李里面了。”

许半仙没理他,只不可思议地盯着那套卜算用具:“这……这是联盟发的第一版?我都没有!那上面是各门派开山祖师的签名吗?!叶兄你从哪里弄来的?!”

叶修敲敲桌子:“你先更新,一更换一更。午后转桃花是怎么回事?”

许半仙恋恋不舍地把目光从典藏版上拽开,扁扁嘴。

他指指叶修身后:“桃花就是桃花啊。”

窗外,午后烈日下,一片两片桃红无端飞过,路上传来隐约的讶声,很快天上落起花的雨来。

满城桃花。


叶修饶有兴致地端详半天:“这特效不错。”

他转身疑惑道:“——但我记得破城术没有这个副作用啊?”

许半仙:“我自己加的,为了渲染气氛。”

叶修:“有理,怪不得我当年高考现代文阅读要答渲染气氛的题总是扣分,实践不够啊。”

叶修:“那你现在能出城了?”

许半仙点点头:“你不捉我?”

叶修:“要抓我昨天刚看到你就抓了好吧。那巨贾要捉你是为了让你流眼泪化珍珠?”

许半仙点点头:“那要是不抓我,贾巨巨那里你要怎么解释?”

叶修:“贾巨巨是哪个?”

许半仙:“就是那个巨贾啊。”

叶修:“……哦。没事,我来之前已经跟你们蓝雨堂堂主说过了,现在文州应该让少天到巨贾家里去逮人了,捕捉奴役神奇生物未遂,罚款、拘留加批评教育。”

许半仙:“……黄少批评教育啊。那贾巨巨还挺惨的。”

叶修:“谁说不是呢。”

叶修看看鲛人澄澈的近视眼。

“不过你这个装瞎装得也太没水平了。你看看你这眼睛,画风和凡〇赛玫瑰似的,像瞎子吗?”

许半仙气结:“我这是种族天赋!”


叶修反射弧绕了棣石城三圈回来了:“等会儿,下桃花雨是为了渲染什么气氛?”

许半仙:“你这样要复读的。”

许半仙:“桃花漫天飞舞,配上鲛人被捕捉奴役未遂、最后还与捉妖人同处一室的剧情,当然是为了渲染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美好氛围,突出这篇文的环保主题啦。”

叶修:“我应该是要复读了。”

许半仙:“——以上都是网上流传的所谓‘高考真题答案’,广大考生千万不要轻信。”

叶修:“我千机伞呢。”

许半仙及时交出正确答案:“实不相瞒,我前日里梦有所感,方知自己蓝鱼星动,竟是要有桃花运了。”

叶修:“……不是红鸾星动么,蓝鱼星是怎么回事。”

许半仙:“别称呀,蓝雨堂的星象学课本上就这么写的。”

叶修:“你学的是假的星象学。去联盟总部投诉喻文州吧。”

许半仙示意他不要打岔。他正襟危坐,用凡〇赛玫瑰画风的双眼深情凝视叶修。

“这位兄台,我看我们缘分颇深。昨日一卦,我算出一事未曾告知。”

叶修:“请说。”

许半仙:“我看兄台命格独特,五行俱全,只是命中缺——”

叶修:“先说好,‘命里缺我’这个套路因为用得太滥已经上联盟黑名单了,说了要被吊销算命先生营业执照的。”

许半仙:“……那你等我再算算。”


叶修捏个诀,室外纷飞的桃花被风送进屋里,悬在空中轻轻打转。

他抬手摘下一朵递到许半仙面前。

“你的桃花。”

他指指对方。

“我的桃花。”

许半仙眼眶有点红:“哇,太土了吧。”

叶修耸肩:“管用就好。管用吗?”

许半仙眼里泛起水光:“勉强吧。”

叶修悄悄把怀里出发前苏沐橙塞给他的《临场告白满分指南》藏得更好些。

许半仙吸吸鼻子:“我心里的鲛人在用尾巴疯狂拍水。”

叶修:“……?”

许半仙抹眼睛:“鲛人版的小鹿乱撞。”

叶修笑:“那么感动啊,怎么还哭了。”一边把手绢递给对方接珍珠。

许半仙打个喷嚏:“我花粉过敏!”


END



一个后续:


许半仙把珍珠塞到千机伞里:“卖的钱五五分啊。”这时又看见开荒一代全签名的卜算用具。

“哎你的更新呢!这套限量版你到底哪来的!”

叶修想想:“你知道我是谁对吧?昨天你认出千机伞了。”

许半仙点头:“叶修,君莫笑嘛,兴欣的捉妖师,近几个月都是大江湖月报热词前三哦。——其实我一看到你就应该认出来的,捉妖师的气息很特殊。”

叶修疑惑:“那你一开始怎么没认出来?”

许半仙:“你身上熏鱼味道太重,把捉妖师的气息都盖住了。”

叶修上下打量鲛人:“……你以为你好到哪里去吗。”


言归正传。

叶修:“其实我以前用过一个假名。”

许半仙:“哦?”

叶修:“叫叶秋。”

许半仙:“……”

许半仙悚然起立:“……易学第一人叶秋?!《算法导论》和《天眼神算——从入门到白内障》的作者叶秋?!”

叶修拿出典藏版纪念册,指指最中间“叶秋”两字,谦虚地点头:“正是不才。”

许半仙颓然坐下:“那我怎么没算出来?完了命理学要补考了!”

叶修安抚他:“没事,你水平不错,是我提前把这段命数藏起来不让你看的。”

许半仙:“为僧么啊?”

叶修:“我算出来,如果你提前知道这段经历会让我们俩的桃花运坎坷,说不定要变成一千七百章连载。作者忙着期末修罗,没空码字。”

许半仙恹恹趴到桌上。

“所以你还是算得比我远,学霸好烦哦。”

叶修揉揉他头发:“没事,这世界上总有谁都预测不到的事。我也有算不出的时候,比如这次就有。”

许半仙半抬起眼看他:“好事还是坏事?”

叶修笑:“好事。”

叶修给手里的桃花施个咒,不让花粉乱飘。他把花递给许博远。


“我没算到,你真的给了我一场桃花。”


END

最后一句话有两层意思,老叶其实一开始算出有桃花的时候没打算顺命,只是看到蓝河准备了桃花雨才心动der!


评论(33)
热度(283)
©破窗而出 | Powered by LOFTER